第19章 突发恐怖事件

  • 都市无上仙庭
  • 上清
  • 2735字
  • 2022-05-09 11:06:13

“对啊,叶兄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对南宫家一点儿都不了解啊?”柳铭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若有若无的望着叶不凡,仿佛在向叶不凡提示着什么一样。

“喔,呵呵,是哪方面的了解?”叶不凡耸了耸肩膀,淡然一笑,听柳铭的语气,叶不凡已经听出了似乎内有所指,不过他也不是泛泛之辈,干脆假装不知道了。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柳铭顿时双眼微微眯成一条缝隙,上下打量着叶不凡。

“那你告诉我,我应该知道,还是不应该知道呢?或者是,我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你又准备对我怎么样呢?”叶不凡摇着头,笑着拉开了一旁的一个酒宴的座椅,坦荡的坐了上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柳铭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叶兄,我还以为我们是同道中人,也以为你是个明白人才好心过来跟你谈条件的,没想到你似乎明白过头了,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告诉柳某,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遗憾不遗憾,那就是你的事了,不过如果你把我叫过来,就是谈这些事的话,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是怎样的,但是我嘛,我觉得你肯定是找错人了。”叶不凡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说的的确就是实情,不管是柳铭他们商业上对南宫璃的家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对于叶不凡来说,他才认识南宫璃一天,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下救了这位千金大小姐,然后今天又狗血般的成为了南宫璃的假扮男朋友,虽然不知道以后他跟南宫璃的发展如何,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柳铭的确有些误会了。

“看来你想跟我背道而驰了?”柳铭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然后变成了一脸的冰霜,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叶不凡,然后说道:

“看来叶兄想跟我对着干了,就不知道叶兄背后的背景,足不足以在滨海市翻云覆雨了?”

“背景,我可没什么背景,哪像你们这些富二代,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叶不凡哈哈一笑,随后靠在椅子上,望着眼前的柳铭轻声说道:“不过虽然我没什么背景,但是如果你想要跟我搞些花样,恐怕我也不会如你所愿,还有什么说的吗?”

“哼!”

只听见柳铭冷哼一声,随即脸色更加冰冷,随即手中紧握,只听见一声咔擦的脆响,他手中的高脚水晶杯竟然出现了一条细若游丝的裂缝,仿佛所有的力道都均匀的分布在高脚水晶杯上。

叶不凡此时望着眼前的柳铭,以及他手中那力道均匀捏出裂缝的高脚水晶杯,这下他算是看出来了,柳铭这是故意露两手给他瞧一瞧,这明显就是有过人的武力才会如此显摆,因为普通人握着这水晶杯肯定能过一巴掌捏碎,但是柳铭这控制的恰到好处的力道,明显非常人所能办到的。

此时柳铭见叶不凡的目光汇聚在自己手中的高脚水晶杯,眼神中闪过一抹冷笑,然后再次和颜悦色的跟叶不凡说道:“有些事,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了,叶兄是不是想清楚了呢?”

叶不凡听完这句话,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笑道:“无所谓想不想清楚,我可根本就没有想,我这人比较懒,不喜欢脑筋急转弯,不好意思,让你尴尬了。”

“那不知道,叶兄考虑过后果没有?”柳铭皱着眉头,说道:“要知道,这里可是滨海市!”

“有什么好考虑的?”叶不凡淡然一笑的说道。

“叶兄应该也不是刚来滨海的吧,如果你觉得在滨海,凭着你的家底能够护得了你的那些滨海市的朋友,那么大可不必考虑.......不过,如果叶兄觉得不能,还要一意孤行的话,呵呵!”

“.......”

叶不凡仔细的听着柳铭说过的每一句话,就在此时,眉头也紧皱了起来,没想到这个柳铭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想用自己在滨海市的朋友来要挟自己,而且是在毫不知道自己的底细之下,这难道就是所谓富二代的自以为是?或者又是驾轻就熟?

“你这是想要威胁我吗?”叶不凡顿时也变得冰冷起来,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的柳铭,虽然这个柳铭在滨海市可能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但是如果真的敢对他的朋友下手,他敢保证,无论柳铭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也要让他付出血一样淋漓的代价。

“威胁?哼哼,整个滨海市,我柳铭犯得着去威胁谁吗?”柳铭听出了叶不凡语气中的冰寒和愤怒,顿时哈哈一笑:“放心,只要你不做愚蠢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对你干嘛,否则,即使你背后有多么强盛的家世,除非你是京北的势力,否则在滨海,我柳铭也不放在眼里。”

“不过,看你的谈吐,也不像京北人那种浓浓的地区味,所以你只可能是南方人,如果你知道南方人的话,那我还真的是要再奉劝你一句,做事要适可而止,要不然,我可以保证,你在滨海很难继续混的下去!”

柳铭说话,便将手中破裂的高脚水晶杯轻轻的放在了叶不凡眼前的桌面上,然后拍了拍衣领整理了下着装,随后转身离开。

叶不凡看着柳铭离去的背影,顿时目光中散发着一丝寒意,在这个世界上能威胁他的人大有人在,但是这个柳铭绝对不会在此之列,等着吧!叶不凡心里如此的想到,即使不是现在,如果在以后,柳铭如果真的敢做什么事情,他自然会让他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别说柳铭一个人,就算是他所在的柳家,也一定要连根拔除,以绝后患。

不过,稍许片刻之后,叶不凡突然淡然一笑,摇了摇头,自己也是魔怔了,竟然会跟这么一个富家子弟动怒,一个区区的柳铭而已,无非就是多点地方势力罢了,根本就不足畏惧。

“哎,做了几年保安,竟然连这种小事也会动怒,难道是老了?”叶不凡摇头觉得不可思议,自言自语的说道。

就在此时,南宫璃看见了叶不凡所在的方向,缓缓走来,因为柳铭已经离开,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娇俏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绯红,见叶不凡坐在凳子上,也随手从身旁搬了一把椅子,然后坐在了叶不凡的身旁。

“大哥哥,待会见到我爸爸,可别再说我们之间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哦,我爸昨天才刚见过你,他应该有印象的。”南宫璃说着说着,竟然不自觉的就脸变的更加的通红,似乎此时还觉得特别的害羞。

“不行,做戏要做全套,待会我就问你把结婚准备陪嫁什么给我,哈哈!”叶不凡见南宫璃如此害羞,于是调戏着朝她说道。

“大哥哥,你怎么这样,你这样我以后可不理你了。”南宫璃顿时羞愧的跺了跺脚,仿佛就像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她虽然出身富豪家庭,但是叶不凡这不正经的话,她打小还是听得很少的,所以才会有如此害羞的反应。

突然,叶不凡的仿佛听到了宴会厅远处的大门隐隐约约的有一些急促的声响,顿时叶不凡的脸色顿变,这种感觉太过于熟悉了,乃至于他都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环境。

他正想起身去查看这突然发生的一切,顿时“轰!”的一声巨响。

只见宴会厅的红木大门被猛然炸开了一个硕大的裂口。

“救命啊!.......”就在此时,离近门口最近的位置,一个尖声的求救声划破天际。

叶不凡顿时弹起身子,一脸警惕的看着远处被轰开的大门,只见此时的大门位置,七八名穿着一身漆黑作战服的壮汉,手里拿着一把把根本就被法律禁止的热武器,慢慢的走了进来。

身旁有一些人躲闪不及,就被他们直接猛烈的扫射,奄奄一息地倒在一滩血泊之中。

“救命!”

刚才发出那声求救呐喊的中年人此时声音越来越微弱,双目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也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此时宴会厅的所有人顿时惊慌失措,几乎乱做了一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