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怕直接归西吗?

  • 失忆总裁太狗血
  • 空空儿
  • 2754字
  • 2022-05-17 20:18:25

缓缓的转过自己的身子来,舒舒对着有些莫名胆寒的徐梓谦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就以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花瓶指向了徐梓谦的脖子处,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叉后,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怒气了,“徐梓谦你特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让老娘儿在这里陪着你玩了这么久有意思吗?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了,你无论如何必须给我去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你要是敢不去的话就别怪老娘儿我手下无情了!”

说罢舒舒还耀武扬威的举了举手中的花瓶,对徐梓谦示意这次她真的生气了。

徐梓谦楞了楞的看了怒气冲冲的舒舒半响,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反而让他不知道到怎么回事的是,他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舒舒,心里还有些莫名的兴奋,此时此刻他这种心情好像是一个小孩子见到了自己喜欢的糖果还有其他口味一样。

不过到底是修炼了一身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徐梓谦他心里虽然高兴于能过见到舒舒这样意外的一面,但是嘴上说出来的话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可是你打不过我。”徐梓谦有些得意的说道。

“哈?你说什么?”舒舒觉得自己耳朵可能是不太灵光了,一定是自己出现幻听了,于是又开口问了一下。

徐梓谦见状立马勾起自己薄薄的唇角,非常乖巧的再次解释了一遍:“我说你威胁我是没有用的,你又打不过我。”

舒舒楞了楞瞬间有些石化了。

她敢肯定今天一定是她从出生到现在最懵逼的一天,要是一直按照着她这种一天石化n次的样子继续下去,她敢肯定自己不出半个月肯定会变成石像。

她今天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不要脸这种境界而且也是第一次知道,她那个狂拽酷炫又高冷的总裁大人失忆后竟然这么不要脸?

她可是没有见过谁被花瓶都放到脖子上了,还会悠然自得的说她不打不过他?不过她承认她确实打不过他,可是她手里的凶器却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啊,难得他就不怕被她来一下子直接归西吗?

不过到底徐梓谦敢这么做还是有他自己的资本在的,比如说他就在向舒舒展示自己为什么会无所畏惧舒舒手里的花瓶了。

只见到徐梓谦猛地一伸手,瞬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了舒舒手里高高举到自己头顶的花瓶,懵逼中的舒舒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被一条凶猛的巨兽给擒住了一样,让她根本无法反抗这股强大的惊人的力气,手轻轻一松就感觉手里的花瓶瞬间消失不见。

“你………”舒舒张了张嘴,看着眼前被徐梓谦夺走的花瓶久久不能回神。

老天啊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脸的吗?她刚才还在威胁徐梓谦,这才一转眼的时间刚才还在自己手中的花瓶就被他轻而易举的夺走了,而且最尴尬的是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实在是太打脸了。

轻而易举的夺走舒舒手里的花瓶后,徐梓谦得意的扬了扬自己的额头,如同一个斗胜的公鸡一般骄傲却莫名显得十分的孩子气。

伸手把花瓶放到舒舒够不到的位置,又在舒舒咬牙切齿的眼神中嘚瑟了一会儿徐梓谦才用着带着一丝丝的戏谑的语气对舒舒说道:“看吧,我就说过你打不过我。”

舒舒看着他这幅得意的模样气的不禁咬牙,但是气的同时她也忍不住的有些脸红了起来,没办法谁让她实在太丢人了,威胁不成还反而被徐梓谦从自己夺走了花瓶,这要是穿出去的话,舒舒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那是妥妥的肯定没有了。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怨气,舒舒觉得在跟徐梓谦说最后一次,要是他愿意去这次的股东大会那么就去,如果他在不愿意去股东大会她就算是冒着被开除的风险也绝对不会强迫这货,大不了她就当做给自己放假,虽然这年头高薪的工作真的不太好难找,而且像麒鸣集团这么高的工资更不好找。

显然此时的舒舒被逼无奈的有些想破罐子破摔了。

叹了叹口气,舒舒用着自己觉得平生最平淡的语气,对着一旁还有些嘚瑟的徐梓谦说道:“徐总您说吧,到底您要怎么样才会去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我们一直这样耗着也不是问题吧?总得给我一个解决事情的机会吧?”

徐梓谦看了看眼前明显有些不耐烦的舒舒邹了邹眉头,“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当然有,不过嘛——”

“不过什么吗?”舒舒听到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办法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不过嘛,我需要吃饭。”徐梓谦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舒舒听到他的回答后明显吃了一惊,呆愣半响后才结结巴巴的对这徐梓谦问道:“就,就这么简单。”

舒舒打死也没有想过让她纠结了一整天的问题竟然就这么简单,那她之前做的那么多都算什么,搞笑吗?

然而更加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徐梓谦竟然十分慎重的点头了,没错舒舒她没有眼瞎,徐梓谦竟然点头了!

那就是代表着失忆后的他真的只需要一顿饭,而好像她这一大早生的一肚子气都是自找的。

接受不了,她真的表示自己接受不了这种好像在自找苦吃的行为。

“我从一开始呢,就是只想简单的吃顿早饭而已,可是你却一直跟我说什么股东大会,你也知道换成了谁一大清早的被人在耳边唠叨一顿都不好受。”徐梓谦看了看已经开始怀疑狗生的舒舒,偷偷的抿了一下嘴笑了笑,然后继续道:“更何况这个人吧,不但大清早就打扰我的休息而且还对我要杀要剐的,真的优点怕了。”

听着破天荒的开口多说了几句话的徐梓谦,脸上忍不住的燥红了一圈,厚脸皮如她就是听了徐梓谦说的这些话也感觉到自己的蠢。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舒舒还真的发现确实好像从一开始徐梓谦就没有说过有什么要求,那些多余的举动和气急败坏的话还真的好像是自己作出来的。

这样一想舒舒就恨不得找个地洞赶紧转进去,老天爷啊这实在是太丢人了,赶快给她块豆腐撞死吧,舒舒在心里默默的哀嚎道。

也不知道为何她此时内心深处有一种既生舒何生谦的感觉,她敢断定这货绝对就是她上辈子的克星,肯定就是因为她上辈子欠了徐梓谦的钱没有还清,这辈子徐梓谦才回来害的。

在屋子里头呆的时间越久,舒舒就觉得自己的老脸越来越烫,偷偷的瞄了一旁毫无情绪波动的徐梓谦后,舒舒张口结结巴巴的说了句:“我,我去给你准备早饭。”整个人就一阵烟似的跑开了。

徐梓谦饶有兴趣的看着舒舒狼狈的身影,嘴角不禁慢慢的勾出来一个细小的弧度,他刚才其实就是在故意的,他从一开始就是在故意套路舒舒跟他吵架的,但是刚才看到舒舒那种表现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骨子里作为一个集团总裁敏锐的嗅觉的原因,他一眼就能感觉出来舒舒这肯定是要爆发了,为了给舒舒留点面子也为了逗逗她,徐梓谦这才随便的拿了早餐这个理由躺塞了舒舒。

果然不出徐梓谦所料,被套路的舒舒就如同他意料之中的一样露出了十分可爱的表情,这种难得一见的可爱表情让他十分的喜欢,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潜意识里总感觉舒舒对人的防备太深了,好像从来都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打开自己的心扉一样,虽然他也不知道他这种怪异的感觉是不是因为他失忆之前的意识,但是真的很喜欢逗舒舒喜欢看他气的张牙舞爪的样子,那种感觉让他莫名觉得真实。

正当着徐梓谦大魔王沉寂在刚才舒舒带给自己的欢乐中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还不等他吓一跳的时候,只见舒舒的小脑袋就从门缝悄悄的探了出来。

“那个,我给你做早饭你就要去股东大会不许耍赖啊。”舒舒红着脸把自己小小的头探出来一点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