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完全没有情商的失忆总裁

  • 失忆总裁太狗血
  • 空空儿
  • 3382字
  • 2022-05-17 20:18:25

舒舒站在客厅里,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大爷样的徐梓谦,只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一个特别特别滥用私权又为富不仁的人,否则怎么可能出去相个亲的功夫就这么幸运地碰上了一个失忆的总裁呢。

对,没错,经过之前在小巷里面的交谈,舒舒终于确定了徐梓谦现在的情况。就像很多狗血小说里面常常出现的梗一样,不知道徐梓谦早上到底经历了什么,总之他现在就是失忆了,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的那种。

徐梓谦坐在沙发上,打量了一下舒舒狭小的公寓,又感受了一下身下沙发的柔软度,很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对着还在盯着他发呆的舒舒颐指气使:“你家怎么这么小?”

——舒舒再一次发现了失忆的总裁和之前的总裁的区别:至少之前那个总裁见到她这小公寓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么直接的表现出过他对于这儿的嫌弃,最多就是委婉的问她: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个更大的空间?

——好像这和嫌弃也没有什么区别?

舒舒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扔了出去,这才有些尴尬又带着一丝敬畏的走到了徐梓谦的面前,低着头看他:“徐总,要不我先送您去医院吧?”

赶紧去医院吧赶紧去医院吧求您了!我这儿地方太小真的供不起您这样一尊大佛!舒舒不断在心中碎碎念,然后绝望地听到了徐梓谦的回答:“我不!”

徐大总裁用他那充满磁性带了一点低哑,就像是最完美的大提琴的声音来说了这句只有中二期的少年才会说的话,舒舒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一脸惊恐的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徐,徐总,您能别这么说话吗?”

徐梓谦看着小心翼翼向着他提出了意见的舒舒,带着困惑完美地避开了这个要求:“你一直叫我徐总?这是我的名字吗?”

完了,徐大总裁不仅记忆为零,好像连智商都为零了。舒舒似乎已经看见了周一上班时候大家知道了徐梓谦失忆后公司的惨状了。

她捂着脑袋看着徐梓谦,整个人愁的感觉自己的幻肢都在疼。

只是再怎么疼,徐总的问题还是要回答的:“不是,您的名字叫做徐梓谦。徐总只是因为您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同时也是我的上司,所以才这么称呼的。”

“原来我是你的上司……”徐梓谦听见舒舒的回答,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带着一种意味不明,让在一旁听着的舒舒忍不住抱着手臂抖了抖。

徐梓谦的注意力从舒舒狭小的公寓重新转向了舒舒,刚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嫌弃:“你这是什么打扮?”

舒舒茫然地往一旁的落地镜看了过去,刚看了一眼就红了脸。

镜子里的女人有着一头及腰的卷发,上身穿着一件马卡龙绿色一字肩雪纺衬衫,下面却搭着一条宽松百褶阔腿裤,再加上腰间水红色链式腰带和脚上绑带式的高跟凉鞋,舒舒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脸都在徐梓谦面前丢尽了。

她抬手遮住了自己的脸,一边试图掩耳盗铃,一边解释道:“这是我妈给我买的衣服,老年人您知道的,都是这种审美……”

刚刚把话说完就被完全没有情商的徐梓谦拆穿了:“那你捂着脸干嘛,反正都已经穿的这么丑了,难道还怕被别人看见吗?”

所以把手放下来就好,反正你穿什么都好看。徐梓谦默默在心中将后半句话补完,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虽然他失忆了,但还是这么懂女人!

却没想到舒舒听完了他这句话,不仅没有像他想的那样露出惊喜的表情,反而连另外一只手都捂上了脸,转身向着房间走了过去。

徐梓谦急忙起身阻拦:“你就是这么招待你的上司的?”

舒舒被他刚才说的话气的已经完全忘了眼前这个人是她的顶头上司了,她一把甩开了徐梓谦上来拉她的手,脚步不停,闷声道:“我现在形象不佳,就不在总裁您的面前污染您的视线了!”

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舒舒“砰”的一声摔上了门,将还想说什么的徐梓谦关在了门外。

徐梓谦差点被门拍到鼻子,一时间看着紧闭着的房门有些懵逼。他等了一会儿,敲了几声房门都没有收到回应。他像是一头焦躁的狮子一样在门口转了两圈,无奈之下使出了杀手锏:“你再不开门我要扣你工资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露出了头上裹着头巾的舒舒。她已经把妆卸了,和刚才那个妩媚动人的女人完全不一样,反而带着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清新。大概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一滴调皮的水珠从发梢滴了下来,一路划过舒舒带笑的脸庞,落入了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

徐梓谦的视线隐秘地随着那滴水珠将舒舒好好看了看,直到水珠消失他才挪开了视线,那水珠落入的地方让他的喉结不自觉动了动。

虽然心中已经开始想起了某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可是徐大总裁还是能够很好的管理脸上的表情的。他清了清嗓子,对着舒舒若无其事开口:“既然你已经出来了,那我就不扣你……”工资了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舒舒瞬间变了脸色。她鼓着也不知道从那得来的勇气恶狠狠对着徐梓谦道:“老娘不干了!不过那点工资你爱扣就扣去吧!现在,从我家,立刻消失!”

说完,房间门再一次拍上了徐梓谦俊美的脸,留下了一个被她这一声吓傻了的徐梓谦。

关上了门的舒舒喘着粗气滑坐在了地上。刚才那句话和动作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勇气,而用尽勇气的后果就是她彻底恢复了理智,也清楚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想到麒鸣集团丰厚的福利,还有徐梓谦给她开的高额工资,舒舒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带着浓重后悔的叹息。

如果再给她一个机会,她绝对不会对自己的衣食父母这么粗暴,绝对不会!

想到这里,舒舒忍不住将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像看看外面的徐梓谦是不是已经恼羞成怒按照她说的话离开了。

结果却看见徐梓谦正站在门口一脸困惑对着门板发呆,而她这一个动作直接让她和徐梓谦面对面。

徐梓谦皱了皱眉,像是要说什么,没想到舒舒吓得手一抖,门再一次关上了。

徐梓谦再也忍不了了,别说他现在已经失忆了,就算他没有失忆也是绝对不能够忍受同一个女人连着对他摔了三次门的,就算那个女人他很在意也是一样!

——也许还是可以商量商量的,如果她愿意和他好好撒个娇的话。

自从失忆之后徐梓谦的思维就很是发散,比如说现在,他就已经在幻想舒舒一脸温柔小意向他撒娇的模样了。

不对不对,徐梓谦想到现在自己的状况,连忙将脑海里的幻想打散,他闭着眼睛抿了抿嘴,气沉丹田对着门里的舒舒沉声道:“舒舒,给你三分钟,要是再不开门出现在我面前,呵呵。”

虽然不知道没有失忆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对待下属的,可是从开始的时候舒舒那战战兢兢的样子也能猜到以前的他绝对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他徐总虽然记忆丢了,但是智商还是在的,察觉到这一点自然是小菜一碟。

徐梓谦那两声“呵呵”对于舒舒来讲简直就像是催命符。她突然想起了曾经那些得罪过徐梓谦的人,徐梓谦在处理这种人的时候,最后一声永远都是这种笑声。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颤颤巍巍穿着睡衣开了门。

看着门前这个一看就知道很不耐烦的人,舒舒倒吸了一口冷气,低着头小声道:“徐总,您恢复记忆啦?”

徐梓谦冷哼了一声作为回答,转身坐回了沙发。

舒舒更加惴惴不安了,她急忙小碎步跟上了徐梓谦,站在他面前一动不敢动。一见徐梓谦做下了,她连忙道歉:“徐总我错了,我刚才的话只是开玩笑的,您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辞职呢。您大人大量放过我吧,我以后绝对认真工作,我发誓!”说道最后舒舒抬头竖起了四根葱白似的手指,一双桃花眼像是浸了水一般,湿漉漉地看着徐梓谦,看的徐梓谦心都软了。

他面上还是保持着霸道总裁的冷酷样子,微微抬了眼瞥着舒舒:“我对你很好?怎么个好法?”

“额……”舒舒一下子卡了壳。要说徐梓谦对他身边的秘书,那是恨不得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私底下大家聚会大家没一个不骂他的。这时候让她说徐梓谦对她怎么好的,那是真叫她为难。

舒舒蹙着细细的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不算好的好法:“您,给我的工资不少?”

徐梓谦垂了垂眼皮:“那是公司对你好。”言下之意还是要她再想想。

舒舒站在徐梓谦面前,顶着压力绞尽脑汁,却欲哭无泪的发现平日里骂徐梓谦骂的太多,连一点能够让她说的点都没有,她狠下心打算说实话,却在抬眼看见徐梓谦表情的瞬间立刻又被吓得低下了头。

“嗯?”徐梓谦开始听见舒舒说他对她不错,心中还颇为自得,就想考考她到底是个怎么个好法,结果等了这么久都没等出个答案,就算是徐梓谦再迟钝也知道不对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无意识发出了声。

舒舒却被他这一声吓到,一时间急中生智竟然真的被她编出了点什么:“徐总平时总是特别照顾我,常常主动帮助我好好工作,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一天的工作报告要改七八遍,策划书可能写了三五天都通不过,常常被他摔文件夹,能不学到东西么。

舒舒说完了话,下意识撇了撇嘴。人人都当她们在徐梓谦身边工作是好事,只有她们这些顶在抗徐第一线的人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暴躁大魔王好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