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生
  • 重生之谋国
  • 小幂幂
  • 2089字
  • 2022-05-17 13:46:20

中原二十一年,青峰国内乱,玄玉国趁机挥兵北上。

霎时,狼烟四起,气势浩浩荡荡仅半月便连破青峰国十一座城池,十万大军直抵青峰都城。

“公主!公主!娘娘她…她…她也随皇上去了!”萍萍连滚带爬跪倒在龙青颜面前,悲痛欲绝的哭喊着。

昨日,青峰皇帝接到百里加急快报,玄玉国十万大军攻破了十二座城池,他心中虽有不甘,但最终持刀自刎在金銮殿上。

此时,龙青颜怔怔坐在鼓楼正中央,城楼下破城的号角一遍又一遍的在耳畔嘶鸣,脑海中她父皇惨死在金銮座的模样挥之不去,那一身龙袍被鲜血浸染,汩汩流出的猩红,顺着金銮殿石台上精致的祥云纹路流下。

“萍萍,将桌案上的纱衣替我换上。”龙青颜的声音哀恸。

九重白纱,未施粉黛却已是倾国倾城,龙青颜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到城楼前,九重白纱早已被城楼中遍地鲜血浸染,龙青颜一跃,稳稳站在城楼围墙上。

“公主!公主你这是作甚!”一边的萍萍被龙青颜这一举动吓住,试图拉住龙青颜。

“别过来!”

如今龙青颜只要踏出一步,便魂归西处。她的眼眶发红,眼中的血丝如同蛛网一般,牙齿也咬破了朱唇,口中弥漫着甜丝丝的血腥味,目光注视着城楼之下的十万大军,为首领军的是一翩翩少年郎。

龙青颜嘲讽笑了笑道:“这天下终究是让你们夺了,连同着我父皇母后的性命,我青峰国数万子民的生死,而我又有何颜面苟且于世,这恨我会让它永生永世缠绕着你玄玉国,经久不散,万古不僵!”

说罢,龙青颜转身后撤一步,兀的坠下城楼。

“公主!!”

那随风飘扬血迹斑驳的衣袂,倏然,龙青颜睁开眼。听,战火狼烟,她死死盯着这黄沙漫天的衰败之景,若有来生,今日之痛,定当竭力奉还。

他骑马兵临于城墙之下,就看着龙青颜这样跳了下来,好似白雪悲舞之歌,凄惨,决绝。

猛地他心中也有那么一丝悲戚,许是看到她那双眼吧。

挥袖下令,“攻城。”

正好的阳光过分晃眼,依稀能听见窗外鸟儿几声清脆的啼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花香的清甜,可鼻腔中却有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腥味,是血腥味?是鱼腥味?…

床榻上的龙青颜渐渐睁开倦怠的双眼,不自觉缩了缩,醒来后就觉得身子过分冷,摸着头发还有些湿漉漉。

她慢慢扶着床沿起身,掀起帐幔,眼前的景象令她诧异,她不在皇城,不在鼓楼,就连那铜镜中的面孔也不是她自己。

忽然,她开始剧烈头痛,那种痛感似是要将她全身的血液凝结,抓着头皮,挠着心扉,蓦然眼前显现出许多不属于她记忆的…

“娘!你瞧瞧她,都死到临头了她还想纠缠!”一女子向她身边穿着华服的妇人娇嗔道。

妇人抬起手用食指狠狠戳了站在她身边另一个女子的脑袋几下,嘲讽道:“看到没,人家皇后娘娘的手谕和太子殿下的退婚书,这些都摆在你面前了,你这贱蹄子怎么还不认命!”

龙青颜仔细回忆,她看清了,那个被数落的面容是她自己,是如今的这副身躯,是洛倾言,那两个人女人是她的妹妹与继母。

“这不是真的…”洛倾言拿着太子的退婚书拼命摇头。

文婧雅一把捏住洛倾言的下颔,目光凶恶道:“什么真不真,你是要皇上下了诏书,丢了我们整个安国侯府的颜面才肯罢休吗?!”

“我要见父亲!我要见父亲!”

“叫什么叫!爹可不想理你。”洛倾含眉头微皱。

看着洛倾言语气可怜兮兮的说道:“你也不想想,如果爹爹真的疼你又怎么会让我嫁给太子,却让你被太子退婚,你就和你那死去母亲一样,都是些不知轻重的贱人!”

“洛倾含你给我住口!…你…你不许这样说我娘!”

啪的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洛倾言纯净白皙的面颊上,霎时脸上显出鲜红的掌印。

文婧雅神色不可一世的说道:“说她又怎样,如今的安国侯府我是当家主母,而你那可怜的母亲不知是哪里的孤魂野鬼了,你可知道,你爹爹从未喜欢过你的娘?呵呵…”

“不,我要去见父亲,我要问清楚!…”洛倾言起身一股脑的朝着门外冲。

母女俩又怎么会真的让她去找洛寒之,看着洛倾言跑出去,洛倾含与文婧雅一同追了上去,追到莲花池边洛倾含紧紧抓住洛倾言。

大声吼道:“你这贱人撒什么泼!还不赶快跳到这池子里,活在这世上也是祸害人!你娘死的清闲,怎么留了你这么个孽种在安国侯府!”

洛倾含恶语相加,字字锥心,洛倾言自己心中其实比谁都明了,她的父亲只是挂名而已,那是洛倾含的父亲,不是自己的,整个安国侯府也从未有人将她这安国侯府的大小姐,皇上亲封的郡主放在眼里,她凄凄惨惨,潦倒一生的命运似乎从原来就已经注定了。

洛倾言心凉,一步一步靠近莲花池边,看着满池开放的白莲,洛倾言转身看着身后的洛倾含,道:“你从小便与我争,什么是你想要的你都得得了去才甘心,今日我要是死了,定会化作厉鬼缠着你…”

洛倾含心中陡然一颤,平日里受她欺凌,柔柔弱弱的洛倾言竟敢诅咒与她,洛倾含上前一步紧紧拽住洛倾言的手腕撕扯道:“你竟然敢威胁我!你这贱蹄子!”

洛倾言身子骨本就有些弱,她更是没有洛倾含这样的盛气凌人,抵不住她这三摇两晃,洛倾含推她的力道大了些猛地她后退几步,一个踉跄落入池中。

洛倾言尽力拍打着水面,她越挣扎,倒灌入鼻腔的水就越多。

“娘…怎么办?…她死了?”洛倾含惊恐的连连向后退步,手止不住的颤抖,脑海中回荡着洛倾的诅咒。

“走,趁没人快离开!”

母女二人落荒而逃,沉在水里的洛倾言身子愈加虚弱,慢慢的目光涣散,沉入更深的池底…

原来死也是这般难受…

过眼回眸皆是云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