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耳朵聋了,让你过来没听见

姚媚躲在一间空包厢的门口看着司清轩回去,这才松一口气。

“好险!”

上次玩儿得太大,要是被认出来之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司清轩这人行踪太神秘,难得能见到他真人,今天凑巧遇见,机会难得,她正好能借机接近他套套底。

说做就做,姚媚溜进服务生的换衣间,谎称自己是来兼职的服务生,换完衣服端着酒水果盘就去了司清轩所在的豪华包厢。

“扣扣”轻敲两声门,“先生,您要的酒。”

姚媚托着托盘进去,看清楚里面乌烟瘴气的情形,心里十分反感,礼貌放下东西就想退出去。

“站住,谁让你走了,倒酒……给爷倒酒!”

说话的人醉醺醺,大着舌头,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模样,用脚趾头想姚媚都能猜到这就是司清轩的发小严逸卿。

但是她不能拒绝,否则就会暴露身份。

端着酒瓶,走到司清轩身边蹲下倒酒,这个过程中,她始终低着头不让自己的脸完全暴露在司清轩的眼前。

今天运气不大好,居然提前碰上了严逸卿这个花花大少!希望不会破坏她后面的计划。

倒完酒,姚媚微微弓腰转身要走。

“站住!”

姚媚急切的脚步顿住,冷静地微笑转身,“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司清轩清淡的眸子一眯,修长的手指动作优雅地晃动手中的酒杯,声线低沉。

“过来!”

姚媚咬咬牙,站住不动。

“耳朵聋了,没听见让你过去啊!”

司清轩没发话,严逸卿先跳了脚,一个酒杯直接砸在姚媚脚边。

姚媚低着头,掩住眼中的怒意。

“严逸卿,你个混蛋玩意儿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有你好看的!”

不得已,脚步慢腾腾朝着司清轩的方向挪过去,在离他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司清轩猛地伸手,一把拉住姚媚的手腕儿猛地一拉,姚媚顺着那力道倒进司清轩的怀里。

姚媚急忙挣扎着要从他的怀中站起来,司清轩手臂轻轻往她腰间一搭,姚媚整个人就被扣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先生,我不是做那个的!您快放开我吧!”

司清轩凑近她的耳边,轻笑,“做什么的?”

“……”

姚媚无言以对,这要她怎么说。

司清轩的鼻翼从她的耳畔缓缓移动到她的脖颈间,鼻翼轻轻的嗅着,衣服上全是劣质香水的味道,里面混着淡淡的别的什么味道,丝丝缕缕的,不真切。

“我们是不是见过。”

姚媚心头一震,司清轩已经认出她来了吗?不可能,那天他被下了药,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

强笑着,姚媚推搡着司清轩的胸膛,“先生您说笑了,您这样的人物我怎么能轻易见到,我们今天第一次见。”

司清轩微眯起眼,很干脆地松开手,“走吧!”

姚媚来不及诧异,毫不犹豫地转身快步离开。

离开司清轩怀抱的瞬间,飘逸的长发扬起,轻拂过司清轩的鼻端。

清淡的洗发水香气里,混着一种及其特别的独特清香,那时那天晚上深深映刻在在他记忆力的味道。

司清轩眸光一闪,“嚯”的起身快步追出去。

姚媚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扭头一看居然是司清轩追出来了,立刻在走廊里跑起来。

“女人,你给我站住!”

姚媚听见声音回头看一眼,冲着司清轩竖起中指。

站住?当她智障啊!

扭回头,面前一堵肉墙,脚步根本收不住,一头就撞了上去。

好硬……

姚媚捂着额头,扭头看身后,司清轩双臂环保靠着墙壁,一双勾人的黑眸似笑非笑。

笑你妹!

“小妞儿,你去哪儿?撞了人就想走啊!”

姚媚想要逃跑,衣服领子被人从后面拉着硬拖了回去,她立刻满脸堆笑可怜兮兮。

“各位先生实在对不住,后面那个牛氓非礼我,我一时跑的急没看清,对不住!”

为首的一人肥头大耳,满口黄牙,脖子上的金项链比她的大拇指还粗,也不怕压断脖子!

“好说好说,你让我舒服舒服我就让这事儿顺顺当当过去,否则……”

这就是赤果果的明示,这人为首,周围一大群小弟满满当当堵住了走廊的出口,后面就是司清轩。

姚媚回头看向司清轩,一看之下顿时气得牙痒痒。

看热闹是吧!看她的热闹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姚媚转回头,“先生,您看后边那人挺难对付的,我不敢得罪他……”

话还没说完,耳边一阵风声,一巴掌猛地刮在姚媚的脸上,头发也被人一把拽住往后拉扯,被迫仰起头。

“臭婊子,以为老子智障啊!不愿意还敢利用老子,看不起老子,我今天就让你好好享受一下。”

姚媚被人拖拽着往一个包厢去,她被那一巴掌打懵了,眼前模模糊糊,耳边只有“嗡嗡”的声响,目光下意识在寻找什么。

红肿不堪的脸颊正好对着司清轩,那双迷蒙的眼睛对着他,妖媚又迷离,正是那天晚上留在他记忆里的那双眼睛。

转瞬间冲过去,司清轩冷冷看着面前这一群不知死活的人,声音寒得刺骨。

“放开她!”

扯着姚媚头发的男人回头,咧嘴一笑,“兄弟,一起玩儿?”

说着一松手将姚媚交给了身后的小弟,邪恶的目光在姚媚身上上下流连。

司清轩脸色阴沉,阴测测的声音仿佛来自死神的召唤。

“我说,放开她!”

司清轩强大的气场让男人心生怯意,却不想表露出来,一拳头就砸过去。

“你找死!”

司清轩身体微侧,拳风从他脸颊边扫过,两只手神出鬼没,眨眼间就将面前这个肉墙按在墙壁上,一手卡住他双手,一手扯着他脖子上的金链子勒住他脖子。

转头,阴狠的目光从一群缩头缩尾的人身上扫过,“放人!”

老大都被抓了,一帮小弟群龙无首,看向被按在墙壁上的人,可惜那老大被按着动一下手指都困难,喉咙被勒着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过几秒,一帮人畏畏缩缩将姚媚送到司清轩身边,司清轩空出一只手搂住人,一脚将肉墙踢过去。

“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