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天王教师
  • 剑刃舞者
  • 2073字
  • 2022-01-09 15:37:16

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里,总是有几条上了些年头的长街柳巷。在高楼大厦和霓虹灯光的包围中,犹如牛皮癣一般坚挺地存在着,默默见证着千百年的兴衰更替和一段段江湖传奇。

这就是所谓城市的根。

容城火车站向西五百米,就有这么一条长兴街,房屋低矮,铺面老旧,满街地摊,但偏偏就是熙熙攘攘,人流如织。

街东的老茶馆,更是门庭若市,尤其是最近两天,越来越多的人上门,要一盏五块钱的盖碗茶,听新来的说书先生吹牛逼。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这是李白的人生江湖,令人神往。所有人都听说过江湖,但绝大多数人压根不了解江湖。

现在,我这个二十年的老江湖决定拿出压箱底的干货,好好讲讲江湖的密辛,在座的算是有福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说书先生看起来二十来岁,身着一袭白色长衫,面容英俊,风度翩翩,眼神灵动,看起来颇有几分偶像范儿,唯独发型有些骚包。

说到这里,他特意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唰唰唰数钞票的声音,可惜连捧人场的掌声都没有。他干咳一声,喝了口茶掩饰尴尬,然后顺手整理了一下发型。

“说起江湖,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武侠小说的各大门派,收一大堆徒弟,整天游手好闲,泡泡妞杀杀人,没事再争一下武林盟主啥的,这就是所谓的快意江湖。这是纯粹的YY小说。在现实生活中,门派是在某一行当具备巨大影响力,甚至垄断该行业的组织。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只有一个目的——赚钱。”

“那么,现在的江湖上还有哪些门派呢?大家一定听说过五花八门这个词,五花八门就是传承千百年,延续至今的江湖行当。五花有金菊花,木棉花,水仙花,火棘花,土牛花,是指五种江湖谋生的职业,而八门“经皮李瓜风火除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湖门派。

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门派的存在,只有在某行当中混到了很高地位的极少数翘楚,才清楚这股隐形势力的分量。这里就不往深里说了,免得你们吸收不了。”

茶馆里一片嘘声,夹杂着几声哄笑。也有不少年轻人被唬的云山雾绕,开口就问:“现实中真有这八大门派存在么?那最厉害的门派是哪个?”

说书先生微笑不语,随手拿起小镜子,自顾自整理骚包的发型。

“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给你赏钱,十块,不用找了!”

“重要的不是钱,是诚意。”

“那找我五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人群中一阵起哄声,最终在众筹二十块巨款之后,说书先生终于开始继续吹牛:

“现实中有这八大门派,但不止这八门,实际上现在江湖中最牛逼的门派并不是八门之一,而是——千门!”

“千门是干什么的?”

“千门里都是老千,所以平均智商高的令人发指,江湖第一牛逼。”

茶馆里的一些年轻人激动起来了:“老千?就是传说中的赌王?在赌场大杀四方,有赢不完的钱,泡不尽的妞,卧槽,这个牛逼啊。”

“那是没格调的老千才做的事,真正有理想有追求的老千不屑赌钱,更喜欢谋人谋事,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说人话!”

“呃,通俗的说,就是骗子。”

“切,江湖骗子而已,耍一时小聪明,骗几个老实人,成得了什么气候?”

“你懂个屁,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说书先生激动地拍了下桌子:“千门牛逼到什么程度,我举个小小的例子,前阵子,八门之一的风门,死乞白赖地想把风门最出类拔萃的千金嫁给千门的七公子,奈何七公子看不上。风门千金死缠烂打的,就差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七公子不厌其烦,结果就逃婚,离家出走了。”

“扯淡呢,那么牛逼的八大门派,还能干出这样跌份的事?你这个故事编的不讲科学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在下就是千门七公子,云纵!”说书先生自信满满地抱拳,笑道:“大家不要盲目崇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茶馆里大笑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少人都捂着肚子直不起腰。

“这个龟儿子,吹牛不打草稿。不是来说书,是说相声的嘛。”

“说啥子相声哦,搞不好就是个精神病。”

“赶紧给五医院打个电话,问下是不是昨天晚上下暴雨,院墙倒了,有人翻出来了?”

啪的一声,云纵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拍在桌子上:“这是千门云家的祖传信物,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你说信物就信物啊,唬谁呢?”

“随便拿块烂石头都可以说是祖传的,鬼知道啊?”

在一片哄笑中,坐在前排的一个老先生却是凑上前去,拿出放大镜,将玉佩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说道:“老坑冰种,汉八刀雕纹,现在的市面行情能值一万五上下。我个人比较喜好这一款,给你两万如何?”

“这是祖传的信物,怎么可能卖呢?”云纵一个劲地摇头。

“哎,君子不夺人所好。”老先生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云纵,道:“如果小兄弟有出手的意愿,请第一时间联系我。”

云纵将名片放进钱包里,然后郑重其事地将玉佩收了起来,继续讲他的“二十年的江湖经验”......客人们一边喝茶一边逗笑,倒也乐在其中。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茶馆老板送走了客人,笑容可掬地拍了拍云纵的肩膀,递了一个红包过去,说道:“小伙子不错,咱们签个长约吧。以后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掌柜的盛情我心领了,但今天我是在这里说书的最后一天了。我觉得我应该把我的聪明才智献给阳光下最神圣的事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