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延英殿面圣
  • 雁荡神龙
  • 航一航
  • 5116字
  • 2022-06-20 19:15:32

(一)

四镇富精锐,摧锋皆绝伦。

还闻献士卒,足以静风尘。

老马夜知道,苍鹰饥著人。

临危经久战,用急始如神。

(二)

奇兵不在众,万马救中原。

谈笑无河北,心肝奉至尊。

孤云随杀气,飞鸟避辕门。

竟日留欢乐,城池未觉喧。

上述两首诗名为《观安西兵过赴关中待命二首》,乃是乾元元年时任华州司功参军的诗人杜甫所作。当时正逢安史之乱,唐廷无力剿灭叛乱,只好调动镇守安西四镇的精锐骑兵前往关中抵御叛军。所谓安西四镇乃是贞观十四年,唐廷在西北地区设置的军政机构,由安西都护府管辖。贞观二十二年,唐军进驻龟兹国以后,便将安西都护府移至龟兹国都城,同时在龟兹,焉耆,于阗,疏勒修筑城堡,建立军镇,由安西都护兼统,故简称安西四镇。四镇之中,当属于阗国与唐廷的关系最为深厚。于阗国尉迟氏于公元前二世纪建国,地址在今XJ和田一带,为西域南道中国势最强的国家之一。自建国起,便一直进贡于中原王朝。于阗国国王尉迟胜继承王位之后,曾于天宝初年来到长安观光,唐玄宗颇为赏识,将宗室女嫁与他为妻,并授于右威卫将军毗沙都督府都督。天宝三年,尉迟胜协助安西节度使高仙芝攻破小勃律,屡次击败吐蕃于播仙镇一带的扰害,打通了西域与内地交通的堵塞。安史之乱爆发后,尉迟胜命其弟尉迟曜代管政务,并于至德元年亲率五千精兵前往内地助唐廷平定兵乱。国人恐其不归,以少女为质,方才成行。至德二年秋,尉迟胜所率领的于阗军及其他三镇的兵马在副元帅郭子仪的指挥之下,于长安城西大败叛军。捷报频传,当时的大诗人杜甫亲眼目睹了包括于阗军在内的安西四镇兵马,一时有感而发,写下了《观安西兵过赴关中待命二首》,以洋溢的爱国热情歌颂了这支为祖国统一而万里出征的兄弟民族大军。这支以骑兵为主的西域民族军不仅兵强马壮,摧锋绝伦,获得诗人由衷的赞叹,而且军威振肃,号令森严,过境城不觉喧,百姓欢乐,所阻史称安西军“威令肃然,所过郡县,秋毫无犯。”(《旧唐书.李嗣业传》)。

安史之乱平定后,尉迟胜留在长安,未回于阗。唐廷封尉迟胜为武都王,开府仪同三司。其弟尉迟曜继任为于阗王。贞元初年,曜遣使上疏曰:“有国以来,代嫡承嗣,兄胜既让国,请传胜于锐。”嫡长继承制为尉迟王室一贯所行,因而“兄弟让国,人多称之。”尉迟胜以“曜久行国事,人皆悦服,锐生于京华,不习国俗,不可遣往。”因此没有让儿子尉迟锐回国继承王位。(见《旧唐书.尉迟胜传》卷144)。尉迟胜64岁卒于长安,贞元十年,唐廷追赠为凉州都督。其子尉迟锐承袭父职,一直定居中原。(上述资料皆摘自《于阗尉迟王家世系考述》)

尉迟锐久居中原,深受大唐文化影响,故而将其子取名“慕唐”。做为武都王世子,尉迟锐也颇受唐廷器重。其子慕唐五六岁时便被送到国子监和皇子们一起读书。慕唐平素除了读书之外,经常和宫中的侍卫一起持刀弄棒,当时的德宗皇帝得知这一情况,便派了宫中最厉害的剑术高手传授慕唐武艺。此后过了十多年,也就是贞元二十一年(即公元805年),德宗皇帝驾崩于会宁殿,同年八月,太子李纯经顺宗禅让,于宣政殿继位为帝,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唐宪宗。唐宪宗即位后,勤勉政事,唯才是用,力图中兴。此时身在宫中的尉迟慕唐已经成年,不仅学业有成,且武艺超群,宪宗皇帝便对其加以重用,常将很多重要的事情交于尉迟慕唐办理。尉迟慕唐也不负圣望,将每件事情都办得有声有色,因此颇得宪宗皇帝赏识,没过多久,便擢升为天策府正二品神武大将军。

其时,唐廷虽平定了安史之乱,但在平乱过程中,各地藩镇(即唐廷设置在边陲重地的军镇,藩为保卫之意。军事长官称作节度使。)趁机招兵买马,扩充实力,逐渐变得拥兵自重,骄横跋扈,部分藩镇甚至不服朝廷调令,割据一方,自己任命官吏,不供赋税。自代宗广德以来,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唐德宗继位之后,曾经采取武力,意图削除藩镇割据,不曾想,却因举措不当,先后引发了“四镇之乱”,“泾原兵变”等(史称“奉天之难”)。德宗皇帝削藩受挫,只好对藩镇多事姑息,使得藩镇势力日益增强。德宗驾崩后,顺宗继位,顺宗因体弱多病,只做了不到一年皇帝便禅位于太子李纯,也就是宪宗皇帝。宪宗皇帝还未登基之前,便曾代父监国,处理政事,对于藩镇割据这一潜在威胁也心知肚明。因此,宪宗刚继位不久,便采纳宰相杜黄裳的建议,征伐不服朝廷调遣的藩镇。剑南西川节度使刘辟得到风声,率先举兵叛乱。唐宪宗任命大将军高崇文为左神策行营节度使,李元奕为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率领大军入蜀平叛。天策府正二品神武大将军尉迟慕唐得知此事,便于早朝后赶往大明宫延英殿觐见宪宗皇帝。宪宗听闻尉迟慕唐请见,便准其入见。尉迟慕唐随同传事太监进入延英殿,绕过殿院外所设的门下,中书,尚书三省,于宫殿正堂见到了宪宗皇帝。

尉迟慕唐跪首行礼,说道:“臣尉迟慕唐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宪宗道:“爱卿免礼平身!”尉迟慕唐回道:“谢陛下!”随即起身。宪宗道:“慕唐,你从小在宫中长大,朕待你视如亲弟,这里没有旁人,你我兄弟之间就不必如此多礼了!”虽然宪宗已经拉近了关系,不过尉迟慕唐还是不敢有丝毫僭越,依然恭恭敬敬地回道:“多谢陛下厚爱!”宪宗随即问道:“慕唐,朕才刚刚退朝,你便赶来见朕,如此着急地来找朕,可是有什么要事?”尉迟慕唐答道:“回陛下,微臣此次前来,是向陛下请命,恳请陛下恩准微臣前往蜀地,助渤海郡王平叛。”宪宗双眉一扬,问道:“慕唐,你要去蜀地平叛?”尉迟慕唐答道:“回陛下,正是!”宪宗道:“慕唐,你有此平叛之心,朕心甚慰。不过在大军出发之前,众臣皆认为蜀地险要,易守难攻,不宜用兵,只有杜爱卿主张讨伐。是朕力排众议,采纳杜爱卿的建议,出兵伐蜀。你可知朕在做出这个决定之时,顶住了多大的压力吗?”尉迟慕唐道:“回陛下,臣明白!”宪宗又道:“你既然明白朕的难处,为何还要入蜀平叛,给朕心里添堵呢?”尉迟慕唐一怔,说道:“回陛下,臣承蒙德宗皇帝及陛下厚爱,于宫中身居要职,然寸功未立,如此,岂不是辜负了陛下的厚爱?”宪宗摇头道:“慕唐,你立功心切,朕自然明白,不过立功并不急于这一时啊!”尉迟慕唐道:“陛下,剑南西川节度使刘辟无视圣恩,公然起兵反叛,身为臣子,理当率兵平叛,为君分忧,若然置之不理,无动于衷,实在是枉为臣子,还望陛下体亮微臣的一番报国之心,准臣入蜀平叛。”宪宗不觉面露难色,说道:“这……慕唐,你让朕这个做兄长的,为难了……”尉迟慕唐见圣上颇感为难,又见其眼光闪烁,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头,细细一想,便想到了后面的兄长二字,顿觉事有蹊跷,便即开口说道:“陛下,敢问家父最近可否来过?”宪宗闻听此言,微觉吃惊,随即问道:“慕唐,你已经都知道了?”乍然一听,的确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天策府乃本朝太宗皇帝御下机构,其地位凌驾于宫中所有机构之上,皇宫之中到处都有天策府的耳目,尉迟慕唐身为天策府正二品神武大将军,宫中的事情自然也都瞒不过他。

尉迟慕唐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臣明白了,果然是由于家父的缘故,陛下才如此为难。这些年,家父一直暗中来找陛下,叮嘱陛下,不要教臣轻易离开长安,使得臣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如今国家有难,正是大好男儿挺身报国之时,他却仍要阻挡微臣,身为一个父亲,岂能如此溺爱自己的儿子?”宪宗面露不满之色,责问道:“慕唐,身为人子,岂能妄议自己的父亲?”尉迟慕唐道:“陛下,慕唐的确不该妄议自己的父亲,不过,慕唐斗胆在此问陛下一句话,还望陛下如实回答。”宪宗道:“有什么话,直接问好了,不必顾虑。”尉迟慕唐问道:“常言道长兄如父,陛下待微臣如兄长般亲厚,莫非陛下就不能代替家父,为微臣做出一个决定吗?”宪宗道:“朕的意思也和尉迟爱卿一样,慕唐,你还是继续留在天策府当你的将军吧!”尉迟慕唐颇感失望,但仍不死心,接着又道:“陛下拥有鸿鹄之志,一心想要再现大唐盛世,请问陛下,像您这般雄才大略的君主,莫非甘心让自己身边有一个一事无成的弟弟?”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身边的人若都是无能之辈,那么这个皇帝即便再有能力,也做不出什么政绩。宪宗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沉默了一会,只听得宪宗说道:“好你个尉迟慕唐!居然将问题问得如此刁钻,朕都想不出什么法子来拒绝你了!”尉迟慕唐闻听此言,心中甚喜,连忙趁热打铁地说道:“那敢问陛下,您是同意慕唐的请求咯?”宪宗摇头道:“非也,非也,朕并未开口说过同意你的请求。”被圣上再次拒绝,尉迟慕唐并未气馁,继续开口说道:“圣上既然不同意,那慕唐只好继续留在延英殿,向陛下请命了。”宪宗眉头微蹙,说道:“慕唐,你都已经过了弱冠之年,却仍是这般孩子脾气,教朕怎么放心派你出去办事?”尉迟慕唐回道:“雏鹰只有学会独自觅食,才有机会成长为展翅翱翔的雄鹰。飞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呢?”宪宗一时无言以对。

正在犯愁之时,宪宗突然看到了摆在案台上的一沓奏折,脑中灵光一闪,随即开口问道:“慕唐,既然你一心想要跟随高爱卿入蜀平叛,那朕倒要问问你,你可知领兵打仗,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尉迟慕唐答道:“回陛下,孙子兵法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故此,微臣认为,领兵打仗最重要的就是知彼知己。”宪宗微微摇头,道:“说得对,也不对。”尉迟慕唐一愣,道:“微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宪宗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事情,慕唐你并不明白。”尉迟慕唐问道:“敢问陛下,不知陛下所说的有些事情指的是哪些事情?”宪宗道:“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备。我大唐拥有几十万神策军,神策军每一位士兵的口粮都需要朝廷供给,这样算来,你可知每年要花掉朝廷多少的银两吗?”尉迟慕唐闻言一愕,心道:“这不是户部该管的事情吗?我并非户部的官员,怎会知晓这些开支呢?”随即便如实答道:“回陛下,微臣不知。”

宪宗微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先帝德宗皇帝在经历了李希烈,朱滔之乱后,开始增收间架,茶叶等杂税,以此来充实国库,同时也使得民怨沸腾。这样做的确有不妥之处,但朕明白,先帝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养精蓄锐,是为了使朝廷能够有足够的钱粮来养兵。也正是因为有强大的军队做为支撑,朝廷才可以讨伐那些心怀不轨的藩镇。慕唐,朕说了这么多,这钱粮二字对朝廷有多么重要,你可明白?”尉迟慕唐回道:“微臣明白。”宪宗道:“如今朕已经下令免去了先帝在位时所增设的各类杂税。这样做也使得朝廷失去了一定的税源。不过眼下倒有一件事可令朝廷扩充税源,不知道慕唐你愿不愿意去做呢?”尉迟慕唐闻言大喜,心想:“这回总算讨到一份为朝廷出力的差事了!”当即便道:“回陛下,微臣愿意!”宪宗微微一笑,道:“愿意就好。”说罢,便从那沓奏折中取出一份标有“吏部”字样的奏折,说道:“这是吏部尚书李巽李爱卿的奏折,你拿去看看。”尉迟慕唐点头称是,随即双手接过奏折,细细翻阅。

待得尉迟慕唐看完奏折之后,宪宗便开口问道:“慕唐,你从奏折中看出了什么?”尉迟慕唐窘态百出,为难地道:“回陛下,李大人奏折上所述皆为盐法策略,微臣乃一介武夫,对朝廷所施行的盐法知之甚少,陛下教微臣看这样一份有关盐法的奏折,该不会是准备派微臣去协助李大人施行盐法吧?”宪宗道:“然也。”尉迟慕唐急道:“可是……”刚说了这两个字,宪宗便打断了他的话语。只听得宪宗说道:“慕唐,你的本事,朕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觉得朕会派你一个将军,去做那些文臣做的事情吗?”尉迟慕唐问道:“那陛下是打算派微臣……”宪宗道:“朕准备派李爱卿去往江淮施行盐法。”

尉迟慕唐听到“江淮”二字,愣了一愣,随即问道:“莫非陛下是打算派微臣去往江淮对付那淮西节度使吴少诚?”宪宗叹气道:“江淮地界,对朝廷不利的藩镇又何止一个吴少诚啊……”尉迟慕唐听罢,上前说道:“请陛下放心,微臣此次前往江淮,一定查出所有对朝廷不利的藩镇,将他们一一上报于陛下,届时派大军予以歼灭,为我大唐铲除后患!”宪宗微微一笑,道:“慕唐果然聪慧,一点就通啊!”尉迟慕唐回道:“这都是靠陛下指点,微臣才想到那藩镇一事,故此还是陛下厉害。”宪宗道:“不过这只是其二,其一还是协助李爱卿顺利施行盐法,免得受到那些藩镇的阻挠。”尉迟慕唐回道:“微臣明白!”宪宗道:“监督藩镇一事仅靠你一人之力,恐难完成。故此,朕打算再派一人与你同去江淮。”尉迟慕唐问道:“不知陛下打算派何人与微臣同去江淮?”宪宗道:“此人你非常熟悉,江湖经验也比你丰富,若是有他陪你同去江淮,那朕交代给你的事情,你一定能顺利完成。”尉迟慕唐一怔,心下思索了一番,还是忍不住问道:“微臣愚钝,实在想不出,陛下所指何人?”宪宗微微一笑,说道:“一个慕唐非常熟悉的人。”尉迟慕唐听得一头雾水,还想再问,忽听得宪宗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慕唐,朕还有很多奏折需要批阅,你先退下吧!”尉迟慕唐见圣上不愿说明,自己也不便多加追问,随即依言退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