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屠牛辈说杀字

  • 灭神
  • 小奉先
  • 3763字
  • 2013-11-20 16:50:42

“本以为有了这副身体,我就可以发挥出《诛大仙传》剑法的精髓了,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

“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力吧。”

……

“开始吧。”

……

……

嗷——

大尸妖仰天暴吼,声如远古巨兽震人耳膜,漫天雨滴被它的音浪震碎成雾。

元贲双拳捶胸,身形如猿奔杀向大尸妖。

赤岐夫人则将魔刀插于地,红裳如灰暗天地间的一朵凄美花朵,与元贲成犄角之势飘向大尸妖。

大尸妖哈着热气,全身皮肤滚烫,雨滴落在上面霎时化为水汽,它墨绿的眼珠子锁定元贲和赤岐夫人,大嘴咧起狞笑,先一掌拍向元贲。

元贲双腿在地面蹬出两个陷坑,身子瞬间提速,躲过了大尸妖势大力沉的一掌,跃在空中一拳轰在大尸妖的小腹,乌金甲局部立时被震碎,大尸妖倒飞时两脚在地面犁出两道小沟壑,却看似毫发无损。

大尸妖后背的鬼面在狂笑。

在此际,身子不知何时腾到高空的赤岐夫人快速坠落,戴银色手套的右掌拍在了大尸妖的天灵盖上。顿时,大尸妖双脚陷入地面三尺,一圈劲风如涟漪扩散,远处池塘水面竟被吹的倾斜翻涌,足可见赤岐夫人这一掌的威力。

大尸妖垂着头,角力中脖颈骨骼关节发出咔咔声,最后身形无奈落败俯倒,靠前面双臂强力撑地,而第三只手臂挟劲风反攻向空中的赤岐夫人,墨绿元气疯狂倾注在手臂肌肉上,肉眼可见大尸妖五指指尖在空中划出白色的气痕,赤岐夫人推出双掌硬接,红色与墨绿色元气顷刻冲撞爆迸,赤岐夫人如断线的风筝后掠而去,衣袖猎猎作响,有一道血从她嘴角溢出散落空中,猩红艳丽。

狂躁的元贲并不给大尸妖喘息的机会,钻到它身下,抡起一拳砸在它下巴上。

大尸妖吞吃了肥球尸妖,因此也拥有了肥球尸妖卸力的能力,不管是赤岐夫人当头那一掌,还是元贲前后两拳,它都在第一时间卸去了大部分力量。

大尸妖头颅受力后大幅仰起,喉咙上虬起的血脉毕露,但它双手死死抓住了元贲。

“嘿嘿。”

一声鬼笑阴冷。

元贲在大尸妖巨大的手掌中挣扎,竟然硬生生掰断了它的一根食指,鲜血喷溅,而大尸妖浑然不觉,大嘴夸张的张着,一颗墨绿色的元气球在它口中积蓄。

元贲苦苦挣脱出大尸妖的双掌,却又有双掌抓来。

赤岐夫人不知从哪拆来了一根粗大涂红漆的顶梁木柱,焦急狂奔向大尸妖,作势如撞钟般给大尸妖致命一击。

宗阳感受到了大尸妖口中元气球的恐怖,不顾扯动胸腹之间涌血的剑伤,背后赤红一阳闪现,挥起大黑剑化为巨剑炎月,誓将大尸妖斩灭。

时光流动缓慢,赤岐夫人离大尸妖还有几丈距离,可大尸妖四手抬起后张开,元气球刹那间吐在了元贲身上。

神猿虚影护体的元贲只来得及惨吼,就被爆开的元气球吞没,场内蓦地光芒耀眼,元气肆虐,首当其冲的赤岐夫人和宗阳前后被爆开的元气波及,如骇浪中的小舟被无力震飞。

光芒持续了很久才微弱,地面出现了巨坑,如血水中捞出的元贲反弹在半空,虎目圆睁涣散,身体只如一滩烂泥坠落。

大尸妖全力跃过巨坑,落地后喘着粗气一步步走向昏死过去的赤岐。

赤岐夫人从刚才撞开的墙洞中疾速冲出,决然挡在了赤岐身前。

“天残!”

在大尸妖一声喝下它的一只右臂无端变大,高高举起。

本是强弩之末的赤岐夫人凄然笑起,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火红的狐狸毛从身上长出,一根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出现,从狐狸头人身完全变成了狐狸身,但气势明显强大了一个级别。

宗阳也赶了回来,只听本体化的赤岐夫人拜托道:“麻烦护好我的夫君。”

“嘿嘿。”大尸妖显然对赤岐夫人的变身大感意外,但眼神中更多的是兴奋。

赤岐夫人欺近大尸妖,她以力量见长,更是学了龙虎山的绝学龙虎拳,左手为龙爪右手为虎掌,与大尸妖的四臂近身对打对轰,趁一个当口龙爪扣住了大尸妖的一臂,她重心下沉脚下移步,竟抡起大尸妖旋转一周后甩向远处的瓦屋。

赤岐夫人闪身重新捡起顶梁木柱,扛着冲向大尸妖。

大尸妖从废墟中跳起,见一根大木柱横扫而来,变大的那只右臂握拳轰去,瞬息间木屑激飞,赤岐夫人弃了顶梁木柱再欺身肉搏,不想大尸妖将身子原地翻转,以背后鬼面正对赤岐夫人,鬼面张嘴,吐出了恶臭的腐骨尸气,如黑雾漫天。

“退后!”宗阳呼喊,身体暴出一道道剑气袭向大尸妖。

赤岐夫人并没有后退,而是在原地推掌,一股龙卷风在她身周凭空出现,使得尸气不得近它身周,但她也深陷在了尸气中。

无视剑意的大尸妖从尸气中袭出,赤岐夫人全力以对,却没有料到背后地面有一只尸妖破土而出,正是先前那只钻地尸妖,是大尸妖刚才从身上分离出的。

后背遭受阴毒一击,赤岐夫人惊慌中又被大尸妖拍中一掌,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还吸入了一口尸气,顿觉头昏脑胀,大尸妖如猛虎出笼,趁势对她连番轰击。

地面不停颤动,伴随着大尸妖的怒喝声,它变大的右臂无情的轰击到连指骨也断没了,皮开肉绽,满地猩红。

赤岐夫人已站在了鬼门关口,至此,她已经虚弱无力到再也无法抵抗大尸妖的任何攻击了。

陷入癫狂的大尸妖两眼迸射绿光,正要做了结时,感觉背后空气灼热,眼角一扫,发现一柄大黑剑平斩而来。

它可以无视宗阳的剑意,但不能无视大黑剑的斩杀。

宗阳飞舞长发下目光冷然,这一剑不求斩了大尸妖,而是要让它知道,谁还有一战之力!

大尸妖急退,庞大身躯灵巧的躲开大黑剑,却不料大黑剑转了剑势,剑刃斜上,一臂顿时离体而去。

宗阳不依不饶,大黑剑抡转,眨眼又是斩向大尸妖,大尸妖自信的以双掌去夹大黑剑,却被剑身焚掉掌心的皮肤,大黑剑如流光斩开乌金甲,接着是皮肉,胸骨,好一个开膛破腹。

大尸妖连连急退,胸腹这道伤口边缘长出一只只手,交叉环抱着算是固定了伤口,不至于内脏大肠滑一地。

“你不逃命还来送死?”大尸妖俯视宗阳,目光阴厉。

宗阳微微一笑,眼神傲然。

下一瞬,无数剑意从宗阳身上暴出,凝为剑身,遮天蔽雨。

“焚道!”

此言如神谶,空中的万剑顿时破空剿灭重围下的邪魔。

大尸妖狂笑着暴出元气罩,满目剑光。

崩——崩——崩——崩——崩——

大尸妖元气罩上涟漪密密麻麻,可没有一剑能破开。

剑雨下了很久很久,最后大尸妖以攻为守,爆开元气将残余的数千剑一并吞没。

“除了你的剑,还有什么花招?”大尸妖挑衅道。

宗阳始终不回答,步速加快,扛着大黑剑杀向大尸妖。

“死!”大尸妖身子一晃,迎向宗阳。

宗阳仗着大黑剑能破开大尸妖的元气罩而大开大阖的劈斩,大尸妖却不急于开杀戒,嘴里慢慢积蓄起元气球。

宗阳深知元气球的威力,但进难退更难,已经站在风口浪尖还不如死拼到底,谓此剑剑杀气腾腾。

大尸妖猛然低下头,吐出元气球的同时身子倒飞。

宗阳握着大黑剑,临泰山崩于前而不乱,心却念着能死在兄弟们前面也挺好的。

让时光倒退十息,有人一手破开了元贲的元气罩,紧握拳头,有力量在渐渐苏醒。之后他起身拔起魔刀,魔刀无故颤动,那是在兴奋。

大尸妖的元气球比之前的小了许多,但威力依然不容小觑,在它即将爆开的刹那,有人从天而降挡在了宗阳身前,伸出左手抓住了元气球。

一息。

两息。

三息。

只见元气球在乌鸦手中不断变小,直至捏入掌心。

杀狗多是屠牛辈,屠牛辈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杀。

魔刀直扑大尸妖胸膛,大尸妖一手拍向魔刀刀背,魔刀在垂落的刹那被乌鸦用黑链拉回,握住刀柄后的乌鸦下一瞬闪至大尸妖,杀气笼罩。

刀道的最高境界,不是万千刀法精炼后的超脱招式,而是刀势。

吾执一刀,神佛必死。

魔刀虚影如幻,大尸妖神魂被刀势和杀气慑服,只是眨眼的恍惚,猩红刀刃卸了大尸妖三臂。

领教了乌鸦眼下的实力,无臂的大尸妖故伎重演,连连退后,同时召回那柄本命桃木剑,竟让其贯穿脑门。桃木剑上的符文光芒大盛,大尸妖嘴里开始积蓄第三颗元气球,恐怖程度绝对在第一颗之上。

乌鸦信步走去,黑链在地上拖着发出索索声,如冥界魔神来索命。

从大尸妖的眼神判断,它在狞笑。

寂静中,大尸妖吐出了元气球,天地间为之黯淡。

只见乌鸦从容的迎上,一刀斩灭。

下一刀,是乌鸦抡着黑链远距离斩下。

来不及反应的大尸妖从头开始分为两半,但有一个沾满粘稠尸液的身影在千钧一发之际从背后鬼脸嘴里钻出,躲过了一劫。

这身影正是尸妖道人!

他退到佛堂顶,忽嘁嘁笑道:“五十年了!已经有五十年没人能逼本道到如此境地!还真多亏了你们,本道终于感应到陆地神仙境界了!!!”

尸妖道人赤裸上身,小腹的恶鬼脸赫然在目,只见恶鬼脸再次召唤出黑色漩涡,他召回本命桃木剑,踏剑飞到寺外几百伏尸的上空,一具具正道之士的尸体被吸入漩涡。

乌鸦拖魔刀跃上寺门,一扯黑链,魔刀飞入手中,而黑链如有灵气的缠绕上乌鸦的右臂和身上,好像完全认了乌鸦为主人。

尸妖道人将黑色漩涡炼出的精血吸入身体,一具修道之人的尸体胜过凡人百倍,吞噬完这几百具尸体后,号称感应到陆地神仙境的他精气神大振,收回黑色漩涡,俯视乌鸦。

若紫灵门十方道君境大圆满的莽虎真人在此,他也不再相怯,敢正面一战。

乌鸦跳下寺门,静候多时的他比宗阳还要冷酷,扛着魔刀蹲身左手按地。

尸妖道人狞笑,得意忘形到了极点,在他眼里,在场所有人将必死无疑。

在尸妖道人脚下,五根黑色元气所化的锁链破土直冲向他,而他居高不避,身下凭空出现黑色漩涡,叫嚣道:“你怎能破得了本道的尸鬼炼阵!”

话音未落,五根黑锁链就被黑色漩涡吞噬一滞,就在尸妖道人放声狞笑时,他的笑声却戛然而止。

只见五根黑锁链冲破了漩涡,捆缚住了惊骇中的尸妖道人,如扯向地狱般将他拖至地面,黑锁链开始鲸吸他体内的元气。

乌鸦缓缓起身,眼神一冷,倏地闪向尸妖道人,身后带起如水中墨水带的虚影。尸妖道人惊惶中双手各快速凝聚一颗墨绿转黑的元气球,哪怕元气球在身前爆开,也要同归于尽!

可元气球突然间又快速缩小,消失。

实质化的黑色杀气席卷尸妖道人,他瞳孔散乱,瞬间被魔刀斩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