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山上有剑仙
  • 灭神
  • 小奉先
  • 3465字
  • 2015-10-08 20:28:42

何谓方士,即遵崇神仙思想而推奉方术之士,是道士的前身。相传是上天诸神赐予了浩瀚道法,凡界方士才能立道庭,修天道,才能有一位位陆地神仙的横空出世,羽化飞升。

大多远古传下的道法经历一代代先辈方士的衍化与完善,才有了如今道门的辉煌腾达,而有些道法太过玄奥高深,凡人不得其道,故此暴殄天物,在岁月的洪流中,落寞遭弃。

羿城之北有座天台山,巍峨雄伟,山峦高处不似寻常云雾缭绕,而是终年遭烈日炙烤,无树无草,尽是荒岩,主峰高千丈,顶部被无端削去,故名天台。

炎龙帝国地处极南,是炎热国度,而羿城天台山,据说是离太阳最近之地。故在万年前,在羿城还叫金乌城时,一名得道方士行大造化,在天台山最高处建了一座羲和大殿,以求太阳神的庇佑和恩泽,瞻得太阳神道法。

这座羲和大殿通体由南海金丝楠木搭建,工程浩大,耗资不菲,而后太阳神道法一时兴盛,那位方士也修得天道,创得般若太阳精经,将临羽化成仙。

但近阳即灭,以金乌城为中心,方圆千里再无雨水滋润,遭受炎阳炙烤,草木庄稼枯焦,在民不聊生,无法生存之际,一名叫羿的方士出现,以陆地神仙之能踏平羲和大殿,至此天台山顶大火焚烧七日,一切化为灰烬。

之后金乌城改名羿城,虽常年以干旱酷热为主,但时有大雨润泽。五百年前,有位道士带着一干弟子再临天台山,自建一座简陋的羲和小殿,因这些道士终日下山行善,本地百姓颇为感激,也就听之任之,可惜道士们再也无法窥得太阳神道法,道门凋零。

宗阳打听到了羲和殿在天台山上,一路直奔,到底是先在山上逗留,还是随后即刻前往青丘,他准备在上了山后再作打算。

天台山下有一小亭,里面就一口老井,宗阳扯动井绳,费老大力气才拉起一小桶清凉的井水,洗了把脸,掏出两张烧饼,就着井水一并吃下。

对于宗阳虚弱的身子来说,登山难如上青天,但与一生之艰辛相比,这又不能算作阻碍了。何况在上次登赤山时他发觉,自己的身子虽然虚弱无力,但耐力却极好,他脱下黑袄,低着头一步步踏足而上。

天台山上除了嶙峋荒岩别无他物,偶尔能见到几只山蚁在碎石间攀爬,古怪的是,它们遇上了宗阳后,并没有猝死,这让他甚为奇怪。好在万年之后仍有一条山道,倒不需要他费力攀爬,而炎阳的炙烤,对于他来说毫无感觉,这应该是这副废物身子唯一的优点了。

夕阳西下,当宗阳踏上天台山顶的时候,暮色渐浓,而一座极小的殿阁就孤立在眼前。

这里没有山门,也没有青石铺就的地面,更没有道门必有的巨大香炉,而这座小殿,没有高大的梁柱,精致的檐角,更没有一个会动的人影。

“死门逆生,羲和殿修般若太阳精经。”

这句神言在宗阳脑海无故响起,他难以想象,走近眼前这座比行天道观还袖珍的小殿,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会不会天下还有更大的羲和殿,而他,只是来错了地方?

抛开杂念,宗阳走近了羲和殿中。

殿内宽不及五丈,前后对穿两门,中央是一尊泥塑的人像,灰尘下依稀可见斑驳的绘色,人像端庄站立,双手结印,可惜原本应有的气质被岁月风化的无迹可寻,连那张脸也模糊的不知美丑,不过从外形体态来看,应该是位美女神仙。

四壁空荡荡的,因为昏暗,宗阳看不清墙上的图案文字,忽然间,他看到小殿对门外面有一团篝火在熊熊燃烧。

跨过刻着符文的条石门槛,在小殿下方是个围起的院落,不过三面的屋舍都已倒塌毁坏,院中央那团篝火边,坐着个披粉红桃花大氅的剑客。

剑客长发简单的束在身后,只留方正额头前两缕飘逸,剑眉下一双深邃的丹凤眼,面容极为英俊,邋遢的胡渣暴露了他的年纪,约莫在三十好几。

宗阳没有走下石阶,只是无声息的站着,保持着陌生人该有的距离。

剑客早就注意到了宗阳,只是不以为意,两眼目光落在篝火中的玉米棒子上,而这玉米棒子,竟是插在他的长剑上。

“噼啪。”篝火中炸出火星,剑客夸张闪躲,生怕有火星落在衣衫上,他抓起一旁的酒葫芦,扬起脖子灌了一口,双眸却扫向宗阳,亮如黑暗中的皓月。

宗阳对上了剑客的视线,有种直觉,这天台山顶,是对方的地盘。

剑客灌完酒,终于开口了,问道:“你会烤玉米棒子么?”

宗阳一愣,他从来没想过,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会。”他直言回道,从小与骰子老道浪迹江湖,这种本事,自然熟谙。

“那你来烤。”剑客给人一种人来熟的感觉。

宗阳也有过那么一瞬间的防备之心,但他形形色色的人也见惯了,骰子老道相人的“三看”精髓也已继承。所谓“三看”,就是看病在脸,看命在手,看人在眼。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剑客不坏。

宗阳走到了篝火边,小心翼翼的将行囊放于一边,剑客仍旧专心的盯着玉米棒子,脚下还有几个新鲜带萼片的,只是一脚踢过一截木头,算是凳子了。宗阳接过缓缓坐下,一眼望向火中的玉米棒子,原来已经烤焦些许了。

“你穿个袄子,不热么?”剑客扭过头问道,不想一见宗阳的脸,惊道:“哎哟,细看之下比我还帅点。”

宗阳头顶直冒大滴汗,避开剑客的视线,回了句“不热。”

剑客坏坏的笑了笑,转而将手中长剑递与宗阳,说道:“来,你烤吧。”

宗阳微微一笑,摆手拒绝,且不论这把长剑和玉米棒子加起的重量是他双手提不动的,这种法子烤玉米,原本就是外行。他俯身拾起一个新鲜的玉米棒子,不撕去萼片,直接放在了篝火边,说道:“只消这穗子烧焦掉没了,就可以吃了。”

剑客大为意外,想必宗阳的方法他闻所未闻,有些不悦道:“你这法子太土太没范,要拿着剑烤玉米棒子,这样被人看去了,引起江湖里一阵传颂,这才拉风。”

宗阳对剑客的个性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他淡淡的回道:“这山顶上,除了你我应该没人了,而且,江湖上没人认得我。”

“哈哈。”剑客爽朗大笑,在这天台山顶,大有响彻苍穹的感觉。他拿起酒葫芦递与宗阳,后者摇了摇头,他也不再客气,提起来又是一口猛灌。

一时百无聊赖,除了篝火中偶尔发出“噼啪”声,静谧安宁,这两人,一人默默看着玉米棒子,一人时不时灌酒,各不说话。

兴许是有点醉了,剑客脸颊上一抹微红,他双手抱胸,耷拉着脑袋惬意的问道:“小子,你上天台山来干嘛?”

“来羲和殿学般若太阳精经。”宗阳直言不讳。

剑客假寐着摇头晃脑连“恩”了几声,最后憋出一句:“志向远大呀,不错!”随后睁开眼,正经的问道:“那你可知我为何住这天台山上?”

宗阳无言以对,只等剑客自己卖关子,自己讲解。

“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我最爱的女人,哈哈,我是来这里面壁思过的。”

剑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不过一个大老爷么,跑上天台上面壁思过,碗上又拿剑烤玉米棒子,如此荒诞之事,宗阳已经不足为奇了。

“你叫什么名字?”

“宗阳。”

“我叫慕天,江湖美誉桃花秀士,记住,混江湖,就得要有拉风的名头,改天帮你取一个。”剑客边说边起身,伸了个懒腰。

宗阳借着火光依稀看到,在剑客袒露的胸口上,有什么纹身,右边似乎是图案,左边似乎是几个字,不甚清楚。

“哦,对了,你信不信我是仙?”慕天问这句话时,表情严肃。

宗阳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道:“玉米棒子熟了。”

慕天没有等到那句回答,剑眉别有意味的挑两人挑,问道:“先跟我去撒泡尿,比比谁尿的远,如何?”

……

……

后来宗阳与慕天吃了些玉米棒子后,也没交谈什么,各自休息了。慕天原来睡在小殿的顶梁上,而宗阳在研究了小殿内摆设,确定没有灯火可点后,找了一个墙角,也睡下了。

翌日,四道光从殿顶照下,宗阳睡眼惺忪着起身,却见慕天还躺在最顶上的梁上,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想的,万一熟睡中一个转身,那就得摔成肉饼了。

环顾四周,宗阳终于看清了人像左右两面墙上的内容,在左边墙上,记载了般若太阳精经的心法,以及一张复杂深奥的符文图。在右边墙上,同样是用另一种文字记载了般若太阳精经,以及一张一模一样的符文图,这种陌生文字宗阳生平并不曾见,但他却能完全看懂。

“怎么同样是般若太阳精经的心法,有几个地方的话却不同?”宗阳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殿顶传来慕天的惊叹声,这家伙居然醒了。立马从殿顶沿着错落有致的梁柱跳下,来到宗阳身边,用看天书的神色看着右边墙上的文字,大为疑惑的问道:“你能看懂这上面的字?”

“恩。”宗阳其实也十分不解。

“照我的推测,这两面墙上的内容,右边是原文,左边是译文,但原文应该是神文,凡人根本看不懂,只能靠天资意会才是。”慕天第一次这么认真。

“我也第一次见到这种文字,但我确实能认清上面的每一个字。”宗阳同样认真的回道。

“娘咧!”慕天挠挠后脑勺,自顾自跃上殿顶,再次躺下,不一会儿就传来绕梁的呼噜声。

宗阳带着不解走到靠里的第三面墙,以门为分界,左边记载了太阳神羲和的神话故事,右边却是一张名为“观想境”的画像,画中人盘膝打坐,双手各结手印,在这人的周围,飞舞着数只黑色的三足鸟,画面十分传神。

“这应该就是修炼般若太阳精经时的样子了。”宗阳双眼放光,燃起了熊熊希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