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只问剑,只求剑

  • 灭神
  • 小奉先
  • 4304字
  • 2017-09-30 10:44:45

魔,当凡人信仰神的时候,就存在了。

天下修魔者或隐于野山幽地,或行于人世繁华,不知何时开始就与正道不死不休了。有道门的地方就有魔教,正如屹立巅峰的八大道门两大禅宗,魔教也有最强组织,名赤月,魔王座下三十六真魔七十二散魔,无一不是修炼魔道的引领人物,随便一个出世足以在江湖兴风作浪。

其中一位真魔,好啖人眼珠,据江湖传言,这位真魔曾入皇宫,虽未如愿吃下天子之眼,却祸害了帝君的掌上明珠,皇宫大内高手根本留不住他,而他出宫后不久却上了一座深山老寺,从此画地为牢成了和尚,露天席地二十余载,只吃飞过的山鸟。他修炼的魔功,五十年返老还童,当他由枯槁老人脱胎为年轻人后,一言不发下山去说道理。

不久,轩阳帝国的江湖就出了一位不说话的忧郁大侠,八字眉斗鸡眼,一脸悲相到处行侠仗义,有权贵欺良霸女他要管,有草莽恃武伤人他要管,掌柜克扣小二月钱他要管,小孩随地大小便他要管,江湖剑客单挑太墨迹他要管,就连风骚妇人光天化日露春光也要管,起初江湖人士推崇致敬,那些个闯荡江湖的女侠,若不是忧郁大侠实在长的难入眼,不然早就以身相许一起行侠仗义美名江湖了。但久而久之,这位忧郁大侠的口碑就江河日下了,因为江湖中人总有些个大小毛病,而他为了道理总得罪人,连江湖上的名望前辈也视他如霉神,但让他惹来群起而攻之的大事,是他居然从八荒剑冢的一代少侠剑下放走了魔教余孽。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落井下石之辈就愁没有机会,八荒剑冢可是天下八大道门之一,普通人士难见其一鳞半爪,忧郁大侠得罪了如此大人物,这不,轩阳帝国报的上名号的两三百正道之士尾随忧郁大侠上了三藏寺。

三藏寺大门外空地上,这两三百号人声势浩大,有几个自恃轻功好的都跳上了山门,老和尚捧着一个木鱼孤身走出,席地坐下。

他竖掌慈眉,朝众人道了句:“阿弥陀佛。”

原本喧哗的众人都静了下来,几位名望之辈率先向老和尚施礼,场面上的功夫当然要做足。

老和尚扫视后见气氛对了,微微颌首,敲了三下木鱼,和颜悦色道:“诸位施主可否听老衲先讲一个故事。”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位聚义庄的杨庄主自觉分量够足,替众人回道:“方丈大师且说。”

三藏寺的大小和尚从没见过这等大场面,缩在寺里不敢出来,宗阳三兄弟则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看戏,他们本该这个时候下山的,却被堵住了。

老和尚放下木槌,摸着脖子上挂着的佛珠娓娓道来:“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个小和尚,有一日老和尚带小和尚去山涧挑水,看到一只受伤的白羊,后面追着一只吊睛大虎,敢问诸位施主,该不该杀这只大虎?”

聚义庄杨庄主满脸大胡子,面相豪放,当言:“该杀!”

老和尚白眉一挑,说道:“天下万物轮回有法,羊吃草,虎吃羊,天生天命,敢问虎何罪之有?”

聚义庄庄主双手抱胸,得意道:“方丈大师身为佛门弟子,难道不知道不可杀生的道理么?杀大虎,可救数十数百数千只羊,此乃功德之举。”

老和尚笑道:“那天下羊肉铺子宰杀数亿只羊,大虎只为谋生,羊肉铺子的老板则是为谋身外之财,施主是不是该拆了它们去?”

听到这番话,在场的好些正道人士无不惊叹老和尚说的有道理,深山里果然有高僧。

老和尚继续说道:“故事里老和尚如是跟小和尚说,小和尚觉得大虎吃羊还吃人,是为天下人计必须得杀,这时草丛里蹦出三只小虎,可爱无害,饥肠辘辘。”

老和尚这番话说得隐晦,却是实打实把在场众人比成了小和尚,自己以老和尚自居,自然是占了辈分的便宜。

“唉……,大虎杀羊是为幼虎计,幼虎不吃羊会饿死,但可怜羊又何罪之有?!婆娑本多苦,众生都有苦啊。”老和尚发自肺腑的感叹。

众人也唏嘘不已,这确实难,两边都是性命。

“若顺应天道轮回,任由虎吃羊,非我佛普度众生旨意。若视人道为天道,虎吃人便是恶,那人吃天下物就不是恶了?此乃自私自大。”老和尚说得场内鸦雀无声发人深省,他又敲了几下木鱼,忽问道:“诸位施主可知此物?”

本在沉思的众人被老和尚的问话打断,有人刚要回答,老和尚先一步说道:“这叫木鱼,可有个鱼字,它就是鱼了么?魔教也如此,何况还是个孩子。本寺三藏大师曾言,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都有妈,所以魔岂是天生的魔?魔也是人所生,人之初性本善,他长大了就一定是魔了?故事里老和尚割肉喂虎,是我佛慈悲,收留这个孩子,也是我佛慈悲。”

聚义庄杨庄主一时无言,旁边巨鲸帮秦帮主咧嘴一笑,问道:“方丈大师,佛门有曰种因得果,这孩子亲眼目睹父母被杀,恨念已生,长大后必成江湖祸害。”

老和尚摇头轻语:“非也,连真魔也能修禅,何况是个孩子。”

在场众人可听不懂这句真魔也能修禅,混迹江湖只懂得斩草除根的道理,有个脾气火爆不知名号的中年人嚷道:“老和尚,俺听不懂你的故事,也不懂你们佛门的道理,俺劝你还是交出这个孩子!不然以你私藏魔教余孽的罪名,我等拆了你的寺庙!”

听完故事不想听道理的众人急忙附和,因为这个孩子对他们来说,格外重要。

在寺内,空碗和尚不知从哪挖出了一柄泥剑,冷着脸走向大门,躲在大门边的师兄师弟们皆投去敬仰的目光。

空碗和尚曾无数次的吹嘘过,在他上山前,曾在梦中受过一位老神仙的指点,学成了一套绝世剑法,若不是杀了乡里恶霸跑路上山,早在江湖上声名大噪了。

寺门大开,空碗抱剑走过宗阳三人,在众目睽睽下站在了老和尚身前,颇有大侠风范的说道:“师父,不必多说了,他们不是听不懂你的道理,而是眼红小孩身上的剑谱罢了,敢欺负到三藏寺,先让他们领教下我的剑法。”

一位被杨庄主秦帮主等人簇拥的青衣男子从假寐中抬起头,他身后背着一个大剑匣。

空碗左手拇指慢慢弹剑出鞘,在场正道之士都屏住了呼吸,深山出高手,不是不可能。

空碗忽然唰的拔剑,身子挺立,两腿紧紧并拢,右手持剑指向众人,左手扔掉剑鞘放于脑后,动作滑稽,而他脸色有些涨红,因为不小心夹疼了被木槌敲肿了的蛋。

老和尚不知何时出现在空碗背后,右手探出拧住空碗耳朵,身形矫健如猿猴,强拉着空碗后撤,不要脸皮的丢了句:“要打雷下雨收衣服了,诸位施主下山吧!”

嘭——

寺门大闭,只留宗阳三人醒目的坐着。

嘎吱——

寺门复开,走出的却是忧郁大侠。

当乌鸦看到忧郁大侠的发型时,就算他在筑体后性情大变,如今孤冷寡言,也是诧异的后退一步,额头一滴大汗。

两人的发型如出一辙!

宗阳元贲也注意到了,一个微笑,一个傻笑。

忧郁大侠倒不以为意,如风般飘过,站在了所有正道之士面前。

巨鲸帮秦帮主不知怎地对忧郁大侠分外眼红,见面就破口大骂:“斗鸡眼你有胆出来了?!你跑上山也没用,快交出那魔教余孽!”

忧郁大侠如石化了毫无动静。

巨鲸帮秦帮主大踏步向前,刀鞘反抽在忧郁大侠脸上,忧郁大侠向一侧踉跄几步,嘴角溢出了血。不解气的秦帮主再当胸一脚,忧郁大侠腾空倒飞,从飞扬尘土中爬起后,依然无表情无动作。

不知是谁吼了声:“斗鸡眼私藏魔教余孽,瞎了狗眼,诸位好好教训他!”

一时间,各门各派按江湖地位依次上前暴揍忧郁大侠,可怜忧郁大侠最终被打的成了血人,想爬起来却又重重趴下,一条腿在不自主颤抖。

元贲早想出手教训这帮仗势欺人的狗屁正道之士了,都是一帮觉灵境的废柴,却被宗阳制止了。宗阳是不想坏了忧郁大侠的良苦用心,他不出手总有不出手的道理,但万万没想到,这帮正道之士打的还真凶。

只听寺内空碗大喝一声真是欺人太甚,破门而出,提剑就是往前冲。

空碗仗剑喝问道:“你们里面谁最厉害,来接我半剑!”

“好大的口气!”一位带方巾的中年道士祭剑刺向空碗。

空碗毫无章法的挡了两剑,之后虎口一麻,手里剑飞向空中,他只好惊慌的扭头就跑,又不幸的摔了个狗吃屎。

飞剑大有放空碗一道血的意思,紧追而来,寺门口三人中有人终于出场,凌空接下空碗的剑,一剑拍飞中年道士的飞剑,飞剑化作黑点远远消失,中年道士受反噬咯血。

这一剑蕴涵的剑道,唯有那位背剑匣的青衣男子看的出,青衣男子扭动颈骨,迎向宗阳。

“阁下剑法不错,可否比试一场?”青衣男子又骄傲又自信。

宗阳扶起空碗,递过剑,只道:“我只是看不惯一些事,至于比试,没有这个心情。”

青衣男子轻笑,慢悠悠的说道:“我不管什么魔教余孽,杀封剑山庄的庄主并不是因为他与魔教有染,而是觉得他的剑法够看,我一路走来,只问剑。”

宗阳耐心听着废话。

青衣男子右手按向背后剑匣,神情自豪,“我以八荒剑冢弟子的身份与你比试,够不够资格?”

“棺材道?!”宗阳有了点兴趣。

青衣男子食指一敲剑匣,一柄剑从剑匣中飞出,剑身有青色符文,悬在了身侧,问道:“说吧,你是入衍境还是灵域境?”

元贲听了鼻孔出气,数落道:“小小十方道君这么嚣张,大哥一只手都能打败你,瞧你这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宗阳微微一笑,回道:“通灵境。”

青衣男子瞬间兴趣大失,但只问剑的他哪怕是一碟小菜也不愿错过,右手握住了剑柄,舞了个好看的剑花,示意宗阳出招。

宗阳也想见识见识顶流道门的剑法,到底是如何的别有洞天。为了像个通灵境的样子,他只好老老实实的将不嗔带鞘从后腰抽出,拔剑后将鞘扔给元贲。

青衣男子信步走来,宗阳淡淡说道:“有几柄剑就出几柄吧。”

这句话让青衣男子面露轻蔑,更让在场那几位亲眼目睹他一剑凌驾封剑山庄主的高手称奇,八荒剑冢的剑法玄乎其玄,真是井底之蛙。

青衣男子这边剑吟划空,叠出层层剑影如鹤翼,宗阳则剑走龙蛇,双剑一息间交击数十次,青衣男子眸子中的轻蔑已失,入剑对入剑,八荒剑冢弟子仓皇落败。

正道之士们要不呆若木鸡,要不瞪大了眼珠子,在他们眼中,封剑山庄的剑谱已经是炙手可热,豁出性命也要拿到,这是是他们上山追讨那遗孤的真正目的,但亲眼目睹了这两位的剑法,才知道谁是井底之蛙。

“出剑!”宗阳击飞青衣男子手中的青纹剑,不嗔强势封喉。

青衣男子从剑匣中再祭出一柄青纹剑,仓促入手,却扛不住宗阳的几剑,再丢一剑。

“出剑!”宗阳紧逼青衣男子,一进一退间,青衣男子无奈祭出第三柄青纹剑,而此时悬空的前两柄剑破空飞向宗阳。

宗阳开剑二,大黑剑轻松抵御三柄飞剑。

八荒剑冢果然名不虚传,神识居然可以驾驭多剑,天下道门独此一门能做到!

青衣男子大喝一声,另有五柄青纹剑从剑匣中祭出,八剑布成阵攻向宗阳。

宗阳曾在天弃之地身陷龙卷风中,当时身周数不清的兵器可是这八柄剑可同日而语,经历过砥砺的他轻而易举的破去了剑阵,傲然君临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踏地后退,身后正道之士火速逃离,落地后的青衣男子收七剑入匣,额头虽冷汗热汗直冒,却还是有恃无恐道:“让你领教下剑意!”

话音刚落,一道玄青剑意在万众期待下现世,青衣男子几丝散乱长发下的脸狞笑着。

宗阳微微一笑,大黑剑插地,所有人都看到玄青剑意斩在宗阳的胸口,却在一闪的赤红光芒下消失不见,毫发不伤的宗阳右臂虚空斩下的同时,一柄赤红的,由剑意和太阳之力凝聚,十丈之长的巨剑斩至青衣男子头顶。

青衣男子失神的低下头,怔怔的看着大黑剑剑刃上的黑色符文,发散的瞳孔猛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