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左神右魔

  • 灭神
  • 小奉先
  • 3318字
  • 2013-11-06 20:10:04

宗阳被安排在登天殿译半卷古书,这里是缥缈峰顶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玄月宫。登天殿,顾名思义是神女登天的地方,整座殿呈八卦形,殿内八壁刻有经文,中央是个登高的祭台,上方直通苍穹,被八根支柱合围,支柱上各有彩绘的神女飞天图。

凡界之上是神道,传言天尊可修成大道羽化飞升入神道,这是天下修道之人的终极目标。

宗阳就坐在祭台上,这里放置了一张文案,上面有一卷手抄的文书,大概三四百字,正是古书的一部分,另外还备齐了文房四宝,宗阳单看宣纸就知道是上上品了。

这些字是神文不假,宗阳一眼看下去就认得,不过它们是被乱序摘抄的,所以连起来根本读不通,译这三四百字宗阳只消一炷香的时间,洗完后就正式开始修炼神魔诀了。

当初在逍遥宫发现神魔诀时,元贲称看了会头疼目眩,连慕天那晚以元气当空写出时,也觉得有所不适,细看之下才发现,中央那些字的部分笔画组合在一起后正是一个符文阵,应该有影响神魂的作用。

三十日内若不修成此功,则终生无望。

好霸气的一句话。

魔功传自魔神,既然有个魔字,总归烙印上了邪气,正如万年前凡界曾有神魔大战,神与魔对立,而凡人修道只为成神,是不是就不该修炼魔功?好在宗阳不像道门中人固步自封,慕天看了神魔诀后也赞其玄奥至道,并没有什么诡邪之处,既然如此,宗阳也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其实还有个浅显的道理,小世界中的魔神后裔淳朴善良,反而那逍遥宫里修道自称仙人的大宫主更像是邪魔外道。人心向道,人道乃心道,心若有恶,才是真正的魔道。

登天殿内清静无扰,宗阳按神魔诀所述咬破双手后张开双臂,任鲜血滴在祭台,冥想中神识入两处,一处是额前灵台,灵台乃神魂所在,一处是背心冥脊,人死七日内神魂便宿于此,恶鬼附身也是占据了冥脊,这也是人在走夜路时,总觉后背有鬼的原因,但只要阳气旺盛,恶鬼是难附的。

口念冗长的神魔诀,与观想般若太阳精经不同,神魔诀中的字字如咒语,引导修炼者通神入魔,成功与否,全凭修炼者神魂的天资,这也是那句“三十日内若不修成此功,则终生无望。”的真谛。时光慢慢消逝,宗阳两指滴落鲜血的速度越来越快,而祭台上的两滩血有了异动,渐渐的化为两个字,左手为神字,右手为魔字。

当神魔两字彻底聚成后,鲜血再从两字衍生,最后在宗阳身周形成了一个血符文小阵,滚烫的似乎要焚毁祭台。

而在神女像广场上,元贲与无崖子洛迦对峙,一些玄月宫的弟子则站在一边观战。

起因是闲来无事四处走的元贲遇上了同样无聊的无崖子和洛迦,几言不合下元贲受了无崖子的挑衅应战,而无崖子和洛迦正好趁此机会探探元贲的底。

小湘湘清了清嗓子嚷道:“听好了,地面有阵法加持不怕你们打坏,但不准损坏神女像,不然有你们好看!”

小湘湘说完准备找个清静地打盹,走过大师兄方晋元时,老气横秋的嘱咐道:“大师兄,劳你费心了。”

方晋元斯文的点了点头。

元贲扛着黑戟,穿好原本踩着的布鞋,叫板道:“没牙齿的和裤腰带挂头上的,一会打残了可别怪小爷!咦,没牙齿的,其实你头上那根更像裤腰带!”

玄月宫女弟子掩嘴偷笑,无崖子看看迦洛头上的剑幡,迦洛看看无崖子头上的发带,都恼羞成怒,无崖子破口回了句:“小妖!嘴上猖狂无用!”

他说着便祭出湛蓝大剑,首当其冲攻向元贲。

在炎龙帝国,紫灵门万符门玄月宫一禅寺问鼎至尊,它们的年轻精英弟子时常在一起做任务,尤其是无崖子洛迦素影灵叱四人,相互之间早有了默契。这一战,洛迦继续辅助,祭出朱砂符文桃芯剑,左手持剑,右手成剑指,以元气在剑身上极速写下一道符文,随后破空刺出一剑,一道蕴含符文的剑形元气冲向近战中的无崖子,后者不避不让,就由剑形元气入体,瞬间,在无崖子脚下出现红色的符文小阵,随其移动。

元贲使黑戟还不趁手,虽然无崖子的修为被元贲甩了一条大街,但胜在剑招精湛,又以降魔大德印配合,一时不分上下。但在无崖子脚下有了符文小阵后,元气磅礴,元贲落了下风,连连败退,气愤之下丢了黑戟。

迦洛如临大敌般在身前以元气画符文阵,画完一面后再踏桃芯剑去另一处地方,继续画符文阵。

元贲早就想收拾无崖子了,火速进入暴血六道状态,对轰无崖子的一记记降魔大德印,欺近后中门大开直接让无崖子的湛蓝大剑刺中胸膛,有伏羲血胎在,无崖子根本破不开神猿虚影,元贲双手抓住湛蓝大剑,无视无崖子爆开的湛蓝元气,准备顺势霸气的抡砸。

缘来客栈前被宗阳抡砸的记忆犹新,如惊弓之鸟的无崖子果断弃剑,元贲卯力将湛蓝大剑甩远,好比掰开了乌龟的硬壳,狞笑着扑向无崖子。

无崖子一边急急召回飞远的本命剑,一边朝迦洛吼道:“还没好么?!”

迦洛在战局的四面各布置了一面符文阵,此时正在上空画最后一面符文阵,向无崖子回答道:“给我三息!”

三息,对于常人来说很短,但对于眼下的无崖子来说,太过漫长了。

元贲一拳轰出,无崖子无处可逃,硬着头皮对轰,元气冲撞辐射开,右臂瞬间脱臼。

在登天殿内,宗阳双手已在胸前结印,表情却万般痛苦,他已深陷冥想世界中。

在那个黑暗世界中,渺小的宗阳左边是悬浮的巨大白光大阵,大阵上一个真神之身隐现,越来越清晰,在真神上空星辰不断涌现,蔓延到无边无际。右边是个巨大到看不到边缘的地狱之门,阴森漆黑,门的里面连通冥域,此时有一只手扒开了门缝,接着是另一只手,地狱之门被强力打开,露出了一张脸。

宗阳睁开了双眼,无论是白光大阵上的真神之身,还是地狱之门后面的魔神,都与宗阳长的一摸一样。

成神,还是成魔?

第三息,狼狈的无崖子踏上了湛蓝大剑,那根长长的发带却被恐怖的元贲扯住,无崖子逃命似的直冲上天,全然不顾长发散乱的下场,嘴角溢着血只有劫后余生的兴奋。

“轮到你了!”无崖子扯着嗓子吼道。

迦洛踏着桃芯剑下坠,剑形幡往上飘动,在离地面还有几丈时收剑入鞘,身形轻盈落地后,纹有符文阵的双掌印向地面,诡异笑起。

洛迦身下又出现符文阵,有五个元气凝成的符文在他身周悬浮转动,眨眼间分别射向五面红色的符文阵,在众人屏住呼吸的期待中,在元贲因够不到无崖子将怒火转移到迦洛的刹那,五面红色符文阵化作道道红光,袭向元贲。

无论元贲怎么躲闪,五道红光紧追不舍。

下一瞬间,五面符文阵封住了元贲的神猿虚影,开始往里压陷,极力反抗的元贲眨眼被耗去了大量元气,痛苦哀吼。在一旁观战的方晋元早前得到了师父的神识传言,只要他们分出胜负即可,决不能有性命之忧,眼看元贲被完全压制,正要出言阻止,却见迦洛主动解了封印阵。

方晋元松了一口气,但上空虎视眈眈的无崖子趁机对强弩之末的元贲一掌印下。

这一掌不遗余力。

元贲抬手去扛,却被轰得五体投地,无崖子一手硬生生按住了他的头。

这一幕,与那日在乌沱镇渡口被莽虎真人按住头如出一辙。

方晋元急忙入场,确保无崖子不再伤及元贲。

元贲颤巍巍的站起来,满脸是血,两眼瞳孔发散,全凭意志吊着一口气不昏死过去。他这次托大了,无崖子与迦洛的修为都不及他,但小觑了符文阵的威力。

“方师兄,昨夜你怎么了?”无崖子突然朝方晋元问道。

方晋元一愣,对昨夜之事面露愧色。

无崖子嘴角扬起,毫无征兆的一腿横扫在元贲脸上。

方晋元万万没有想到无崖子会耍如此心计,拔剑与其对打也不是,赶紧闪身过去接住倒飞的元贲。

“快看!”有玄月宫女弟子忽惊声尖叫。

所有人目光眺向峰顶登天殿处,那里出现了百丈高的羲和女神像,赤红的太阳之火遮蔽整个上空,整座登天殿开始焚烧起来。

一直默默为宗阳护法的慕天就凌空站在空中,俯身右手一印,在他身下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桃红符文阵,隔开了登天殿以下的整个玄月宫,使得下方的人再也看不到上空的异象。

夜无宁在慕天身边出现,她的声音响彻天际:“所有弟子不用惊慌,不得靠近登天殿。”

在登天殿内的太阳之火中,宗阳还被禁锢在冥想中,但在冥想的世界中,有个傲然的声音在为他做抉择。

“我是神,我亦是魔,我就是我!”

在这个声音的不断重复中,宗阳在亢奋中惊醒,在他大口呼吸的同时,登天殿上空的异象顿时消失,唯一能证明这一切确实发生过,是焚焦了的登天殿。

神女像广场上的人久久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们暂时停止了猜测。

元贲被方晋元扶着坐在地上,门牙掉了一颗,脸也肿了,脑门上那根青筋还暴着。

宗阳默默的走到元贲身前,朝方晋元点点头,查探了伤势后,小心背起元贲离开。

无崖子盯着宗阳,挑衅道:“宗阳,要不我们继续战一场?”

宗阳无视。

无崖子恨道:“哼!十日,再给你十年也没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