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永远最美

  • 灭神
  • 小奉先
  • 2932字
  • 2013-11-01 20:42:12

今夜十五,缥缈峰上的圆月格外大,广寒台上有一张仙人桌,天地静谧,有个隐藏在斗篷阴影中的身影走近仙人桌,摘下覆脸的黑纱,手托腮倚在桌上赏月。

无崖子悄然走近广寒台,他是特地来碰运气的,希望能见到某个人,这也是他陪洛迦上缥缈峰的真正用意,当他看到广寒台上那个身影时,心中暗喜。

无崖子的突然出现让斗篷身影措手不及,而当无崖子借着月光看清那张脸时大惊,喝道:“你是谁?!”

斗篷身影仓皇遁走,无崖子只道是隐匿玄月宫的妖人,出剑追去。在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某处独院中,无崖子正要御剑拦截斗篷身影时,独院的深井中忽地飞出一个身影,在看了一眼斗篷身影后,重重落地堵住了无崖子的去路。

“方师兄?!”无崖子惊愕,反应过来后直道:“方师兄!你我速速抓住那妖人!”

古井中寒水刺骨,此人赤裸精悍上身,正是那白衣君子,玄月宫唯一的男大弟子,方晋元。

方晋元邪邪笑起,瞳孔收缩咧出四颗尖长犬牙,无崖子亲眼目睹他的双手在变异成指甲长长的爪,后背凉透,心念:“难道玄月宫的人晚上就都变成妖人了?!难道自己在做梦?!”

来不及去追消失的斗篷身影,无崖子当然清楚是不是在做梦,但还是大喊道:“方师兄?!”

方晋元完全变了个人,召来屋内的长剑,哈了口热气,冷酷的袭向无崖子,一剑破空,有寒冰元气蔓延剑身,在剑尖蹿出九个狼头嗥叫着咬向无崖子。无崖子仓促中急退着挥剑硬扛,在破了三个狼头后湛蓝大剑被完全冰封,暗呼原来玄月宫里最平易近人的大师兄竟如此厉害,往日还真是小觑了!

无崖子用降魔大德印连连运气抵御余下的六个狼头,绝对到了拼死的境地,最后狼嗥声平息,而他也被寒冰彻底封住,好在上回与李灏然一战生生逼着自己突破了一个境界,竭力催动残存的湛蓝元气霎时爆开了冰封,在碎冰迸射中,却见一剑封喉而来。

生死间,夜无宁从天而降,身影飘渺,在救出无崖子的同时,绕过方晋元的一剑,剑指点在其眉心,方晋元立时昏了过去,身上的异象渐渐消失。几近虚脱的无崖子环视,发现玄月宫的几大长老都到场了。

“晚上别随便出门。”夜无宁朝无崖子冷道,对于这位紫灵门的首席大弟子,她不是很欣赏,相比自己的徒儿那是差远了,想来这与紫灵门踏足朝纲沾染了权术有关。她猜测一定是无崖子惊扰了在井中保持身心冷静的徒儿,每月的月圆之夜,徒儿都会现出深藏的另一个自己,不过已经可以好好压制了。

无崖子点头应是,好奇问道:“夜师叔,方师兄这是怎么了?”

“多问。”夜无宁丢下这句后转身。

很多女弟子赶来了,一起合力搀扶大师兄回屋,叫小湘湘的胖少女朝无崖子白了好几眼。

无崖子本来还想提及那个斗篷身影,但他知道夜无宁的脾气,犹豫后还是咽了回去,至于其他女弟子更不会搭理他,他在玄月宫并不太受待见,既然如此,反正是玄月宫的事,不愿理会了。

在玄月宫另一个僻静地,遁走的斗篷身影很不幸的遇上了另一个深夜不寐的家伙。

宗阳还没入睡,在听到了远处方晋元与无崖子对战的动静后,只身来到月下,初见这个急掠而过的身影时赶忙祭剑,却见这个身影在没入黑暗前忽止住了脚步,淡淡的说了句:“是我。”

是个女子,而且这个声音他很熟悉。

不用他确认,这个身影自报姓名:“素影。”

事情来得太突然,宗阳有点愣神,但心跳蓦地加快,虽然上次蜃妖作怪捏造过素影,但这一次他并不怀疑,问道:“你是玄月宫弟子?”

素影背对着宗阳,白天她听小湘湘提过玄月宫来了客人,却万万不曾想宗阳会在其中,至于这一次与宗阳的偶遇她没有选择冷漠离开,是有她的用意。

“是。”素影任凭宗阳走近,就是不转身。

圆月高挂,月光柔和,四下的寒气安静流动,整个缥缈峰顶,似乎只剩宗阳与素影。

宗阳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也不知素影为何要穿上斗篷,连双手都戴上了手套,但他不想错过机会,只好先说道:“好久不见。”

“我们天弃之地不是刚见过。”素影话冷,态度更冷。

宗阳自嘲一笑,虽然是刚见不久,但他总觉已经隔了好久好久。

“在阴土鬼墟我们两清了,在天弃之地我还欠你救命之恩。”素影说道。

宗阳想说没关系,话到一半,素影却打断道:“日后我会还的。”

无崖子那些打击的话在宗阳耳边响起,再次体会了素影的冷漠后,宗阳的心比周围的寒气还凉。

“无崖子说,你喜欢我?”素影竟然直接捅开了两人之间默默存在的那层纱。

已经没有多少自信的宗阳破罐子破摔,索性让人生的结局来临,应了声是。

素影的身形轻微一颤,情绪复杂强烈,但还是毫无感情的问道:“你了解我么?”

宗阳不了解,因为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如无崖子说的那般眼光高,那般不容人接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从没走进过她的人生。但他又了解,有时候了解一个人最深层的东西,只要一个眼神,一刻的相处。

对于宗阳的沉默,素影也不在乎了,继续说道:“你不了解我,但我现在让你了解一次。”

她霍然转身,掀下了斗篷上的帽子,长发飘飘。

宗阳惊呆了,因为素影的脸,丑陋,瘆人。

“这就是现在的我!我中了蛊毒,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了!”素影的声音在颤抖,情绪很激动,最后决然的说了一句:“死心吧!”

宗阳已经红了眼眶,但还是一步步靠近素影,但素影往后退了一小步。

到底是因为身份实力的差距,还是因为其它原因,宗阳不在乎了。素影虽然成了这副样子,但眼神没有变,他读到了她的痛苦与无助。

素影欲转身离去,却听到宗阳问道:“如果我现在想抱你,是不是疯子?”

“你会死。”素影直截了当。

宗阳拉风的抓住素影的手,一把拉过,拥素影入怀。

宗阳微微一笑,在素影耳际说道:“你永远最美。”

素影双眸湿润,却见远处殿顶,以圆月为背影,夜无宁安静的站着,手里应该拿着她覆脸的黑纱。她急忙推开宗阳,一句不留的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宗阳正坐在殿顶发呆,慕天突然出现,说是下山买了好酒。

哥两远远躲到了广场那,四下若还能有个人影的话,只能是神女像了。

慕天非要如此隐蔽,原来是因为夜无宁不喜欢酒,还说什么喝酒误国。

宗阳当下正忧郁,有酒解愁甚好,与慕天拿着酒葫芦你一口我一口,喝的好不尽兴。

“大哥,你应下了十日后一战,不怕我和元贲会输么?”宗阳问道。

“从眼下看,是会输。”慕天夺过酒葫芦灌一口,虽然酒葫芦内有乾坤,有个符文小阵让酒葫芦可以容下一缸的酒量,但酒虫正躁动,怎么可以停。

宗阳叹了口气。

慕天递回酒葫芦,话锋一转道:“但十日后未必,你不是有神魔诀么。以前你在天台山顶可以观想般若太阳精经,在十日内修成神魔诀不是小事一桩,你是谁?是我慕天的兄弟!”

宗阳明显情绪不高,慕天看在眼里,撞肩道:“你显然不是在担心这件事。”

若世间还有谁能说心事得以慰藉,唯有慕天了,宗阳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慕天听完仰天大笑,又意识到动静太大,赶忙停下来轻笑道:“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我爱上了玄月宫宫主,我的小弟爱上了玄月宫弟子。”

慕天转眼忧道:“不过蛊毒最诡异,有些蛊毒所用毒物不下千种,若非施蛊者无人能解啊。”

“大哥,元贲的老爷子是紫金丹龙,可以炼超仙级的丹药,他能不能解?”宗阳抱有一线希望。

“基本不可能。”慕天否定道。

哥两都因为玄月宫里的女子忧郁,灌酒一口接一口,大醉之际,慕天居然扯开衣襟,露出那一行“非夜无宁不娶”,教训道:“小子,如果决定爱一个女人,就该义无反顾,人生在世,不该有遗憾!”

宗阳听罢豪饮一口,将酒葫芦扔还慕天后起身与其擦肩而过,不嗔出鞘,在神女像背后刻上一行字。

见此一幕,慕天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