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 灭神
  • 小奉先
  • 2665字
  • 2014-03-14 18:22:15

辰鼎让宗阳速去速回,不过他也打了包票,拖个十天半个月,就算一个月也问题不大,无非就是多费几颗丹药的事,只是天九要多受点苦。

原来隐龙洞就在轩阳帝国极南部的大雪山中,而赤阳门也在轩阳帝国东南部,距离并不远。赤阳门所在的八卦山上桃花只开花不结果,常年唯有桃花飘飘,八峰中最高的牛鼻峰上,有一缕细烟袅袅升入天穹。

有人正坐在火炭边烤玉米棒子,胡渣邋遢,身上披着的那件桃花大氅随微风轻轻摇摆,有几分仙人的模样,也有几分江湖孤胆剑客的潇洒,他该是想到了当时在某片玉米地里老汉啪啪啪的场景,回味笑起,随手拿起酒葫芦,仰天灌了一口酒,在大开襟的衣衫下,左胸上那行“我爱夜无宁”和右胸上的乌龟依稀可见。

慕天丹凤眼痴痴的望着天际的白云,臆想着白云幻化成夜无宁的脸,忽然心绪一转,从牛鼻峰顶直接飞入山下一望无垠的稻田中央,蹲在了一只在田埂上吃草的大青牛前。

大青牛正在忙着拍死烦人的牛虻,与慕天四目相对竟表现出了头疼的神情,耷拉着头,两眼无神,莫非灵地中的牛也成灵牛了?

旁边一只肥青蛙叫个不停,慕天头一转问向青蛙:“你是在叫把我吃掉,把我吃掉么?”

青蛙眨眼落荒跳走。

慕天回过头再与上百岁的大青牛对视,问道:“牛叔,这是我第八百一十五次问你,我到底该怎么选择?说好了,你往左摇头是腿,往右摇头是道。”

大青牛第八百一十五次石化。

慕天大叹一口气,扫兴的说道:“你以前跟灏然不是挺有话聊的么?怎么,他下山走江湖去了,你就失魂了?那我不问你这个问题了,你倒是吐把剑出来,或者放个牛屁也成。”

大青牛的眼神比慕天的话更无趣。

“唉……”慕天起身正欲离开,却听到龙吟声响彻整座八卦山。

在赤阳门的山门前,数十位赤阳门人对峙三人,为首的黑衫俊美年轻人手持一柄大黑剑,嘴角溢血,境界虽然不高,剑道却不俗,已经是剑意巅峰。另两人身份更惹眼,那中年巨汉是神龙不假,那少年有神猿虚影守护,不是神兽也该是妖兽,不过实力比神龙逊太多,同样受了点伤。

赤阳门是屈指可数的八大道门之一,任你是天神下凡也该事先掂量掂量自个的分量,元贲和宗阳被赤阳门的年轻弟子轻松打败,火叔见势不妙强硬出面,可一声蕴含元气的龙吟非但没有震慑赤阳门的人,反倒是见他们个个脸上带笑,一副就怕你们不动手的意思,眼下在坐等某出好戏的上演。

他们当然有这份心思,因为赤阳门有一尊凶神,在轩阳帝国无人不晓,在炎龙帝国一流道门中谈之色变!

嗡——

天地间,有一柄数百丈长的浩然巨剑凭空出现,剑尖直指相形之下显得渺小的火叔。

“一条杂龙也敢打扰赤阳门清净?!”慕天凌空站立,手仗这柄浩然巨剑,八卦山的桃花在漫天飞舞,而桃花大氅迎风飘动,场面绝对拉风。

宗阳盯着高空的身影,样貌虽然难以辨清,但那件桃花大氅太过熟悉。

“大哥?”宗阳轻声惊疑道。

慕天神识笼罩四下,当然能听到宗阳的声音,这一声大哥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了,浩然巨剑顿时消失,他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瞬间站在了宗阳面前。

下一刻,在赤阳门人的震惊目光下,两兄弟微笑着紧紧拥抱。

宗阳从没问过慕天身在何道门,而慕天也没主动提起,不过天下还真小,两人竟然在这样的场合相见。宗阳三人被慕天请上了牛鼻峰顶,这里有个桃花观,上代牛鼻峰首座真玄便是慕天和现任赤阳门掌门齐庭祯的师父,牛鼻峰一脉向来人丁不旺,真玄驾鹤仙去后,慕天接替了首座之位,却因性子闲散还不曾收一徒,所以牛鼻峰日常打理都有主峰掌门弟子前来代劳。慕天以当季的桃花糕和美酒评第五的桃花酒热情款待,宗阳介绍了元贲和火叔后,被慕天问长问短,只好简单说了一遍入青丘门后至今发生的事,这牛鼻峰与天台山相似,这让宗阳油然而生一股归属感。

桃花酒香醇清冽,牛鼻峰上最不差的就是它了,四人一坛坛喝下,气氛融洽。在提及剑意时,慕天走入庭院要求考核下宗阳的剑意,醉意上头的宗阳站定后暴出数百道剑意腾空,峰下好些赤阳门人目睹了这一幕,其中不乏修剑意的长老,却暗自叹息不如。慕天见此剑意,也是啧啧称赞,喟然唏嘘当时惊叹于姜五熊的剑意天赋算是不知楼上楼了,本想在剑意境界上趁机点拨一番宗阳,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夕阳赖在墙头舍不得走,元贲好吃好喝后躺在长凳上打嗝剔牙,火叔深居隐龙洞不知烈酒的厉害,醉了后居然发起了酒疯,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在桃花观外乱蹦乱跳。慕天领着宗阳元贲站在牛鼻峰一侧悬崖边迎风撒尿,为了保住地位,慕天遥遥领先,元贲大器晚成只能排最末。完事后,慕天伸手欲往宗阳身上擦,还是收了手,却发现左边一只小手悄然摸在了桃花大氅上。

“小子,缘分呐!”慕天简直要视元贲为知己了。

元贲收回小手,朝大哥的大哥嘿嘿一笑。

回身后,宗阳正要开口说出此次来赤阳门的目的,却见火叔竟然用桃花枝编了个花环扣头上,全身一丝不挂的晃过,重要部位一览无余。

慕天被雷到了,元贲则是苦闷的摇头叹道:“唉,家丑啊。”

好在此时牛鼻峰上除了他们三人不再有第四个人,也就随火叔发酒疯了,宗阳朝慕天问道:“大哥,此次来是想借桃神剑,不知可否?”

一听桃神剑,慕天明显神色郑重,皱眉道:“是借去何用?”

宗阳将天九的事如实相告。

听完这些后,慕天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宗阳沉默不语,本以为有大哥在,借桃神剑之事不难了,可看他的表情,显然悬了。

慕天丹凤眼一黯,如实相告。

原来在赤阳门入主八卦山前,八荒剑冢,也就是慕天口中的棺材道,在山中取出了一柄与八卦山同气连枝的古剑,名桃神。后来,赤阳门第三代掌门从八荒剑冢要回了桃神剑,现如今封印在主殿内,不过也因此与八荒剑冢结下了世代恩怨,只要桃神剑出世,八荒剑冢当代冢主必来八卦山讨要,好在赤阳门当兴,每次桃神剑出世,那一代掌门都能力保不失。如今赤阳门还能封印桃神剑七年,桃神剑内有历代仙尊境掌门的道悟,这一代掌门齐庭祯因劫难阳寿不多了,他想让慕天扛起赤阳门,传承桃神剑,因为封印时间一到,桃神剑将失去历代天尊境掌门的道悟。但这恰恰是慕天为何苦恼抉择的原由,因为不巧的是,炎龙帝国缥缈峰玄月宫有遗命,宫主不得与赤阳门掌门有任何瓜葛,而夜无宁恰恰是玄月宫如今的宫主。

宗阳明白了慕天为何如此纠结于他的腿和道,竟是这样的隐情。

正当宗阳与元贲失望之际,慕天却贼贼的笑了起来,用手肘顶了顶宗阳,说道:“不过大哥知道有个不逊于桃神剑的东西,它叫狱魂咒,恰好在玄月宫。”

听此一言,宗阳好歹舒出了一口气。

慕天暗自喜道:“嘿嘿,正愁没有上缥缈峰的理由。”

辗转他处倒无妨,宗阳与慕天约定明日一早前往炎龙帝国缥缈峰,是夜慕天激动的睡不着,只好找宗阳星下夜谈,宗阳借此机会让慕天评鉴神魔诀,随着宗阳一字字默念而出,慕天以元气悬空写出。

在整部神魔诀的最后,注了一句:三十日内若不修成此功,则终生无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