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只黑猫,两个道士

  • 灭神
  • 小奉先
  • 3642字
  • 2015-10-18 15:01:13

有这么一个故事,两个穷沟子里出来的外乡人,蹲在朱门高耸的豪宅前,一个手指在地上画圈圈玩蚂蚁,一个叼着根草杆子不停的翘屁股。

玩蚂蚁的挠着头问道:“你说,那里面的人,是不是每天吃夹肉的烧饼。”

翘屁股的鄙夷的看了看伙伴,反驳道:“何止啊,肯定还有肉粥就着吃。”

玩蚂蚁的砸吧了几下,咽了咽口水,万般向往道:“要是有一天俺做了大老爷,每天吃烧饼,兜里再装一两,阿不!十两银子,多有面子!”

翘屁股的推了一把玩蚂蚁的脑壳,大骂一句:“你傻啊!十两银子!裤腰带里能塞的住么!”

在他们做梦的时候,地上那两只被圈住的蚂蚁,一只绕了绕后,缩在了原地,而另一只,艰难的爬过了鸿沟,潇洒离去。

人如蚂蚁,有些缩在了一方狭隘,不曾见真正的世界,梦想渺小的滑稽,而有些却不断逾越,哪怕是要登天,也会一只只累叠,势比天高。所以这个世界,才有了得天道的陆地神仙!

其实还有一种蚂蚁,天生翅膀,超凡脱俗,却不知翅膀的意义,一生攀爬地面,庸碌无为。

……

羿城,在赤城之北,两城间隔着荒泽,同属炎龙帝国。

一个穿着黑袄的身影缓缓走过城门,炙热的天气与他的着装成强烈的反差,因为世间游侠剑客奇行怪装的太多,所以他如蚂蚁般,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所忽视。

黑袄身影步履蹒跚,无人能体会黑袄内那个虚弱身躯,是历经了多少艰难,才能呼吸到这一地的空气。

“这位夫人,你且把手伸出,让老夫给你看看手相。”

在官道一旁,摆着密密麻麻的地摊,各行各业,在一人流稀少处,插着一面白布幡子,上书“济世半仙”,边上蹲着个穿灰布道袍的老道,地上摊着一张八卦天相布,标准的算命行头。这会老道好不容易拉了个水客,是个提着菜篮子的大婶。

水客,是算命的行话,就是个只要忽悠几句中听的话,就会乖乖缴银子的主,毋需中规中矩给他算命格命相。

这大婶双手保养的极好,神色中透着几分媚气,想必年芳时也算街坊里的美娘子,如今虽人老珠黄,但风韵残存。

老道眯着眼,两根八字胡随着他的眉头一同抖动,他哪是在看手相,而是在细细抚摸大婶刚摸过大葱的手。

大婶人生阅历不浅,到了这把年纪,上山是只虎,哪是无知怕事的小娘,一见老道那陶醉模样,将手一抽,直接扇过去一巴掌,大骂一句:“死老东西,呸!”

老道体格枯瘦,都能被这大婶压死,一张老脸被扇的里外红扑扑,见周围有人丢过眼来,虽到了为老不尊的年纪,还是讪讪的转过身去,有的没的掸掸幡子上的灰尘,装作若无其事。

感应到背后站了个人,老道久等之下这人还不离去,心中纳闷,没好气的转过身来,却见是个裹着黑袄,散着长发的怪胎,无形中被一股气势震到。

“客官算命?”老道打探道。

这人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的俊脸,正是宗阳。

“还记得我么?”宗阳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能再见故人,也算是缘分。

老道显然对宗阳十分陌生,毕竟最后一次见的时候,宗阳还是十来岁的小娃,他总感觉认得眼前之人,因为这张苍白的脸十分特别,但眉头皱了,还是说不出一句话。

“还记得牛皮胖子和死脸拖油瓶么?”宗阳此话一出,一些回忆涌现,苦涩而美好。

“你是……”老道如梦初醒,忽然脸一拉,蹲下身子,双手往袖子里一插,没好气的说道:“是你啊。”

宗阳仍然微笑,也蹲下身子,说道:“小子这一生熟悉的人不多,师父已经不在了,能在此地见到前辈,也是缘分。”

老道一听宗阳的话,神色明显有些暗淡,但嘴上没好话,说道:“牛皮胖子吹牛吹上天,现在挂了那是命薄,没办法的事。你还有事么?没事别耽误我做生意。”

宗阳对老道的态度有些纳闷,当年一起在太苍湖摆地摊的时候,老道可是一直喜欢逗他玩,偶尔还买点糖食给他吃,只是过了几年,大有时过境迁人情淡的感觉,沉默片刻后,他开口道:“前辈,既然遇上你,小子想打听两个地方。”

老道瞟了瞟两边的人,不耐烦的回道:“说!”

“青丘在哪?羲和殿在哪?”宗阳认真问道,眼神放光。

这两个地方,在宗阳穿越荒泽时,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无法散去。

老道睁着眼,眼珠子一左一右,右手两指捏着半边胡子,思量一番后,回道:“第一个地方,一百两告诉你,第二个地方,看在有交情的份上,不收你钱了。”

“恩?”宗阳不解。

老道自顾自别过身子,一旁有个脏破的木头箱笈,打开后伸手在里面搅动良久后,抓出一本薄册子,丢在八卦天相布上,说道:“这本叫青丘攻略,我原本卖一两银子。”

宗阳头疼,这种什么攻略的册子,行内人都知道进价十分便宜,老道开口一两,这是在宰他的,但就算是一两,那一百两又是哪来的价?

“我老哥因你而死,所以我现在卖一百两,九十九两就算是安葬费了。”老道幽怨道。

听完这话,宗阳冒了一大滴汗,什么时候老道的老哥是因他而死了?!当年,骰子老道在一时无聊之下请老道的老哥看命,对方还真煞有其事的指出他体内有魔种,最后坑了骰子老道一天的赚头,画了一张道符。

但,行内摆摊的都清楚,大家都是江湖货色,哪有啥看命相的真本事,顶多就是三脚猫功夫,也就那些大道门里的仙人,才神乎其神。

第二日,老道的老哥就暴毙街头了,骰子老道也在那日后带着宗阳离开了太苍湖,继续浪迹江湖。

“前辈误会了吧。”宗阳清晰记得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道:“前辈的老哥,是因为白菜价卖了那对羊脂玉玛瑙眼,一气之下吐血而死的吧。”

“胡说!”老道正色道:“我老哥可是开了天眼的奇才,我因为资质差,才开了半只天眼。当年老哥死前亲口说是因为替你看命遭了天怒,这才断了阳命,怎会因为俗事而死!”

听老道说的玄乎其玄,吐沫子横飞,声色俱怒,宗阳料定是没啥好聊说的了,恭敬的点了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老道瞥了一眼宗阳,任其离开,其实他也存心怄气不愿帮宗阳,所以才如此刁难,明眼人都看得出,宗阳哪是有钱的主。

正要移步离开,宗阳脑海中忽然明光一闪,他想起了件极为重要的事,一时再回过身子,对老道说道:“前辈,有件事,师父当年不愿提,但我决定告诉你。”

老道吹胡子板着脸,理都不理宗阳。

“师父说,既然那只家传的黑猫,眼睛是好东西,那么身子会更值钱。”

“扯淡!”老道想都不想反驳道,那只黑猫表面涂黑漆,内里是铁,他已经不下百次勘察了。

“真正的有钱人,喜欢低调,那只黑猫师父掂过,若里面是铁,没这么重,这是师父的原话。”宗阳该说的都说了,说完再次离开。

骰子老道当年为什么没有说出这个秘密,一是觉得老道的老哥因猫眼吐血暴毙,若再说猫身更值钱,那么人就白死了。二是他也很小气,自己虽然不会去拐那猫身,但也见不得一起摆地摊的道友一夜暴富,逍遥快活。

宗阳说出这个秘密,也是帮骰子老道了清生前事,也希望老道将来日子能过得好一些,不要因为钱财,最后酿出祸端,走了骰子老道的路。

老道盯着宗阳的后背,虽多年未见,但宗阳的本性他十分清楚,同时他也赞赏骰子老道在有些方面的精通,一时有了七八分相信。

“宗阳,等等!”

宗阳刚扭过头,却被一本册子砸中了后背,在看那老道,已经在收拾家伙什。

“第二个地方,就在这里不远,自己问去吧!”老道丢下这句话,一溜烟窜进了小巷。

……

在城南一条繁华大街边上,有座被查封的府邸,大门上的朱漆斑驳卷起,封条已经烂的看不清字迹了,两只铜质辅首衔环起了绿锈。

里面一片狼藉,显然曾经被大火焚烧过,在一处坍塌的小屋内,蛛网密布,老道正在翻弄一团草垛。

尘土飞扬中,老道拨开最里的一捆草,露出一只乌黑的猫。

“祖宗哎,希望你是真正的有钱人!”

老道把黑猫抱到屋子外面,撩起道袍胡乱擦了擦,借着光仔细端详,最后视线停留在黑猫空洞的眼眶里。

“这里试试!”老道跑回小屋,从破枕头底下掏出一柄匕首,再跑出来,用力往猫眼眶里捅。

老道捅的是满头大汗,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在费力腕下一块铁皮后,黄灿灿的一点暴露无遗,闪瞎了他的老眼。

“哈哈。”老道仰天大笑,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捂住自己的嘴,但强烈的激动一时难以释放,他咻的抱着黑猫绕着院子狂奔起来,脸笑得跟一朵菊花似的。

一阵痛快后,老道想起了死去的老哥,大叹他死的早死的不值时,猛然想到了一点忌讳,仿佛是被一条万年毒蛇咬到,后背一凉,紧张的自言自语道:“不会的,不会的,我虽然帮了那小子,但我又没看命理,没窥天命,何况我连半只天眼都没有,我就是个小道,所以不会的。再说了,老哥身上就三个眼,有没有第四个眼,天知道!”

老道安心的抱着黑猫进了小屋,心忖该怎么把这尊金猫卖出去,这世道人心险恶,怀璧之罪何人不知,正在忧虑时,却听闻外面雷声隆隆,狂风大作,天色一下子出奇的暗。

“要下雨了,收衣服裤衩去!”老道急忙奔出。

轰隆隆——

头顶雷光在厚厚黑云中四溢,异象近如咫尺,老道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天象,耳畔似乎还听到了苍穹中传来的嗡嗡声,细细一听,似乎是某位至高天神正在咏唱神文,这声音还越来越重,眨眼间震耳欲聋,仿佛要震毁整个世界。

这是要天谴么?!

老道仰着头一动不动,没来由的狂风吹的他的道袍咧咧作响,两根八字胡狂舞不止。

“我有罪……”忽然,老道如有失心疯般呢喃道。

在老道意识消散的刹那,他只觉一道九天玄雷一轰而下,一切化为虚无。

而在现实中,老道正站在天色和煦的春光下,屋内的黑猫表情诡异,空洞的双眼正注视着他,下一刻,他吐血暴毙!

……

同一时间,宗阳翻开了那本青丘攻略,一张画着符文的黄纸飘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