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隐龙洞

  • 灭神
  • 小奉先
  • 3479字
  • 2014-05-29 15:55:22

进入传送阵后,宗阳只觉全身血液静止,心脏同时停止了跳动,在耀眼白光中,身体仿佛悬浮着解散为微粒,过程缓慢冗长,又觉得只在一瞬,因为白光敛去,发现自己抱着天九,站在了一座雪山之巅,眼前有一扇阴刻符文的厚重石门,上方刻着“隐龙洞”三字。

雪风呼啸,宗阳抬头仰望,天空白茫茫一片,却有种耸立云霄的感觉。

元贲一手按在石门上,血红元气传入其表面,蔓延过所有符文纹路,片刻后,石门有了动静,往上抬起。

门内只是个简单的甬道,穿过后,里面是宽敞的洞穴空间,只是地面由莫名的黑色金属块铺就,元贲将鞋子踩掉,赤脚走在上面,宗阳已经感受到了这里的暖和气温。

“小爷我回来了!”元贲扯开嗓子大喊。

宗阳扫视四下,发现中央有个冒着热气的水池,正上方是宛如天井的洞口,片片雪花通过洞口坠入水池,倒也算个小奇观。一侧有个天然的狭长豁口,外面便是茫茫雪山世界,豁口上方垂下冰蜡烛,不过它们不是一根根倒立,而是如一朵朵冰莲绽放,内里有彩光氤氲。

“外面的世界不好玩么?!这么早死回来作甚!”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宗阳正期待着元贲口中的老爷子出场,却察觉身后有异样,回头之下,猛见一个中年巨汉鬼鬼祟祟的蹲着,说是蹲着,却与他站着一般高,满面发红的虬须,肌肉大块到变态。

“火叔!”元贲见了巨汉满心欢喜的扑上去,如小猴上树攀到巨汉头上,两手拉扯起虬须,举止亲昵。巨汉站起身,身高一丈不止,憨笑着伸出蒲扇大的手去摸元贲脑袋。

赤眼赤发赤须,皮肤上有赤鳞印记,这巨汉是妖?!

在宗阳诧异之际,一个小老头负手走了出来,下巴上的白胡子结成辫子,皱巴巴的灰衣上补丁多处,赤着脚精神抖擞。

“老爷子,快救我兄弟!”元贲从巨汉身上跃下,不忘正事。

小老头目光犀利,宗阳朝他点了点头,小老头一副自恃的做派,都不瞟一眼宗阳,就探手掰开天九的眼皮,冷道:“没救了。”

元贲一脚踢在小老头屁股上,破口大骂:“能不能有个正经?!”

小老头拍拍屁股,忌惮的退开一步,板着脸回道:“是死是活干老子屁事?!”

“他娘的!”

元贲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操起黑戟就砸向小老头。小老头见状不顾颜面灰溜溜的逃命,就这样一小追一老好不热闹,那巨汉只是呵呵憨笑,想来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小老头虽然在逃,嘴上却不落下风,天下脏话难出其右,难怪元贲是个小流氓,原来是得了这位的衣钵,他全然不顾黑戟会不会要了老爷子的命,还真往死里砸,还好洞里贵重的东西不多,拆不了什么。短暂的闹剧过后,小老头终于告饶,趁机回过身一手按住元贲的头,老脸笑的如菊花,软道:“好啦小祖宗,我救他救他!”

元贲呸一口唾沫,喘着粗气,凶凶的瞪着小老头。

小老头又恢复高人模样,负手慢悠悠走向宗阳,元贲怒道:“快点!”,惊得小老头踉了个跄,赶忙三步并作两步,不敢怠慢。

不知巨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返回的,总之他的手里多了一张老旧的躺椅。宗阳将天九小心放在躺椅上,小老头手里凭空多出了一颗冰封的青色丹药,让天九含在嘴里,宗阳注意到了小老头手指上的一枚戒指,猜想这或许是一枚十方戒。之后小老头细细查探伤势,不过眉头是愈发拧紧,半响后呼出口气,正色道:“他这样子,除了筑体别无他法。”

“那还不赶紧滴!”元贲嚷道。

小老头暗骂一句败家子,在他看来,刚才那颗超越仙级的保命丹药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请老先生救我兄弟。”宗阳深深作揖,情真意切。

小老头这时才打量起宗阳,巨汉又蹲在宗阳身后,显然对那柄剑好奇的紧,朝着小老头默契的频频点头。一时安静,小老头竟一手自然的摸入裆下,两指捏出一根不见天日的卷毛,用嘴抿了抿,再望向元贲,问道:“他是?”

“大哥!”元贲答道。

将元贲从襁褓里抚养长大,小老头对元贲的心性了如指掌,大有知子莫若父的境界,此刻见元贲眼神如此认真坚定,心中了然做了决定,转而两眼放精光自信道:“好吧,既然是自家人,有些事就义不容辞了。话说筑体这种天下无人能为之事,舍老子还有其谁?!”

见老爷子点头了,元贲终于松了黑戟,不过黑戟一落地,吸引了巨汉的注意,巨汉又悄悄的蹲着挪过来,神秘兮兮的掂了掂黑戟的重量,一脸紧张的蹦出一个字“有”。

当其他人走开后,只剩巨汉依旧蹲在地上捧着黑戟,才说了另两字“魔气”。

关于筑体,按老爷子的描述,就是帮天九重新打造一副身体,因为原先的身体筋骨经脉俱断,且不说接上它们极为不易,就算接上,身体将来也无多少修炼的潜力了。可世间只听闻利用机关巧妙制作魁兵魁甲,筑体确实太过神奇,毕竟人的身体是极其玄奥的。

老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原来他是神龙,那巨汉同样也是神龙,这也是隐龙洞名字的由来。

从元贲那得知,世间神龙一族九支,各有天赋,应了古语传说中的龙生九子。这九支分别是龙中皇族的血继皇龙、战无双的修罗战龙、知命运的占命星龙,炼丹药的紫金丹龙、绝对防御的不灭武龙、力量最强的大天霸龙、魂力无边的九阴幽龙、善铸神兵的圣火工龙和专研符文阵法的万咒印龙。老爷子名叫辰鼎,是紫金丹龙,一生专研炼丹,是条活了近千年的老神龙,而巨汉单名一个火,是圣火工龙,整日整夜窝在火炉边,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嗜好。这两条不出世的神龙,都已经是陆地神仙境界了,据说是在妖界混不下去了才躲在这隐秘的雪山之巅。

在安顿好天九后,辰鼎负手站在豁口边,因为天空放晴,可以目眺连绵雪山外世界的隐约风景,在他头顶上方的当然不是普通的冰蜡烛,而是稀世罕物镜花冰莲,可结出至阴寒的冰晶,在炉鼎炼丹中有妙用。

辰鼎正色道:“阿火,你几日前说有兵器躁动不安,是认主的先兆,看来所言不虚。你天生与兵器有通感可以听其语,刚才见了小猴子大哥的剑后一个劲点头,你到底听到了什么剑语?”

阿火默默的站在辰鼎身后,在辰鼎瘦小身形的衬托下,身形愈发巨大,他没有说话,而是用神识将之前听到的剑语传给辰鼎。剑语当然不是剑说的话,而是剑在主人的熏陶下,有了主人的品性。

一阵强烈雪风吹得辰鼎的白胡辫子甩动,老爷子双眼本来眯着,眼角的鱼尾纹如泥土干涸后开裂的沟壑,在接收完神识后双眼猛然圆睁,小半晌后才回复淡然表情,笑道:“果然非同凡响。”

此际,元贲走了过来。

……

隐龙洞内环境虽然说不上错综复杂,但还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就是个小宫殿。在一间石室内,就地凿出的石床上铺着干净的被褥,天九全身被缠上了层层纱布,宗阳就守在一边,听着天九孱弱的呼吸声,总归是心安了不少,就等老爷子为天九筑体了。

元贲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他去找老爷子是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关于蜃妖,让老爷子想办法探出它的底细,好知道这小妖是不是好货。另一件是关于身世的问题,他已经得到了伏羲血胎,也知道了父亲元圣之死,有些事就该问问清楚了。

“怎么了?”宗阳预感到了什么。

元贲来到宗阳身侧,蹲在石床边,两手托腮愁道:“老爷子不肯说有关我身世的事,可恶。”

他很灰心,因为他深知辰鼎的脾性,平时虽然是个玩世不恭的老王八蛋,但认真起来就是个老顽固。

宗阳安慰道:“他应该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没关系,来日方长。”

“恩。”元贲释然的不是一般的快,整个人蓦地来了精神,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大哥,老爷子在等你。”

宗阳立即来到豁口,辰鼎知道他到了,有些老人家的辛酸苦楚道与人听的意味:“唉……小猴子一个劲的追问身世,以他现在的实力,又因为神猿的暴血六道,我只怕他平添苦恼,走火入魔啊。”

“恩。”宗阳应了一声,辰鼎的担心不无道理,当然他也听出了辰鼎这番话暗含的深意。

果然,辰鼎起承转合到位,深入重点了,叹道:“其实啊,只要小猴子活的开心就好,有些旧事若拼了命也解决不了,不是没有意义。”

宗阳微微一笑,算是听出了元贲身世背后那些恐怖人物的一鳞半爪,知道辰鼎在等一个表态,淡然说道:“就在来此地前,有人说,人生需要不停的做选择,错了就回不了头了。其实,选择哪有对错,只要你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只要元贲选择一条路,做大哥的就陪他走到底,哪怕一起赴黄泉又何妨?!”

辰鼎听罢放声大笑,感叹道:“年轻真是好啊!”

宗阳满目飞雪,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想迫切知道身世。

辰鼎转身望向宗阳,切入正题道:“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我封藏了一具魔神的尸体,一具天底下最强大的尸体,正好可以为那孩子筑体,只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筑体时需要定住本尊的神魂,而我没有那样的神器,普天之下的神器,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

“请老先生指明路。”宗阳恭敬说道。

“没有知难而退,不错。”辰鼎夸了一句,好在元贲不在,不然准是赏他一脚,兜你妹的圈子!

辰鼎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赤阳门就有一柄镇神魂的桃神剑,能不能借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我会让阿火带你们去,顺便带上几大盒超仙级的丹药,只要是丹药能摆平的事,随你们砸进去,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即刻出发。”宗阳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