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身下佛陀,神上真神

  • 灭神
  • 小奉先
  • 2833字
  • 2013-10-08 23:10:03

宗阳见到了由伏羲血胎孕化的伏羲之身,一头血红长发成缕,脸面俱龙蛇相,双目紧闭,拥有强健体魄的上身,肤呈正黄,下身却是绛紫蛇身,体型足有十丈之巨。

伏羲之身凌湖立起,双目虽未睁开,却明显注意着宗阳和龙菩和尚。虽然只是远古天神的分身,气势却凌驾于一切妖兽,隐隐牵动天象,天空乌云随风汇聚。

“阿弥陀佛,此物时刻在成长,拖延不得。老衲这就解开小施主的封印,一切就看造化了。”龙菩和尚返身走向被三归五戒厌离功德经镇住的元贲。

宗阳望了一眼没有异动和危险的伏羲之身,也走向元贲。

龙菩和尚抚元贲头顶,元贲霎时睁开双眼,神色镇定。龙菩和尚郑重说道:“小施主记住,老衲只能拖住那伏羲之身一炷香时间。”

宗阳急忙补充了一句:“元贲,一炷香就是你吃二十五碗面的时间,好好记住!”

没理会龙菩和尚的元贲听了宗阳的话后点了点头。

龙菩和尚面有笑意,收手合十,径直走向血湖,而元贲身上的金光袈裟依然还在。

那伏羲之身悄然的潜入了血湖中,龙菩和尚踏空立于血湖上空,在三息间念诵了一遍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字的婆罗迦降魔经,梵音经久不息,而龙菩和尚全身迸射金光,血湖水竟被一股巨力牵引的拔高十来丈。

宗阳叹为观止,不知这是何等大境界,威势比那位扛巨刀的白发白须陆地神仙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菩和尚现金刚怒目,一掌朝血湖印下,立时一只金光佛手印结降魔印轰然压回拔高的血湖水,整个血湖被搅的翻涌倾泻,风浪大作下宗阳握大黑剑斩开迎面扑来的血浪。

嗷——

被激怒的伏羲之身腾出血湖双臂张开仰天大吼,一条蛇尾猛拍湖面,双掌汲出血湖水凝成血水球,准备强势还击。

谁知龙菩和尚全然不惧,凌空一翻又一掌朝伏羲之身的天灵盖印下,完全不给它反击的机会,与其一同坠入血湖,只听血湖中轰鸣阵阵,忽然湖底连同湖畔大震。

元贲身上的金光袈裟终于消失,如猛虎出笼的元贲双眼血红,暴吼着跃入血湖。

宗阳收剑开神识,却发现神识在血湖半寸不得入,完全无法知晓湖中的局面。

上空乌云密布,这等天象宗阳曾在天台山顶见过,不过那时被色剑仙一剑斩开,非陆地神仙不能为。

宗阳平复心情,孤立在波涛大起大落的血湖前,静观其变。

没过多久,血湖水往对岸倾斜,随后对岸一震,想必龙菩和尚又是一掌印在了伏羲之身上,湖对岸那片土地被巨力推的碾压开裂出沟壑,一去几百丈,强悍程度较之莽虎真人的降魔大德印有云泥之别,血湖水灌入沟壑,可听到伏羲之身滔天怒吼,地面又是一震,灌入沟壑的血湖水又倒灌回血湖,见有一身影倒飞着劈开血湖水,原来龙菩和尚也受了重击。

龙菩和尚坐禅定姿,止住了倒飞的身形,口念大日如来经,在他身周一尊几十丈高的金光如来大佛镇湖而现。重新回到血湖的伏羲之身与龙菩和尚对峙,张开大嘴一息内吞下血湖水一半,在体内凝出一颗血珠还吐出悬在口前,大有毁天灭地的气势。

一个金光佛龛出现在宗阳身周,如来大佛身下现金光莲台罩住整个血湖,瞬间之内,大佛推出一掌无畏印,伏羲之身吐出血珠,无畏印与血珠触碰后,天地为之一暗,似末日降临,宗阳在佛龛内被金光刺的用手挡住双眼,与外界全然隔绝,但可以想象出是多么恐怖的景象。

在千里之外,有一道仙门突兀的出现在一座大山的山脚石壁上,仙门上方的靛青匾额上写着“道墟仙府”四字,门内有一道霓虹光层,而在门外坐着那位白发白须的陆地神仙,那柄巨型鎏金屠龙刀插在地面,他一直注意着血湖那边的动静,这时自言了一句:“大梵寺返璞归真的大日如来六印果然厉害,不知最强的寂灭印当如何?”

在血湖为中心的千丈方圆内,地面除了沟壑纵深,被波及的再无一物,这还是龙菩和尚压过血珠后收了无畏印的结果。

伏羲之身赤发狂舞,张牙舞爪,蛇身上的鳞片没有一片完好,皮肉开裂的触目惊心,宗阳若没了佛龛的庇护,必被它的嘶吼声震的耳膜溃破。上空的黑云骤然旋动,雷声轰隆,有闪电在黑云漩涡的中心劈出。

异象!

“阿弥陀佛。”龙菩和尚金刚怒目转悲悯相,是为天下苍生祈愿。

剩下的血湖水尽数被伏羲之身汲起,凝成大血球将伏羲之身包裹在中心,宗阳望向干涸的湖底,除了有一个巨大掌印,还有多处岩层塌陷断裂,在最底部正跪着元贲,被猩红的神猿虚影守护在内,而在他身前是一个大大的神猿头骨。

嗷——

伏羲之身的嘶吼从大血球中传出,一道天雷由上空黑云中劈入大血球,大血球顷刻在闪电跳动下瓦解坠落,元贲被血水重新吞没,而伏羲之身扛下了一道天雷后,如凤凰涅槃脱胎换骨,不但全身伤痕愈合鳞片焕然一新,身周还有绛紫祥云萦绕,似突破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渡劫?!”白发白须的陆地神仙露出惊惧之色。

伏羲之身已睁开双眼,左眼为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色成瞳,右眼为八卦,阴阳太极图成瞳,五行八卦,乃是伏羲所创。

龙菩和尚本以为伏羲之身强行渡劫,正好借天雷牵掣,不料伏羲之身竟然置死地而后生,的确低估了伏羲血胎的能力。如今伏羲之身渡过第一道雷劫,灵智已开,第二道雷劫还在酝酿,它必会趁此间隙出手。

果不其然,伏羲之身已有暴起的迹象,龙菩和尚当断则断先发制人,如来大佛朝伏羲之身推出寂灭印。

伏羲之身再不动用血湖水,以双爪硬接寂灭印。

这一次,没有像无畏印撞击血珠来得毁天灭地,而寂灭印却在伏羲之身的双爪下崩裂,在伏羲之身气势恢宏的一声嘶吼下,如来大佛与莲台一并消散,而伏羲之身蛇尾一摆,身形闪至口吐金色血液的龙菩和尚身前,双爪钳住龙菩和尚肩头,可怜龙菩和尚两腿一垂如断线木偶,伏羲之身张嘴欲一口吞咬龙菩和尚的头。

一道金黄炎月斩向伏羲之身,却被其轻松拍散。

伏羲之身竟弃了龙菩和尚,闪向宗阳!

没了佛龛的宗阳夺命后退,但哪里逃得过渡劫之后的伏羲之身。

第二道雷再有小半柱香才会劈下。

剑意甲让噬元嗤魅如飞蛾扑火,可硬抗万千飞石兵器,但在伏羲之身的双爪下却形同虚设,宗阳被伏羲之身钳住双肩,抓到了血湖上空。

宗阳与伏羲之身近距离面对面,五行八卦双瞳诡异,但更诡异的是,宗阳看到它在邪笑。

因为伏羲之身感应到了宗阳体内的魔种!

在宗阳毫无抵抗下,伏羲之身元神出窍,钻入了宗阳体内,它要吞噬这唯有渡劫后才能窥探到一丝真谛的魔种。

“呵。”

在伏羲之身的元神窥视魔种时,一声轻笑在这方小世界响起。

龙菩和尚倒地没了动静,元贲在血湖底不见踪影,宗阳被伏羲之身锁住,也不知伏羲之身的元神在宗阳体内遇上了什么,惶恐归窍,频临魂飞魄散般如烂泥坠入血湖。

同样下坠的宗阳以大黑剑剑身猛拍湖面,身子如打水漂的飞石落回湖畔。

不一会儿,血湖水如上空的黑云旋动起来,伏羲之身就在其中,血湖水不断凝缩,最后连同伏羲之身化为极小的一颗血珠,悬浮在元贲心脏前。

元贲的视线终于离开了地上神猿头骨空洞的眼眶,血珠霎时进入心脏,元贲连同神猿虚影仰天狂吼一声。

上空黑远漩涡退去,酝酿的天雷夭折。

尘埃落定,宗阳扶起龙菩和尚,老和尚见元贲顺利传承了伏羲血胎,欣慰一笑。

在与龙菩和尚离别时,宗阳问如来大佛的最后一印,龙菩和尚道是大日如来印中的无上寂灭印,宗阳直言观之有所悟,龙菩和尚并无门户之见,大方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只要施主以此印得道行道,便是我大梵寺的善果。”

宗阳大赞禅道之慷慨,不料龙菩和尚来一句:“施主,有一处即可行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