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道君飞过掉下来

  • 灭神
  • 小奉先
  • 3541字
  • 2013-10-05 21:04:06

一日前,宁静的缘来客栈迎来了新的客人。

七人驻足于紧闭的大门前,当先年轻男子俊美超凡,华衣加身,负着的右手拇指上有一枚价值十城的玉扳指。他身后六人俱是非凡之辈,各背一柄奇剑,不过对当先的年轻男子显然敬畏有加。

店小二李玄奘就趴在门缝偷看,被一只飞来的绣花鞋砸中后脑勺,鼻梁磕门板,转头怒目望向坐在前厅的老板和老板娘,两行鼻血兀自流出。

老板娘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手托腮,悠然的打着盹,而中年书生坐在一条小矮凳上,让老板娘的腿搁在自己腿上,小心捶着。

李玄奘抹去两行鼻血,他立志做天下最强的剑仙,可如今却连买一柄剑的银子都没攒够,他立志仗剑斩尽天下妖魔,却被这里的母老虎压的没了半点火气,甚至有时候还怀疑起自己还是不是男人,不过好在老板待他不薄,方方面面照顾他,当初也是老板从无罪城将无家可归的他请到这缘来客栈当小二,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就不与这头母老虎记仇了。他三步并作两步鬼鬼祟祟的来到中年书生身边蹲下,小声说道:“老板,那家伙还没走。”

中年书生和善的笑笑,回了句:“不用管。”

“再不走的话,要不要我动手去赶?”李玄奘一脸认真,还摆出了高手风范。

老板娘噗的笑起,骂道:“凭你?!就凭你那几下绝招?小心你李家绝后!”

李玄奘背过身怨恨的不作声暗骂几句,摆着手扭着屁股走开了,还假装没注意踩到了打盹大灰猫的尾巴,大灰猫惊叫,李玄奘身形一闪,却不见另一只如影相随的绣花鞋出现,纳闷的刚转过头,却被那只绣花鞋正中鼻梁,鼻血毫无意外的再次流出。

“就你这怂样还躲得了老娘的鞋?!”老板娘得意道。

“好男不跟女斗!”李玄奘没有气势的回了一句。

“切!就凭你这德行加一条外露的红裤衩,还是男人?”老板娘嘴上可不饶人。

“哼!我裤裆里有那玩意,你没有!”李玄奘最恨老板娘提红裤衩的事,要不是自个的银子被老板娘扣着,不能去无罪城置办点新衣裳,仅有的一条裤子洗了又洗当然越来越薄。

老板娘被李玄奘这句给气逗了,看着他流了小半斤血,也不再斗嘴了。在客栈里生活太乏味,有人吵吵嘴也不错。

在客栈大门外,当先的年轻男子始终没有开口。

“主人,让我灭了这家客栈。”在身后六人中有一人体格魁梧双臂如猿过膝,凶着眼睛说道。

当先年轻男子一脸英气,在他身前蓦地出现一轮近圆的弯月,外弧为白刃,内弧锻黑炎。神兵一现,带着流光电光火石间杀了刚才说话之人。

“阴阳君临这小子已经能完全驾驭阴阳轮了。”老板娘一脸波澜不惊,带着女子的慵懒神色。

中年书生又是笑笑,不言语。

年轻男子收回神兵,转身离去。

剩下五人完全不在意同伴的横死,其中一人拖着尸体,一并跟着离开。

……

在天弃之地深处,宗阳的剑意甲在般若太阳精经的辅助下小成,硬扛了诡异的龙卷风,之后他背着元贲原路返回五里。

宗阳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可元贲依旧昏迷,不过脸色已经转好很多,宗阳在一条小溪洗净血污换了身干净黑衫,疲乏涌上全身之际,却见空中飞过几十道流光。

宗阳背着元贲跃到一处山头,望着远去的流光,他知道那是一群十方道君在飞行,不知当中有没有素影。在他思绪游离时,那几十道与天际齐平的流光竟被一团腾空而起的黑云吞没。

宗阳知道那团黑云是什么!

不过下一刻宗阳还是自嘲,他们都是十方道君,有什么好担心。

就在这时,元贲醒了过来,十分虚弱,第一句便是大哥我饿了。

在远处的战局中,四十八位十方道君都运出了元气,他们早前在落虹谷集合,不想在飞向道墟仙府的途中碰上了这群倾巢而出的怪物,数量足有几万。

这四十八位十方道君分成了七个阵营,分别是阴阳氏与六大帝国,阴阳氏只有六人,因为有一人死在了缘来客栈门前。

阴阳君临气定神闲负手站着,有神兵自觉护主在侧,又有其余五人在周围护驾,他望着天空自言道:“有消息说这片区域中的妖兽不知莫名变得狂暴,原来真有其事,这些噬元嗤魅变强了好多,而且还出现了这么大的变种。”

阴阳君临身周的五人暗自叫苦,此时面对的噬元嗤魅,岂止是变强了好多而已。

噬元嗤魅,如其名拥有吞噬元气的能力,虽然以单只来论并不是强大的妖兽,但它们可以繁衍出庞大的群体,在天弃之地绝对是一方霸主。好在宗阳幸运的没有领教到它们真正的厉害能力,无论是太阳之力还是剑意都不被它们吞噬,可这群境界更高的十方道君却深受其害,眼下凭借元气充盈还能抵抗,若等到元气耗尽之前还不能灭尽或逃离它们,那到时就只剩死路一条了。

在炎龙帝国的阵营中,无崖子御剑斩杀大片噬元嗤魅,但几只噬元嗤魅爬在湛青大剑之上尽情吞噬剑身上的湛青元气,而无崖子本尊又得面对如蜂拥的噬元嗤魅,若使出元气招式防御,一招还未发挥威力,便被噬元嗤魅张口吞的一干二净。大师兄如此,其余两名紫灵门的弟子当然更加险象环生,相比之下还是万符门的两师兄弟自保有余,两人合力布下阵法,此阵法以四周天地之气为源,所以并不怕损耗。那一禅寺的灵叱和尚更是艰苦万分,这噬元嗤魅似乎很钟爱他的黄色元气,在他身上和金刚菩萨像上叮的密密麻麻,任凭他动用的元气越多就吞的越欢,死了一波新一波继续叮上。素影被六人护在中央,因为她的玄冰咒对于低等普通的噬元嗤魅还有效,但对于体内有元气的噬元嗤魅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让它们瞬间增强,反受其害。

这噬元嗤魅在元气面前,就是传说中神兽级的饕餮巨妖。

他们何曾不想踏着本命物撤离,但踏物而飞本就耗费元气,再被密密麻麻的一团噬元嗤魅缠上,最后只能落得摔死的下场,眼下唯有抱团才能博得生机。

各位帝国道门翘楚的年轻一辈十方道君们,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了生死危机。

全场唯有阴阳君临气定神闲,哪怕身周这五人死了他也不会皱下眉头,与其他阵营不同,这五人与他是主仆关系,是他精心栽培的死士,号称魑魅魍魉魃魈六剑鬼,在缘来客栈前死的是魃,为护佑主人而死是他们的信条。

宗阳孤身一人站在外围,神识只关注素影,霎时他收回神识,步步塌陷地面,急冲入噬元嗤魅群中。

无崖子的那根发带都被扯断了,师门引以为傲的远距离绝招完全无用,不擅近战的紫灵门三人狼狈不堪。灵叱杀的噬元嗤魅最多,但他也成了强弩之末。万符门师兄弟除了自保,并不能施以援手,此消彼长之下,他们的阵营被撕裂开,大批噬元嗤魅扑杀向素影,素影虽有玄冰盾防御,却已陷入死局。

无崖子眼睁睁的望着被噬元嗤魅遮蔽了身影的素影,他既没有能力去守护她,也没有能力守护两位师弟,就连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了。

几大阵营都注意到有个迸射金光的身影冲入战局直奔炎龙帝国阵营那边,一些不知死活的噬元嗤魅扑上去瞬间灰飞烟灭,而一些噬元嗤魅似乎认得这个身影,鬼叫连连的逃离,充满了惊恐之色。

呲——呲——呲——

金光身影焚化出一条灰烬之路,来到了素影身边。

两人四目相对。

每次身陷绝境时,这个身影都在。

素影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早已涟漪跌宕。

宗阳收回目光,背剑战力,虽然得不到她的一个眼神,但这些畜生若敢伤她,他不介意屠尽它们。

噬元嗤魅虽然狂暴,但理智犹存,恐惧的信息在它们之间传递,几息后,炎龙帝国阵营再无一只噬元嗤魅。

“少爷,老奴来迟也!”同一时间,一声钟吕大吼从上空传来,眨眼间,一个身影如陨石砸入地面。这是一个强壮的白袍老者,身形一丈有余,白发白须如虬,面相如狮,右臂虽断却接了一只铁臂,右肩上扛着一把三丈长的鎏金屠龙刀。

“昆仑奴!”来自昆仑帝国的道门年轻一辈惊讶道。

“都站着别动!”白袍老者的声音如雷贯耳,一吼之下鎏金屠龙刀抡起旋动,在所有人头顶形成由万道刀光形成的龙卷风,将数万噬元嗤魅一气灭杀殆尽!

宗阳只觉头顶金光四溢,内里藏着可剿杀神魔的霸道力量,同样是龙卷风,他完全确信自己的剑意甲在其面前如狂风暴雨中的窗户纸般。

有人在小声惊呼陆地神仙。

阴阳君临脸上并无被救的谢意,只觉白袍老者来救是理所当然,再慢一步还要论罪当诛的意思,他只冷冷的说了句:“回去守住道墟仙府吧,我马上来。”

白袍老者显然对阴阳君临的态度很错愕,大有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意味,却不敢有半点不悦半分怨气,瓮声应了声是,灰溜溜的凌空飞走了。

阴阳君临径直走向宗阳。

在场的每位都对阴阳君临保持距离不敢冒犯,因为他是阴阳宫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宫主,阴阳氏的下一任家主!

无崖子对宗阳的出现嫉恨在心,不过见到这一幕,心底油然而生出兴奋,大有看好戏的意味。

谁不知阴阳君临是出了名的居高自傲目中无人,又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手段残酷。

宗阳一袭黑杉,背剑傲然与阴阳君临对视。

阴阳君临不知何时负着的右手放在了胸前,食指重重的抵住玉扳指。

魑魅魍魉魈目睹这个小动作,虽然神色无变化,但都知道主人要杀人了。

两人相距两丈,阴阳君临冷道:“从我出生至今,还没人敢这么与我对视。”

宗阳依然傲视。

阴阳君临忽然破天荒的嘴角微扬,眼神中流转一丝神采,简单道一句:“幸会。”

宗阳礼尚往来的点了点头,与阴阳君临擦身离开。

无崖子差点背过一口气,其余人俱惊,素影也诧异的注视宗阳远去的背影。

阴阳君临笑了,轻声自言一句:“能被我看上的,你还是第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