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今日砍尽山茶又切菜
  • 灭神
  • 小奉先
  • 3791字
  • 2013-10-05 11:10:51

一名种田男扛剑站在了炎龙帝国第一道门紫灵门所在的巍巍茶雀山下,他身后的小黑驴嚼着嫩叶子,尾巴赶着一只不知死活的牛虻。

“驴兄,我骑你上山是不是威风点?”种田男扭头朝小黑驴商量道。

小黑驴嗤牙表示拒绝。

“那我背你上山如何?据说得道高人都不干寻常事。”种田男蹲在小黑驴面前谄媚道。

小驴欢叫着点头,咧嘴摆出一张笑脸。

种田男起身,伸了个懒腰,丢了句你想多了,转身一步拾阶,听着牛虻嗡嗡,肩上的桃花出鞘归鞘眨眼间,可怜那只牛虻被斩去一翅,在地上打转之际,小黑驴一泡尿不偏不倚伺候上。

放眼极目可望得茶雀山上漫山的茶花,一色粉红,至于远在轩阳帝国的赤阳门为何与山上的紫灵门结怨,究其起因正是当年色剑仙游历至此,看满山茶花有抄袭八卦山桃花之嫌,借着酒意上山切尽一山茶花,惹得紫灵门前掌门灵台子出关与色剑仙大战,谁知意气风发的色剑仙以晚辈的身份自居限灵台子交手十招,虽然灵台子往死里打,但色剑仙硬是扛下了灵台子最强十招,虽受重伤却潇洒下山。

种田男对修道不甚向往,在八卦山种稻算是爱好,乃赤阳门种稻种出道的传奇首席大弟子,不过他对小师叔当年踏剑逍遥天下的壮举好生佩服,在师门内,年轻一辈人人憧憬着有朝一日能踏剑下山,先去炎龙帝国问个好,帮茶雀山切切茶花,好在掌门师父答应替他照看稻田,这不抢先了众师弟师妹们一步。他拾阶在前,小黑驴蹄踏石阶在后,一人一驴走到了紫灵门气势恢宏的山门前。

紫气东灵,山门上有这四个鎏金大字,是炎龙帝国太乾帝君所题。

“驴兄,稍等。”种田男一跃至山门顶,果然见一列字,桃花秀士到此一游,他拔出桃花,在边上写了句驴兄到此一游。

一人一驴半个时辰后到了茶雀山顶,期间种田男边抱着小黑驴一步二十阶,边哼着八卦山特有的山歌,登顶后,紫灵门三位紫氅真人带着一众直脉弟子已经等候多时,场面称不上浩大,但也不小了,前排随手指一个应该都是十方道君。

瘦弱的小黑驴不适应高山的空气,打了个喷嚏,种田男目视眼前众人,笑道:“想不到我的杀气这么重了。”

三位真人分别是鸿方真人,君雪真人和木澜真人,其中木澜真人压着怒意不屑道:“哪里来的小子,仗着一身雄厚元气,竟在茶雀山唱如此难听的山歌!”

种田男紧了紧裤腰带,扛剑上前一步,飘动刘海下一道赤红印记夺目,朗声道:“在下赤阳门弟子,李灏然,上来讨碗水。”

“赤阳门!”紫灵门上到真人,下到弟子,俱惊俱生敌意!

“贵掌门在不?”李灏然蹲下身子,拔了根草茎,叼在嘴里问道。

“赤阳门的人我紫灵门不欢迎,速速下山!”木澜真人挥袖戟指李灏然,若不是被对方道门压一头,若不是对方道门有个恐怖人物,他何必废话直接将此子打断腿扔下山去。

李灏然挠挠后背,完全无视木澜真人,懒散道:“紫灵门这么小气,讨碗水喝都不行,那个,贵掌门在不在?”

“不在,滚!”木澜真人两眉挤出川字,气势慑人,对赤阳门如天生犯冲。

“真不在?”李灏然不厌其烦。

“滚!”木澜真人压怒气过度,昏头不说,五脏也上了火。

小黑驴被吓的不轻,惊慌叫着躲到李灏然背后。

李灏然摸摸小黑驴的脑袋,贴在它耳边安抚道:“驴兄别怕,师父说了,要是紫灵门掌门不在,那就该干嘛干嘛。”

紫灵门众直脉弟子见眼前人年纪轻轻看似同辈,却在真人面前毫无惧意,心中难免生出好奇,此人究竟有何等修为自恃?

李灏然将剑裂石插入地面,深吸一口气,对着整座茶雀山问道:“山上最强的可敢出来一战!”

木澜真人怒不可遏,元气运出,右手成印正是出自《降魔大德印》,怒吼着闪向李灏然,紫灵门毕竟不是赤阳门随便跳出一个弟子就能来捏的软柿子!怎敢欺人太甚!

李灏然扎了一个马步,双掌高举作撼天势,猛提体内气机,双掌忽同时下按。

木澜真人欺近李灏然,却不知头顶一只由粉红元气凝成的巨掌霸绝印下。

小掌对巨掌。

轰——

木澜真人被粉红巨掌印入地面,七荤八素,口咯鲜血。

“小子休要放肆!”一声如天神真君的喝令在茶雀山顶响起,山顶罡风骤起,天地宛如一颤,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李灏然淳朴笑着回道:“这位真人,可敢赌一局,若你输了,容我砍光你们的山茶花!”

这位不露面的真人狂笑道:“小小赤阳门弟子口气也忒大!那你输了呢?”

李灏然右手中指一抹眉心,那道印记由赤红变氤氲粉红,咧嘴豪气道:“我不会输。”

……

缘来客栈深居天弃之地,倚一株参天古树而建,客栈前有个小湖,湖中锦鲤荷花争艳,是处清心的好地方。

店小二是个奇特年轻人,叫李玄奘,长的还算有点俊,可走起路来双手外翻肘向内,还扭屁股,头上插一朵鲜艳大红花,最惊天地泣鬼神的是,长裤很透,里面那条大红内裤若隐若现,最头疼的是时不时凑到你身边,故作忧郁的问一句客官我帅不帅。客栈老板娘是个半老徐娘,衣裳华美不失风韵,挽一根裙带,从不招揽客人只知道睡觉,一只蓝眼大灰猫跟着她打盹。至于客栈当家的男人,一直在厨房后院做事,不曾露面。

天地间飘起了雨滴,加上荷湖老树客栈本是诗情画意,有人却有些许伤感。

宗阳坐在荷塘畔的斜坡草地上,手中抓着黄瓷酒坛,元贲当然乖乖的坐在一边,怀里捧着一盘酱牛肉,知道大哥心情不好,吃的悄无声息。

宗阳望着被雨滴激起的叠叠涟漪,偶有一尾大红锦鲤钻到水面换口气,尾巴荡起波浪,惹得荷叶上的水珠滚来滚去。他仰头望满是雨滴的天空,拿起酒坛灌下一口,嘴角溢出清冽的酒水,论情景何其潇洒,孰不知客栈楼上朝湖的一间客房窗口正站了一个窈窕身影,静静的望着他。

“元贲,大哥今日酒量好差。”宗阳喟然微微一笑,意态阑珊,想起了初来此地初遇她时的那一幕。

宗阳走进临湖的素影,说了句:“原来你叫素影,我叫……”

没有等他说出自己的名字,素影转身擦肩而过。

此时无声胜有声。

无崖子的那番话还清晰在耳:“你知道她的身份么?知道她的眼光有多高么?别因为救过她一起患过难就存有念想,别傻了!”

宗阳提起酒坛狂灌一大口,当放下酒坛时,仰倒在地,任凭雨滴砸在脸上。

有人撑伞走出客栈,白衣飘飘,来到了宗阳身边,那一根长长发带让人眼熟。

“怎么?灰心了?”紫灵门首席大弟子无崖子最看得宗阳的悲哀,满脸幸灾乐祸。

七分醉意上头的宗阳根本没心思理会这只白苍蝇,吃酱牛肉的元贲却停下嘴,凶凶的盯着无崖子。

无崖子强压暗喜的嘴角,问道:“话说你们来天弃之地作甚,奉劝你一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小心怎么死都不知道。”

宗阳平静的闭着双眼。

“唉……小人物真悲哀。”无崖子其实很不爽宗阳的不为所动一脸平静,使得他更想用言语逼出对方狗急的一面。

在此之际,远处空中飞来三个身影,一紫衣少年头上垂两条剑行符文幡,负手老成,在其身后是个年轻人,绿色道衣的袖口刺绣了红色符文阵图,两人都踏朱砂符文桃芯剑。另外还有个似托塔天王的和尚,脚踏一根金刚菩萨像。

“哟,真巧。”无崖子目迎三人。

这一次进入道墟仙府,炎龙帝国的七个名额,分别是紫灵门三个,万符门两个,一禅寺和玄月宫各一个。

“老板娘,快看,神仙!”店小二李玄奘在客栈门口大呼。

“吵个屁,别打扰老娘的清梦!”

在一声恶骂后,伴随着一声尖利猫叫附和,再之后,一只绣花鞋不偏不倚砸在了店小二李玄奘的后脑勺。

无崖子收回目光,重新望着宗阳,脸拉了下来,冷道:“我的朋友来了,你这种身份的,滚开吧。”

元贲已经发怒了,但两眼瞅着大哥的脸庞,没有大哥的点头,他绝不会动手。

宗阳破天荒的睁开了双眼,然后起身,再傲然面向无崖子。

佛有金刚怒目,道有持剑斩妖魔,宗阳也有逆鳞。

“恩?”无崖子兴致盎然,伞下是一张鄙夷的脸,继而问道:“怎么,不服气?这里可不是无罪城东门了。”

宗阳摸向别在后腰的不嗔剑柄。

无崖子知道背后楼上有个人在看,宗阳的这个举动最合他的心意,他正是要在她面前把宗阳踩在脚下,而且是狠狠的踩!

生怕宗阳不动手的无崖子在身前聚起一面湛青元气层,挑衅道:“有胆就破了它,不然你没资格。”

话语的最后,他追加了一声“废物”。

战血沸腾,不嗔躁动,宗阳蓦地祭出不嗔握于手,背后一阳与剑二同时出现,无崖子双眼一眯撑伞不动,只看到湛青元气层对面有金黄火焰耀眼,瞬间一截大黑剑剑尖划开了元气层。

下一刻,全身燃着金乌炽炎的宗阳如不费吹火之力般来到了无崖子身前,不嗔入鞘的刹那,宗阳俯身右手抓住了无崖子的右腿。

还在惊愕中的无崖子本能催动元气护体,他万万没有想到,宗阳可以破了虽只用三四成元气凝聚的元气层,但要知道,天下有哪个觉灵境的人可以破开十方道君的元气一分一毫!

宗阳暴出全身力量,蕴含了肉体之力,天地灵气之力,还有太阳之力,将猝不及防的无崖子一口气抡砸五下,地面被砸出大坑龟裂,最后被扔进了湖里。

飞在小湖上空的万符门两人和一禅寺和尚震惊了,双手外翻的店小二李玄奘更是呆若木鸡。

觉灵境虐十方道君?!

发泄了情绪的宗阳头也不回信步走回客栈,落湖的无崖子愤怒跃出,整个湖被搅的天翻地覆,元贲将盘子塞给还没缓过神的店小二,小脚一划,血红神猿虚影护体,准备给大哥断后。

无崖子召来客房中的湛青本命剑踏剑而立,元气鼓荡衣衫,同样要大干一场。

这当口,总在睡觉的老板娘忽然出现在客栈大门顶上,骂道:“这是老娘的地盘,你们谁敢撒野!”

这一声骂真不简单,狂涌的小湖立刻平息,而飞在小湖上方的无崖子还有另外刚到却倒霉的三人皆被震入湖中。

宗阳走过石面湿滑两旁花草繁茂的客栈前庭,而楼上窗口已不见素影的声影,来到客栈前厅,宗阳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一个挽袖子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冒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壶酒一盘花生,来到宗阳这里,放下花生斟上两杯酒,笑言道:“年轻人,来,走几杯!”

……

在茶雀山上,小黑驴嚼着茶花,而漫山茶花被一柄桃花砍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