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一把道符送你入阴曹
  • 灭神
  • 小奉先
  • 2640字
  • 2015-10-22 12:23:25

杀小狗的凶手,除了东北门人称杀僧的那位,还能有谁?可以在东门蛰伏那么久,手段又如此残忍,这是有多重的杀心?!

天九把小狗葬在了东门郊区的一处僻静地,在坟前天九捏碎了一瓶酒,碎片将其手割的血肉模糊。天九虽然没有说,但宗阳能明白他心里的痛,只是一个春风堂堂主,又如何能面对一门地皇,就算凭着一腔热血仗着手里的剑和杀牛刀去拼命,估计没砍到言那罗,就得横死在东北门了。

不暂时隐忍,又当如何?

一个生命的终结并不会在无罪城这潭死水击起半点涟漪,随着小狗的入土为安,堂主又跟随东门地皇去办一件大事,春风大街有了表面的平静。元贲从此再没了早上睡懒觉的习惯,巴不得时刻在宗阳身边,他的心思宗阳怎能不知。

几日后,在东北门的一家青楼。

这家青楼格局效仿和樱帝国的文化,樱花树樱花图案,主楼里一间间房的房门是左右推开的绘画障子门,里面铺拜垫放矮桌让客人席地而坐。主楼后面的一处处别院雨花石铺出小径,惊鹿石钵水景,阁楼架空,门口挂着暖帘。在其中一处别院阁楼里,一名高大和尚坐主位,另两人分左右而坐。

言那罗扯去上衫,露出沟壑分明的精壮肌肉,壮硕的肩肌和颈肌让他的头看起来显小,伸手摸着胸口的卍字,酒意上头,狰狞一笑。

左手边的黑衣汉子长相粗犷,笑脸眯眼逢迎道:“二皇爷,东门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想来那位春风堂堂主没得玩了。”

右手边的青衣男子是一张病怏怏的脸,附和道:“一只敢在门口凶的狗罢了,二皇爷,要不属下去做了他?”

言那罗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春风大街上斩飞他戒刀的身影,睁开眼,冷道:“先不用,等我再亲手杀一个人。”

青衣男子低头思忖,不知要杀的人是谁。

粗犷汉子醉眼惺忪,不停地晃着头,忽然打趣道:“二皇爷,最近皇爷是不是因北门那边的事没心思见你,你有些苦闷所以这么找乐子?”

青衣男子惊诧抬头,眼神扫向对面的粗犷汉子,暗骂这厮酒后乱言,犯大忌了!

整个东北门谁不知道言那罗与南宫未娘的关系,但谁敢说出口?!

言那罗阴下脸,右手一挥,一道卍字刀意飞出,斩断了粗犷汉子的脖子,其身后的那名侍女也被斩成两截,霎时鲜血喷溅,侍女们惊恐大叫,慌乱逃离。

言那罗起身走出阁楼,只剩那青衣男子依然坐着,脸上溅着血,嘴角抽了抽,表情木然。

自从虐杀了东门的小孩,这几日连连下雨,言那罗在雨中摸了下光头,头顶鬼面凶嗔夜空坠下的天雨,孤身独行在灯火昏暗的街头。

一只野猫蜷缩在街头,一篷雨淋进了它的藏身之地,它只好窜过街,躲进漆黑深巷,两只眼在黑暗中绿光游离,盯着路过的言那罗。

寂静中有刀出鞘,言那罗按刀冷笑,一道闪电从天劈下,深巷被闪光照亮,野猫已倒在血泊中断为两截。

在街的另一头,一个修长身影撑着油纸伞,身下站着一个火焰头少年。

言那罗如一头凶豹盯住这两个身影,一步不缓,雨水顺着他的脸流下,又是一道闪电,他的眸子映着闪光格外瘆人。

宗阳有些意外,因为言那罗身边的两人不在。

昨日宗阳和元贲就到了东北门,一番打听后得知地皇南宫未娘的寝宫在青木崖上。青木崖不在城外,而在城中,是一座拔地而起的石山孤峰,南宫未娘的寝宫就在青木崖顶,宛如一座天宫,唤紫央宫。是夜,两人为了不打草惊蛇攀崖而上,站在青木崖顶趁月色远望,阴阳宫却不得见半点。确实本该如此,当年阴阳氏某位家主嫌青木崖高便一剑削去一截,不然紫央宫也无处可建。潜伏进紫央宫后,宗阳开神识窥探,元贲一同感应紫央宫中人的修为境界,不料行迹败露,一剑六刃化七道紫光冲破夜空飞来,两人落荒下了青木崖。

遁离青木崖数里,宗阳止步问元贲对方强不强,元贲心有余悸的直点头。

既然不是南宫未央的对手,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人家地盘杀人,哥两只好退而求其次,守在青木崖下等杀僧,皇天不负有心人,只隔了一日,言那罗便给了哥两机会。

元贲从怀里掏出一个用黑布裹着的东西,打开后现出小狗的灵牌。

“小狗,叔知道你不愿闭眼,所以带你来了,好好看着,看他怎么死。”宗阳说罢扔开伞,大雨加身却一脸平静往前走,所有杀意杀气内敛。

元贲捧着灵牌蹲下,小心将灵位放在地上,用身子替它遮挡风雨,随后双手按地,血红元气护体的同时再从双手蔓延至前方一丈后化成一面元气墙,元气墙触及街边后再沿着两侧向前蔓延,同时顶部一面也向前蔓延,在覆盖至言那罗身后几丈后封上,一个被元贲元气禁锢的空间出现了,风雨不入。

宗阳离言那罗还有二十丈。

言那罗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少年会是十方道君!

面对两个棘手的敌人,他当机立断掏出了一颗琥珀封着的黑白丹药,双指一用力,琥珀层一分为二,他将丹药扔入口中,咕的一声吞下。

没过多久,言那罗满身通红,附着的雨水被烫成水汽,皮下的血脉粗了一倍,如蜿蜒的虬龙,两眼变成诡异的一黑一白,他哈着灼热气息,盯着宗阳狞笑着说了句:“阿弥陀佛。”

“你不是号称十方道君下无敌么?可别死太快。”宗阳没有祭起背后的不嗔,而是伸手去拔,他要让不嗔彻底感受到他的杀心,还有剑出鞘必杀之的意志。

在剑二出的刹那,宗阳全身杀气迸发,这股杀气通过元气罩传递给元贲,元贲受感染怒目狂吼一个杀字,满天雨滴震为雾气。

言那罗兴奋异常,在他看来,这个元气罩就是宗阳的棺材,黑白瞳孔狂躁的目睹宗阳一步步踏裂地面奔来,全身骤然爆发出十八道卍字刀意,斩裂地面,划过元气罩,悉数斩向宗阳。

此刻的宗阳已完全释放体内那个傲视天下的本我,释放不嗔毁天灭地的嗔意,他仅剩一个念头,便是我宁成魔克魔,以一剑诛杀天下万魔!

没有融合太阳之力的战字剑意以君临之势破空而出,你既然敢号称十方道君下无敌,我便以纯剑意击溃你的卍字刀意,让你完败,让你万劫不复!

几息间,战字剑意与卍字刀意充斥元气罩内,元贲看的眼花缭乱,无论是战字剑意还是卍字刀意,都对他的元气罩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当言那罗被逼到拔戒刀的境地,注定是败了。

戒刀只出鞘一半,拔戒刀之臂却被齐肩削去,喷溅的血还未落地,另一只手臂也离体了。

言那罗垂死之前出最后一道卍字刀意,却被不嗔轻松格去。

长发散舞,宗阳手握不嗔冷然,身上伤口十几处,右腿和左肋下两道极重,深可见骨血染大片,但没必要废话一句,不嗔在言那罗黑白双瞳绝望注视下斩去了他的头颅,最后一剑再断其双腿。

还你一个六大块!

不嗔入鞘,宗阳从怀里掏出一把道符,洒向一分为六的言那罗。道符黄纸朱字,每一张都一样,上书:“入地府十八层,永世不得超生。”

元贲收回元气,却见宗阳席地坐下。

在大雨中,宗阳背后一阳出,胸前飞出一只只蕴含战字的金黄色小金乌,它们一只只不断撞在一起,一道剑意初见雏形。

当元贲走至宗阳身边时,一道霸绝的剑意悬在宗阳身前,雨水触其化为水汽。

宗阳微微一笑,收回一阳,剑意也凭空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