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 灭神
  • 小奉先
  • 2615字
  • 2015-10-09 21:35:59

在春风堂的地盘,小孩不能杀,这是春风堂堂主的新规矩。

有一个叫小狗的小孩,认天九作义父,本是个流浪孩沦落到春风大街,被当时还未坐上堂主位子的天九收养,名字是天九取的,说取的越贱越能活命。

本来天九早就带小狗来见宗阳和元贲,小狗与元贲正好可以做玩伴,只因前阵子小狗染上了天花,被天九扔在东门郊区的破庙里,天九每日会去煎药送饭。在抢堂主的那一日,天九去晚了,小狗发烧奄奄一息,但也总归老天开眼,这要命的烧反倒让小狗扛过了天花,近日才大病初愈。

宗阳惊讶于天九的义父行径,明明做个哥哥也差不离,谁知天九回了句,混无罪城的人早熟。

不过小狗在宗阳的摊子玩闹时主动说出了当中的隐情,因为小狗想有个娘,若认了哥哥,这辈子就只有嫂子了。

宗阳越发感觉到当初救下天九是对的,那日若不救,谁还去管那破庙里的小狗,这两条命可是更该在无罪城活下去。

另外还有个秘密,天九的钱都让小狗管着,父子两有个一致的愿望,等存够了钱,有朝一日可以赎出那位即是婆娘又是娘的女子。

每个午后,元贲少了南望的时间,因为小狗天天拉元贲去寻花街青楼丛里厮混。至于意欲为何,两个屁孩当然不是去喝花酒搂姐姐,小狗虽然是孤儿,却记着娘亲的脸,他知道寻花街的姐姐们漂亮,故去那里寻个与娘亲长得相似的姐姐,慰藉下思母之情。元贲就不同了,动机很单纯,就是去蹭吃蹭喝。

天九闲来就找宗阳,每次来都会拎两坛酒,再有就是一包熟牛肉或花生米,天九说无罪城的事,把八门地皇过往大事说了个遍,宗阳说外面世界的事,从赤城行天道观到磕山青丘。天九终于告诉了宗阳进入阴阳宫的一条路子,即成为一门地皇,不然与世隔绝的阴阳宫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外人进入。

成为一门地皇,这要杀多少人?要有怎样的实力?

这一日,天九拉着宗阳去朝阳大街的书楼。

一路上,天九聊起自己曾读过的书,都是一些杜撰的仙侠小书,与宁峨门李天真看言情书一个路数,另外关于八大道门两大禅宗,仙魔大战,十大名剑等连宗阳这个外面世界的人都不知道的他也了如指掌。

宗阳则向他提起了慕天,说这位桃花秀士如何如何为了一个爱慕的女人在胸口纹字纹乌龟,在天台山顶如何为心与道烦恼,如何的打扮,如何的言行,等等,唯独没有说他是货真价实的剑仙,也没有说与他的兄弟交情。

天九听完摆出一副英雄惺惺相惜的表情。

接下来,天九说了一段让宗阳大为惊奇的话。

原来天九要去书楼,是去买一本名叫《诛大仙传》的仙侠小书,眼下已经出到了第九集。而天九的一身武学修为,居然是从一本本的仙侠小书中学来的,有招学招,晦涩的功法就慢慢推敲,就这样从一名市井小混混成了叱咤春风大街的灵域境大高手。他还惋惜的补了句,可惜资质太差,不然小书里面那些牛逼哄哄天下无敌的招式就该学来了,什么屠龙剑万剑归一如来神掌天外飞仙等等,只会一招也该在无罪城横着走了。

宗阳哭笑不得,这些风靡市井街巷的仙侠小书,作者估计都是一些生活苦逼,不曾修道只会吹牛胡侃的角色,比跑江湖的伪道士还不济,不知天九怎得如此膜拜,又怎得如此不谙世事。街头的一本小书,就连元贲也不信能修出个屁来。

可是啊,这家伙偏偏真的学成了,相信他也没有撒谎。那日铜锣街一战,无论是剑法,还是御杀牛刀,都被宗阳一一称赞,只可惜拿剑作刀砍,委实不雅观了些。

“大哥,你说过棺材道有个看壁画的色胚,我这里有个看小书的奇葩,甩了那位不知几条大街。”宗阳心中感慨。

天九从春风大街走到朝阳大街,中间穿过了午阳大街和东直大街,那些个堂口的人见了天九无一不是点头哈腰打招呼,尤其是那午阳大街的雷轰堂主,缺着门牙满面春风,硬是要拉天九在堂口好吃好喝一顿,被天九踢了一脚骂了几句这才作罢。来到朝阳大街相邻的一粟街,这里遍地是书摊画坊,天九点评了句这里是东门乃至整个无罪城最不乌烟瘴气的地方了,随后指了指一座雄踞的高楼,万象书楼。

其实能有这样的地方,还缘于朝阳堂堂主,原来这位堂主曾是炎龙帝国的一名榜眼秀才,后来遭人陷害家族被诛,他一剑血洗了仇家,才沦落至无罪城。

进了万象书楼,里面藏书满目皆是,不知这五层楼到底有多少书,天九说一二楼是真书,三楼以上就没有书了,书架上只放了一张书签,为何?因为三楼以上都是修炼功法与秘笈,总不能放着让你随便看,所以只在书签上写了名字概要和价格,真正的功法秘笈在书楼底下的密室里,更珍贵的还另有藏地。

天九说只上过三楼一回,但被上面的价格吓到了,动辄几千几万两,宗阳在修般若太阳精经,当然也没有兴致上三楼。天九直奔老地方找他的第九集《诛大仙传》,宗阳一路走马观花,却发现书楼里没有一本圣贤书,琳琅满目皆是春宫志怪言情仙侠等偏书,想来这位朝阳堂堂主也深谙因地制宜的道理。

天九捧着朝思暮想的小书,如抱着心爱的婆娘怕被人抢了似得,一溜烟去柜台付了十两银子买下,待将小书塞入怀中,才问宗阳有没有看中的,宗阳摇摇头,两人便出了书楼。

书楼两边摆着一字长龙的书摊,吆喝声此起彼伏,宗阳充耳不闻这些名字唬人的剑谱刀谱功法,有个摊主还捧着一本图册直接凑了上来,天九一本正经的翻了几页,骂了句画工太差仿的太烂支开了,然后又蹲在一个熟悉的摊子前,问老板有没有新到的小书,话说之前打败雷轰那三招,就来自这摊子里买的一本《师太请从了贫道》。不过天九只买仙侠小书,从不买什么功法秘笈。

宗阳随意的扫着摊子里的书,不料隔壁摊的一句话吸引了他。

有个厚嘴唇塌鼻子的背剑年轻人在问:“老板,可有教人入剑的秘笈?”

宗阳叹气,入剑岂是一本书可教?

“有!”老板却是极其肯定的应了声,在这种网罗天下功法的摊子里,很少有老板没有的书。

“嘛名字?”年轻人蹲下身子。

“喏,这里的都是!”老板指了一堆书让年轻人自己看,顺便说了句:“这位高手,看你骨骼清奇面有神相,别说入剑,哪怕是修炼剑意也不值一提!入剑剑意同气连枝,你可知剑意之后还有一个境界?”

宗阳洗耳恭听,那年轻人也问了嘴是什么?

老板得意一笑,从摊子里捞出一本,故意卖关子道:“买了这本回去修炼就知道了。”

宗阳转身,问向老板:“这本多少银子?”

“一两!”老板眼珠子一转回道。这厚嘴唇塌鼻子的傻帽未必买,但这位仪表俊美的小哥是主动寻来,生意八成有戏,趁机抬高价钱,再不济也让你还价。

“一两?!”天九转过头,凶着脸问道。

老板被天九吓的脚下踉跄一屁股坐地,瞅着那满身的刺青,还硬着嘴回道:“大大大大爷,一两银子真没赚几个钱。”

“你的人头也不值几个钱!”天九故意吓唬。

如此经过春风堂堂主的插手,宗阳花一文钱买到了这本叫《黄胤真人论剑意造化》的书,且好奇这剑意之后会是什么境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