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方舟
  • 灭神
  • 小奉先
  • 2782字
  • 2015-10-09 20:55:15

天弃之地,是一处人迹罕至且不受上天眷顾的古地,地域不小于任何一个帝国,在炎龙,轩阳,昊天,昆仑,夏辕,大戎六大帝国之间,以北就是中央云界。

阴阳城,天下最大之城,建在天弃之地中央,据说已有千年的历史,为何名阴阳,是因此城之主便是阴阳氏。阴阳氏第一代家主当初耗时三十年建了阴阳宫,后几代又用四十丈之圆墙将阴阳宫围起,在外围再扩建城池拱卫,俨然成了一方小小国。阴阳城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无罪城,非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心向善的世外桃花源,恰恰相反,这里不受帝国管制,阴阳氏也以高墙之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里没有王法!青楼,赌坊,黑市等等,那些被天下帝国所不容的东西,这里恰可以如日中天。

但,无罪之城没有王法,却有规矩。

规矩谁来定?

八门地皇。

阴阳宫城墙有八门,将无罪城分为八块扇形地盘,每块地盘必须有一位地皇掌控,不能多也不能少,这也是阴阳氏对无罪城唯一的规矩。

阴阳城迎接天下来客赏脸而至,不过天弃之地太过广阔,就连十方道君也很难一口气踏剑飞进城,所以阴阳城与邻近六大帝国交好,在每个帝国相近的一个大城中设方舟台,让来客乘方舟飞至阴阳城。

方舟,由中央云界的天枢处创造,这种遨天之物堪称修道世界的奇迹,原理出于修道者御剑而更胜之,因为一艘方舟内运行着深奥的符文阵法,借天地灵气之力承载方舟,是天枢处的至高造化。一艘容纳几十人的小型方舟只需六位灵域境之人便可驾驭,中央云界最大的天舟长两百丈有余,如空中楼阁,须九位十方道君全力驾驭。起初方舟只在中央云界,唯有天下最尊贵的天羲人才有资格乘坐,十九帝国中并无一艘,但还是有一个特例,那就是阴阳城。

因为阴阳家已发誓,万世归属中央云界,而掌控阴阳家的幕后大人物正是某位中央云界的天羲人。

……

在黄昏时,宗阳带着元贲入了炎龙帝国第二大城凰图城,经一番打听,才知前往阴阳城得乘坐方舟。两人马不停蹄赶赴城中央,对凰图城的繁华走马观花,走了半个时辰后终于找到了所谓的方舟殿,进入大殿有专门管事的指引,一人交了一千两银子,终于有资格乘坐方舟。

一千两银子,这是行天道观以香火最旺计,一百年才能攒下。好在从五城牧之子那里得来了五万两,这笔街口卖豆腐的不吃不喝几千年才能挣得的银子,不然就算带上了青丘寒子牛给的一千两,除去一路开销,也没有足够的银子坐上方舟。

宗阳在交出两千两时有莫大的感慨,师父一辈子摸打滚爬都没见过足足的五十两银子,师徒两曾几何时日日要为填饱肚子犯愁,这让他觉得,钱财反而真的只是身外之物。

因为钱财买不来宗阳眼中无比珍贵的东西,苦中乐,方为了。问世间,还有什么比那只鸡腿更美味?

穿过守卫森严的层层高墙,在一块空地高台上,还不知方舟是何物的两人终于看到停着的方舟,元贲纳闷的问了嘴:“咦,这是大棺材?”

方舟外形如舟,却整体密封,除了两侧有一排排的窗户,其他地方雕刻着图案装饰华美,舟头有一个醒目的标志,是黑白各一半的圆形。

宗阳也是第一次见到方舟,早知该带上师父的骨灰坛子,一位领着他们前来的貌美女子发笑,笑意中显然隐含着对眼前这一大一小两土包子的鄙夷,童心未泯的元贲当然不会察觉,而宗阳是视而不见。

貌美女子恭送宗阳和元贲上高台,顺着方舟尾部放下的阶梯进入内部,里面其实很单一,中间一条铺着上等毯子的甬道,两边各是十来扇门,尽头是一扇紧闭的铁门。

貌美女子站到中间一扇门前,笑如春风道:“两位公子,这里就是你们的房间,请两位公子先行入内等候,方舟即刻飞往阴阳城。在方舟飞空时,会有符文大阵开启,还请两位公子莫出房门。”

宗阳先进房间,说是房间还不如是一两丈见方的小密室,只有一扇窗透进光亮,除了四壁的装饰物和壁画,中央只有一张桌案,放了些果品糕点,还有两壶不知是酒还是茶。

貌美女子转身退走,元贲进了房间一把关上房门。

没过多久,闲来无事的元贲又打开了房门,在甬道里乱走,新鲜感没了就折回房间吃起糕点来,宗阳正在盘膝打坐,却听甬道里传来脚步身,有女子妖媚笑起,一股比乌沱镇吃面深巷里还要媚惑的香味飘入房间。

片刻后,看到了当先的两个身影。

一个披白发,面相妖异的男人昂首傲视,不合时宜的穿着一件黑色貂皮大衣,左手正搂着一位露香肩的紫裳美艳女子,有说有笑。

美艳女子恰巧看了一眼宗阳,眼神中流动一瞬即逝的异色,而同样与美艳女子对视的宗阳,却全然认不出对方的身份,却对她的气质有一丝的熟悉。

男人女子消失在房门口,再走过他们身后的两名沉默的锦衣人。

“除了那女的还不完全是十方道君境,另外三个都是,白头发的有点厉害。”元贲一一说道。

宗阳知道,元贲口中的有点厉害,已经是很厉害了,那狐妖赤岐都还没资格有这句评断。

关上房门没多久,方舟就腾空飞起了,宗阳一直留意的房间内布满的符文终于有了动静,不过只发出了一闪而过的光芒,唯独窗口布上了一层浅黄色光罩,想来是某种禁锢的符文大阵,不让某些图谋不轨的人毁了方舟。

那两壶原来一壶是酒一壶是茶,一壶酒显然只能让这哥两暖暖胃,当元贲得知所花的两千两可以买凰图城某条大街上所铺的雨花石那么多的馒头时,吃光了所有果品糕点,连带那壶茶,说是吃回一点是一点。

忿忿不平的元贲没过一会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了,高空俯瞰大地高山河流城池,而白云尽在眼前,确实比一览众山小还来得气势。

在宗阳一问下才知,原来元贲没有本命物,所以十方道君的他,还没有凌空飞行过。

宗阳踏过慕天的飞剑,从天台山前往青丘,所以对方舟窗外的景色不是很在意。

元贲看久了也就趴下熟睡了,宗阳闭目养神,自出青丘后至今,他便没再修炼过般若太阳精经,毕竟一路上都没有机会,在这方舟上,既然有十方道君在,还是谨慎点为妙,只好等到了阴阳城再加倍修炼。

方舟上有一些图册,有粗略的天下版图,只绘出了各帝国的一些名山大川,不过在天弃之地周围的六大帝国标出了方舟出发所在的城池,炎龙帝国的凰图城赫然在列。另外是有关阴阳城的册子,主要为概要介绍和相关警示。

宗阳在养神之余悉数阅览,期间元贲突然醒来,却是拿起桌案上的香炉当尿壶,满满尿了一炉,当宗阳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制止了,元贲干完这龌龊事后,心满意足的再次趴倒。

方舟殿的告示里写着,方舟飞行三个时辰后就到阴阳城,出于对天弃之地的好奇,宗阳在一个时辰后站在窗口俯瞰,却发现除了满目的白茫茫浮云,看不到任何景色。

又过了一个时辰。

元贲忽然莫名惊醒,像中了邪般站起,蓦地吼叫着冲到窗前,用手砸窗上的光罩,光罩只如被石砸到的水面,荡漾开波纹。

其它房间的人以为是哪位刚长成的小子受不了那声音,抓狂了。

宗阳去阻止元贲,却发现元贲双眼已血红,身上开始冒出神猿虚影,不过元贲显然是失去了神智,神猿虚影时有时无。

在慌乱中,元贲一口咬住了宗阳的右臂,暴睁血红双眼往死里咬。

宗阳一声不吭。

在十几息后,元贲嘴上的力道开始减轻,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当元贲彻底恢复神智,松开嘴看到宗阳右臂上涌血的牙印时,扭头愧疚的望向宗阳,眼角擎着泪珠,喊了声:“大哥!”

宗阳摸着元贲的头,微微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