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莽虎真人

  • 灭神
  • 小奉先
  • 3196字
  • 2013-09-16 14:41:39

宗阳第三次见姜五熊,是在翌日清晨乌沱镇的渡口。

这个渡口在横贯乌沱镇官道的尽头,因为是军机重枢,故规模甚大,当年在岩面江畔上用丈长的青石和夯土堆砌成台,尽头是向下的层层宽阶直通江面,因为岁月悠久,青石面留下了斑驳痕迹,镇守的一尊石狮表面也被风沙侵蚀的坑坑洼洼。

兄弟两是在渡口宽阶上过的夜,只怕错过了姜五熊。

当姜五熊见到宗阳时,原本将昨夜当作最后一别的她格外欣喜。

江面雾气浓,安静的乌沱镇除了隐约几声鸡啼还不见人起,赶第一趟船渡江去主城的人都上了一艘半大的船,船老大也不来催,故意扯着嗓子问还有没有人,宗阳见没时间了,终于从怀里拿出两样东西让姜五熊收下。

分别是一根钗子和一串糖葫芦。

这根钗子质地为银,剑形,好看的是红色剑穗,中间穿着一颗镂空青珠,难怪两女为了争它最后动剑上了城头。钗子是向五城牧之子买的,从五万两里扣,这是宗阳的原则。

糖葫芦是昨夜寻遍整座乌沱镇买到的,元贲最后都累的趴在宗阳背上睡着了,而那小贩见宗阳特意来买,还坐地起价贵了一倍。其实宗阳当时就看到了姜五熊望糖葫芦的那一幕,后来上前一问价,原来这边的糖葫芦简直是天价,囊中羞涩只好作罢,但存了个心,好在有机会及时补上。

姜五熊怔怔的望着手里的两样东西,本想感动的说些什么,却被宗阳送着急急的上了船。

宗阳可不喜欢那种场面。

挥手作别姜五熊,这绝对是最后一别了。

宗阳还在注视雾气中忽隐忽现的渡船,它是顺江横渡,已在下游百丈外了。元贲终于开口问道:“大哥,那糖葫芦好吃不好吃?”

“大哥给你买一杆子吃,可好?”宗阳笑道。

“好。”元贲心满意足。

兄弟两准备离开渡口,因为前往凰图城需要顺乌沱江而下先去燕城,而坐船的渡口不在此,可当他们刚转身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原地站着。

中年道士身穿黄纹道袍,束发冠留长鬓,面肃,太阳穴鼓胀,身形高而挺拔,身后背一柄降魔锏。

元贲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实力,所以格外警惕,而宗阳一眼断定此人是来找他们的。

“两位,我看你们印堂发黑,似乎有一劫。”中年道士先开口。

宗阳直视中年道士,对方没有展露杀气,但敌意已显。

“本道紫灵门莽虎真人。”中年道士自报家门,渡口虽然空旷,但他孤身站在那,给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紫灵门是炎龙帝国第一大道门,掌门神玑子是帝国祭天道师,尊天师封号。至于真人,是道士晋入十方道君境后修为大成臻至圆满的尊称。这两样加起来,当然不容小觑。

宗阳冷静思索,想来远日无怨,那就是近日之仇了,想不到那五城牧公子请来了十方道君境的真人,他淡淡说道:“是为昨夜之事?”

莽虎真人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表情如霜冻,冷声回道:“还算有自知。”

“身为真人,难道要助纣为虐?”宗阳也不用客气了。

莽虎真人额头青筋明显一暴,宗阳这句话当然是戳在了他的脊梁骨上,世人恼羞必怒,这位紫灵门真人也不例外。他当然有些许苦衷,年青时下山行道曾蒙受过李俊文父亲的性命恩惠,所以多年前传授李俊文诸多紫灵门禁外传的功法,可惜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的李俊文不争气,哪里愿意吃苦修炼。之后莽虎真人深居紫灵门,虽然还欠了恩情但与李家没多少过往,这次有事前来西边大漠,先特地与五城牧一叙,再在此乌沱镇见侄儿一面。

世人护短,莽虎真人本为世人,当然也护短,道士不食人间烟火很大程度上是句冠冕堂皇的屁话,视凡人为刍狗才是真话。所以莽虎真人就算知晓李俊文的德行,在不问青红皂白下也得替李俊文出一口气。

“本道不愿多费口舌。”莽虎真人一句话避过。

两方之间的空气瞬间冷到了极点。

“大哥,你走!”元贲怒吼一声,现出猿神虚影,步步踏裂地面爆射向莽虎真人。

“原来是妖!”莽虎真人背后降魔锏躁动,冷笑道:“本道今日除妖卫道!”

说罢体内气机暴涨,在土黄元气护体之际,全身竟然暴起强悍肌肉,道袍鼓荡,如搬山神仙,降魔锏飞入手,大有以力证道的气势。

元贲气冲斗牛,暴怒起来管你有多强,就算是天王也要拼个你死我活。见降魔锏当头砸下,直接硬碰硬双臂交错格挡,霎时降魔锏砸在元贲的猿神虚影上,元贲下半身轰然陷入地面,爆开的元气卷起尘土以元贲为中心辐射开。

一招之下,处于弱势的元贲惊天一怒,狂吼后双眼血红,那元神虚影也实质了许多,他开启了神猿传承的暴血六道,双臂强力推起降魔锏后一退,落地时一脚将地面踏裂成蛛网,身形化为红光闪向莽虎真人。

莽虎真人收起降魔锏,左手以掌接住元贲的全力一拳,两股元气冲撞后爆开,莽虎真人忽然拉着元贲一退,卸去了元贲的力后,右手五指大张朝元贲的头强势按下。

轰——

地面被爆开的元气震的大范围凹陷,边缘处沟壑隆起,莽虎真人这一按出自紫灵门功法《降魔大德印》,达最高境界可在豆腐上碎石而不损豆腐,乃追崇力之大道。如此出招,也是莽虎真人不愿毁了渡口动静太大,所以这一按看似杀伤不大,其实已将五成力量倾注于元贲,在他看来足以杀了这只小妖。

莽虎真人为何道号莽虎,因为天生虎力。

不过莽虎真人还是低估了元贲的神猿虚影护体。

受重击的元贲手脚撑地,头硬是拱起了莽虎真人的右掌,与此同时,没机会开剑三的宗阳只能开剑二跃向莽虎真人,以一剑炎月焚空斜斩而下,如天地间闪现一道赤红流光。

若救不出小弟,那就同年同月同日死!

莽虎真人目露凶光,全身虎肌一暴再暴,右手以七成力又是一掌按下,势必要按碎这只小妖的头颅。

天下之妖皆可杀!这是莽虎真人的信条,至于他为什么不用十成全力,源自于他孤傲的自信与对元贲的不屑。

轰——

地面再度恐怖凹陷,整个渡口石台毁去一半,附近乌沱镇的屋舍震颤。

莽虎真人施展了《降魔大德印》的极致,掌下杀妖,却只用元气震散宗阳的炎月,不伤及宗阳。

元贲在莽虎真人掌下全然没了生气,虽然头颅未碎,但七窍流血,尤其是口,吐出了大滩猩红鲜血。

忽——

莽虎真人射向还未落地的宗阳,右手成抓五指刺入宗阳胸膛,元气封住其身。

宗阳无法动弹半分,心中苦笑,自万金楼报仇开始,哪怕是面对俯视五大道门的葬天还有一战之力,可在这十方道君境的真人面前,完全就什么都不是,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与巅峰强者实力的天差地别。

“本道不会杀你,但会废了你的一生修为,以此为戒!”莽虎道人如可执掌众生命运,对宗阳判下了罪罚。

宗阳因为被莽虎真人提着,正好傲然睥睨莽虎真人,怒道:“有本事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我会同样废了你,踏平你们紫灵门!”

莽虎道人不怒不嗔,因为他不在乎蝼蚁的任何言语。

这时,元贲骤停的心脏猛烈一跳,而莽虎真人的元气蔓延到了宗阳的全身筋脉经络和穴窍,宗阳痛苦的咯出血来。

仍在江面渡船中的姜五熊,因为船老大唱着难听的西腔土歌双指塞住了耳朵,渡口的动静船上其他人听到了,但他们除了惊诧还能做什么。

渡口上,原本面无表情的莽虎道人目光一凛,发现宗阳怀里有东西闪闪发光,而这一幕勾起了他的一些深刻记忆。

莽虎道人难得谨慎的用元气摄出宗阳怀里的命珠,两眼蓦地发直,心口咯噔一下。

“你与慕天是什么关系?!”莽虎道人语气有些急乱的问道,脑海中冒出了这个曾大闹紫灵门的恐怖身影。

宗阳察觉到了莽虎道人的一丝异样,冷道:“他是我大哥。”

莽虎道人没有怀疑,因为这种天字号世间只有赤阳门慕天所有的神物命珠,缥缈峰玄月宫宫主夜无宁也有一颗,夜无宁在慕天心中是什么地位?能被慕天送一颗的,当然都是心中重要之人。

这当口,元贲摇晃着站了起来。

莽虎道人见元贲没死,呼出一口气,迅速收回宗阳体内的元气,将其放开,并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玉瓶,故作姿态说道:“今日是个误会,本道这里有一些紫灵丹,你们一会服下,没几日伤患必好。”

宗阳没有伸手接,莽虎真人热心的塞进宗阳怀里。

紫灵丹,紫灵门的镇山之宝,与仙级只差一线,就算是莽虎真人也只有四五颗。

“本道误伤了两位,在此赔罪。”

贵为紫灵门真人,炎龙帝国天师师弟,可俯视帝国诸道门的十方道君,向一位觉灵境的无名之辈卑躬一揖。

宗阳一直无言,在看一个大笑话。

“告辞!”莽虎真人羞愧难当,灰头土脸遁走了。

宗阳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向有些莫名其妙的元贲,蹲在他身前。

兄弟两极巧的相互为对方擦去嘴角的鲜血,相视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