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小孩唬大人
  • 灭神
  • 小奉先
  • 2271字
  • 2015-10-09 11:28:38

乌沱江上河灯璀璨,烟花照亮上空,两畔时不时传来欢呼叫好声,江面上一艘艘舟船静在其中,可以模糊看到上面晃动的人影。

与姜五熊作别后,宗阳和元贲凑出了仅剩的碎银散钱,好歹买了一碗酒,一碟花生米,宗阳没打算教会元贲喝酒,谁知这小子一碰就起兴,大半碗都装进了肚内,还面无半点红,闲聊片刻,宗阳带着元贲去做早已打算好的最后一件事。

说来也真凑巧,元贲恰恰认得五城牧的独子,缘于多日前他在乌沱镇上被街上的青皮混混欺骗,说某家豪华府邸内有美味佳肴,而这府邸的主人正是李俊文,元贲后来在府内胡吃海喝也没被发现,还将整个府邸逛了个遍。

夜色下两人豪迈的朝李俊文的府邸走去。

在那府邸内,李俊文身披单衣,敞着胸口,正凭栏酌酒,落阳关城墙上的华衣女子是这位公子哥的未婚妻子,家境算不得显赫,但她自幼入帝国二流道门正清宫,修炼天赋不错,如今已是入衍境,这才踏过了五城牧这在帝国不算低的门槛。

府里的三名灵域境大高手平日里养尊处优自命不凡,想不到斗不过一个不明来路的青衣女子,堂堂五城一霸在自家地盘受辱,李俊文在离了落阳关就吩咐管事找来时常给父亲做脏活的五鸦,一张小网已经张开,捕杀一只蝴蝶应该不算难,可偏偏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

那位昏死在暗巷里的人醒来后不见姜五熊的踪影,只好惶恐的四处去找寻,若真的跟丢了,回去交不了差,往后不能被公子器重事小,告知是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孩踢中胯下要害所致,以后都不用在府里混了。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害他的两人已经站在公子府前了。

宗阳抱着剑,说道:“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高手,不过那人既然要请杀手,想必府里藏不了什么人物,五熊也说了,一个十方道君都能吓住那五城牧了,但我们还是小心行事为好。”

“恩。”元贲点点头后,倏地奔向大门,一拳霸气轰开。

宗阳额头布黑线,若这是小心行事,那要是大大方方,元贲会干出什么高调的事来?!

不一会儿,看门的护院的都被惊动了,元贲在前,宗阳在后,两人过一栋栋楼宅如履平地,几个呼吸就到了一栋最高最大的楼前,楼上灯火通明,纱帘飘动。

府里的下人们虽然躁动却不敢追,那些平日里随公子骄横的鹰犬们提着火把叫嚣着围了过来,府里还有五十名五城牧府的私兵,跨刀提弩冲在最前,笼统百人片刻之后护在了大楼前。

本来府里还有三位灵域境客卿坐镇,不过白天两人受重伤,连床都下不了了,唯一剩下的一名背着剑从偏院赶了过来,此时正负手站在边上一楼顶。他原本担忧会是白天那青衣女子来寻事,不过好在定睛一看是一大一小两人,大的正是在落阳关城墙下被打的很惨那位,立马放宽心恢复了大高手孤傲姿态。

一名小将带着二十私兵上了楼,拉弩填箭,李俊文没有拿剑的意思,以他的三脚猫实力,平日提剑是装模作样,这种时候就完全没必要了。

“是你!”李俊文嘴角弯起,表情戏谑。

宗阳招牌式的微微一笑,并不因白天被他的下人狂殴而记恨迁怒。

“找死!”李俊文这一声喝响彻整个府邸,是五城牧之子的做派。

“你找死!”元贲小手指向李俊文,两眼圆睁暴怒,谁敢凶他大哥,他就杀谁。

“放箭!”李俊文今夜没有玩弄的兴致。

五十支弩箭无情的破空射出,这种武器杀伤力恐怖,一只弩箭可以轻松穿透一匹战马,寻常铠甲在它面前更如层纸。

李俊文狰狞兴奋,五十支弩箭,就算你是灵域境的大高手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也得被射成筛子。

“大哥不怕!”元贲丢下这句话,迎着卷起气浪的弩箭往前大踏一步,发出兽吼的同时一个血红巨大的覆甲猿神虚影出现,转瞬即至的弩箭瞬间被震成齑粉。

在所有人惊惧的刹那,元贲连同虚影一并双拳砸地,如流星坠地,府邸大动,地面顿时崩裂大颤,铺地的条石从泥土中汹涌翻出,所有人被震翻,连同心神都被震慑了。

远处的灵域境客卿见是十方道君,都没了祭剑的冲动,生怕惹怒这尊小凶神,怎么死都不知道。何况以他的身份,不出手就算五城牧也不敢责难,静观其变为上上策。

没了猿神虚影的元贲跳上楼,一把甩出震倒的李俊文,李俊文在空中惨叫划过,在离地面还有一丈时,被闪来的元贲一把擎住,安然站好。

李俊文刚回过些心神,元贲却再变出比身子稍大的猿神虚影,围在李俊文身边一顿猛砸怒吼,这是兽类最原始的唬吓,把李俊文吓得屁滚尿流魂魄出窍。

“元贲,好了。”宗阳笑着开口,元贲立马退到他身后,乖乖的站着,不过两眼还是锁定着李俊文,气有些喘。

宗阳走上前用剑鞘抵在李俊文的下巴处,把他双脚离地提了起来,淡然却杀气外放的说道:“五鸦已经死了,不要再伤害我身边的人,不然,杀你只是开始。”

“是,是,是。”李俊文落魄连应,一条裤管湿了,腿在兀自抖动。

宗阳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给姜五熊平添诸多祸事,所以收剑转身,李俊文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围的鹰犬私兵哪敢吭声,一听公子无性命之忧,都已经谢天谢地了。

“另外。”宗阳此话一出,就差哭爹喊娘的李俊文整个人惊的一颤,生怕要死了。

元贲急忙直奔主题,朝李俊文喊了一声:“银子!”

李俊文一听是银子,呼出一口气,大方的问道:“您要多少,尽管说!”

元贲很有气势的亮出一只手,反正要少了,让大哥再要。

“好!好!好!”缓过精气神的李俊文干咳一声,朝边上的人吩咐道:“快拿五万两出来!”

宗阳一听深吸一口气,元贲对银钱没概念,不知多少。

……

两尊神走了,五万两虽然让李俊文甚是肉痛,但有什么比命重要,只要老爹还是五城牧,金银就不会缺,他坐在地上好久才晃悠着起身,现在这腿软的跟棉花一样,两名下人赶忙过来搀扶。

“公子,此事要惊动老爷么?”这位管事小心问道。他深知李俊文的心性,凡事讲究你咬我一口我剐你千刀。

“不用。”李俊文闭目养神坐在紫檀太师椅上喝茶压惊,两名丫鬟正在给他揉腿,其中一名哪敢嫌一腿的湿尿。

李俊文忽阴下脸,冷道:“有个人可以收拾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