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荒泽鳍蛟
  • 灭神
  • 小奉先
  • 5029字
  • 2013-06-22 19:29:37

轰隆隆,一阵阴凉的狂风吹过。

“死门逆生,羲和殿修般若太阳精经。”

宗阳从昏睡中猛的惊醒,脑中不断回响着这句话,如魔咒一般,头痛昏沉中却见苍穹乌云滚滚,又该下雨了。

这里是赤水荒泽,地处赤城北部,地域之广,横穿过它足足需要三天两夜。

宗阳两手撑地正要起身,右手却按到了糙糙的一截东西,侧脸一看,竟然是条红斑火蛇!

好在虚惊一场,这条红斑火蛇已经没了动静,八成是死了,再环顾身体四周,居然发现有无数毒物的尸体!

这些荒泽之物定是在宗阳熟睡时经过此地,不想无辜毙命。从儿时起,宗阳就发现,那些靠近自己的蟑螂蚊虫都会无端毙命,就连房子周围的花草也会凋零干枯,他无法推敲其中原因,其实骰子老道也无从得知。直到他能感知到体内的魔种时,师徒两人算是找到了答案。

但是,这一次自己的杀伤力为何会如此之大?!连这种生命力比蟑螂蚊虫强悍数倍的红斑火蛇也难逃厄运!

虽然不得其解,虽然十分茫然,但雷击不死,万金楼暴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还少么?

眼见要下雨了,宗阳用手掌击头,摒弃杂念,起身扫视地形,却见不远处有个难得的土丘,在几株灌木中间,正好有个内凹的地方可以避雨。

荒泽到处是烂泥深潭,因为之前闷热的缘故,空中依然弥漫着一股腐臭之气,令人作呕。

宗阳深知犯了血案,赤城的官府,亦或万金楼的余党总会来缉拿自己,所以他潜入了人迹罕至的赤水荒泽,以求庇护。

来到凹处,宗阳将剑和行囊往怀中一放,靠了进去。外面淅淅沥沥飘起了雨线,望着眼前荒泽与天空混为一色,尽是黑暗,兴许是受外面阴冷环境的感染,他双眸暗淡,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

宗阳不自主的将手按向行囊,这时心中才安宁了几分,行囊里有个无论他漂泊到哪都不孤单的坛子,装的正是骰子老道的骨灰。

一夜之间恍如隔世,不想活生生,日日相见的不靠谱师父,如今却化为白白一堆灰,封在了坛子里,再也不会念念叨叨,再也不用宗阳操心了。之前,骰子老道不止一次调侃过,要是他驾鹤西去了,就教宗阳把他火化了,骨灰放在坛子里,带他回一个地方。

念到此,宗阳忆起,在离了万金楼之后,他曾先折回道观,观里没什么贵重东西,唯有在破殿里,有骰子老道藏的东西。在移开供奉人像的木匣子,下面是一个简陋的暗格,最上面放着一个大锦囊,下面是一本册子,再无他物。

因为是仓皇逃命,宗阳一直没机会仔细看这几样东西,此时他打开行囊,先掏出了那本册子。

《归一剑诀》,是这本册子的名字,原来是本剑谱。

骰子老道一直教宗阳剑法,却从来没有提到过剑法的出处,只是一味的强调,这是很拉风,可以一剑笑傲江湖,天下无敌手的剑法,宗阳翻开剑谱,先不看开篇的剑诀,只看了头几页剑招,就明白了,自己所学的剑法,就来自于此。

看来日后要练剑,宗阳就得看着这本剑谱学了,若能学成,也算是给师父一个交代。

放回剑谱,宗阳再找出了那个大锦囊,这是一个用料极为普通的锦囊,解开收紧的红色带子,里面原来也是一本册子。

难道又是一本剑谱?

宗阳拿出册子,定睛一看,上面写着的却是“宗家族谱”,这四个字如蚯蚓乱爬,定是师父所写。

翻开册子,宗阳先摒弃字迹歪斜所造成的视觉冲击,仔细阅读,好在内容极少,只过了小半盏茶的功夫,他就读完了,最后的一行写着:宗风,宗家第四代嫡子,行天道观观主,有一子,宗阳。

宗家前面三代的生前事迹记载的十分详尽,如第一代家主宗不凡,竟是青丘门第十九代掌门,曾在落孤峰大败四大道门掌门,又曾一剑断江,如仙人一般。后面两代虽有不济,但一生也有光彩之处,唯独到了第四代宗风这里内容如此省略,一生成就较之第一代先辈,如萤火比皓月,衰落的令人唏嘘。

宗阳终于知道了师父的真名,也终于明白,宗家确有值得吹嘘的荣耀历史,当然,他也猜出了师父生前经常念叨的夙愿是什么。

此刻,宗阳双眸渐渐坚定,灼热,如有希望之火在迅速燃烧,他按住骨灰坛子的手掌变的发烫,视野穿过漫天的雨线,在高空中他看到了一样东西。

师父,我会活下去,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踏上青丘!

沸腾的热血驱散了阴冷寒意,宗阳突然间感觉到体内似乎有另一个更加孤冷傲气的自我存在,并正在与原本的自我融合,这种感觉,自赤山顶被雷劈中不死后,就开始萌生并愈发强烈了。

尤其在万金楼,当宗阳忽然进入那种诡异的状态时,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事外,由另一个自我在操控身体,而这个自我,好战与杀戮之心极重!

这种感觉,让原本沸腾的心境瞬间消失,取代的是一丝恐惧。

我到底是谁?

为什么体内有一颗魔种?

为什么拥有那种古怪能力?

这种念头让宗阳不寒而栗,因为无知,所以惧怕。但昨日一天,却让他觉得比整整十六年都要活的精彩,仿佛一只丑陋弱小的蛹,终于到了破茧的那一天。不管这种力量是福是祸,只要不成为邪魔歪道,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这又何妨?!

这就是宗阳的心智,从凌乱恐慌到灵台坚定,只在一念之间!

赤山门前七日之跪,他就曾重重发誓,只要自己能脱去废物之身,只要自己能守护身边重要的人,哪怕是以命作为代价,他也无怨无悔!

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宗阳掏出一张烧饼,默默的干嚼着。

……

初春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高空中的乌云被狂风无端卷走,天色虽然亮了些,但总归如被墨水侵染般,灰暗。

宗阳整理完行囊,再次踏上逃亡之路,继续往荒泽深处潜行。只是身子重新回归原样,眼下又背着行囊提着剑,举步维艰,每走百米就气喘如破风箱,速度如龟爬。

相传赤水荒泽中怪物盘踞,大多吞人不吐骨头,更有人号称曾见到妖怪吐气修炼,宗阳这一路倒没遇上,兴许是不够深入的原因。抛开传说中的怪物,那些毒蛇毒虫他倒是见了太多,只是它们遇上自己反而不死即遁,相比这些,荒泽中的泥潭反倒最凶险,深渊难辨,若陷进去就没命了。

烧饼吃了容易口干,但荒泽中大多的死水发臭不能饮,走了大约十里路,在宗阳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大片相连的湖泊,水质清透。

宗阳趴在湖边咕咚咕咚鲸吸起清冽的湖水,师父身边一直有个紫葫芦,可惜走的仓惶,忘记顺手带上,眼下只带了干粮不带水,遇上这种水源就绝不能错过,不然难说下一段路程没有清水可饮,渴个半死。

喝足了水,宗阳洗了把脸,前方湖泊映满双眸,他只能选了条稍宽的滩堤穿过这大片湖泊。

湖面起风,吹起层层波浪,无形中让四周气温骤降,若从跑江湖的道士来说,那就是阴气比较重。

宗阳虽然跟着骰子老道跑江湖,但从来没有感知阴气这种天生根骨,其实说什么阴气,纯粹是行内为了唬住小老百姓的说辞,目的就是骗你兜里的银钱,塞你几张不知所谓的道符,可是在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了什么,眼神往右侧湖泊远处扫过,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没入湖面。

是错觉么?

这一瞬间太快,宗阳都丧失了判断力,加之湖面本就波浪起伏,就算有东西没入湖中,也找不出动静了。

在思索间,宗阳的步伐惊动了野草丛中一只打盹的大野蛙,“噗咚”一声,这大野蛙跳入湖中,让原本精神高度警觉的宗阳惊出一丝冷汗。

啪——啪——啪——

明显的一串声音传入耳际,不过这次是在左侧,宗阳定睛望去,只见一个身影如飞射的利箭,俯着身子,在远处的一条极小滩堤上疾冲,那声音,是他双腿在水上漂的声音。

强者!

来人行动飞速,在前面绕了一个圈后,最后堵在了他这条滩堤的前方,双手抱胸,衣衫飘动,背后那把剑的剑穗也随风而动。

宗阳停下脚步,本能的往背后一望,果然见到了一排身影,看衣装,竟然是赤山门的人!

前后的路都被断了,对方明显来意不善,宗阳不解的是,自己只是与万金楼有过节,赤山门追来是何用意。

其实宗阳哪里知道,昨夜在万金楼中杀了的剑客,会是赤山门的一位长老。

背后是四位赤山门的弟子,还有一位中年人,应该是师尊长老的身份,他们围了上来,而前方那位强者在落定后就纹丝不动,宗阳先转过身,静观其变。

“你可是行天道观弟子宗阳?”为首中年人两鬓发白,目光冷冷,质问道。

不管回答是与不是,都难逃厄运,宗阳淡淡的应了声“是。”

中年人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双眼一眯,目露凶光,喝道:“大胆行天道观恶徒,敢杀我赤山门长老,罪不可恕!”

一听此言,宗阳脑海中闪过万金楼里那位剑客的身影,心中立即有了推断,不禁唏嘘一笑,想不到自己一生卑微,低头行事,到最后却惹上了赤山门这种巨擎。

“还敢笑?!”中年人身后一位弟子怒道。

“擒下!”中年人眉头一皱,随他话毕,利剑出鞘声起。

其实这中年人心中也有不解,对方敢杀门下长老,证据确凿,为何掌刑堂的堂主却勒令要他们缉拿凶手,带回赤山门发落。更不解的的是,明明只是一破落道观的弟子,怎会有实力杀了门下长老?

不管怎样,这次带出了手下最精锐的四名弟子,中年人作壁上观,且看这杀人恶徒究竟有何实力。

四名弟子按小剑阵站位,虽然眼前这人身板堪弱,握着把剑都觉得不堪重负,但他总归是杀了高高在上的长老,不敢轻视,更甚心中始终有一道抹不去的阴影,惧意难祛。

宗阳解下行囊,轻放于地,瞬间如释重负,他奢望自己能再一次暴走,但那种境界,如做梦般不切实际,无从想起,他准备迎敌,只是不想如此无奈的束手就擒。

可宗阳的每一个动作,在这四名弟子眼中,却让他们如临大敌般不敢忽视,一惊一乍,十分搞笑。若按实力来讲,他们中随便一个,都可以如踩蚂蚁般蹂躏宗阳。

宗阳拔剑了,可这把剑,此刻仿佛有百斤之重,他拔的十分吃力,但脸上平静,这让那四位看来,又以为是高手作派。

剑拔弩张之际,每个人精神力高度集中,任何风吹草动都被无视,可就在此时,身旁的湖面轰然炸开,湖水如漂泊大雨般袭来,一声巨兽的吼叫震耳欲聋,一道庞大的身影冲上滩堤,眨眼间,当先的一名赤山门弟子被这巨影带入滩堤另一边的湖泊,而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了神智。

那是足有七八丈长的龙形怪物,背上有如帆般的猩红长鳍,一根根骨刺如利剑,它的出现如惊鸿一瞥,只是一个模糊样子,此时它钻入的湖面,湖水涌动形成漩涡,湖底的淤泥水草被席卷上来,一股鲜红映入了每一个人的眼中。

“恩?”如雕塑般站立远处的强者终于有了动静,古井无波的脸上双唇微动,默念道:“鳍蛟!”

“这是什么怪东西!”对于这种超乎了认知范围的东西,劫后余生的三名弟子手脚不自主的抖动,吓的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

湖水的漩涡越来越大,宗阳捡起行囊往后退,这时,湖面上露出了鳍蛟那猩红的背鳍,蛟首若隐若现,中年人事先发觉了危机,大喝:“快退开,危险!”

三名弟子充耳不闻,说时迟那时快,这头鳍蛟再次冲出湖面,明显是攻向他们。

宗阳终于看清了这头鳍蛟的真面目,那乌黑的蛟身覆着沾满淤泥的鳞甲,腹部鱼肚白,蛟首与蛇头无异,只是脑后长有两面扇形的大红鳍,从鼻孔到头顶布满密密麻麻的骨刺,看着十分恐怖。

这妖兽嘴巴极大,里面长满了错综复杂的长牙,随着一声吼叫,腥风扑面,看架势要生吞了三名弟子中的一位。

“退开!”中年人狂吼着拔剑而上。

那名被锁定为猎物的弟子,终于在临死一刻爆发出了生的潜力,身子急退,身后两名弟子也被带着倒退,三人退向宗阳这边。

鳍蛟腾在半空,见状瞳孔竖起,恼怒之极,此时一道剑光忽然闪向它的七寸,“哚——”长剑斩进了它的身躯。

这一系列只发生在刹那,蛟血飙射,中年人在一击得逞后迅速后退,若不这么做,他将被鳍蛟的身躯撞入湖泊,那样的话就必死无疑了。

中年人重伤了鳍蛟,但远处的强者忽然双臂一垂,露出如鸟爪般的枯手,“嗖——”的冲了过去。

“师父!”三名弟子脸上无血色,有些痴呆的惊道。

中年人一手提剑,一手背在身后,大有摆出一副潇洒姿势的意味,他以为三名徒弟在膜拜自己,却忽感有什么粘稠的液体落于头顶脸颊。

抬头一望,中年人冷不丁倒吸一口凉气,后背直发麻,原来在他身后顶上,正立着另一头鳍蛟,一张血盆大口随时咬下。

从宗阳这边望去,这头鳍蛟比先前那头要大许多,在下颚还长出了浓密的红须。

“呔——”中年人想逃离,但这一声戛然而止。

鳍蛟凌空咬下,一口就吞进了中年人的上半身子,可能是为了报复,它双颚一闭,一团血花绽放,可怜中年人只剩半截身子站着,场面血腥。

呜——

原先重伤的鳍蛟钻出湖面,凄惨痛苦的叫着,鲜血染红了方圆几丈内的湖水,但看样子它还没到濒死的地步。

在滩堤上的红须鳍蛟仰天连着那把剑一并吞咽下中年人的上半身,眼睛却阴毒的盯着从远处奔来的强者,似乎能预感到对方的强大,蛇信一吐,一溜烟钻入了湖中。

强者赶至,整个人钉在滩堤上,右手握住了剑柄,眼神凌厉的注视着湖面,念道:“一对畜生,今日我定要把你们屠了。”

“轰——”

湖面再次炸开,一条蛟尾横扫而出,强者只身高高跃起,宗阳因为站在最边,急退了几步也逃离了陷阱,可怜那三名早已分寸大乱,如受惊小鸡的弟子,却被扫入了湖中,只留几声惨叫。

强者终归认这几名同门弟子,落地后迅速跃入湖中救人,宗阳似乎找到了逃离的绝佳机会,不料刚一转身,却见一个巨大蛟首挡在身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