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三天下
  • 灭神
  • 小奉先
  • 2286字
  • 2013-08-30 23:36:41

那场雨因磕山顶上某人一战而忽止,之后连下十日,冲净了青霄殿前正道流下的血,融入磕山,满山的苍松格外青翠。

青霄殿毁了,但重建之后会更加雄伟。

两只地龙从暴涨的澜沧江中挖出了一头铁索石牛,驼上磕山顶,安放在了青霄殿前,召来仙鹤朝祥。这等怪事问神兽当然是不得解,道人皆言大牛镇地,道家与青牛也颇有渊源,所以青丘门人也奉为上天手笔,山下的人更是疯传的神乎其神。

葬天身陨,兴风作浪的魔教又成一盘散沙,寒子牛以盟主之名号令正道倾山诛杀魔教,有断臂的陆孤妄坐镇,正道在一月内扫平了魔教,无数正道年轻一辈涌现,为翘楚的当然是青丘崇吾。

一辈封剑终老,一辈接过中兴道门之责,剑意门乙真门选出了新一任掌门,大佛寺也有僧人入主,寒子牛在盟主之位上只坐了一月有余就退下了,正道联盟随即成了翻过的一页。寒子牛同时退让了青丘掌门之位,只与陆孤妄山上喝酒山下钓鱼,笑言一生为青丘,在驾鹤西归前该逍遥几年。至于掌门之位,那日正魔死战,陆孤妄的一句约定连他本人与寒子牛大醉后,也不追究了。

因此,崇吾成了新一任青丘掌门。

在寒子牛宣布新掌门的前一夜曾找宗阳深谈,只问崇吾与鲁观南两人中,谁可当新掌门。

宗阳答,观南只喜欢种菜养鸡。

磕山顶一战后,宗阳经络俱废,神识大伤,在昏睡了大半月才醒。有元气护体才能开剑三,这一点宗阳是知道的,但在那一战中,他只好一只脚踩进鬼门关与葬天死战,好在一子险棋收官。

李天真为报救命之恩执意留下来照顾宗阳,先回宁峨门收拾行李,在宗阳昏睡第二日就牵肠挂肚的赶回了青丘,刚好住在小院的第三间。李天真一来,让阳气大盛的小院一下子欢乐了许多,鲁观南起先羞涩的躲开这位宁峨门的小道姑,连一个眼神的接触都没有,可天真烂漫的李天真主动与鲁观南熟络,鲁观南一个山野老男人哪经得住妙龄女子的热脸,两人没几天就不生分了。鲁观南夜深人静时还偶有一个歪念,心思小院里要是有个女人当家,那就妥了,不过念想归念想,鲁观南是万万不奢望自己这只癞蛤蟆能吃宁峨门的天鹅肉。可老天就喜欢捉弄人,某日李天真晒的红肚兜不知怎地落在院子里,鲁观南发现后是捂着鼻子奔上后山的。

李天真除了照顾宗阳,就喜欢化个妆穿上好看的衣裳逛青丘,一双水灵大眼睛尽搜罗青丘女弟子,几日下来,青丘女弟子差不多被李天真看了个七七八八了,李天真心底的账本偷偷记下了十来个姿色上佳的,不过最终一一被她自我安慰的比下去了,谁也不知这位宁峨门少女在花什么心思。

可怜鲁观南一日不能见昏睡的宗阳几回,因为李天真撂下话了,当宗阳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必须是她。

果然,当宗阳醒来时,李天真正好在为他擦脸,这位宁峨门少女一把抓住宗阳的手,双眸湿润,像极了李天真看的言情书里的某一情节。

鲁观南偷偷问过宗阳,那时与李天真离开七祠镇后,两人是不是有不一般的故事。宗阳反问李天真人怎么样,鲁观南有些难为情的憨笑着说漂亮,就是小了点。宗阳听完拍拍鲁观南的肩,扔了一句知道就好。

宗阳醒了,李天真也没了留在青丘的理由,在临走前,宗阳让李天真舞了宁峨门的最高剑法,李天真舞的小鹿乱撞。

鲁观南插着袖蹲在一边看,只觉在宗阳面前的李天真,特别温柔。

宗阳欣赏完宁峨门剑法,在闭目回想后,让李天真专心看他重新舞一遍,却只有三分相似。

李天真看着看着就走神了,两颊微红。

宗阳只好舞了前后三遍,因为说了句事不过三,李天真才聚精会神看完。

接下来李天真按照宗阳的剑法舞了一遍,其间宗阳贴身指教数回,害得李天真两颊红透,兰息灼热,一边蹲着的鲁观南嘿嘿傻笑。

在宗阳送李天真下山时,李天真问这套剑法的名字,宗阳沉思片刻后答玄女,李天真回眸凝望宗阳一笑,这朵花儿只等君采撷。

送走了李天真,宗阳上了后山,与陆孤妄坐山观景,两人各三坛红萤酒。

“寒子牛说你不能做青丘掌门,我觉得在理。”陆孤妄先饮一口,用左手灌酒,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恩。”宗阳佩服寒子牛的睿智。

“寒子牛准备把你的那本剑谱画在剑冢的石壁上,取个名字吧。”陆孤妄望着身边这位剑道天才,真觉得自己老了。

“就叫战道吧。”宗阳微微一笑,一日竟然为剑法取名两次。

一阵风吹落几片古树上的新叶,陆孤妄忽抬左臂,酒坛里的红萤酒涌动溅出,他脸望远山,说道:“我陆孤妄从不婆妈,但今日必须一次,来,我带剑修敬你一口。”

宗阳笑着提起酒坛与其碰撞,一切都在酒里,咕咚咕咚大灌一口,大快人心。

“这一口之后,青丘再无剑修,也无气修。”宗阳喟然说道。

“哈哈。”陆孤妄自顾自再灌一大口,一生苦苦为剑修,终于云开见日,但大好年华已逝,心中怎能不唏嘘。

其实陆孤妄还有一个不与人道的秘密,那日与葬天一战后,他的境界已经退回了觉灵境。

两人如忘年交般闲谈,醉意渐上,陆孤妄终于认真问道:“今后有什么打算?”

宗阳回眸忘了一眼藏剑殿,应该是在看骰子老道,转过头回道:“我想去找寻我的身世。”

陆孤妄虽然早有猜测,但听到这个回答还是显得落寞,嘴上却说:“也好。”

宗阳怕气氛冷清,故意扯开话题,豪气道:“前辈,来,今日你我不醉不休。”

两人各自喝尽两坛红萤酒,陆孤妄酒量不如当年,被宗阳背着下山,只听陆孤妄口齿不清道:“小子,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若我不在了,记得上我坟头喝酒!”

宗阳没有哄这老头,心里却对青丘更不舍了。

……

之后,吴家老祖宗带着吴戢亲自上青丘,拜鲁观南为师,宗阳在扫了一遍藏剑殿,朝骰子老道跪拜,又去了一趟剑冢后终于悄悄下山了,送行的唯有掌门崇吾,岳小凤,还有鲁观南。

宗阳眼中天下有三,一个是跟随骰子老道浪迹的江湖,有坑蒙拐骗的伪道人,有动刀动拳头的草莽侠士,都是小打小闹小人物。一个是如今经历的化外道门,与僵尸斗,与魔教斗。最后一个,将是无比精彩,真正接近神仙的世界。

宗阳一剑在手,孤身前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