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剑二

  • 灭神
  • 小奉先
  • 4348字
  • 2015-10-09 11:00:15

宗阳在公地龙头顶一站定,这只入赘磕山的妖兽双螯便猛砸地面,声势做足之后,朝正面的魔教摆出了宣战的凶悍架势,若它能震天吼叫,那就更嚣张了。

葬天先杀了入魔的鹤山,再败青丘剑修陆孤妄和掌门寒子牛,此时正闭目调息。在场魔教教众见宗阳斩了剑鬼王的头,还有哪个愿冲上去做无谓的炮灰,眼下就等三大鬼王出场了。

“血鬼,现在你有机会出手了,呵呵。”狡猾的千狐鬼王看出了宗阳的不简单,冒然去战不是她的心性,这时正好推波助澜,自己先坐山观虎斗才是上选,她再对无相鬼王说道:“那两只妖**给我了,你就助战血鬼吧。”

千狐鬼王说完就扭着水蛇腰上前,血鬼王恶狠狠的盯着这妖货的背影,露出唇后的犬牙,黑纹从脖子蔓延上脸部,悻悻跟上。

无相鬼王摇着铁扇最后跟上,三大鬼王朝宗阳逼近,一战即将爆发。

一个是杀了剑意门掌门的吸血鬼,一个是灭了乙真门掌门及长老的毒公子,还有一个是轻易卸了宁峨门掌门一臂的媚惑魔女,魔教三大鬼王让青丘阵营无人敢出战。

李天真离开妙青姑,冲到石阶下,左右扫视众人,焦急质问道:“你们没人去帮宗阳师兄么?!”

被宁峨门一个小辈当头棒喝,那些实力不足道的只睁着一双双眼睛表情无辜,而那些尚有一战之力的长老们神情复杂,几位自甘不敌的汗颜别过了脸,场面沉寂压抑。

崇吾喊来了岳小凤,死有轻如鸿毛重如泰山,既然同辈的宗阳都出战了,自己身为气修首席大弟子,再不动作,活着就是个笑话了。自己正要将寒子牛转交给岳小凤,谁知寒子牛拉住他的的手,摇摇头。

“师父,我若不去,我怕我的道心将毁。”崇吾语气决然,这是他第一次忤逆恩师的意愿。

寒子牛苍老一笑,安抚道:“傻瓜,意气用事如何替为师扛起青丘?为师老了。”

最后一句为师老了,瞬间让崇吾的热血平息,只觉肩头不止背着师父,更是背起了整个青丘。

此时崇吾的道心非但没有毁,反而变得无比坚韧。

片刻之后,还是有几位青丘长老站了出来,宁峨门一位师太也在李天真感动的目光下出战,唯独剑意门那几位长老依旧没有动作。

景昊将陆孤妄托付给被剑鬼王放血不轻的鲁观南,潇洒一笑,腰际悬剑走向宗阳。

见正道有人助战,魔教阵营中那些实力不俗的宗主散魔也大肆出场,第一波就冒出了十数人。

宗阳一见此局,不想又是一场混战徒增伤亡,抬起提剑的右臂示意身后的人不要上前,朗声道:“对付他们三人,我一人足矣!”

此言一出,宗阳相信本来就准备一刀刀剐正道的魔教也会清场,果然,那千狐鬼王香袖一挥,命令冲出的十几人退回。

景昊离宗阳最近,朝着宗阳喊了声:“宗阳,那三人都在灵域境巅峰,当小心!”

宗阳侧过脸,点了点头。

血鬼王已从巨大掌印中率先跃了出来,一见身首异处的剑鬼王,眉头皱紧,心道领了这要命的苦差事,只好硬着头皮祭出身后饮血无数的血纹黑剑,攻向宗阳,自恃本命剑不会像剑鬼王的剑气那么不堪一击。

宗阳站在公地龙头顶,左手背负,右手持剑与飞在空中如毒蛇般的血纹黑剑对战,招招剑走亢龙,脚下却不动分毫,这幅景象若作成画,绝对让观画者体会到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血鬼王刚缠住宗阳,千狐鬼王便第二个来到战局内,母地龙第一时间迎战,只在涅身境巅峰的它所能仰仗的只有一身硬甲和强大力量,不过一母对一雌,对上的正好是主修内力的千狐鬼王,母地龙一螯砸下,竟被千狐鬼王戴着秘银手套的左掌硬接住,之后千狐鬼王旋身至母地龙一侧,一掌排山倒海似的轰出,只见母地龙被震飞腾空,甲壳龟裂处顷刻溢出透明的血液,飞出十几丈外,重创不起。

公地龙大怒,宗阳也没意料到这老狗道人口中的贱人居然如此生猛,闪身躲开血鬼王的一剑后跳回地面,让公地龙去战。

血鬼王所修炼的吸血魔功主要是走精血养神的邪路,之前吞了炎王棺椁中留下的万年精血,又吸纳了阴土鬼墟中的阴气,让他的神识强化到了觉灵境本不该有的层面,所以他的飞剑受宗阳斩击时,神识竟不受半点伤害。此时见宗阳落入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立即使出了那日雪夜的必杀技,鬼压!

宗阳熟悉血鬼王的这一招,背后一阳蓦地耀眼浮现。

血鬼王满脸黑纹蔓延的如墨池中钻出,唯有两只青瞳和猩红长蛇可辨,他已经暴出了全力。

宗阳双眸凝神,再出剑二。

鬼压一出,周围空间如被冰封,血纹黑剑恰如蛟龙入海,血鬼王已今非昔比,如今可以在此空间内御剑,不单单是凝出几道剑气那么简单了。

先前用鬼压轻松取了剑意门掌门龙应的项上人头,血鬼王仿佛预见了宗阳的惨死,狞笑了起来,可这表情因接下来的一幕戛然而止。

宗阳竟完全无视血鬼王这如过家家般的鬼压,一柄大黑剑守株待兔斩在了血纹黑剑上,让血鬼王猛的遭受反噬,鬼压顿消,血鬼王神识大创下口喷鲜血,急忙御剑阻杀一闪即至的宗阳。

“为什么我这么强了他还是能挣脱我得鬼压!”

血鬼王心中涌起杀不死更要杀的冲动,咬断舌尖,疯狂御着血纹黑剑以人眼不能看清的速度,如黑红流光杀向宗阳,可宗阳手中不嗔依然将其一一斩飞,最后一下更是拍飞在地,可怜这柄血纹黑剑如田鸡被甩地般直接绷弯在地,使得血鬼王再喷两口大血。一旁以大铁扇半遮面掠阵的无相鬼王见情形不妙,立马收扇投出一暗器,以求牵制,宗阳的大黑剑剑身极宽如盾,且不管飞来是何物出剑拍去,谁知一团黑烟乍现,将宗阳吞噬其中。

值此当口,青丘阵营所有人终于看清了无相鬼王的真面目,与宗阳如同一个模子刻出,不禁恍然大悟冤枉了宗阳,但已无须给凉透了的李踏云和青峰一个交代了。

血鬼王还在往后退离,而无相鬼王早已祭出铁扇中的那片本命剑刃,带着一根银丝朝黑烟盘旋而去。血鬼王见状略松一口气,这招是无相鬼王的娴熟杀招,黑烟有剧毒,而本命剑刃带着银丝以一种极为复杂的方式捆向身陷黑烟中的宗阳,如天罗地网,宗阳一旦被困住,不是被黑烟毒死,就被银丝上淬的百毒毒死。

可是,

血鬼王的阳寿终将尽,黑烟一涌动,宗阳如行神谶的天将,拖着大黑剑诛杀而至。

不嗔转瞬洞穿了血鬼王的身躯。

宗阳右手反握剑柄,与血鬼王的尸体并肩推着它向前冲刺,在临近巨坑时右脚大力一踏,还有惯性的血鬼王尸体滑出不嗔,坠了下去。

教主之下最强的两大鬼王被正道无名小子速杀,魔教教众惊呼之下吵得葬天睁开了双眼,暗红眼眶中毫无生气的双眼第一次主动注视这个提大黑剑的正道小子。

另一边,千狐鬼王已经把公地龙的右螯强力卸下,而公地龙的剑气在千狐鬼王掌下如飞蛾扑火,在宗阳转身拖剑迎向无相鬼王时,千狐鬼王正好飞身拍山一掌拍在公地龙头顶,防御力变态的甲壳如蛛网般凹裂,而公地龙整个身躯砸进了地面,七荤八素暂时起不来了。

青丘门两大神兽也被魔教轻松摆平。

宗阳望着无相鬼王的这张脸,高空黑云中些许雨线垂落,转眼该要倾盆而下了。

“世间只有一个我。”宗阳气息内敛,但眉宇间一股傲气还是凌人。

对于剑鬼王和血鬼王,杀他们是情势之下,至于无相鬼王,不管那笔帐死去的鹤山有没有参和一手,眼前此人的结局已定了。宗阳杀气外放,冷道:“你该死。”

无相鬼王收回了本命剑刃,听了宗阳这句话只是阴着脸不语,能轻易杀死攻击力最强的剑鬼王和血鬼王,这等人物怎么在正道籍籍无名?善旁门左道的他将大铁扇挡在胸前,随时防备宗阳暴起,刚才宗阳杀血鬼王的速度很是让他忌惮。

千狐鬼王撩拨肩头的长发,身上奇香弥漫,银牙轻咬与白皙脸庞成鲜明对比的烈焰红唇,打量着眼前这位双修合欢术倒是最佳的棘手人物。

这时,千狐鬼王与无相鬼王对了一眼,后者双眉微抬,千狐鬼王能读懂其中意思,却只是意味深长的媚笑一声。

无相鬼王的意思是想让千狐鬼王一并退走,让教主出场。

“无相,你我先合攻,伺机而动。”千狐表明了态度。

无相鬼王想起教主的脾性,点了点头,左掌下拇指不知何时压了一颗毒烟弹,朝宗阳身前一丈的地面掷去,故技重施。千狐鬼王同时策应将大马尾一甩动,看似平淡无奇,却动了最强杀招。

宗阳挥动不嗔,以剑尖挑毒烟弹,在两者零距离贴触时,剑柄一转,剑尖撵着毒烟弹凌空一旋,还射向无相鬼王。

无相鬼王用铁扇面一接,毒烟弹爆炸,一团黄烟顿时弥漫开来,他脚尖一点,后退时大铁扇一挥,黄烟中卷出几道龙卷袭向宗阳,其中一道龙卷的内里便藏着本命剑刃。

无相鬼王令人最头痛恐怖的杀招便是毒,之前的黑烟以及眼下的黄烟,沾之必死无疑。

宗阳却迎着毒烟杀向无相鬼王,千狐鬼王见状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媚眼中尽是杀意。

面对几道龙卷袭来,宗阳突然以剑点地一个俯身,这一举动却让千狐鬼王惊诧万分!

一根比针粗大点的紫纹锥在宗阳头顶旋动气浪激射而过。

这是千狐鬼王很少展露的本命物,藏于大马尾中。在灵域境中,以神识御剑,飞剑对战是常事,飞剑在那些神识强大者面前如臃肿蝴蝶,但提剑在身体丈内扛飞剑者少之又少,毕竟身体机能慢于神识。至于本命物,越大或越小都难御,比如在道士中最寻常的莫过于一柄长剑,千狐鬼王的这根紫纹锥便是极难御,但也有它的强处,因为放眼天下,觉灵境者可锁定一柄飞剑者如雨后春笋,能察这根紫纹锥者,基本是在临死的刹那。

必杀一击不成,千狐鬼王神识一松,隐匿行踪的紫纹锥发出了破空声,无相鬼王听之心底凉透,一个连紫纹锥都能察觉的人物,龙卷中的那片本命剑刃不是更加不在话下,他终于确信之前宗阳在黑烟中能逃过银丝捆绑不是巧合,但弄巧成拙,为时已晚。

宗阳避过紫纹锥,下俯的身子在剑尖的助力下瞬间欺近无相鬼王,果不其然一剑拍飞那道龙卷中的本命剑刃,无相鬼王立即受反噬大吐一口血,目睹大黑剑如风扇般旋开其它龙卷时,发现了另一个真相。

原来在宗阳身体表面燃起了一层炽炎,黄烟一碰即被焚烧!

千狐鬼王的紫纹锥还无法回头,本命剑刃和黄烟剧毒无用,无相鬼王面对杀来的一道虚影,将属上品兵器的大铁扇一挡,同时身形急退。

宗阳已出杀剑,身侧的千狐鬼王把握时机弃了紫纹锥飞身而来,无论宗阳斩不斩这一剑,都避不开她这一掌了。

大铁扇背后的无相鬼王只有生念,却见一道蕴含战字,焚着天火的剑意斩开了宛如薄纸的大铁扇,他的哀嚎声响彻了磕山。

一大鬼王成了两半。

不嗔顺势斩入了地面,宗阳右手成掌与千狐鬼王一对,两人身下的地面霎时震裂大片,而这位力可拍死地龙的魔教鬼王被瞬间轰飞。

人力对陆地神仙眼中的怪胎,结局本该如此。

不过深修内力的千狐鬼王只是嘴角溢出血丝,不敌之下身形一闪,如飞击水面的鹅卵石跳闪着遁回魔教阵营。

宗阳全身冒出金乌炽炎,收了剑二疾追,在八息后终于追上,剑二又出,裂空横斩。

千狐鬼王被逼无奈,使出了连葬天都不知的一招,金蝉脱壳。只见她从外衣中飞出,瞬间脱离了宗阳,而一剑斩出的宗阳只是斩开了一件薄衣。

心知追杀不上,宗阳收剑信步而回,正好迎上了断臂的陆孤妄。

陆孤妄终于缓过些精神体力,刚才那道剑意他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慈笑着走到了宗阳面前。

“前辈,等退了魔教,我们大醉一场!”宗阳望着陆孤妄空荡荡的右肩,笑道。

“好!”陆孤妄此刻神情比回光返照还要来得不错。

陆孤妄与宗阳说了一些话,只见宗阳最后点了点头。

陆孤妄说完转身,忽然深吸一口气,嚷道:“寒子牛!若宗阳灭了葬天,可否做青丘下一任掌门?!”

打坐在地的寒子牛听到后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