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剑一
  • 灭神
  • 小奉先
  • 3862字
  • 2013-08-24 22:22:20

鲁观南不知何时起就有这么一个梦,有朝一日能仗剑大败气修无敌手,让气修这帮欺师灭祖的家伙挨个进藏剑阁跪拜历代剑修先辈,重振剑修辉煌。

除了喂鸡砍柴种菜,鲁观南闲来就会做这个梦,常常做到暗自发笑,酣畅淋漓。

此刻鲁观南站在一众门人间,亲眼目睹太师叔和掌门落败了,那些平日趾高气扬的师兄弟和小辈们充满了恐惧,眼神空洞。

若青丘没了,那个梦不是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其实比起掌权青丘,鲁观南更喜欢经营自己的小院子,所以他把那个梦的主角换了,而他也觉得,由这个人去实现,那些画面指日可待。

“小师叔,你能救青丘么?”

山风吹拂蘑菇头,鲁观南失了神。

乌云遮天,山雨欲来。

魔教这边有了新的动静,剑鬼王只身快速的闪过巨大的掌印,跃到了众青丘阵营前,披发间那只眼睛如鬼眼般盯住陆孤妄,问道:“你是青丘剑修?”

陆孤妄被葬天卸了一臂,体内元气又耗尽,虚弱至极,好在景昊封了他肩膀的大穴止血,又喂了一颗青丘秘炼恢复生机的丹药。他被景昊扶着,回道:“你想咬我?”

剑鬼王并不被陆孤妄的话激怒,那只鬼眼一动不动毫无感情,冷道:“把你的剑法交出来,换你一命。”

陆孤妄无力一笑,骂道:“你是不是出生的时候被你娘夹傻了?老子现在没力气,不然赏你一口痰。”

陆孤妄不怕惹恼对方,横竖是死了,死之前嘴巴上爽几句倒也赚了。

“哼!青丘智勇仁三正剑殊途同归,可你们几百年来学全的没几个,你刚才的剑法出之而胜之,可惜你三正不全,所以只能说是老牛听琴,未得精髓。”剑鬼王说罢鬼眼消失在披发间,如鬼般悄无声息的转身,继续说道:“你那剑法不要也罢,反正青丘剑修就是个笑话,不过你们还得感谢我,因为我通过三正剑,离剑意只有一纸之隔了。”

“大言不惭!”陆孤妄一怒下动了气机,咯出了一大口血。

“说谁是一个笑话!”一声暴喝继陆孤妄的大骂后如平地一声雷,喝住了剑鬼王,喝楞了青丘门人。

鲁观南飘着蘑菇头目光坚毅的走出人群,受人瞩目是他一辈子的奢望,眼下却无动于衷周围的目光,握剑一步步朝剑鬼王走去。

“青丘没了,小院也就没了。”

“太师叔和掌门败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不是修出剑意觉灵境下无敌么,那我何不拉风一次。”

鲁观南越往前走,脑海中越是空白,空白的没有惧意,他觉得这一刻,他就是小师叔。

剑鬼王转回身,打量这位长的其貌不扬还有些滑稽的胖中年人。

发愣的气修们没有阻拦鲁观南,背着寒子牛的崇吾却情绪复杂,自惭懦弱的同时又对修成剑意的鲁观南报以些许信心。陆孤妄作势去拦,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拜托景昊去拦,景昊刚有动作,鲁观南却蘑菇头一摆动,嗖的冲向剑鬼王,拔剑声一去不返。

正道有哪些厉害人物魔教当然清楚,陆孤妄半路杀出已经是个变数,剑鬼王不信这个胖中年人也是个隐藏高手,不愿拔剑且看深浅。

鲁观南劈头盖脸把宗阳所创剑谱最强几招使出,逼得剑鬼王躲了两剑后再也不敢小视第三剑,出剑相扛。不过剑鬼王并不反攻,只是让鲁观南一口气喂剑,鲁观南见自己占据主动,更是把压箱底得十八般武艺全搬出,力求一气呵成灭了魔教一位主力。

鲁观南竟以一人之力碾压魔教四大鬼王之一,青丘门人被亮瞎了。

“傻啊!他是在偷剑法,你个败家子!”陆孤妄骂的险些背过气去。

“别吵!”鲁观南一剑震开剑鬼王,回头顶了一嘴,被这位古井里的太师叔骂那么久,人畜无害的鲁观南终于爆发了。

敢骂太师叔,鲁观南是发疯了,还是发傻了?!陆孤妄倒被这千年没脾气的小辈顶撞的不支声了。

“罢了!反正人都要交代在这了,随你。”陆孤妄叹气轻骂,一旁的景昊却被雷到了,平日在气修面前素来逆来顺受的鲁观南,怎么在自家剑修长辈面前如此霸道!

鲁观南出招出的涨红了脸,刘海被额头的汗珠大湿,他呼出一口气,瞥到剑鬼王阴笑着脸,心道一句:“俺热身完了,你也该歇菜了!”

鲁观南心念一完,一道纯白剑意凭空出现。

剑鬼王长发飘动中,两只鬼眼猛然圆睁,惊心动魄的躲过这道剑意,连连退后四五丈,心有余悸下发现右臂衣袖被斩破了。

“剑意?”剑鬼王目光灼热。

“正是!”

鲁观南趁势压迫,剑鬼王没有御剑的喜好,心念这胖中年人与那老家伙剑法同出一谱,却高明了一层楼,甚至还修成了剑意,剑鬼王心潮澎湃提剑拼上,当下剑气剑意四处飚斩。

剑鬼王为什么是剑鬼王,因为他一生痴剑,痴剑如命,但一生又并不精研某本剑谱,只是不断的杀人求剑谱,活着的最大乐趣,在于以命求剑。

剑意压剑气是不争的事实,剑意能断飞剑与剑主的神识联系,斩及灵域境之身,可剑鬼王通过吸收阴土鬼墟的阴气,实力攀升至灵域境大巅峰,一脸黑纹一身黑气,以强大剑气压的鲁观南节节后退,最糟糕的是,鲁观南不再斩出剑意!

因为鲁观南本就不能完美驾驭剑意,在剑鬼王的猛攻下,死亡的威逼让他分寸一乱,丧失了那种原本就捉摸不透不知所以的状态。

“完了!”陆孤妄想不到在烂泥里埋了几十年的石头,竟然是剑修百年来求之不来的璞玉,但刚开始大放异彩就要被扼杀了,这时的心情比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来的凄惨痛心,又不能拜托身旁的景昊去救,因为去了也是多添一条人命罢了。

剑法喂完就没了价值,剑鬼王要下死手了。

所有气修与鲁观南并无交情,也没把他视为救世主,所以他的昙花一现至死,也没有牵动本就绝望,被死亡洞穿了灵魂的气修。

“崇吾,还剑!”

在盖棺定论的窒息关头,一个身影出现在崇吾身前,利落接过崇吾手中的掌门剑,带着一股劲风与崇吾擦肩而过。这样的擦肩而过,在七祠镇也出现过一次,之后是他救了所有同门的命,这一次他也绝不会放弃鲁观南。

宗阳一把扯过鲁观南敦实的身影,手中剑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硬生生震散剑鬼王的一道剑气,剑身受力颤如软剑却不失锋芒,宗阳蓦地再与剑鬼王在轻羽落地的刹那拼上六剑,飞斩的剑气在宗阳面前毫无杀伤,把剑鬼王一剑逼退,剑鬼王横剑舔了舔剑刃上鲁观南的血,一双鬼眼癫狂了,因为刚才几剑让剑鬼王感受到了死亡。

“小……师叔!”鲁观南被宗阳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再一次躲在这个伟岸身影背后,让他充满了安全感,哪怕对面是漫天神佛魔鬼,他也不再恐惧。

“你没给剑修丢脸。”宗阳微微一笑。

这一句称赞,让鲁观南热血沸腾。

“变强了!”极远处得血鬼王青瞳一缩,能单凭一剑震散灵域境大巅峰的剑气,这是何等的惊世骇俗,他做不到,相信剑鬼王也做不到。在无相鬼王摹了宗阳的长相后,他也只是道出宗阳是青丘弟子的身份,只字不提那夜雪中一战,只觉是耻辱,可这会情不自禁说漏了嘴。

千狐鬼王美眸一转,已猜出了一二,娇媚一笑朝血鬼王说道:“看来你跟这小子交过手。”

血鬼王知说漏了嘴,只好冷哼一声,甩着猩红长舌回道:“是又怎样,老剑替我杀了便是!”

千狐鬼王媚眼一凝,冷艳质问一句:“你怎么不去杀?”

血鬼王再哼,双手抱胸下巴指了指,说道:“没看到老剑拨开头发了么,他的脸,可是只有死人看得。”

一直默不作声的无相鬼王摇着铁扇,如君子般款款一笑,插言道:“这小子在阴土鬼墟救一位十方道君可以扛下僵尸炎王一斩,掉入地河又死不了,不简单呢。”

一边是魔教三大鬼王闲谈,这边鲁观南退走了,只剩宗阳与剑鬼王对峙,宗阳只淡淡道一声:“不要用青丘的剑法,你会死的很快。”

剑鬼王的脸瘦的就是灰皮包骷髅,他咬住剑松开了缠住右臂的绷带,上面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蜈蚣,细看之下却是一道道缝起的伤疤,咬剑笑起的他让人毛骨悚然。

宗阳从剑冢赶来也颇为艰辛,寒子牛离开剑冢时关上了石门,宗阳只好从悬崖爬下,远远瞧见一朵蘑菇头在大战,更是力量爆发一口气狂奔而至,总算及时救下了剑修的最小辈,紧接着与剑鬼王针锋相对了几剑,这时终于有喘息的机会,宗阳不动声色的长吸三息,总算平静了体内气机。

剑鬼王一张口,剑垂直掉落,他一手接住,前踏的右腿一弓再发力,塔裂脚下的石面后,剑带剑气攻向宗阳,这是一招横斩,是三正剑勇剑中最霸道一剑。

宗阳身形前倾,反握长剑以单刀赴会之势反挑了剑鬼王这道剑气,两人距离只剩三丈两尺,宗阳坐等剑鬼王出剑,剑鬼王早已被宗阳的那句不要用青丘剑法给激了,自觉掌握了青丘所有剑法,当以其人之道杀其人,故先发制人使出极致复杂的一招,这招三分是宗阳改自吴家铁甲连城的一式,三分是宗阳改自气修十三剑中剑七星的一式,最后四分出自仁剑中的大平天下一式,这是剑鬼王自认攻击力最强一招。宗阳的长发与薄衫被剑鬼王的剑气逼的狂动,可手中剑却是悠然摆动,与剑鬼王的剑招疾猛成强烈反差,而且至始至终不用半点剑气,看似简单,但在震开剑鬼王剑气与剑的刹那力道霸绝,最后一剑,宗阳跃起,剑尖点在剑鬼王那柄剑的剑身上,借力一翻身,以超乎觉灵境该有的速度落在剑鬼王背后,被宗阳以单剑破剑气的傲绝破了剑心的剑鬼王一个恍惚,只觉眼前天旋地转。

在场所有人都目睹了魔教四大鬼王之一的剑鬼王人头飞起的一幕。

“你所学的青丘剑法,是我创的。”宗阳说出刚才没说的下半句,收剑转身,这一剑太快,快到手中长剑不沾半滴污血。

青丘阵营在沉寂了几息后终于躁动了起来,那一张张死灰的脸终于有了兴奋之色,那个一剑败吴家天才,七祠镇孤身陷千人僵尸大军不死,敢在青霄殿外傲然要杀鹤山和乙真门掌门长老的剑修第一帅,怎么会是魔教!他是不是能救青丘!一个个念头开始萌生蔓延,崇吾一个激动摇醒了昏死的寒子牛,振奋道:“掌门,他来了!”

更让青丘门人笃定念头的一幕出现了,身为青丘镇山神兽的地龙连同另一只更加彪悍的公地龙出场了,青霄殿一侧猝不及防的魔教教众被这一对眷侣掀翻拍死压死,那只公地龙更是一路横冲直撞,两只巨大螯钳挥着剑气,简直是斩瓜切菜,魔教教众中一些凶猛的觉灵境高手扑上去,连人家的壳都未破开,就被瞬间做掉了。两只凶残狂暴的地龙杀了上百魔教教众后大摇大摆的来到宗阳面前,瞬间变的温驯,那只公地龙更是俯下身,让宗阳站上头顶。

神兽臣服,青丘之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