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邪魔,一剑

  • 灭神
  • 小奉先
  • 5020字
  • 2017-09-30 10:44:45

夜空清朗,华灯初上,在赤城中央一条最喧闹的大街上,到处是舞榭歌台,勾栏酒肆,一座金光耀眼的高楼尤为壮观,这里就是凰城街,这就是万金楼。

纸醉金迷纵一生,不曾修道似神仙。不知是哪位自诩风流的才子在泄欲后作下这句诗,成了这里的真实写照。

万金楼大门口两只巨大的汉白石狮子气势威武,昭示着万金楼的地位,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此绕道,不是寻常人都能进此地畅饮豪赌的,更因为门口拴了一个碍眼的人!

希律律——

一辆乌黑马车在万金楼门前戛然而止,走下一个狭长身影,头带斗笠,身上一件大氅飘动,手中握着一柄红檀长剑。

来人注意到了石狮背后拴着的人,只不过冷笑一声,径直走了进去。

“大哥,你可回来了,弟弟今夜特意歇了生意,为你接风洗尘,哈哈。”

万金楼内响起爽朗的声音,一人身穿锦衣,体态壮实,右手食指上的那枚蓝宝石戒指十分惹眼,他就是万金楼的大老板,彭九。

万金楼的一楼大厅是宴客之地,金碧辉煌,靠里有一宽敞戏台,地面铺着红锦地毯,中间还有一张两丈宽的斑斓虎皮迎宾,原本是虎眼的地方镶了两颗西域玛瑙,慑人的很。

来人进门后一步步走下台阶,身后大门被守门的下人关上了,他摘下斗笠,露出一根青玉簪子,两鬓长长,显然是个道士,年近四十,但一对目光凌厉。他是赤山门内某位长老,彭天。

彭九笑呵呵的迎着彭天上了戏台入座,他特意在戏台上摆了一大桌,大厅四下无人,边上的一位貌美侍女会意,拿起玉质酒壶为两人斟酒。

“九弟,你怎么在门口拴了个人,帮你看门么?”彭天问道。

“哼!”彭九冷笑一声,回道:“那家伙敢在我底下的一间赌坊偷钱,这不拴在门口,一来泄愤,二来警示整个赤城!”

彭天漫不经心的拿起酒杯饮了一口,沉着脸,稍有不悦道:“只是偷钱,你下手也狠了点,何况,做事要低调,你就是脾气太大。”

彭九听闻面色一动,笑盈盈的走过来亲手为彭天斟酒,揶揄道:“嘿嘿,只要有哥哥在,我彭九就能在赤城只手遮天。”

彭天忽然对彭九使了个眼色,示意有旁人在不要多说,怎料彭九觉得无所谓,拍拍彭天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这里可是万金楼!”

可能是为了刻意嚣张,彭九拿起酒杯,扯高嗓子放声说道:“至于狠,想当年你我兄弟两把剑闯入李府,杀尽李府所有护卫,早在那时起,我彭九就起了狠心!在道上混就要狠,狠的让人怕,这不那案子至今无人敢查,哈哈!”

说到这,彭九阴冷发笑。

彭九意兴满满灌下一杯酒,转身目视那侍女,两眼泛着凶光,后者惊恐的低下了头,只听他吩咐道:“去,让下人把佳肴上桌!”

侍女应了一声惊慌离开。

……

在万金楼外,那脖子上拴着铁链的人原本昏迷着,夜空中不知哪来一滴水珠,恰巧落在他光秃的头顶,在一丝凉意的惊扰下,身子一颤,醒了过来。

这人正是被禁锢了多日的行天道观观主,骰子老道。

此时的骰子老道,脑袋周围那两团头发不再蓬松,耷拉的粘在一起,脑门和脸上都有几处淤青,一边脸颊肿的厉害,应该是被打掉了槽牙。

除了褴褛的道袍,从脸色上无法判断骰子老道受了多重的伤,但看起来明显很虚弱,只见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狗碗,发现里面盛了些泔水,赶忙颤巍巍的凑过去,用手抓起就一通胡乱猛吃,顽强的生命力体现的淋漓尽致。

三分下肚,饱暖起思念,骰子老道想起了宗阳,不禁老泪纵横,他最担心宗阳的处境,这么赖活着就为了能再见一面宗阳,刚捡起一片菜叶要吃,却见眼前莫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骰子老道生怕是幻觉,用沾满汤水的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两行老泪喷涌而出,失声道:“阳儿!”

宗阳确实来了,夜色中长发飞舞,那张苍白的脸格外醒目,双眸如两点星光,虽然无神,却异常瘆人。他默默的站着,身子在颤抖,因为映入他眼眸的,是骰子老道的断脚!

骰子老道的双脚被生生砍掉了,虽然伤口上抹了药,但已经开始发脓,大片脓血流在垫着的破草席上,粘稠一片。

“阳儿,你怎么来了!”骰子老道急声道。

宗阳目光一动,看到了师父消瘦的脸庞,还有那急切的神情,瞬间捏紧了手中的剑。虽然他依旧沉默,但滔天杀意正在一腔热血中酝酿!

骰子老道凝视着宗阳,想在宗阳跑之前再仔细看一眼,但多日未见,他忽然有种不认识宗阳的感觉,整个人的气质变了。他忽然有种错觉,多年来幻想的那些画面,是不是成真了?

有朝一日,我一手抚养成人的爱徒,将会手握长剑,俾睨天下!

宗阳忽然一收凶戾之气,目光变得柔和,单膝噌的跪地,伸出手握住骰子老道脏兮油腻的手,痛心呢喃道:“师父。”

骰子老道窘迫一笑,脸上的皱纹拧成一团,目光有些游离的说道:“阳儿,是师父拖累了道观,更拖累了你。”

“师父,你真的偷钱了?”宗阳不忍接受这个事实。

骰子老道避开了宗阳灼热的目光,嘴唇不自主的抖动,几息后才勉强点了点头,随后面色转为和蔼,将手摸入怀中,掏出一只有些馊了的鸡腿。

“阳儿,这是师父特意给你留着的,就当是给你过生日了,本想偷点钱给你吃顿好的,谁知道走江湖那么多年,偷钱是头一遭,生疏呐~嘿嘿。”

鸡腿塞进宗阳的手里,骰子老道习惯性的舔了舔手里残留的丁点油腻,这些年师徒俩能吃到荤的次数实在是少之又少。

宗阳明白了骰子老道的苦心,望着手中的鸡腿,双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他娘的,师徒情深也别在这地演,滚!”

没来由一声咒骂,一腿带着劲风扫向宗阳小腹,他被强力踢趴在地,鸡腿掉落,但手中的长剑牢牢握住。

“阳儿,你快走!”骰子老道虽然腹中有千言万语,但容不得拖了。

宗阳抬起沾满尘土的脸,正好见到来人一脚踩住鸡腿,用力拧了拧,再一脚踢向骰子老道,骰子老道如沙包般闷声倒飞,但脖子上拴着的铁链一紧,硬生生把骰子老道从半空扯下,痛的骰子老道差点昏死过去。

师父有力量而没勇气,而你有勇气,却没力量!

却没力量……

却没力量!

骰子老道似乎在呼喊着宗阳的名字,但后者的耳膜如被隔离一般,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嗡嗡”声,一股怒气终于冲上心头,他霎时失去了理智。

骰子老道与守门的下人同时大惊,因为宗阳的乌黑双眸渐渐化为慑人血眼!

一阵狂风卷起飞沙吹过,宗阳缓缓站起,苍白右手按住了剑柄,在手腕之上出现了黑色魔纹,弥漫着浓重的黑气,妖异诡魅,而这把行天道观尘封已久的剑,终于出鞘了!

“啊!什么怪人,是邪魔!”守门的两个下人瞬间被眼前这诡异可怖的一幕吓的屁滚尿流,往后一退,叫嚷着推开了大门。

大厅的彭九一见异动,吊睛暴喝道:“什么事?!在瞎嚷嚷什么?!”

“九爷,外面来了个邪魔!”随着两个守门下人的话音一落,宗阳持剑走了进来。

众目睽睽下,宗阳脚步悄无声息,偌大的空间,静的唯有长剑慢慢出鞘的声音。

彭天一见双眼血红的宗阳,不禁眉头一皱,心忖这是什么古怪道法?

“什么出息!还不去叫人!”彭九瞳孔缩起,终究是见惯了场面的恶霸,他醒悟过来一拍桌子,起身去拿兵器。

其中一个守门下人被喊回了魂,脚步虚浮的蹿上了楼,片刻间,一群提着朴刀的凶恶护卫冲下楼来,约莫八九人,而宗阳也已经走到了大厅中央。

“戚——怎么是你!”领头护卫那张如临大敌的脸一松,他认出了宗阳,而他正是那日去移平行天道观的领头人。

“他是谁?”彭天警觉的问道。

“行天道观那个出了名的废物大弟子!”

“哦?”彭天一听此言,心中大定,看来刚才自己是多虑了,一个区区的道观大弟子,怎能有什么上得台面的道法,无非是雕虫小技罢了。

“砍了他!”提刀回来的彭九气冲冲的命令道,双眼盯着宗阳,像极了嗜血的恶狼。

“嘿嘿,请九爷稍安勿躁,这废物压根就不入眼。”领头护卫调侃道。

“哈哈。”一干护卫朝笑,他们都曾去行天道观,也见证了宗阳所受的屈辱。

宗阳弃掉左手的尘封剑鞘,单手持剑,在空中舞了舞,他在适应这把剑的分量。

这一幕在众人眼中是如此滑稽,又是遭来一番讥讽,其中有名护卫按着笑疼的肚子,大咧咧的扛着朴刀走向宗阳。

宗阳见状一剑直指来人,纹丝不动。

这名护卫可能是被宗阳一剑指着面门惹恼了,挥刀作势要砍飞宗阳手中的剑。

宗阳吸进一口气,待对方踏入一丈之内时,长剑忽然一收,他反手握剑,一个鹞子俯身,在两人将要擦肩而过时,剑刃划断了这名护卫的右手手筋。

“啊!”这名护卫惊叫着转过身,只见眼前剑光一闪,自己的左手手筋也断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嘲笑声戛然而止,其他护卫鱼贯而上,宗阳不曾退一步,手中长剑舞出剑光,一气呵成,三息后那些护卫尽数落败,每人双手手筋被断。

最后,宗阳手中的剑已封在了领头护卫的喉间,后者到这个时候还惊诧不已,暗道这还是前几日那个任其凌辱的废物大师兄么?!

宗阳双眼血红,面无表情,如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他将剑一送,逼着领头护卫急退,但这领头护卫退的仓乱,双腿互绊,一屁股摔向地面。

“嗷——”

宗阳一脚死死的踩在了领头护卫的裆部,后者如起尸般坐了起来,被宗阳一脚踢翻,长剑交叉一划,这人也同样被断了手筋。

“去死。”彭九先发制人,趁宗阳把注意力放在领头护卫身上时,提着刀砍了过来。

宗阳倏地抬头,血眼锁定彭九手中的刀,剑吟起,剑影残,“当——当——”两声,他原地不动,在彭九飞身而过时,挑破了彭九左臂,带起一道血箭。

彭九落在远处,并不急着反击,而是再退三步,静观其变。

“你的剑法,不该出自区区道观。”彭天这时才将手移向放于桌上的长剑,而他的出声也吸引了宗阳的注意。

此时的宗阳静的可怕,而那领头护卫正恐惧的躺在地上死命往后退,宗阳一步快于一步走向彭天。

其实宗阳的每一招,都出自骰子老道,只不过剑法与临战出招是两个层面,只能说,眼下的他,比骰子老道的出招要高明不止十倍。

锵——

彭天出剑了,从握剑出鞘到定好起手式,只在电光火石间!剑吟声仍绕梁不止。

强者出招,气势非凡,但宗阳眼中并没有这些,唯有敌人!

叮——叮——叮——

宗阳已跟彭天缠斗在一起,但每出一剑,没有伤敌,却付出了身体飚出血箭的代价,不是因为剑法逊于彭天,而是……

力量!

虽然宗阳进入了一种诡异暴走的状态,但力量仍然不济,想必是因为原本的身体实在太虚弱。

“你还是差了一截,你绝对赢不了我。”彭天单手出剑,虽在酣战,但中气居然稳如磐石,竟可以从容说话。

宗阳血染衣衫,正要挥剑再攻,却听远处的彭九叫嚣着,定睛眺望,却见大门敞开,彭九右手钳住骰子老道的后颈,活生生提在半空。

可怜骰子老道,双脚尽失,脖子上拴着断了的铁链,如被无常索去的亡魂,身不由己。

“我现在就宰了他,看你能怎么样!”彭九狂笑着右手用力,骰子老道痛苦难忍,喉咙青筋暴起,强扭过头,朝他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宗阳大急,提剑就要去救,不料彭天立马横在身前,拦住去路。两人再次交手,宗阳依然不敌,最后单膝跪地,用剑撑着身子,懊恼不已。

“你他娘的!”彭九一怒之下将骰子老道往地上一摔,挥刀砍了下去。

刀刃斩进皮肉,骨头崩裂的声音刺激着宗阳的神经,那溅起的血雨让他的血眼更加猩红,“啊!”他歇斯底里的发出怒吼。

彭天熟视无睹,冷笑一声。

怒火冲天,只见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在宗阳右臂原本魔纹的基础上,衍生出部分魔纹。

“哦?”彭天感受到了异样。

嗖——

宗阳从原地跃起,握剑闪向彭天,血红双眼没有震慑后者,但这次的剑招惊住了对方。

剑尖交击,彭天的剑居然被震开了,随后中门大开,宗阳的剑如银河瀑布,一泻千里!

彭九还没从杀人的兴奋中回过神,却见彭天倒在了宗阳脚下,一下子心脏承受不住,楞在了原地。

宗阳斜握着剑,剑尖滴着彭天的血,跨过彭天,走向最后一个敌人。

“老子拼了!”彭九生性鲁莽,见兄长被斩倒在地,势必要与宗阳搏命。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宗阳也想杀了彭九,两人互冲向对方,可惜彭九虽然雄霸赤城,但在宗阳面前,刀法显得那么稚嫩。

两剑之下,宗阳摧枯拉朽直接击败彭九,随后剑指身前,右手一松,左手为掌推向剑柄,长剑如离弦之箭疾射向彭九,一剑穿吼。

彭九右手捂着脖子,左手举在身前,嘴中涌着鲜血发不出声音,痛苦倒地。

唔——

宗阳吐出一口血,右手伸向胸前,拔下一支短箭。

原来彭九在临死之际射出了一支袖里箭,好在是情急之下,加之先前左臂被宗阳伤了,失了准头。

眼见彭氏兄弟双双毙命,那些护卫作鸟兽散,偌大的万金楼,眨眼间鸦雀无声。

双眼渐渐褪去血红之色,右手魔纹也消失不见了,宗阳清醒过来,虽然身上有伤,但依然感觉还有莫名力量残留。他如失了魂般走到骰子老道面前,跪倒在跟前。

那个被夙愿压垮,自暴自弃,无赖落魄,却十分疼爱宗阳的骰子老道,就那么安静的躺在血泊中,再也没有了声息。

宗阳失神的捡起沾满泥沙的鸡腿,大口吞咽,而眼泪早已如泉涌,或许是鸡腿卡住了喉咙,使得他呜咽的喊不出一句话,只是一把咬住鸡腿,朝骰子老道重重的磕头,这一声响,震住了围观的所有人。

养育之恩,无以为报。

丧师之痛,如天崩塌。

……

良久之后,宗阳趁自己还有力量时背起骰子老道,一把火烧了万金楼,消失在夜色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