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魔云压山山欲摧【中】

  • 灭神
  • 小奉先
  • 2831字
  • 2013-08-20 23:16:17

落望台上,寒子牛与龙应论剑四十三招,最后展露《胎息经》第十重大圆满的实力强压龙应,以一招剑澜震伤龙应内脏五腑,让自以为正道第一的龙应狼狈落败。

盟主之位一锤定音之际,潜藏在落望台附近观战的无相鬼王发射了一个黑色信号弹,片刻后山峰下响起了警钟,四大掌门见闻后火速下峰,当赶至青霄殿时,青丘门弟子已经与魔教混战在了一起,兵器交击,喊杀声和惨叫声响彻苍穹,广场的青石面上已经溅了不少鲜血。

四大掌门的出现让那些群龙无首的青丘门人有了底气,不过他们心中都有个疑问,魔教为何会攻上磕山,四大掌门为何也在,真是不明状况只能死战。大片杀红了眼的魔教教众被四大掌门秒杀,这时,一直未参战的四大鬼王全身忽然弥漫出磅礴黑气,而他们的脸上和皮肤上隐现出黑纹,双眼转为蓝色尸眼,诡异变身后的他们分别射向四大掌门。

无相鬼王对敌乙真门掌门李踏云,当后者目睹无相鬼王这张脸时,惊骇中大喊宗阳,可无相鬼王并不应答,阴笑一声后祭出铁扇中的那片本命剑刃,一旁的青峰急喝一声:“掌门,小心他的毒!”

千狐鬼王对敌宁峨门掌门妙青姑,千狐鬼王修雄厚内力,而妙青姑剑走轻灵,两人第一个罩面后就变成千狐鬼王追着妙青姑打,裂地震空,周围一些激战的青丘门人和魔教教众被无端波及。

血鬼王对敌剑意门掌门龙应,变身后的血鬼王比僵尸长的还要瘆人,拖着长舌扑向龙应,龙应有伤在身,久战不利,所以一接战就暴出全力,手中的龙脊剑在挥动时,剑身上一节节的关节脱开,剑身会比原先长一倍,血鬼王因为对这柄重剑的陌生,暂时落了下风。不过血鬼王更像是玩弄猎物的凶狼,嗅着龙应嘴角滴落的鲜血,坐等猎物气机衰竭的那一刻,毫不心急。

剑鬼王对敌的正是寒子牛,一群实力不弱的魔教教众原本在围攻寒子牛,剑鬼王一到,披发中露着一只蓝眼,对着这些教众一顿疯砍,这些教众无辜被杀,又怒又怕,只听剑鬼王冷道:“都滚开!”

寒子牛面对剑鬼王却是眉头一紧,问道:“你怎么会三正剑?!”

此话一问,寒子牛猛然想起,早前被偷的那箱剑修剑谱。

眼下战局,四大掌门被魔教四大鬼王牵制,青丘门人无论是人数还是各个境界的强者都不及魔教教众,虽未出败象,但已有大厦将倾之势。

在剑冢内。

宗阳听清了外面的动静,知道魔教攻上了磕山,也明白了鹤山那句一会我再来杀你的意思。

“鹤山疯了么?!”

宗阳只消将所有事一联系,终于知道了鹤山的真正身份。

“一个为气修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会叛离气修效命魔教么?”宗阳目光一凛,不管如何,此时出去援救青丘才是当务之急!

可双脚被寒冰玄铁链禁锢,怎么出去?

宗阳扫了一眼剑冢,也顾不得冒不冒犯先人,虽然知道古剑难拔,但还得拼力一试。

在剑冢边缘挑了一柄剑身宽大的,宗阳双臂蓄力,自身肌肉力量加天地灵气的增幅,只觉双臂内力量如龙腾蟒游,他将可拔山河之力灌注在古剑上,只见剑冢内一柄柄古剑剑身上符文闪动的速度不断加快,大阵有了反应。

“喝——”

宗阳将力量加至巅峰,这柄古剑终于被往上提了丁点,剑身与地面间的缝隙迸发出耀眼的白光,这时其它古剑剑身符文闪动的速度已如闪电。宗阳再催动太阳之力,背后一阳与双臂上的金乌炽炎挑衅大阵白光,双脚塌裂了地面岩层,古剑也再有松动,可大阵的吸力更加变态,一柄柄古剑颤动了起来,汇聚了青丘所有先辈力量的大阵果然不容小觑。

知道继续无用,宗阳松开了手,大阵恢复平静,一柄柄古剑又开始缓慢呼吸。

没有办法了么?情急之下宗阳的脑子异常冷静,他萌生了另一个念头,随即捡起一颗石头扔向断壁上方,喊了声:“过来。”

一直好吃懒做的公地龙听到宗阳的召唤,如猎狗般冲过来,顺便还叫上了内人,宗阳手一招,指定是它,它便威武的跳了下来,那根黑须摇的跟狗尾巴一个意思。

地龙灵智太低,宗阳只好比划手势,意思是让公地龙出剑气来引动剑冢大阵,他再趁机用寒冰玄铁链去接,用大阵源源不断的强大剑气来斩断它。

比划了好几次,公地龙应该理解了宗阳的意思,可吃过剑冢剑气威力的公地龙胆小的往后退退,不敢去惹。

“恩?!”宗阳双眸迸出凶光。

公地龙两眼一竖,剑冢惹不得,宗阳更惹不得,它那笨笨的脑壳稍作权衡后,还是战战兢兢的走向剑冢。

“放心吧。”宗阳站到了公地龙身前。

公地龙右螯上的蓝色光斑微弱亮起,挥动下一道有失实力的剑气在宗阳眼中以及其缓慢的速度袭向剑冢。

工——

剑冢的反应不似这道剑气这般慢,相应的一道不强的剑气飞出。

宗阳纹丝不动,任凭这道剑气斩在公地龙的大螯上,好在没造成损伤。

公地龙两只六瞳眼摆向宗阳,宗阳没好气的问道:“没吃饱么?!”

公地龙用右螯挠了挠头,若是个人,应该在讪笑。

“用全力。”宗阳猛握紧右手,气势暴起。

公地龙被宗阳的气势一感染,心一横,这次右螯上的蓝色光斑强盛亮起,一道符合实力的剑气飙射向剑冢。

剑冢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回敬一道强劲剑气。

宗阳抓准时机跃起,右脚踢起寒冰玄铁链,接住了这道剑气。

当——

剑气斩在寒冰玄铁链上,竟然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继续!”宗阳示意公地龙,公地龙发觉自己没有危险,也肆无忌惮的挥出剑气。

当——当——当——,霎时,剑冢内剑气斩击声连响不绝。

在藏剑殿后山。

老家伙好整以暇的坐在古井口,抖着二郎腿,鲁观南则蹲在一边。

“魔教趁四大掌门在落望台论剑攻来,是打算将我们正道一网打尽么?”老家伙挖着鼻孔说道。

“不知道。”鲁观南别过头应了句。

“在青丘的内鬼又是谁?”老家伙从鼻孔挖出了好东西,两指缓缓揉捏。

“不知道。”鲁观南似乎情绪不好。

老家伙眉毛一竖,将两指间的好东西砸向鲁观南,边骂道:“那你知道什么?!”

鲁观南蘑菇头一甩,站起身竟不惧这位太师叔,回道:“俺只知道,太师叔你应该去救!”

“你怎么不去?!”老家伙上了火气,还第一次被鲁观南顶撞。

“俺是要去,可你不让俺去!”鲁观南憋屈道。

老家伙有些健忘,经鲁观南这一提才想起这一茬,急骂道:“废话,你要是挂了,咱们剑修就只剩宗阳了,何况就你那点鸡毛实力,去了也白搭!”

“俺!俺!”鲁观南被老家伙戳着脊梁骨骂,只觉没了自尊,想说自己修成了剑意,可一气一急之下犯结巴了。

“俺你个头,没听说过王牌要在最后出场么?!下去,给我把那碗鸡端上来,指不定是最后一顿了。”老家伙推了一下蘑菇头,吩咐道。

鲁观南红着眼,愤愤的下了山。

再回到青霄殿处。

腥风席卷广场,青丘门人正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死亡在四处蔓延,那些年轻弟子目睹惨状心生恐惧,没了战意的他们惊慌中想逃离,却发现已无处可逃,眼中尽是凶残扑杀来的魔教教众。

青丘,将要步大佛寺的后尘了么?

崇吾带领几位青丘十杰在负隅顽抗,不知是剑上的血还是手心的汗,让他握不紧剑柄,经历过七祠镇被围杀的惨境,他至少不似其他师弟般柔弱,但一种无力感在他心底滋生。

最让全场青丘门人绝望,摧毁了他们最后一根稻草的是,龙应的项上人头被血鬼王插在了剑上,李踏云及几位乙真门长老尸身都已经凉透了,妙青姑被千狐鬼王卸了一臂,与掌门寒子牛一并退到了坍塌的青霄殿前,四大掌门竟全败在了四大鬼王手下。

嗷!!!——

与此同时,魔教教众竟兴奋的大叫起来。

一顶十二鬼面人抬的大轿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魔教教主葬天终于登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