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红萤酒
  • 灭神
  • 小奉先
  • 2830字
  • 2013-08-08 19:26:24

“你若信我,就请借剑,古井里那位已经答应了。”

这句话便是寒子牛在与宗阳擦肩时所说。

一个信字一个借字,这是青丘掌门的诚意,最关键的是,剑修唯一在山的先辈也点头了。宗阳回去后就找了古井里的老家伙,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复:“青丘将有劫难,寒子牛做掌门的当然要一肩扛,咱们剑修借他掌门剑用用也是理所当然。”

老家伙口中的劫难,正是来自魔教。

冬去春将近,蛰伏已久的魔教终于有了大动静。百年前,魔教势大如日中天,在正道的全力诛杀下化为一盘散沙,一蹶不振。如今,鬼宗隐忍崛起,宗主葬天带领麾下四大鬼王在半月内一统魔教内可呼风唤雨的几大宗派,其它近百小势力一夜间誓死效命,魔教再次势大为患。葬天已扬言,一月内灭尽五大道门。此话不虚,如今的魔教,葬天和四大鬼王号称在灵域境巅峰,而在他们麾下,还有十来名灵域境的宗主,逾两百的入衍境强者,其余通灵境以下的教众不计其数。反观正道,百年前剑气双修跻身二流道门的青丘门如今只剩气修孤掌难鸣,历史悠久的乙真门日趋衰弱,大佛寺底蕴最深怎奈人数不济,宁峨门在掌门妙青姑的引领下崛起才五十年,剑意门方兴未艾,与青丘门不分伯仲,掌门龙应早在十年前便自居是五大掌门最强,但也是独木难支。何况五大道门如今在尸潮中伤了元气,更是风雨飘摇,唯有尽数联手,才有力与魔教抗衡。

毋庸置疑,魔教阴影已笼罩在正道头顶。

在磕山上,倒是有一件盛事暂时让青丘门忘去了魔教之忧,十年一出的红萤酒出窖了。

磕山道鼎藏乾坤,一杯红萤道可道。醉卧澜沧君莫笑,西出万里再无酒。

这是某位剑客在磕山顶败于十九代掌门宗不凡后,独饮一坛红萤酒,潇洒而去时即兴所作。

红萤酒特别之处,在于以符文道鼎封酒,吸天地灵气,用炼丹的方法酿造,材料是磕山崖壁上一种特有的山果。酿成后,酒水清冽,当中悬浮着一团团如蒲公英的籽丹,因它们在黑暗中会发光,如萤火虫,所以取名红萤。

在磕山顶某处至高的小亭中,掌门寒子牛与长老鹤山手谈一局,手边各有一碗红萤酒,还有一碟花生米。山风在旁边的一处小池中吹起涟漪,水面下几尾锦鲤悠然游动。

“师弟,我们有多久没下棋了?”寒子牛端起大浅碗,饮了一口红萤。红萤十年才一出,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八年了。”鹤山也端起大浅碗,不过他是无端狂饮半碗。

“记得八年前你被魔教四魔王之一的白骨伤了阴阳轮脉,好在无大碍。”寒子牛提完这句,双眼炯炯的望向鹤山。

“是。”鹤山垂头别过阴着的脸,似乎不愿提起。

“如今四魔王尽数归于葬天麾下,那白骨原来早就是葬天的棋子。”寒子牛对魔教的事还是了如指掌的。

鹤山眉头隐隐一皱,反问道:“掌门师兄,今日你我下棋,提什么魔教,多扫兴。”

寒子牛一听之下笑了起来,直应道:“恩,不提。”

说罢寒子牛往棋局中落一黑子,大局已定,不禁得意道:“师弟,你的棋艺还是这样,喜欢孤注一掷,总想着一子定全局。”

鹤山的眉头一舒,这位不苟言笑严厉执掌修正堂的青丘门二把手终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下棋如做人,师兄,你第一天认识我么?”

鹤山去了掌门两字,只显亲昵。

寒子牛与鹤山对笑着碰碗一干为尽,两人仿佛回到了年轻之时,回到了无忌无忧之时。

“师兄,你这一生为青丘鞠躬尽瘁,但你若任由剑修此子成长,可不是收官之作。”鹤山的性格向来直来直往,既然棋局已定,该是说些正事了。

寒子牛为两个空碗斟酒,沉思之后反问鹤山:“我青丘自古开山以来,由剑修执掌,气修辅佐,不也相安无事数百年。数百年,若有心做一些事,难道还不够时间么?”

鹤山认同这句话,但经历过同门残杀,见识过人性黑暗的他不愿把事情想的太过理想化,而且他深知那颗影响剑修气修不容一山的最大毒瘤,说道:“师兄,剑气不能双修,就没有剑气共存的一天。”

“事在人为。”寒子牛微红着脸,凝神远眺云海。

鹤山摇摇头,他只有一个信念,要保青丘不衰,就得由气修执掌,并要摒除剑修。

“师兄,你的《胎息经》什么时候能到第十重?”鹤山似乎很关心,一脸郑重。

“还差千里。”寒子牛谦虚回道。

“呵呵,师兄你就这品性,谁都以为剑意门掌门龙应最强,其实只要有师兄在,他永远不是。”鹤山自豪道。

寒子牛苦笑,并不认同鹤山的话,反驳道:“非也,龙掌门不可菲薄,若言最强,谁能出大佛寺玄真方丈之右。”

“师兄与玄真方丈切磋过?”鹤山眉头紧锁。

寒子牛点点头。

……

在小院内,宗阳和鲁观南也在品红萤酒。

“刚才你给你太师叔送去了酒和鸡,他为何又骂你?”宗阳给鲁观南递上一碗。

鲁观南口干舌燥,对这红萤酒早已是日思夜想,接过后刚蹲下就一大口喝进,却忽然双眼大瞪,把大半口吐回碗里,显然是不舍得喝,咋呼道:“太好喝了!太好喝了!”

“酒多得是,不用如此。”宗阳笑着劝道。

“小师叔你不明白,以前出了红萤酒也轮不到俺喝,二十年啊,等了二十几年。”鲁观南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不是因为酒,而是因为个中苦楚。

宗阳微微一笑,一手拍着鲁观南的肩说道:“是男人,就别娘么作态。好了,你还没说太师叔为何骂你。”

“那个……额……”鲁观南紧张的支支吾吾起来,悄悄的抬头瞟一眼宗阳,似乎不愿回答。

“说吧!”宗阳又饮了一口红萤,心念这酒果真非凡,有朝一日得请大哥来尝尝。

“俺怕说了伤小师叔自尊,嘿嘿。”鲁观南讪讪一笑,撅嘴在碗口吸了一口酒。

听这话,宗阳差点被喉间的一口酒呛到,哭笑不得的问道:“那你说说看。”

鲁观南之后的回答确实让宗阳震惊无比,但谈何自卑,唯有高兴与自豪。两人来到附近的铁木林中,如今积雪已化,春还未至,铁木枝桠还是光秃,地上铺满了枯叶和枯枝。

宗阳抓了酒坛子来,靠在一棵铁木上说道:“这里应该没人,你出剑吧。”

鲁观南应了声,拔剑做起手式,剑指前方,可迟迟不动,神色紧张。

“你这是在酝酿?”宗阳打趣道。

鲁观南身子一垮,不悦道:“小师叔,你别打断俺。”

宗阳噤声不语,鲁观南再次做起手式,蘑菇头随风飘动,大概足足酝酿了十息,鲁观南终于挥剑,一道微弱的纯白剑气出现,卷起地面的些许枯叶,但还没斩至三丈外的铁木,就消失了。

鲁观南只是通灵境,所以不是剑气,若是剑气,也该无色,所以这是,剑意!

至于鲁观南为何被太师叔骂,是因为问了对于古井里老家伙来说极为无趣又伤自尊的问题,鲁观南居然问:“太师叔,剑意该是怎样的?”

当枯叶落地,宗阳微微一笑,提起酒坛子大灌几口红萤,霸气十足的狂道:“剑!”

鲁观南送剑,酒坛子与剑在空中互换,宗阳握住剑柄后身子一定,刹那的蓄势后,一阳凭空出现,但被纯熟驾驭的金乌炽炎并没有在长剑上燃起,剑动发舞,一道道单纯的蕴含大小黑色战字的剑意斩出,因为宗阳生怕剑气和金乌炽炎会让鲁观南眼花缭乱,误了感悟。几息间,几十丈内的参天铁木如乱麻般被宗阳斩断,枯叶漫天狂舞,鲁观南的蘑菇头也被吹的凌乱不堪。

在远处,站着背剑的崇吾,他本是来找宗阳切磋的,因为七祠镇宗阳的大显神威让他再也无法骄傲起来,这是心障,可目睹眼前这一幕,在之后的深夜,他醉的不省人事。

……

回到之前的小亭,只剩鹤山孤身一人怔怔的望着棋局,他忽然阴阴笑起,道:“葬天,你那局棋,会输在我的孤注一掷上,而我这一局,若把剑修那变数加进来,就能收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