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掌门,接剑
  • 灭神
  • 小奉先
  • 4302字
  • 2013-08-07 20:47:36

色剑仙曾言:若只如初见,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句话刻在了缥缈峰下的石壁上,一时风靡整个江湖与文坛,被无数剑客文人所推崇,大赞其为潇洒之极致。

可没人知道,这位色剑仙在离开缥缈峰后,便在自己左胸纹了那句真性情的粗话。

试问,谁能超脱一个情字,身为陆地神仙的慕天不能,涉世未深的宗阳也不能。

素影走了,却留在了宗阳的心里。

……

在返回青丘的途中,宗阳见那些躲避在虎牢城的百姓重新回到家园,尸潮的阴影随融化的积雪眨眼消散,据说那些未来得及返回阴土鬼墟的僵尸大军惨死在了阳光下,守军们正在四处焚烧它们的尸体。半月后,宗阳上了磕山,却见青霄殿前的广场中央布了道场,白幡飘摇,香案炉鼎内插着三柱黄檀高香,香烟升天,一排灵位凄凉落寞,宗阳的名字位列其中。

十日前,五大道门在七祠镇为惨死的年轻弟子做了场法事,之后各自凯旋回山,却遭到了魔教的伏击,其中乙真门除长老青峰侥幸逃出外,其余人全被残杀。

那日,在一处山谷内,乙真门三十余人肃穆行走,其中两人各背着一个大木箱,里面总共装了九坛骨灰,其中八坛是以李伯川为首的年轻精英弟子,他们可是乙真门未来五十年的希望,如今夭折于七祠镇,无疑让原本就日渐衰弱的乙真门雪上加霜,好在剑意门宁峨门大佛寺的年轻精英弟子也一并夭折,倒还能喘口气。

一位摇铁扇的翩翩公子忽然出现在峡谷的尽头,欣赏了一番山谷的景色,最后回眸望向乙真门的人,笑道:“这里确实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若细看他的脸,认得宗阳的人,不禁要问一句你为何在此。

乙真门长老路瞻单手一挥,示意众人警戒,他们刚站定,两边山头上出现了大批魔教教众,里面聚集了魔教内半数的强者。鬼宗宗主葬天已发话,其它四门能杀一个是一个,乙真门必须全灭。

无论是人数还是战力,魔教都占尽优势,大战一起,乙真门便陷入败局。长老路瞻独木难支,魔教这边却除了压阵的无相鬼王,还有两大灵域境的强者,厮杀中,长老路瞻被魔教两大灵域境强者缠的死死,无相鬼王却祭起铁扇中那片本命剑刃,远距离收割乙真门弟子生命,长老青峰冒死贴近无相鬼王,逼得无相鬼王无心御剑,只好持扇与其近战,谁知青峰不敌无相鬼王,中毒之下被一掌击昏不死,成了唯一的活口。

重新回到今时今日,见气修在布道场祭灵,宗阳第一时间没有入青霄殿见过掌门,而是先回了小院。

院中依然是鸡鹅乱窜,猪圈里的小猪在嚼着料草哼哼,一片安宁祥和,却唯独不见鲁观南的身影。宗阳转身朝藏剑殿走,入殿进到内阁,果然见到鲁观南跪在蒲团上,正在念经讼神,香案上放了个略显寒碜的灵位,歪歪扭扭的写了“小师叔宗阳之位”。

“观南,节哀吧。”宗阳悄然站至鲁观南的身边,说道。

一本正经的鲁观南听到这个声音,原本红着的双眼立马流出两行清泪,对着宗阳的灵位大哭道:“小师叔,你终于显灵了!你一路走好啊,俺真不知道上次一别竟跟你阴阳两隔了,你走了,教俺以后怎么办啊!你走了的消息,俺还没跟太师父说。你可知道,俺已经突破到通灵境了,可你怎么就走了呢!……”

鲁观南语无伦次的哭诉着,许多话都是重复了不止一遍,宗阳听的腻味了,伸手一拍鲁观南的肩膀。

鲁观南意犹未尽哭丧着转过脸,一见宗阳,震惊之下差点面瘫,以为是幻觉,赶忙揉揉眼睛,见宗阳依然微笑站着,只道是显大灵了,一把扑过去,抱了个结实,哭喊一声小师叔,正要继续哭诉却忽然回过神,自问灵魂哪来的体温,又怎么能抱得住?!

“好了,我没死。”宗阳心口暖暖的,拍了拍蘑菇头,被一个三十好几的老男人抱着也别扭。

……

鲁观南原本给古井里的太师叔炖了一只十全大补鸡,正好借花献佛,把头碗汤盛给宗阳喝,并拧了只大鸡腿。宗阳对腥荤倒没念想,鲁观南也贴心,怀里抱了小坛酒出来,递给宗阳后双手插袖蹲在一边,准备听故事。

宗阳拍开封泥灌了一口,原本味道不错的酒这时尝着总觉得淡了,一时念起了砒霜李的那坛“御酒司酿”。

鲁观南看出了端倪,鼻子凑过来嗅了嗅酒气,眉头一皱问道:“变味了?”

宗阳摇摇头微微一笑。

“过几天咱们青丘自酿的酒要出窖了,味道很不错!”鲁观南说道。

“是么?”宗阳嘴上说着,两眼却望着远处一位执事急匆匆的赶来。

鲁观南起身相迎,执事鸟也不鸟,径直来到宗阳面前板着脸说道:“宗阳,掌门请你去一趟青霄殿。”

宗阳心道一句来的这么快,之前路上碰到了许多师兄师姐,知道他们定会去禀报。也不用准备什么,他起身便走,鲁观南也一同跟上。

在青霄殿内,香烛满目,一位位长老师尊及执事都身披缟素,气氛肃穆之下,宗阳的身影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掌门寒子牛首当其冲迎了上来,看神色大为欣慰,呼出一口气后说道:“回来就好!”

要知道这些时日,古井里那位已经不知骂了寒子牛多少回。

这时,青霄殿外奔来了以崇吾为首从七祠镇死里逃生的几人,师姐李珩也在其中,迫于门规,他们与鲁观南一并噤声站在殿外,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有很多话要说,一脸喜色。

景昊长老不知何时飘到了宗阳身旁,一脸正经轻声说了句:“最近我开创了几套棋谱,到时候切磋切磋。”说完又飘走了。

寒子牛拉着宗阳站到殿内,随后各位长老师尊落座,寒子牛说道:“宗阳,你且跟我们说说七祠镇之后发生的事情。”

宗阳环视诸位长老师尊,也只有景昊长老情真意切,其他人则正襟危坐漠不关心,对于一个剑修弟子如何活着回来根本不当回事。宗阳迎上了掌门殷切的目光,如实述说了一遍来龙去脉,只是隐去了素影的名字,最后也只简单说是坠入了地下暗河死里逃生。

“原来是被一位十方道君救了,我听景昊也说过,在酆都城也来了两位十方道君击退了僵尸大军,他们应该出自帝国的三门一寺,这场浩劫也全凭他们力挽狂澜。”寒子牛说着说着意兴阑珊,转而唏嘘道:“不知宁峨门那位李天真是否逃出了阴土鬼墟,想她们的精英弟子全殁在七祠镇,能活着回去一个也好。”

其实宗阳也在担心砒霜李是否将李天真和老狗道人带离了阴土鬼墟,就算离开了,那老狗道人是否会来个每日一卦起色心,不过看老狗道人的为人,应该比一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更靠谱些。

“掌门师兄!”长老鹤山打断了宗阳的思绪,在他身后站着一位执事,手里捧着的托盘中放着一碗东西。

寒子牛与鹤山对了一眼,后者目光犀利,似乎在让寒子牛下决定,寒子牛却眉头一皱,沉思着移开视线,犹犹豫豫。

鹤山起身走到宗阳身前,背后的那位执事也跟了过来,鹤山不顾寒子牛径直说道:“之前还为你做了法事,一些道规不能疏忽,这碗是上清驱秽汤,喝了吧。”

碗中盛着黄橙橙的水,还混着一张符篆烧成的灰。

宗阳不经意间正发现掌门目光炯炯,朝他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宗阳便拿起这碗上清驱秽汤一饮而尽,不管其中滋味。

眼见宗阳喝下,鹤山并没有回座的意思,当着所有人的面忽然向宗阳发问道:“宗阳,既然有我主持修正堂,有些事我且要问你。”

“长老请说。”宗阳心念该来的终于来了,他早就意料到会有这一出。

鹤山一直盯着宗阳,宗阳却傲然挺立目光前视不与之对视,鹤山深吸一口气沉声质问道:“七祠镇一战,你那身修为作何解释?”

宗阳微微一笑,大有别在我面前凶的气势,回道:“修为是在入青丘前所学。”

“出自何门?”鹤山盛气凌人。

“无门。”宗阳回道。

“是什么功法?”鹤山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不想说。”宗阳又是微微一笑,显然到了底线。

“什么?!”鹤山眼蕴戾气,面有愠色。

“我不想重复我的话。”宗阳侧过脸,终于对上鹤山的目光,气势却更胜一筹。

我不废话,要么拔剑。这是色剑仙的风格,也是宗阳的风格。

在座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尤其是那些晚辈,放眼整个青丘门,有谁敢忤逆鹤山长老?有谁敢与鹤山长老叫板?几十年来宗阳是第一位!

鲁观南站在青霄殿外,偷偷的朝宗阳竖起大拇指,一口积郁在心底几十年的气终于出了一些。

鹤山没有发怒,因为众目睽睽下与一名低两辈的弟子斗气,传出去只会贻笑大方,但他已经暗暗发誓绝不能容这剑修小辈猖狂,日后当尽早除之。

一位执事匆匆跑进青霄殿,见过寒子牛后来到鹤山身侧,不知细声说了什么。

鹤山听罢一敛之前的愠色,朝寒子牛说道:“掌门师兄,茂松师伯来了。”

寒子牛一听肃然起身,在座的其他长老师尊也纷纷站起,没过多久,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在一位年轻弟子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走了进来。

宗阳转身望去,想必这位老人是青丘门的某位名宿,不过凡人五衰的桎梏让他散尽了修为,早已不在巅峰,已是油尽灯枯了,这大概也就是凡人为何一心修道的原因了,谁不想与天借寿。

“茂松师伯,这次劳烦你出山,子牛有愧。”寒子牛迎上去帮扶,让老者坐到鹤山的座位上。

老者摆摆枯瘦长满寿斑的手,回道:“莫提莫提,青丘之事,乃分内之事。”

老者坐定后,浑浊的老眼盯在了宗阳手中的长剑上。

“宗阳,把你的剑交出。”鹤山喝道,一旁的执事上前要剑。

宗阳知道剑二一出,气修总会做文章,可不知请出这位老者又是何故,猛然间,深藏记忆中的一个片段闪出,他想起了藏剑阁中的人像,还有人像手上的把柄剑!

不管如何,此剑是剑修的遗物,宗阳无从得知有关这柄剑的故事,但绝不能随便交出,相信骰子老道在世,也不会那么随便,宗阳淡言道:“剑是我的,剑在,人在。”

不知怎的,今日青霄殿内,气修已经惹到宗阳了。

老人居然虚弱的笑了起来,只道:“剑修的后辈可畏啊。”

“哼!”鹤山不屑,对着宗阳道:“你且试试还能不能动用天地之气?”

宗阳眉头一蹙,果然,身体别说无法吸纳天地灵气,就连力气丢尽失了,他猛然想到了刚才的那碗上清驱秽汤!可喝之前寒子牛明明点头了,偌大的青霄殿,除去景昊,宗阳也就只信任这位身肩青丘命运并保全剑修的掌门了。

宗阳望向青丘掌门,想从对方的表情中问出个明白,而那位执事已经欺近身,宗阳只好拔剑,可剑身刚出一寸,掌门寒子牛终于发话:“都住手。”

青霄殿内瞬间一片寂静,唯独在殿外有人扯开喉咙怒道:“要欺负人么?!俺小师叔救了你们那么多弟子,差点就没命回来,你们不感恩也就算了,还要抢剑么?!”

或许是鲁观南从来没在这么大的场合说过这么不计后果的话,他的语调有些变样,最后抢剑两字,愣是说成了欺凌妇人的那个词。

定力好的长老师尊们可以不为所动,可年轻的执事和殿外崇吾带来的几位师弟师妹却憋笑的好辛苦。与此同此,众人还在好奇另一个词,为什么鲁观南喊宗阳为小师叔?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殿内鹤山俯身向老者问道:“茂松师伯,那柄剑是……”

“是!”老者肯定回道,“老夫再老眼昏花,掌门剑不会认错。”

“这就行了。”鹤山冷笑着直起身,朝寒子牛喊了声:“掌门师兄,你看……”

“掌门。”宗阳不在乎什么鹤山鸟山,只问向寒子牛,“我只问一句,今日若有我剑修先辈在场,还容得你们这般欺凌么?!”

寒子牛喟然一笑,一边走向宗阳一边反问一句:“掌门剑当传与青丘掌门,你我谁是掌门?”

“那该去问藏剑殿里的一排排灵位!”宗阳怒可慑人。

寒子牛与宗阳擦肩而站,轻声嘀咕之后走过。

宗阳忽然平静,三息之后,横剑胸前潇洒一言:“掌门,接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