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末场雪

  • 灭神
  • 小奉先
  • 2733字
  • 2013-08-06 16:13:30

宗阳修成了剑意,那一幕素影没有亲眼所见,当她醒来时,被斩首了的九眼熔岩鲵已经不知去向,唯有宗阳后腰别着剑在安静打坐,背后悬浮的一个小太阳照耀着方圆几丈。

尸纹蛊毒依然在体内肆虐,颜色从妖红变成了深紫,素影深知不用多久就有性命之忧,可困在这地底洞穴中,又能如何。其实素影还有一个更加悲观的念头,那就是这东西如此阴毒,就算此时身在缥缈峰,师父也未必能驱走这尸纹蛊毒。或许是宗阳感应到了素影的动静,缓缓睁开了双眼,问道:“你怎么样了?”

素影这一次终于开口,回道:“还好。”

宗阳看着深紫的尸纹蛊毒在素影的白皙脸庞上不断隐现,心知肚明她危在旦夕,哪来的还好,心口没来由的一疼,说道:“或许我修炼的般若太阳精经能驱走你体内的毒,之前我两位朋友在阴土鬼墟中了尸鲎毒,就是被我救的。”

听此一言,素影也认可宗阳的这个观点,阴阳相克,炎王的尸纹蛊毒至阴,而宗阳所修炼的般若太阳精经当属至纯至阳,初露端倪之下,看似与道门巨擘内珍藏的神级功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素影有了另一些想法,一柄上品好剑加神级功法,宗阳到底出自何门?至少在炎龙帝国内,不曾听闻有这样资质超凡的弟子横空出世,也不知是何方道门如此阔绰,连一个觉灵境的弟子都能拥有上品好剑,难道不怕被抢么?如八大道门两大禅宗,对于横空出世的超级天才弟子,全身虽是宝物神器,可谁家不是把他们藏着掖着护佑周全,哪会放他们出来独自闯荡。

其实素影低估了一点,宗阳的不嗔,可不止是上品好剑。

“好像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经过一番杂乱思索后,素影淡然说道,话里有道不尽的无奈,却又有几分看轻生死的意味。

宗阳微微一笑,尴尬道:“不过我现在体内的太阳之力太少,必须先离开这里重见天日,刚才我用神识顺着地下暗河前行,发现有一个向上的通道,但距离实在太远,我无法确定这个通道通向何处。”

素影听后一诧,这是什么境界的神识,真有些天方夜谭!凭她是十方道君,也无法将神识运用到如此精妙的地步。

宗阳彻底让缥缈峰乃至整个炎龙帝国冠绝年青一代的天才弟子汗颜了,而对于习惯了用神识感知磕山下澜沧江中鱼儿游动的宗阳来说,这种能力在晋升入觉灵境的他来说是多么的理所当然。

素影决计与宗阳潜入地下暗河中顺流直下,再进入那个向上的通道,至于是逃出生天还是葬入黑暗的地底,就听天由命了,至少一路上还有人陪,倒也不孤单。两人渐渐熟络聊起,话语虽不多,却可以驱散孤寂,只消素影缓过一些体力,两人就要动身了。期间提到那只妖兽,原来是被宗阳扔进了地下暗河中冲走了,素影大叹可惜,一颗妖兽的元丹哪怕不用作炼丹,光在市面上贩卖也值个万金,真是暴殄天物了。至于暗河中的哪些蓝色光点,原来是阴灵蛭,是人死后一些怨念太深不入冥界的阴魂残留在地底阴水中,靠吸阳为生,等吸够了足够的阳气,可以化为水魃,潜在江河湖泊中,为祸一方。

闲聊之际,整个地穴却突然开始猛烈晃动起来。

在离此数百丈的地面,正是阴土鬼墟。

此时的阴土鬼墟,上方空中的黑云如一条巨龙盘旋着冲入古城,四角的石碑绿光大盛,古城在剧烈摇晃,应该有什么大阵正在运作,冲入的黑云竟然化为了黑尘,开始覆盖整座古城。

而在地穴中,顶部开始猛烈坍塌,宗阳与素影对了一个眼色后,抱起她跳入了地下暗河中,在后方的轰隆声远去后,两人已经随着暗流游出了百丈的距离。

一切归于宁静,对于宗阳和素影来说,憋气的时间可以很长,在微弱小太阳的照耀下,身周都是如尘埃的浮游生物,而在外围,就是紧追不舍的阴灵蛭!

阴灵蛭十分惧怕太阳光,它们的面孔狰狞,仿佛要把死后的怨气全部发泄在宗阳和素影身上。越来越多的阴灵蛭游弋过来,围成了一个巨大的蓝色光团,沿着暗流被冲向无尽的黑暗。

时间在流逝,宗阳却面临着一个危险的局面。

因为地下暗河中暗流汹涌,所以要在离那个上升通道还有一段距离时提前往上游,这样就能顺利进入上升通道。若提前往上游,只会撞到石壁,若晚了,就会被冲入往下的那条主干道,到时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可宗阳万万没有想到,疯狂的阴灵蛭会阴魂不散,并围成了一个光团,宗阳的神识竟被它们遮蔽在内。

时不我待,绝不能错过那个上升通道!

宗阳原本用右臂环抱着素影的腰并排前行,此时只好将她用左手抱入怀中,素影的脸贴在宗阳的胸膛,虽然情绪一波动嘴角溢出了几个气泡,但还是心领神会的安于现状。宗阳右手拔出后腰的不嗔,大黑剑出现后朝着阴灵蛭一顿乱斩,谁知这些阴灵蛭躲闪后迅速围上,绝不愿错过这两个难得出现的活人。宗阳情急之下再次动用太阳之力,一道道带着金乌炽炎的剑气终于将阴灵蛭驱散的极远,神识一探,恰好发现那上升通道在不远处。

天不亡我!

宗阳插回不嗔右臂全力摆动,抱着素影游向上升通道,更让宗阳欣喜若狂的是,神识清晰的感知到,通道的尽头就是充斥光明的出口!

被剑气吓走的阴灵蛭紧追不舍,宗阳不再管它们,任凭它们围上来,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宗阳安心之际,背后的一阳终于因为刚才剑气的消耗殆尽,凭空消失了。

“阴灵蛭没有眼睛,只会被阳气吸引,成百阴灵蛭吸去一个凡人的阳气只需一息。”

素影的话在宗阳耳畔回响。

下一刻,缩在宗阳怀中倍感安全的素影被宗阳猛力往前送出,而宗阳咬开手指,鲜红的血液让所有阴灵蛭疯狂。

两人的距离在拉大,素影眼睁睁的望着远处的宗阳被成千上万的阴灵蛭团团包裹。

……

当轰隆声再次震耳欲聋时,素影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终于置身在了久违的光明之中,前方不远处是瀑布,她及时攀住一块礁石并爬到了上面,心中失落又伤心的望向出口。

阳光下,地下暗河的水从出口磅礴涌出,但始终没有那个身影。

素影的一剪秋水蒙上了水雾,凄丽的面庞让天下风流才子扼腕痛惜,正当这位倾城倾国倾天下的女子悲伤之际,她却破涕为笑,因为她看到了出现在水面上的一只手,接着是那张患难与共生死不弃的脸。

缥缈峰上,谁可曾见过素影的笑。

当宗阳爬上礁石时,素影早已拭去泪水,戴上了孤冷的假面。

……

瀑布两侧是原始的大山,连绵不绝,宗阳背着素影来到了瀑布下方,这里水雾缭绕,有一片巨石露出水面,而在瀑布的背后,竟然有一座与瀑布同高的石像,是位盘坐的道人,石像表面布满了青苔,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

素影体内的尸纹蛊毒已经变成了黑色,刻不容缓,两人在中央寻得一块圆形巨石后便准备驱毒,临开始前,素影只虚弱的说了一句:“我若不在,就把我葬在这吧。”

……

夕阳西下,宗阳一动不动的坐在巨石上,肩头靠着素影,黄昏的阳光挥洒在他们身上,竟悄然下起了雪,画面极美。

素影白皙无瑕的脸上不再隐现尸纹蛊毒,虚弱的她气若游丝,她本想看日落,却靠在宗阳的肩膀上睡去了,而宗阳保持这个动作已经有一个时辰了,哪怕是百年千年,也不会觉得累。

望着飘雪与日落,宗阳内心宁静,宁静到自问一生与她如此可好,殊不知雪景虽美,却是末场雪。

天黑之后,两人在石像的怀里生火过夜,一夜无话。翌日,素影踏剑而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