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入剑之后

  • 灭神
  • 小奉先
  • 4470字
  • 2013-08-05 20:26:18

气数,最重借势,在符修一道中,借天地之势为最高造诣,那些强大的符阵更是其中的极致。想这阴土鬼墟,当年建阵就是借了这条地下暗河的势,此河深藏地底,吸纳极阴之气,在阴土鬼墟露出地面,此相堪称潜龙显鳞,是大势。

在地底某个地下暗河途径的狭小空间中,没有丁点光芒,与世隔绝,唯一证明它存在的,便是水珠从岩石缝滴落在地的嘀嗒声。忽然间,一个个幽幽的蓝色光点出现在黑暗中,如一只只萤火虫般越聚越多,可就算它们聚的再多,也无法照亮这个空间。

一声醒转的微弱嗯声若有若无。

素影缓缓睁开双眼,她因为神识迷糊还无法透彻感受到身体的剧痛,在这个充斥黑暗的世界,她一时间头脑放空。这一生悲惨命运造就的孤冷性格让她在自己的呼吸中渐渐冷静下来,之前发生的一幕幕愈发清晰,最后画面定格在了那张脸上。

是他救了炎王剑气下的她!

因为身体的复苏,这一刻素影无比痛苦,体内仿佛有一道道剑气在穿梭摧残,湿透粘稠的衣衫让她产生了躺在血泊中的错觉,对小腹气海中的元丹更是失去了感应。这种痛苦持续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或许是身体麻木了,反倒减轻了许多,这时候她才发现,她的左手,被另一只手紧紧抓着。

“应该是他!”

素影没有力气挣脱,也不愿挣脱,因为她生平最怕的,就是黑暗。感受着那只手上带着的体温,发现在这种孤寂垂死的环境下,还有另一个人作伴,死死的抓着她,无比安心。

素影侧过脸,虽然眼中尽是黑暗,但她可以想象出他的位置,以及大概的样子。她没有在想他为什么要冒死救她,而是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若在死前,最后见到的是这张脸,会是怎样的心情。”

宗阳的醒来打断了素影的心绪,他想起身,身体却动弹不得,还因此牵动了后背的伤口,一大口血从口中涌出。不过他无心顾及,右手第一时间去抓紧另一只手。之前,在他带着素影逃上岸后,在昏倒之际,生怕素影被地下暗河再次冲走,所以他再次抓紧了素影的手。

被炎王剑气震伤,加上撞击在石壁上,宗阳的整根脊椎骨仿佛要脱节断裂一般,受了极大的损伤,其实在他身下已经积了一地的鲜血。

素影回过头的细微动静还是让宗阳发觉了,他赶忙咽下口中气味如铁锈的血,问道:“你怎么样?”

素影没有回答,因为她习惯了孤冷,在缥缈峰上,她从不与师姐师妹们亲热,唯一能说上几句的,便是师父。那日在七祠镇,宗阳悍战死战绝不放弃的意志感染了她,这才让她主动开口,而宗阳的那句“活着就好”,更是在她心中泛起了经久不息的涟漪。

没有得到回应,宗阳心底终究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担心,刚想追问,喉间却又是涌上一口血,让他脸色苍白无力。

素影也能感知到宗阳此时的动静,她想问一句“你怎么了?”,可是话到嘴边,不管是因为一时的嘴巴干涩,还是性格使然,最终没有问出。

宗阳也因为这一口血,将原本要说的话压回心口,保持了沉默。在意识到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十方道君,另外男女授受不亲,他主动松开了手。不过他的这一动作,让素影一时慌乱。

没有了这只温暖的大手,在黑暗中,无助的她怕得瑟瑟发抖。

可惜宗阳无法知道,在黑暗中素影那勾动在召唤的手指。

在他们不远处的地下暗河中,那些蓝色光点成百上千,它们似乎能感应到这个空间中某处微弱的阳气,所以在逆流游弋中,朝他们靠了过来。

两个人不再交谈,沉默到不知过了多久,在宗阳吐尽了体内的淤血后,他费力的坐了起来,利用身体内残存的太阳之力,在手掌中凝出了一颗微弱太阳,照亮了身体周围的空间,以及素影,而素影不知是因为刺眼还是其它原因,别过了脸。

宗阳环视四周,发现前方是暗流涌动的地下暗河,河中蓝色光点散布,而在离他们最近处的岸边,却是积聚成了一个光团。

不知这些是何物,宗阳起身准备走近去看,当他望向素影别过去的侧脸,看到那双孤冷带着固执却光彩依旧的眼神时,以为她受伤不轻。

在宗阳走向河边时,素影却偷偷的回过头望向他修长的背影,在她眼角余光发现那一大滩血迹时,心情难受,毕竟宗阳是为她受的伤,而且竟如此之重!

不过素影还是白难受了,靠着强大的身体修复能力,其实宗阳后背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宗阳来到河边,惹得水中的蓝色光点无比躁动,越来越多的蓝色光点这时游了过来,不过当它们被太阳光照射到后,又惊恐的逃离,缩进暗处。宗阳减弱光芒,蹲下细看再次游过的蓝色光点,发现这些蓝色光点居然是水蛭一样的东西,不过它们是透明的,再细看,仿佛头上长了一张人脸。

宗阳聚精会神的盯着河水深处,似乎有什么特别发现,几息后猛然转过身,小太阳回到他的背后,而他疾奔到素影身边将她抱起,再冲到这个洞穴的角落,让素影坐靠在石壁上。

哗——

一只巨兽从地下暗河中钻了出来,带起的水浪翻滚,它双爪猛抓河岸,整个身躯霍的腾空跃起,九只蓝色兽瞳在黑暗中凶戾扫视,三四丈长的硕大身躯壮如五六头牛,如粗糙花岗岩表面的皮肤上弥漫着浓重的尸气,每踏一步,似乎要塌裂坚硬的石面。它摇头甩掉头上的水,巨口一张,发出如洪荒蛮兽般的恐怖吼声,震断上下尖牙间拉起的粘稠口涎。

“是尸化的九眼熔岩鲵!”素影心中念道。

宗阳起身准备应战,且不知这只巨兽是什么实力,眼下唯有他还有一战之力,绝不能坐以待毙。但宗阳不知为何,此时竟情不自禁的回头望向素影,素影却别过头,不愿被看到落魄的样子。宗阳可不知素影的心思,微微一笑,这种情景,大有类似远征赴死的男人在临别时依然被钟情的女子无视,心有唏嘘的意味。宗阳拔出别在后背腰带上的不嗔,朝九眼熔岩鲵走了过去,心里强烈生出一股豪气,只要是守护身后的她,今日哪怕面对的是诸天大神,也要神挡灭神。

九眼熔岩鲵也锁定了宗阳和素影,九只蓝瞳的瞳孔竖起,咆哮着作势要狂奔过来。

素影曾阅览妖兽图志,深知这种妖兽可以修炼到灵域境,力量和防御力非同小可,如今尸化,那是更强了。素影也见识过宗阳的实力,虽然达到了寻常修道者难以企及的无暇之境,剑招至精至纯,但依然只在入衍境,若这只九眼熔岩鲵已在灵域境,那么宗阳再硬拼也不是对手。

素影还在思索,九眼熔岩鲵却已经发动了进攻,狂奔而来,体表上生出了一层红色的气罩。

“元气?!”素影怔怔的望着九眼熔岩鲵体表的红色气罩,大为震惊。

宗阳可认不出这只尸化后的九眼熔岩鲵经过万年的修炼后结元丹突破到了十方道君境界,第一个罩面他闪到了九眼熔岩鲵的身后,双眼锁定那截早已发现连在九眼熔岩鲵尾巴上的粗大铁链,双手牢牢抓住后,使出了对付这种防御力超强巨型妖兽的必杀技。

九眼熔岩鲵被强力抡起,脱离地面的四肢慌乱舞动,愤怒的狂吼着,它在空中越旋越快,连吼声都拖出了尾音。

素影迎着九眼熔岩鲵旋转带起的风,注视着宗阳,任凭她站在十方道君的层面,也不曾见过哪位修道者能爆发出如此惊为神人的力量,就算是那力量恐怖的炎王,也不在一个级数。

宗阳抡着九眼熔岩鲵砸向岩壁,霎时天崩地裂,顶部碎石坠落,九眼熔岩鲵重重的摔在地上,摇头晃脑,站定后朝宗阳怒吼一声,看似受伤极轻。

在宗阳迟疑之际,九眼熔岩鲵巨嘴一张,吼叫中一道红色弧形剑气飙射向他,他快速躲闪,这才意识到对方的真正实力,这分明是元气所凝的剑气!

观战的素影稍松一口气,通过剑气可得知,原来这只尸化的九眼熔岩鲵还只在十方道君初境。

但,十方道君境,终究凌驾于觉灵境。

宗阳手中剑二即出,一道道在觉灵境修道者眼中霸绝的剑气斩向九眼熔岩鲵。

九眼熔岩鲵毫不躲闪,九只眼睛看着斩来的剑气在它面前消散的无影无踪。

初入灵域境,可以用神识操控本命剑,到达圆满,神识可控制身周一定领域内的天地灵气,所有以天地之气所凝的剑气进入此领域便被顷刻瓦解,一旦突破至十方道君境,这能力将有质的飞跃。

九眼熔岩鲵再次吼出一道剑气,宗阳不退反进,在欺近九眼熔岩鲵后,大黑剑直斩妖兽的头盖骨,可有那红色元气罩护体,大黑剑的锋利与重量都无可奈何。

远战近战都伤不到这只妖兽的半根毫毛!

素影的眼神变得凝重,虽然宗阳的神力让她燃起些许希望,但在九眼熔岩鲵的强大修为面前还是破灭了,她再次用神识去感应气海中的元丹,可炎王的尸纹蛊毒太过诡异,她依然无法动用丁点元气,在此情况下,她果决的双手结印,拼着修为大退,也不愿眼睁睁的看着宗阳不敌被杀。

九眼熔岩鲵仗着元气罩朝宗阳连扑带咬,尾巴还时不时扫出一道剑气,宗阳有力躲闪却无力还击,险象环生。在九眼熔岩鲵的一次正面猛扑下,宗阳拖着不嗔后退,而在宗阳背后一个身影跃起出现,一柄大唐刀飞向九眼熔岩鲵的头部,九眼熔岩鲵甩头撞飞大唐刀,而素影却在宗阳的注目下,在下一刻一掌拍向九眼熔岩鲵的头顶。

一道寒冰之气从素影手中传向九眼熔岩鲵头顶,再从它的头顶蔓延向体内的气海,直至元丹。

九眼熔岩鲵被玄冰咒封住了元气,也被暂时冻住了身躯,大怒下九只眼睛周围的眼皮凶戾皱起,而素影身子一软,已到极限的她在尸纹蛊毒的侵蚀下痛苦昏死过去,被宗阳抱住,重新回到了角落里。

转眼解冻的九眼熔岩鲵践踏着岩石地面冲向宗阳和素影,宗阳提着大黑剑再次微微一笑,身体连同大黑剑瞬间燃起金乌炽炎,照亮了大片空间,这是最后一战了,不用再留任何余力了,因为不赢就死。而九眼熔岩鲵虽然尸化,但它并不惧怕宗阳身上的至阳之光,张开巨嘴跃向一夫当关的宗阳。

宗阳发现九眼熔岩鲵没了元气罩,转瞬料定应该是素影的手笔,机会不容错过,他也猛力跃起,暴喝之下,大黑剑带着金乌炽炎强势斩向九眼熔岩鲵的头盖骨。这一次,大黑剑将这只油盐不进的尸化妖兽当空斩落,九眼熔岩鲵的下巴重重的磕在岩石地面上,大黑剑的剑刃同时斩开了比地龙壳还要坚硬的头盖骨,深入脑髓。

宗阳费力的将卡在骨头中的不嗔拔出,剑刃带出粘稠的脑浆,九眼熔岩鲵头顶冒着黑血哀嚎着往后急退,前爪不停的拨弄头顶燃烧着的金乌炽炎,换作寻常妖兽,经此一斩之下必死无疑,可它偏偏不死,还癫狂的吼叫着,只见它两腮处的骨刺竖立,全身肌肉暴起,身上还开始鼓出如脓疮般的疙瘩,进入了一种狂暴状态。

呼——

九眼熔岩鲵用尾巴将一颗大石拍向宗阳,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若宗阳躲闪,大石将砸向素影。

宗阳一剑劈开近千斤的大石,而九眼熔岩鲵在“呼”的一声后神出鬼没般闪到了宗阳身边,九只眼睛凶凶的盯着宗阳,巨头一甩,将避之不及的宗阳撞飞,随后张着满是口涎的巨嘴咬向昏死不醒的素影。

宗阳一被撞飞,身子刚腾在空中咯出一口血时,便将大黑剑用力插入地面,止住身形,可终究为时已晚,九眼熔岩鲵的巨口离素影只有两丈之余!

生死之际,宗阳全身金乌炽炎光芒万丈,暴发出了全身潜力,大黑剑斩出一道剑气裂空而去。

这道剑气不容小觑,九眼熔岩鲵戛然而止,用神识操控周身天地之气,可惜剑气还未近其身就渐渐消散至无影无踪。

看着发生的这一幕,宗阳眼神发散,一股无力感袭遍全身,刚才这一斩已是极致,体内的太阳之力几乎消耗殆尽,虚脱的他还能如何?!

曾亲眼目睹师父惨死,这是他一生的痛,此时望着素影的侧脸,真的只能无力么?!之前那股灭神守护她的豪气呢?!

啊!!!

灵域境又如何?!

剑气破灭又如何?!

我是谁?!我是被陆地神仙都视为怪胎的宗阳!

战!

战!!

战!!!

宗阳全身热血沸腾,万亿“战”字狂躁,在九眼熔岩鲵鄙夷的眼神下,大黑剑再斩出一道剑气。

这是一道非同一般的剑气,除去透明的天地之气,无数黑色“战”字蕴藏其中。

入剑之后,剑气带意,便是剑意。

当九眼熔岩鲵察觉这道剑气的非同一般时,下一刻身首异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