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阴间路上执子之手
  • 灭神
  • 小奉先
  • 5251字
  • 2015-10-18 15:41:40

在万屠殿门口,宗阳默默站立。

砒霜李坐在石阶上,神情有些失落道:“唉……留不住人也不能勉强。”

宗阳无言以对,过了片刻才问道:“要不你跟我走?”

“不了。”砒霜李苦笑着摇摇头道:“要吃人才能活着,出去了也是个祸害。只是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居然破坏了炎王的封印大阵,把我们弄醒了,不然也能相安无事。”

“恩?”宗阳十分惊讶,之前一直以为僵尸们是主动从阴土鬼墟钻出来的,想不到背后还另有隐情,那到底是谁破坏了阴土鬼墟的封印大阵?让僵尸出来祸害百姓又有什么企图?宗阳决定等回了虎牢城,一定要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景昊长老。

“唉……要是你们这次再打进阴土鬼墟,那我估计就活不了喽。”砒霜李一脸落寞,它根本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宗阳再次无言以对,若正道真有一天攻入了阴土鬼墟,他难道要救砒霜李么?这绝对会被正道所不容。阴土鬼墟,因那炎王走了邪魔一道而生,这些僵尸吃人确实伤天害理,为城中百姓灭杀它们也是天经地义,但宗阳有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后背一凉的念头,既然僵尸吃人是邪道,那人吃鸡羊狗猪等畜生呢?只因人的强大,那么顺应人道便是正道了?那所有道门追崇信仰的天道呢?若上天真存在神,神若无道,当追崇信仰?神若犯我呢?当如何?!

一连串的疑问没有再让宗阳惶恐,产生茫然心障,反而神台无比清明。

宗阳走回殿内,正遇上捧着一面铜镜冲上来的李天真。

“宗阳师兄,你看我的脸,左边是不是比右边小了一点?”李天真忧心忡忡的问道,驱了尸鲎毒的她,最怕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有,反而更漂亮了。”宗阳难得说句奉承的话。

“真的?!”李天真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这句话从宗阳口中说出特别让她心花怒放。

“是的是的。”跟在宗阳身后的砒霜李像啄木鸟般点头附和道,只是希望这位姑娘能消停一会。

就在这时,老狗道人从内殿冒了出来,正吃力的拉着一大袋东西,表情如沉浸在黄粱一梦之中,老脸笑得跟菊花一样,直笑道:“发了发了!”

殿内没有神兵神丹天材地宝,袋子里装的是陪葬的金银财宝,在内殿棺椁边堆的如小山一般,老狗道人当时见了,先是大喜,再是大悲,这情绪的急剧起伏差点让他横尸当场,因为这么多金银财宝他根本不能全带走,调整了不甘的心态后,他只好在里面挑觉得最值钱的,不过这一袋已经够他挥霍几辈子了。

砒霜李倒不心疼,反正无福消受,还不如几个地瓜来得重要,它跑过去与老狗道人一同拉袋子,谁知老狗道人忽然痛苦的蹲在地上,呕出几口黑水。

老狗道人这情形几人见了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宗阳替他驱了尸鲎毒,他就时不时呕出黑水,按他的推断,应该是吃下的那只瓢虫在作祟,感觉好一些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抖出一粒褐色的祖传丹药吞下,说是有清毒健体的功效。

“老狗,你是不是该给宗阳师兄去掉手铐了?”李天真虽然剑在手中,却不打算一剑刺死老狗道人了,先前老狗道人已经跪下朝宗阳和她扇脸赔罪,她也嫌打老狗道人脏手且大人不记小人过,算是放人一马了。

“是是是!”老狗道人一溜烟跑到宗阳面前,点头哈腰的掏出一根金针。

轰——

殿外忽然一阵爆响。

巨型宫殿大门被外力轰开,一个头顶十二梵文戒疤的铁塔和尚怒目站立,肩上扛着一根金刚菩萨像。

嗡——

一个白衣公子御湛青大剑飞入,剑吟声萦绕梁柱,他抱胸潇洒站立,一根长长的刺绣发带凌空飞舞。

紧接着,又有两个身影飞入,其中一个是脚踏桃芯剑的紫衣少年,另一个却是踏着大唐刀的黑纱长裙女子。

宗阳怔怔的站在万屠殿门口,虽然隔得远,但这个印在脑海中的身影,怎会认错。

“灵叱,你怎么不等我说完就砸进来了。”白衣公子对铁塔和尚说道,面有不悦。

灵叱单眉一挑,不屑与白衣公子对话。

“素影师妹,我们继续刚才的话,近来可好啊?其实我早想来缥缈峰赏雪了,我们还可以小酌一杯。”白衣公子也懒得理会灵叱和尚,这会完全没了刚才的潇洒做派,笑着问向身旁的黑纱长裙女子。

原来宗阳心中念念不忘的她,叫素影。

显然这白衣公子热脸贴了冷屁股,素影完全无视他,不过他眨眼转回潇洒做派,完全忘了刚才的尴尬,正色道:“洛迦,速速布你们万符门最强的杀阵。”

白衣公子说罢率先踏剑飞向祭台上方。

“哼,少摆布人!”紫衣少年埋怨一句,扫视宫殿内部格局后,踏着桃芯剑射向宫殿顶部。

素影和灵叱相继来到祭台上空,这才发现里面原来是个大池,幽暗绿光来自壁面上刻着的符文,不过池中不是水,而是万人化成的尸骨深渊,猩红的血水在受热沸腾,白白的尸骨在其中无序翻滚,不过冒出的气味并不是想象中的极恶尸臭,而是一种极好闻的清香。在尸骨深渊的上方,八条锁链将一樽红玉棺椁凌空固定,炎王就躺在里面。

白衣公子从本命剑上跃下,落在了一尊罗刹鬼像的头顶,双手快速结印,悬在空中的湛青大剑剑身旋转变大,带起的卷风将白衣公子头上的发带吹得猎猎作响,当剑身竖在空中时,已然成了一柄十丈长的天方神剑,当空朝炎王的红玉棺椁斩下。

如此无可匹敌的灭绝一斩,声势夺人,红玉棺椁中的炎王瞬间醒来,弹出棺椁后,张开双臂,竟用妖红胸甲硬抗这一斩。

当——

剑甲交击巨响震耳欲聋,整个宫殿为之一颤,四个罗刹鬼像猛烈晃动,大片跪着的陶泥人像被震开的元气顷刻摧毁,露出内里封藏的枯骨,见光化为齑粉尘土。

炎王体型超凡,一身妖红兽面吞头连环铠,甲片覆尽全身,束冠上两根翎毛威武,果然是天下无敌之躯,那张棱角分明充盈血色的脸更是与生前无二,只是画满了邪恶的青色符文,嗔怒鹰眉下一双丹凤眼杀气毕露。它刚接下一剑,身体刚要下坠,一根金刚菩萨像便破空撞来,周身包裹的黄色元气不容小觑。

炎王一拳轰向金刚菩萨像,一力降一力,金刚菩萨像竟被击回,底面上留下了炎王的拳印,而炎王也被震出祭台,落地后塌裂底面,正要往炎王殿去,身体却开始被冰封。

一直未动手的素影,使出了缥缈峰玄月宫绝技,玄冰咒。

“喝——”炎王身体一震,覆身的寒冰被震开,头也不回射向炎王殿。

“追!”白衣公子踏剑追去,身后素影和灵叱紧紧跟上,最后连那一直在布阵的洛迦也追进了炎王殿。

阎王殿内巨响连连,地动殿摇。

“我们走!”

宗阳领着几人速速离开万屠殿,他和李天真在前,砒霜李和老狗道人拉着那袋财宝在后,前者是好心帮忙,后者是豁出命般,可三人一僵尸刚奔了一段路,却见另有五个身影闪了进来。

“啊!”老狗道人一眼认出来人,发自内心的惊恐万分,这时连比老命还重要的财宝也弃之不顾,竟僵在了原地。

“是谁?”宗阳如临大敌般问向老狗道人,后者刚才见了炎王也没表现的这般惊恐。

“是……是……是宗主!还有四大鬼王!”老狗道人颤着嗓子压低声音回道。

这五人一进宫殿便直奔祭台,站定后,当先那位下巴蓄须的黑袍中年人眼袋暗红,正是一统魔教的鬼宗宗主葬天,他冷声道:“你们给我护法,我去拿三生莲。”

“是!宗主!”四人齐应。这四人便是四鬼王,一人银发白面青瞳凹鼻,尖尖的虎牙间是一条长舌,背剑蹲着,正是在磕山上与宗阳有一战的血鬼王。一人披发遮脸,衣衫敞开露出布满剑痕的上身,右手跟手中长剑都缠着白布,他是剑鬼王。一白衣魔女笑声魅惑,容颜简直要让天下和尚产生替天行道我入地狱的冲动,她是千狐鬼王。最后一人却是个摇铁扇的翩翩公子,一张脸长的跟画出来的一样,气质根本不像魔教中人,他是无相鬼王。

鬼宗宗主葬天落在红玉棺椁上,将掌中一颗珠子含入嘴中,气息一涨,钻入了尸骨深渊之中。

“千狐,那不是你手下的老狗么?他不是被关在万鬼窟里,怎么跑出来了?”无相鬼王微蹙眉头。

千狐鬼王侧目望向老狗道人,媚笑一声,桃花眼中的杀意阴冷。

“我先去喝点宝血。”血鬼王凹鼻一张,贪婪的跃向红玉棺椁,里面有供炎王吸收的精血,对于他这种以血修炼的怪物大为裨益。

四大鬼王去了其一,那剑鬼虽然对宗阳这边莫不关心,但无相千狐两位鬼王已经足以施加威胁,让宗阳等人难以妄动。

这时砒霜李抱着大枪往前走了几步,大喝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王下七将之一的万人屠,敢擅闯阴土鬼墟,找死!”

砒霜李身上有尸气,两大鬼王一眼便认出是僵尸,眼见这身宝甲,还有手中这杆煞气凌人的大枪,加之砒霜李闲来就练习强者的风范,只要不露出马脚,气质上确实可以以假乱真。此言一出,连那剑鬼也从披发中露出一只眼,盯向砒霜李,他们都如临大敌。眼下鬼王正深潜尸骨深渊中寻找三生莲,为了这个机会,他们机关算尽,先不惜耗费精力毁了封印阴土鬼墟的大阵,再苦等这四个十方道君与炎王一战,不顾凶险当机立断冲入,所以不能有任何差池。只是他们有些不明白的是,老狗道人和那一男一女为什么能跟在这僵尸将军身边?

老狗道人也回过神来,忽然怒道:“哼,千狐鬼王你个贱人,你不知道本道人能逃出万鬼窟吧?我如今有了大靠山,你又能耐我何?!”

老狗道人确实刁钻,他是在玩心理战术,为的就是让这两大鬼王相信砒霜李的实力。四大鬼王中当属千狐鬼王最聪明,无相鬼王最诡计多端,只要这两人相信,那么就有一线生机了。

宗阳听这两个小人物在唱双簧,微微一笑。

“你们先走。”砒霜李向宗阳他们说道。

宗阳点点头,领着李天真和老狗道人离开,可怜老狗道人白忙活了一场,那一大袋财宝算是无福消受了。

剑鬼王静静的站着只顾护法,千狐鬼王和无相鬼王与砒霜李对峙却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何况区区一个老狗道人,日后下道追杀令,会有大把的教徒去杀。两人目送着三人离去,当视线落在宗阳身上时,同时一惊。

“好俊的小相公,若跟我结成道侣多好,再不济,放宫里看着也舒心。”千狐鬼王一脸痴迷,对宗阳是青眼有加,只觉全身骨头都酥软了。

“呵呵,再俊也被你弄成鬼,不过这张脸我要了。”无相鬼王说着说着,脸上竟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只见他的眉毛稀松掉落,颧骨塌陷,一张脸变为苍白无相,然后再渐渐恢复,却与宗阳长的一模一样。

宗阳并不知情,与李天真和老狗道人走到了桥上,这时炎王殿那边殿门被轰开,一个巨影落在地上,五丈内石面被塌裂,尘土飞扬中炎王再次出现,手中多了一杆龙纹大镰刀,末端一根铁链缠在右臂。站在祭台上的三大鬼王早已躲进祭台内,敛住了气息,在炎王面前,他们无非是几只强一点的蚂蚁。

千年前一战,炎王被正道几大陆地神仙合围,被击败后,修为从陆地神仙境界跌到了十方道君境界,不过经过这千年修炼,它绝对是陆地神仙之下最强。

“你不要插手!”炎王对着砒霜李一声令下,他与四个十方道君战的正酣。

“好!”砒霜李放佛听到了大赦之言,这炎王出现的也太及时了,它在鬼面罩下嘿嘿一笑,抱着大枪就往宗阳那边会合。

四个十方道君鱼贯而出,他们并没有再攻向炎王,而是飞上了宫殿顶部。

“哼!”炎王鼻孔喷出怒气,踏地挥动龙纹大镰刀,几道剑气袭向空中四人,而它暴怒着跃上一边的冥殿,不断攀升,在冥殿顶又强力一跃,龙纹大镰刀脱手,它腾在空中继而抓住铁链抡着龙纹大镰刀施展剑气杀向四人。

就在炎王跃起的刹那,洛迦已踏着桃芯剑疾速施术,头两侧的剑形符文幡狂舞,在之前的混战中,洛迦一直没有显露符文道术,而素影按着之前约定的战术率先出招,踏在大唐刀上双手结印使出玄冰咒,由白衣公子和灵叱护法,谁知这炎王久经杀阵,收回龙纹大镰刀,在电光火石间先朝洛迦劈出一道剑气,再将龙纹大镰刀全力掷向素影。

洛迦在施术时往往会在身上加一道护身术,当剑气劈至身前一尺时,一个圆形红色的符文盾闪现,这是万符门的压箱护身术,任凭炎王的剑气再霸道,也无可奈何,不过洛迦身施两术,元气大耗之下气血翻腾,对身体内府损伤极大。

另一边,龙纹大镰刀撕裂空气袭向素影,白衣公子和灵叱双双催动元气出招来抗,

刹那间,一道湛青剑气朝炎王的颈项斩去,金刚菩萨像带着黄色元气从侧面撞向龙纹大镰刀,素影依然面色不惧的在结最后几个手印,而炎王用左手挡住颈项后,居然嘴角阴冷一扬。

一个妖红虚影如变幻的妖火从炎王身上冲出,绕过白衣公子和灵叱的防线,在素影面前凝聚,竟然是炎王的元神!

“元神出窍!”四人同时心中震惊。

这炎王明明跌到了十方道君境界,为什么还能使出陆地神仙才有的能力?!

素影冷若冰霜的脸在这一瞬间失色,炎王元神一掌印向她的小腹,一股股妖红的元气钻入她的全身各处,正是尸纹蛊毒。

素影从高空坠落,玄冰咒无法施展,炎王元神归窍后一手挡住白衣公子的湛青剑气,身形被震的往后倒飞之际,一手拉回龙纹大镰刀,在洛迦双目圆睁,暴喝一句“八卦天刑阵”时,朝着素影再劈一道剑气。

空中这惊险交加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至强交手,在底下的人看来差不多只在一两息之间,砒霜李李天真喊着宗阳快走,可宗阳望着那个身影,寸步不移。

八卦天刑阵已经启动,一个巨大的八卦符文阵在炎王头顶出现,蕴藏了乾坤大道,下一刻它就要朝下射出一道毁灭一切的光柱,洛迦已踏剑闪开,白衣公子和灵叱也急急退开,三人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救素影。

素影不单中了炎王强势一掌,又中尸纹蛊毒,在空中咯出一口鲜血,衬着她那张雪白无瑕的脸庞,惊心动魄的艳丽。大唐刀虽然召回手中,但她再无力出手。

一朵绝美之花要凋零了么?

炎王的这道剑气只离她丈余的距离,而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

宗阳右手握着剑二的不嗔挡在身后,左手环抱住素影,两人被剑气轰向冥河上方的石壁,宗阳挥动不嗔抱着素影凌空转了一个身,用后背硬生生砸在石壁上,两人再跌入冥河。

在幽暗的冥河中,宗阳紧紧抓住了素影的左手,任凭暗流将他们冲向黑暗深渊。

阴间路上,执子之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