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白目鬼,甲中狸

  • 灭神
  • 小奉先
  • 4451字
  • 2013-07-30 21:47:27

酆都城以南有大片石林,寻不到半寸泥土,一株树木,据传万年前曾有冰川覆盖,溶化时冰水不断滴凿,故而形成了鬼斧神工般的天然岩洞与凹穴,实乃凡间一大美景。在石林腹地有一道深百丈的崖涧,如被天神一剑斩开,底部一条湍急的大河冲击着嶙峋巨石而过,水雾终年不散。这条自西向东而流的大河在崖涧的末端钻入地底,不知去向。石林再往南是片无名荒泽,瘴气弥漫,比赤城附近的赤水荒泽要大一倍,过了荒泽,便是阴土鬼墟,这个如凡间地狱的存在。

身处石林,可以看见极远处阴土鬼墟上方的黑云如漩涡般在旋转,暗的几乎可以吞噬一切光明,内里偶有几道闪电隐现。在石林的深涧中,有一座古老的石桥跨越大河,非巨石堆砌所建,而是由一块通体连贯深涧两侧的巨岩开凿而成。

石桥两侧栏杆上雕刻的花纹图案昭示着它们与如今的文化有着以万年计的鸿沟,且不知有多少人走过这座古桥,唯有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了斑驳痕迹。如今,有一老一小两道身影朝它走来。

耆宿老人一身单薄白袍,身材修长极瘦,如雪长发飘散在身后,干净而苍老的脸庞上已有些许寿斑,深陷而积满皱纹的眼眶下是一双诡异的无瞳白目,如漆黑夜空中的宁和皓月,深邃的可以洞彻世间的一切。他撑着一把破了边的印花油纸伞,悠然的走在雪风中,身形虚无缥缈。

在油纸伞下,那位脸蛋红扑的小少女缩在雪白貂袍中,双眼极大,瞳乌如墨,却透着难以置信的老成,是个不世出的美人胚子,已然及腰的青丝束成好看的发髻,一柄刻纹小剑代簪束之。

“那个人就要到了。”老人露出慈祥的笑容。

小少女睁着大眼,毫无反应。

“没有一点点小兴奋么?”老人的笑意更浓了,他的笑,有古之大贤的意味,非大成大起者不得有。

小少女终于微微叹了口气,蹙着眉神色索然无趣。

“呵呵,你被爷爷惯得眼光太高太高了。”老人尽兴而笑,他最喜欢在孙女面前为老不尊。

小少女似乎不喜欢老人的评价,板着脸反驳道:“没有。”

“那你是怕一会来得人难入你的法眼,惹你眼疼?”老人当然清楚孙女的心思。

小少女没有吭声,但也算是默认了。

老人一抖油纸伞上的积雪,五指修长的左手按在小少女的肩头,一脸溺爱的说道:“放心,世间星相一道寂如黑夜,唯爷爷一人登堂入室,想那中央云界的天枢处出了《紫薇七曜决卷》,自诩神为之作,实乃萤虫之光罢了,又如何照耀宇宙星海?可笑的是还大肆传扬那妖星皇子为七杀命格,日曜星命,依爷爷看,那妖星皇子是有大气数,但这天枢处也难免有马屁之嫌。如今这天下,修罗道人道畜生道三道鼎立,大有一番回归混沌初开之时神仙多如牛毛的气象,绝对将是无比精彩啊!多的不说,单单挑出八荒剑冢那色小子,就绝对可以与那妖星皇子不分伯仲。”

“唉!说的有关系么?!”小少女又老成的叹了一气。

老人眨了眨无瞳白目,眉头一挑,揶揄道:“还有什么比命相更重要,你不会是要那一会来的人长得如妖星皇子那般吧?会不会太肤浅?”

小少女听到这话才有了一点兴趣,大眼睛一亮,回道:“长得如妖星皇子那般的,才算凑合。”

“那可难喽,也就爷爷年轻时能压他一筹,哈哈!”老人笑的有些唏嘘,扶着孙女上了古桥,望着崖涧中的氤氲水雾,不知想起了当年的哪些潇洒风流往事。

这句小少女倒没有反驳的意思,她早年看过一副爷爷年轻时的画像,仗剑立雪中,确实英俊潇洒的逆天。

“爷爷,非要这般修炼么?”小少女说出了心底的话,脸上有着骄傲,更多的是不屑。

原本在追忆往事的老人听此一言,脑海中那个有缘无份爱恨难了的身影愈发清晰,回头看一眼万年,心口没来由一痛,不过这种凡人情绪一瞬即逝,他释然一笑道:“天下觉灵境的道士十年何止百万,能高处不胜寒的寥寥几十位,能让爷爷看得上眼的,更不超十位。修仙一道,在天之下,人力必有限,我门这一道法,分阴阳为二,再合二为一,是大造化。”

小少女一耳进一耳出,她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爷爷是否修成了本门这道法,若修成了,境界怎么还无法超凡,岂不是不神乎其神,若未修成,当年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不过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不敢问。

“爷爷没有修成,败在了一个情字。”老人哑然失笑,直接回了孙女心底的疑问,原本压下的情愫再次生起,不过他没有再清心,只道释怀一句依然拿着,何言放下。

小少女安静了,跟着爷爷一步步走过古桥,若说她不紧张,气息何来的紧促,毕竟再往前几步便是人生的转折点了。

“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你从桥上经过。”

老人呢喃着,望着对面风雪中站着的身影,对着孙女说道:“放心,爷爷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件事,第一件是把你从蛮荒雪地的死人堆里抱出来,第二件便是今日之事。”

在古桥中央,飞雪之中,水雾渐散后,宗阳看到了一老一小两个身影。

因为一路不停歇的狂奔,浃背的汗水涨散了绷带,露出完好的肌肤,宗阳喘着粗气,神情高度紧张。

“你要去救人?”老人收回按在孙女肩膀上的左手,面带笑容。

宗阳望着眼前之人,不是僵尸,更不似不善者,但惊于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去向,警惕的应了声“是”。

“过了此桥,会看到一个湖,那里有人能帮你。”老人说道。

宗阳不解的望着老人,看着那双无瞳白目,猜测是不是遇上了某位会算命的瞎眼老道。

“不信么?”老人嘴角一扬,问道。

宗阳依然未答,神经却是一绷!

因为老人从原地消失,水雾还留着他的模糊轮廓,宗阳想退,身体却无法动弹。在此一片空间内,飞雪停在了空中,水雾也滞住了,古桥下的大河也如被冰封般纹丝不动。下一刻,老人站在了宗阳身侧,朝宗阳耳语了一句,在宗阳震惊的表情下笑着伸出右手,结印封向宗阳的小腹。再下一刻,宗阳失去了神识知觉。

除了一老一小,没人知道这异变过了多久,当大河奔腾的轰隆声再次传入宗阳耳际时,老人站在了石桥的另一头,撑伞等候,而小少女站在了宗阳的身前,伸着手,手里握着一片糖人。

“要吃么?”小少女抬着头,一双大眼睛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宗阳还在极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却发现始终缺失了一段。

或许是片刻的等待让小少女的自尊受到了侵犯,她收回糖人,寒着脸朝老人走去,又或许是心底有气,将这片糖人往小嘴一塞,用银牙用力一咬。

老人望着孙女走到身边,俯下身子用拇指擦去孙女唇角的碎糖,什么话也没说。

宗阳转过身,目送一老一小远去。

“他做你的男人可好?”老人还是忍不住问道。

“哼!我的男人,得不能死在我的剑下。”小少女脸颊红扑扑,气还没消。

“我可是耗去了一半修为。”老人忧着脸,担心孙女真杀了宗阳。

“不管。”小少女依然嘴硬,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红扑扑的脸颊更加红透了。

老人呵呵笑着,十分惬意。

……

宗阳挥去心中阴霾,因为他的当务之急是去追那队骑兵,骰子老道留下的剑绝不能丢,何况还有宁峨门的李天真,顺便还有那老狗道人,可过了石桥后,极目望去再也不见那队骑兵,却看到了一碧湖水。

“过了此桥,会看到一个湖,那里有人能帮你。”

老人的那句话在宗阳耳畔回想。

想起那老人如此简单的近身,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宗阳后背悸悸生出寒气,心忖那老人若真要害他,也不必大费周章,何况眼下也无它法,他决定去湖边一探究竟。

……

石林中的水清澈泛蓝,这湖更是清可见底,加上飞雪入湖,湖畔白雪铺石,确实是个静谧的清静好地方,时已至黄昏,湖边冒着一缕炊烟。

有位黑甲黑盔鬼面罩的将军孤身坐在湖边,身前用石块搭了一圈,里面烧着柴火,上面架子上正烤着一大块油水兹兹的肉,若看的仔细了,原来在火堆下还埋着几个地瓜。

这将军腰际配着宝刀,一边放着一杆大枪,另一边是一坛白瓷装未开封的酒,上面还刻着“御酒司酿”四个红字,这会正哼着小曲,等那肉表面再金黄点就可以大快朵颐了。

宗阳在暮色中冒了出来,吓了这将军一跳。

“你是谁?!”将军噌的站起,那极矮的身高与大枪形成鲜明的对比,正双手抱枪指着宗阳喝问。

“僵尸?”宗阳能从这将军身上闻到淡淡尸臭,何况那一身盔甲明显是在土里埋了好些年。

将军身子一挺,回道“知道就好!本将军可是王下七将之一,很厉害的哟!”

宗阳心中一定,看这将军握枪的架势,还有那“的哟!”的尾音,断定这货非怂即弱。

“没看到本将军在烤人肉吃么?还不快滚!不然本将军耍个大绝招出来,你就必死无疑了!”将军还在搞笑的威胁,讲话结结巴巴,或许是为了吓宗阳,它特地抱着枪往前冲了几步,谁知行动太过迟钝,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把宽松的头盔摔了出去,露出一个与一身盔甲相比显的不搭的小头,再接着一张青灰干瘪的标准僵尸脸抬起,这是一张猥琐到极致的脸,外加一对八字眉,还有两颗比鲁观南还磕碜的板牙。

望着这位僵尸将军赤红的瞳孔,宗阳完全断定这货的无害了,因为但凡是觉灵境以上的僵尸,瞳孔就会是蓝色。

“它能帮什么忙?”这是宗阳的疑问。

将军尴尬的爬起来,本想去捡头盔,又一想反正曝光了,索性就不捡了,像个娘么一样的扭捏退了几步,惧怕的盯着宗阳,似乎没有了这个头盔来掩盖,他也就不再是威风八面的将军。

一人一僵尸沉默了一会,忽然那将军肚子咕噜一响,如传染一般,狂奔了大半天的宗阳小腹也随之咕噜一响。

“这位爷,要不我们先吃点肉,喝点酒,等你吃饱喝足了,你就把小的当一个屁放了?”将军讪笑着问道。

经过一番攀谈后,宗阳才得知,这僵尸叫砒霜李,生前本是贩砒霜的生意人,后来炎王要以城池为基建大墓,它被硬抓去当壮丁,在封墓的时候,为了躲避被填坑活埋,它耍了一招狸猫换太子,把炎王麾下已战死的七将之一的尸体藏起来,自己竟躲在了盔甲之中,并成功转生成了僵尸。第一次醒来是千年前,大战中王下七将死的只剩它一个,炎王被打败后启动大阵封印了阴土鬼墟,这次是它第二次醒来,虽然僵尸要食人肉才能活下去,但它除了喝些属下带回的人血,从不敢当面杀人吃肉,这一次炎王也没下令要它领兵打仗,它平时没事就孤身从阴土鬼墟出来溜达,烤些猪肉地瓜打牙祭。

至于那队骑兵,八成是从阴土鬼墟出来抓修炼者的,阴土鬼墟中有一处化尸阵,那些被抓的修炼者一旦被扔进化尸阵,就会成为僵尸,听命炎王。

“你说在阴土鬼墟,除了炎王,就属你最大了?”宗阳并不知道这一路追踪下来,已经离阴土鬼墟那么近了,不过有个计划已经了然于胸了。

“恩呐!”砒霜李笃定的点点头。

“你陪我进阴土鬼墟救人。”宗阳用树枝从炭火中拨出一个地瓜,没有抬头看砒霜李,因为他的决定不容置疑。

“小事一桩!”砒霜李拍着胸脯保证,它之前一直不敢动,见宗阳开吃了,这才去拨地瓜。

片刻后,宗阳坐着砒霜李的豪华马车出发了,一路急驱,宗阳坐在车厢门口,拍开了那坛“御酒司酿”,迎着雪风豪饮。据砒霜李说,这御酒出自万年前的帝国皇宫,经历了万年的封藏,可以说是一滴香满城了。

“大哥,这阴土鬼墟的酒,可否排进你的美酒评?”

宗阳灌完最后一口,将还剩小半的酒坛递给驾马车的砒霜李。

……

当天色俱暗的时候,宗阳终于来到了僵尸的老巢,头顶黑云漩涡与闪电,脚下就是阴土鬼墟。

这是一个巨坑,一个仿佛被大陨石砸出的巨坑。

这座古城就建在坑里,在黑暗中只能看到屋楼殿阁的模糊轮廓,在古城的四角有四座如山峦的巨大石碑,上面的符文泛着妖异绿光,它们应该是封印古城大阵的阵眼了。在古城的中央,有一座最大的宫殿,红光迷离。

鬼面罩下的砒霜李注目宗阳神色淡定的睥睨整座阴土鬼墟,里面可是藏着几万僵尸强兵,心中不禁生出一个问题。

他,一点都不惧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