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老狗道人
  • 灭神
  • 小奉先
  • 4491字
  • 2015-10-18 15:19:53

在两百虎牢城守军杂乱尸体的中央,宁峨门女弟子的尸体惨不忍睹,还好她们在死后并不知道这些了,在移开挡在井口的残缺尸体后,宗阳见到了广场中除他之外唯一的活口。

她就站在不深的井水里,混血的井水染红了她的衣裳,不知是井水的寒冷还是因为恐惧,她在不停颤抖,两眼无神圆睁,在她脑海中一定有挥之不去的恐惧在作祟。她叫李天真,宁峨门女弟子之一。

“没事了。”这是宗阳对李天真说的第一句话,不知怎的,李天真在见了宗阳,听了这句话后,心神情绪有了很大的恢复。

两人之后来到七祠镇的某个宅院,这里远离杀戮与死亡,静静的雪,静静的四下。

李天真主动生火烧水,并找来了一身衣裳换上,宗阳在趁李天真走开的空当拔掉了腰际对穿的那支箭,可左肩胛骨的那支因为箭镞钻在骨肉中,很难徒手拔除,最后还是李天真主动请缨,壮着胆切开宗阳肌肤,最后还帮宗阳清洗伤口,缠上了纱布。

宗阳事后夸赞李天真胆识,谁知后者有些害羞的回了句:“我只是不忍看你痛苦。”,此话让气氛一时尴尬。

七祠镇这一战如阴影笼罩他们,此地又不宜久留,他们在稍作休憩后,便往虎牢城赶了。不过之前往七祠镇赶的时候,两人都不是领路人,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迷路了,加之天上又没有太阳可以辨别方位,只能乱走一通。在野外过了一夜后,翌日两人行至某处山脚的空地上,这一路荒无人烟,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依稀判断是个老头,正倒在地上,喊痛不起。

李天真人如其名,内在比鲁观南还单纯,年纪尚轻,一双大眼睛懵懂可爱,她一见是个遇难的老头,三步并两步,冲了过去。

宗阳谨慎的跟上,教李天真小心,李天真回眸笑着应了句“恩,知道。”就急急蹲到老头身边,扶他起来。

老头身穿褪色严重的藏青道袍,面白无须,身子骨精瘦的很,宗阳一看之下,觉得是位跑江湖的伪道士。不过这一带百姓早已被遣走,荒郊野岭的,怎么还有这么一个闲人?

“老人家,你怎么了?”李天真关心问道。

“哎哟!”老头的一双眼睛特别亮,此时满脸苦色的说道:“有几个剪径贼抢了老朽的东西,哎呦。”

“啊?!”李天真身为正道人士,一听此事,正义感顿生,大有替天行道的气概。

老头抬头望了一眼宗阳,见宗阳身上缠了很多纱布,眉头一挑,又收回眼神呻吟起来。

“老人家,这里随时会有僵尸,你还是随我们先去虎牢城吧。”李天真劝道。

“好!老朽正是要去虎牢城。”老头颤巍巍的想起身,李天真赶忙帮扶。

宗阳没有放松警惕,但天下跑江湖的伪道士是一家,他对老头平添了几分好感,正要上前去扶之际,突变骤生。

老头如回光返照般身子忽然敏捷腾起,在李天真还没反应过来时,缩到了她的背后,一手拍掉她的剑后环抱住她,一手握匕首压在她的喉咙上,朝宗阳冷色道:“别动!”

宗阳知道来不及了,只能冷静应对,暗道李天真刚才答应的小心又用在哪了,感叹宁峨门的女弟子真是善良到毫无防备了,换做青丘的师姐,见死不救倒没几个,但好歹是觉灵境的小高手了,也不至于这么简单的被人制住。

“宗阳师兄,你可不要为了我答应他任何事,你快走,这种要挟的事我在言情书上看多了,千万不要答应,你会吃亏的!”李天真扯着嗓子煞为认真的喊道,红扑扑的脸颊甚是可人。

宗阳只是微微一笑,不曾想这位共患难的宁峨门小师妹如此可爱。

“好帅~”李天真忘乎自己身处险境,在心底情不自禁的赞了一声。

“言情书?!”老头哑然失笑,笑骂道:“真搞笑,正道的小娘皮不好好修炼,还看什么言情书!”

“你!”李天真对老头的骗人行径已经很生气了,这时还教训自己,气更不打一处来。不过她忽然意识到一点,刚忙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正道的?!”

“切,我不认得你,但认得你们宁峨门的剑!”老头努努嘴指向地上李天真的剑。

说这话一时嗅到李天真呼出的幽兰气息,老头大把脸朝李天真凑的更近了,两眼却瞪向宗阳,强拉着李天真移到一边,用穿着破布鞋的右脚踢开一堆干草,踢出一副乌黑的大手铐。

“乖乖的拷上,不然本老道杀了她!”老头凶着脸威胁宗阳。

“你若杀了她,我就杀了你。”宗阳淡淡的说着这句话,双眼迸射寒光凝视老头,语气不容置疑。下惯了五子棋的他,不容对手进三再四。

李天真望着宗阳,有些陶醉,这样的剧情,当她在看言情书的时候,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了。

老头被宗阳的杀气震慑到了,拉着李天真往后退了几步,赶忙回敬道:“那也是她先死!”

“我若拷上,到时候我为鱼肉,那这局棋就输了。”宗阳说道。

“棋?!本老道在威胁你,你说什么鸟棋!快点拷上,不然我先划破她的脸!”老头跺着脚,第一次觉得自己威胁的好无力。

“你划破我的脸吧,宗阳师兄,千万不要听他的!”李天真已经完全是言情书的女主角附体了。

宗阳苦笑的摇摇头,走过去捡起手铐,毫不犹豫的拷上。这样的手铐,或许一般的觉灵境高手难以扯断,但他却有足够的自信。他不忘调侃老头一句:“你早这样威胁不就好了。”

“嘿嘿。”老头心中大定,觉着局面已全部掌握在他手中了,心情大好的说道:“结果一样就行。”

李天真无法挣脱老头的钳制,只能涨红着脸破口大骂:“你无耻!我要一剑杀了你!”

老头忽然松开李天真,一记手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在她的后劲。

李天真软倒在地,老头从怀里掏出一捆绳子,边捆李天真的双手,两只贼溜溜的眼睛边警惕的注意宗阳的动静,只消宗阳有丁点的图谋不轨,他便用匕首封住李天真的喉咙。

捆好李天真,收了两人的剑,办妥所有的事后,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让昏过去的李天真靠在他身上,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老乌龟壳,竟然算起了卦。

双手举在头顶摇着老乌龟壳,老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斜眼挑眉望着宗阳说道:“对了,本老道还没报名号,听好了!本老道号老狗道人,反正以后要隐姓埋名了,也不怕告诉你,权当是最后一次拉风。”

宗阳好久没有听到“拉风”这个词了,心底生出怀念之情,不过眼下不是时候,他一直在等老狗道人放松警惕的那一刻,所以就接过话头说道:“自命老狗,你也真有自知之明。”

“嘁——小子你不懂!老狗命最贱,但活的最久!再不怕告诉你,本老道是魔教的,跟你们这几大正道可是玩了一辈子了。”老狗道人撇撇嘴颇为得瑟,说完又神叨叨的摇起老乌龟壳,里面的几枚铜钱哐啷哐啷响。

不一会儿铜钱落地,老狗道人瞅着地上的卦象,不解道:“杀不得?!”

“你做任何事都要算卦么?”宗阳觉得老狗道人挺有意思的。

“废话,听天行事,才能活的长久。”老狗道人一本正经道。他收起铜钱和老乌龟壳,摇头晃脑合计道:“既然杀不得,那只能先留着你们了,天意不可违!或许到了虎牢城,可以找上你们的同门敲一笔钱财。”

就这样,在李天真醒来后,三人开始赶路,因一路无聊,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原来他之前在魔教内因为犯事被关押了起来,然后趁魔教老巢人手空虚之际凭小手段逃了出来,恰逢尸潮袭来,他孤身一人胆战心惊的往虎牢城逃,打算日后远走他方,省得被魔教徒追杀,不料今日早晨在山野间目睹大群僵尸兵卒从林间烂泥和沼泽淤泥中钻出,被吓的失魂丢魄,绕路奔走,最后就远远瞧见宗阳和李天真走来,本以为可以劫点钱财做盘缠,谁知走近了才发觉是穷的要死的正道弟子。

这一路老狗道人贴着李天真走在后面,让宗阳一人走在前面,始终保持五丈的距离,根本不给宗阳机会。

“话说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你的剑本老道认不出。”老狗道人十分守信,今日算得不能劫色,那就再没猥亵李天真半根毫毛。

“青丘。”宗阳也暂时弃了救李天真的念头,正好这老狗道人认得去虎牢城的路,让他带个路也好。

“额,你青丘,小娘皮宁峨,几大正道在一起就准没好事,说,你们是来干嘛的?是找我们魔教麻烦么?啊呸!话说本老道已经脱离魔教了,如今是逍遥仙人。”老狗道人吐槽道。

“去七祠镇杀僵尸,谁知中了埋伏,我想你见到的那群僵尸,应该就是围杀我们的那群。”宗阳说道。

“看你全身负伤,说说看,杀了几个僵尸?一只手数的过来么?”老狗道人盯着宗阳身上的渗血纱布,有几处重的触目惊心。

“忘了,应该有几百。”宗阳不以为意的如实说道。

“几百?!哈哈!”老狗道人捧腹大笑,刚笑到一半注意到李天真还在身边,生怕她趁机跑走,赶忙贴紧骂道:“那魔教的四大鬼王充其量也就杀个几百,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黄毛小子,顶多长的顺眼些,至于吹这么大的牛皮么?论起吹牛皮,本老道可是你的祖师爷!”

“宗阳师兄,你杀了这么多?好厉害!”李天真惊叹道,更多的是赞赏。

“花痴!你还信?!”老狗道人没好气的暗骂一句。

“哼!”李天真耿耿于怀老狗道人对自己的轻薄,特别还是在自己倾慕的宗阳师兄面前,她发誓一旦脱困,必要一剑杀了这老狗。老狗道人眼珠子一转,忽然蔑笑道:“小子,你是在故意吓本老道么?本老道猜你顶多是通灵境,不过你已经歇菜了,看看你手上的手铐,那可是纯玄铁打造,就连那魔教的四大鬼王也难以挣脱,这是什么概念料你也不懂,总之你歇菜了!”

“四相鬼王很厉害么?你说了不止一遍。”李天真问道。

“废话,除了教主,就属他们四个了,都是灵域境的高高手,想本老道凭着通灵境就已经纵横一生了。”老狗道人自诩道。

“啊!原来你这么弱?!我都入衍境了!”李天真大为鄙夷。

老狗道人眉头一皱,一脸的不悦,虽说今日不能杀,但这小娘皮实在该打,不爽之下一大颗爆炒栗子赏给了她,臭骂道:“就凭你的脑子,就算是大罗金仙,本老道也收了。”

李天真与老狗道人互骂,宗阳却一声不吭。

“喂,小子,怕了?”老狗道人试探道。

宗阳依然无话,他抬头望着阴霾的灰暗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握大唐刀的身影,还有那张一生难忘的侧脸。

……

继续走了差不多有两个时辰,来到一条官道边,老狗道人居然爆出了一句恨不得将之抽死的话,他说他迷路了。

三人口干舌燥,老狗道人让宗阳去找水喝,自己却与李天真原地歇息。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老狗道人如假寐中惊醒的老狗,警惕的四下眺望。

“没有。”李天真一路就跟老狗道人对着干。

老狗道人趴到地上耳朵贴地仔细去听动静,此时宗阳不在边上,他倒不怕李天真能跑了,因为被封了穴道的李天真,已经跟寻常小姑娘无异了。

说到这茬,之前老狗道人也试图封了宗阳的穴位,谁知宗阳身体怪异,他就算戳断了手指也封不了,直呼邪门,好在宗阳一身是伤,又有李天真可作人质,他也就不了了之。

“好像有马车来了!”老狗道人认真道。

“废话。”李天真已经看到远处出现的一队骑兵,运着一个个巨大的木笼子。

“躲起来!”老狗道人不知哪来的力气,将李天真如小鸡般拎起,扛在肩上跳入一大丛野草中。

这队骑兵呼啸而过,看人数有百人,过后尘土满天飞扬,一股尸臭味久久不散,老狗道人与李天真并排的蹲着,大气不敢喘,还是老狗道人先开口问道:“你有没有看到,它们的眼睛是赤色的。”

“是僵尸!”李天真这一次没有与老狗道人对着干,两眼睁大,瞳孔颤动,深埋心底的恐惧再次涌现。

“应该走远了吧?”老狗道人手心都是汗,嘴巴更干了。

“恩。”李天真点点头。

两人从野草丛中站起来,老狗道人先转身,却僵在了原地,李天真惊疑的转身,却见身前站着一个书生打扮的身影,惊恐之下小心肝提到了嗓子眼。

这人脸色青灰,双瞳蓝色,在他腐烂的胸口,钻出一只干瘦的狐狸头,同样是蓝瞳。

……

水源有些远,当宗阳捧着盛满泉水的大叶子站在山顶时,正见远处山脚下李天真与老狗道人昏迷着被人抬进一个木笼子,随后这小队人疾驰而走,去追已至官道尽头的大队人马。

宗阳扔掉了大叶子,强力扯断手铐,拼命追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