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尸潮
  • 灭神
  • 小奉先
  • 2794字
  • 2013-07-22 20:37:44

时光倒流回几日前。

在离磕山千里远的酆城,城外有条淮阴河,过了河有个孟村。

有户人家住在村尾,屋前是大片旷野,再远就是荒山野林了,这会群羊入圈,炊烟袅袅,已到了傍晚准备晚饭的时候。

这家的男人是位壮汉,还未入春,他却只穿了一件单衫,几粒汗珠在结实鼓起的胸肌上滑落,原来是刚劈完柴火。

“爹,先喝碗米酒吧。”一位清秀少女站在桌边唤道。

壮汉爽朗一笑,恰见极远处林子里有大群野鸟惊恐飞出,不以为意,转身入了屋坐下,另一位淳朴妇女正在灶边忙活,回头看了一眼父女,满心惬意。

少女去帮衬母亲了,壮汉“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米酒,用手指敲着桌面哼曲,忽然若有若无的听到了什么异动,似乎是有一群野牛正践踏而来。

这股异动愈演愈烈,片刻后,壮汉身前的桌子也颤动了起来,连着桌上的烛火晃动,而屋外的羊群开始惊惶躁动。

壮汉瞅着米酒荡起的激烈波纹,猛地起身,在母女俩紧张的眼神注视下冲到门口向昏暗中的远处望去。

轰隆声震耳欲聋,壮汉僵在原地惊呆了,眼前是数千骑兵冲刺而来,宛如阴兵借道,黑甲黑马,一杆杆黒纛刺天,还有另一种颜色便是赤红,星星点点如夜空的星光。

“哪来的兵马?!”壮汉倒吸一口凉气,机械的扭过头,对着屋里的妻女慌道:“快躲进地窖!”

妇女从丈夫神色中意识到了危险,赶忙拉着不知所措的女儿来到屋中央,脚下有扇隐藏的暗门,打开后先让女儿躲进去,自己进了一半后,朝着丈夫喊道:“你也快进来!”

壮汉咽了口口水,点头后想再回头去看一眼黑压压的骑兵,不料还没定睛,一根箭矢顷刻穿透了他的脑袋,箭羽带出一道血后再穿过屋内,钉在了最里面的墙上,兀自颤动。

妇女捂着嘴惊恐的看着丈夫倒下,身下的女儿问道:“娘,怎么了?!”

妇女赶忙回过神,强压丧夫之痛和恐惧,瞪着双眼抖着身子顺木梯走下,不忘关上头顶的暗门,随后抱紧女儿,示意她噤声。

轰隆声如一道巨浪席卷过屋子,几间木屋如惊涛中的树叶岌岌可危,不过眨眼间巨浪就毫不停留的远去,母女俩缩在黑暗的地窖中,全身湿透满是汗,抱在一起听着各自急促的呼吸声。

持续的安静,让妇女以为危险远去,不料几声脚步声如撞钟的钟锤撞击她孱弱的心脏。阵阵怪吼声传来,然后是骨肉被撕扯的声音,被吞吃的声音,妇女脑海中难以抗拒的浮现出一幅令她痛苦作呕的画面。

一阵骚乱后,这些怪物走进了屋子里,粗重的喘息声和嗅声已经让这对母女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同时祈求暗门不要被发现。

几个脚步声消失了,正当湿了长发的妇女鼓起勇气抬头看时,暗门被猛力拉开,幽暗的光线射入,一具穿着黑甲的腐烂尸体正蹲在门边,手里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正是她丈夫。

妇女迎上尸体转动的赤红瞳孔,惊声尖叫。

……

“小师叔,嘛叫受精卵?”鲁观南在院子里边刷锅边问。

“问你太师父去。”宗阳坐在凳子上俯着身,在地上下棋。

他刚才从剑冢的蓝色水池中带回了那颗东西,拿给古井里的老家伙看后,老家伙一眼断定这颗东西便是龙菩提,只是细看之下发现,里面已经开始孕育一只小地龙,大为惊奇,只道是颗受精卵,却不知其蕴含的效果,跟以往那些龙菩提是否一样。

“哦。”鲁观南放下锅,还真准备上后山,走了一半的路,又跑回来,从厨房里抱出一坛酒,再屁颠屁颠的上后山,脑子居然开窍了。

没过多久,只听后山顶上飘来一阵怒骂:“没事别来问这么傻的问题!你不是能跟母鸡说话么,问它们去!”

老家伙好久没沾油荤,见了鲁观南就没来由上火。

鲁观南红着脸走了回来,闷声闷响继续刷锅。

“观南,刷锅干嘛?”宗阳问道。

“煮那颗蛋啊,这么大一颗,应该切开吧?小师叔,你说是水煮好,还是清蒸好?”鲁观南十分认真的问道。

“你太师叔说了,生吞最补。”宗阳赶忙阻止鲁观南暴殄天物的念头,提醒道。

“生吞啊?!那要不要选个时辰?”鲁观南追问。

“趁早吧。”听着鲁观南的啰嗦,宗阳的右手没来由一阵痒,有想拍苍蝇的冲动。

“生吞什么?”一个不速之客的声音响起。

宗阳与鲁观南一并转过身,却见是背剑的青丘首席大弟子。

鲁观南生怕是暴露了龙菩提,赶忙蹩脚的解释道:“是生吞鸡蛋,呵呵。”

首席大弟子也不在意,径直对宗阳说道:“师父找你,跟我去一趟青霄殿。”

……

在青霄殿内,依然是十一位长老师尊在座,只不过这一回他们没有再争执龙菩提的归属,而是在担忧一件天大的事。

掌门寒子牛负手站在青霄殿门口,极目远眺,嘴里说道:“鹤山,阴蛰大凶,果然被你言中了。”

“鹤山师兄,如今局势怎样了?”师太宁真英问道。

鹤山正色道:“据乙真门清乾师弟发来的消息,半座酆城已经沦陷,几座城的守军正联合一处奋力抵抗,不过酆城郊外已经集结了上万僵尸,而尸毒正以燎原之势蔓延。”

师太宁真英听完紧蹙眉头,忧虑道:“看来临近的几座小城也不保了,从地势上判断,若酆城尽破,尸潮一路向北,北面的虎牢城若再失,到时一马平川,尸潮势不可挡,那就万劫不复了。”

“如此说来,我青丘当速速与其他道门合力增援。”一位叫周彦青的长老师尊急道。

“彦青师弟放心,掌门已有安排。”鹤山一脸沉着,具体人选事宜,修正堂已全权负责了。

“师兄,那边为什么会出现僵尸?”景昊疑问道。

寒子牛返身入座,说道:“据史料记载,酆城以南极远处有个地方叫阴土鬼墟,常年瘴气缭绕,荒无人烟。据说在几千年前,在那土地上建有一座城,在帝国乱战中,某位将军与麾下数万将士在城中建了大墓,按某种邪恶道法全数活葬入墓,以求化为不死金身,征服天下。”

“千年前,这些僵尸大军果然重现凡间,在生灵涂炭之际,四方道士云集,合力诛杀,逼得这些僵尸大军钻回阴土。为永保安宁,几位大修为的道士设坛驱邪,在阴土鬼墟边界为布阵插了万根锁魂醮,又在八卦位定了八座佛龛,这才暂时封印住地底的僵尸大军。”

“莫非这些东西失效了?”景昊猜测道。

“不一定。”师太宁真英在青丘向来以聪慧著称,她双眼射出两道寒光,说道:“也有可能是魔教所为。”

“魔教?”对于景昊来说,这又是一个不太熟悉的名称。

“魔教之前虽被诛灭,但事隔近百年,是有死灰复燃的可能,近几年他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上回鹤山师弟不是还被魔教四魔王之一的白骨所伤。”坐右首掌管青丘斋醮科仪的闫正说道。

听此言,鹤山右手紧紧握住椅子扶手,脸上阴郁。

寒子牛微微点头,清清嗓子说道:“不管是大阵失效还是魔教暗中推波助澜,当务之急就是击退尸潮,本次我安排一代弟子前去,名单已在鹤山师弟手中,由景昊师弟带领。另外,我想让二代弟子中的十位精英弟子一同前去历练,希望回来后修为道心都能更上一层楼。”

“你们进来吧。”寒子牛唤道。

殿外早已有人候着,这几人一听掌门叫唤,赶忙进殿。他们刚才都听到了有关尸潮的事,此时也终于明白掌门唤他们来的目的,在列位长老师尊的注视下,被掌门称为精英的他们站得格外挺拔,目光炯炯。

“怎么只有八位?”师太宁真英疑问道。

“崇吾自然要去。”寒子牛抚须笑道,崇吾就是首席大弟子的名字。

“那还有一位呢?”师太宁真英不知道这位掌门师的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这不来了。”寒子牛起身相迎。

此时,首席大弟子崇吾领着宗阳来到了青霄殿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