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剑冢
  • 灭神
  • 小奉先
  • 4047字
  • 2013-07-21 13:38:06

当鲁观南从食香殿回来,带回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龙菩提被一只陌生的地龙守护,数位执事被伤,气修上下无力取出龙菩提。

宗阳听后特意上后山,问了老家伙后才得知了一个隐秘。

地龙的巢穴竟然是青丘剑冢,即历代长老封剑的地方,每一柄剑都封存了剑主的剑气,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用,是青丘目前唯一的禁地。

而其中一个隐情是,剑冢内禁用剑气,若有剑气为引,剑冢内封存的剑气会主动攻击,威力极大。这也是为什么气修那么多强者,却奈何不得一只觉灵境的地龙。

其实还有另一个隐情,那就是,掌门寒子牛和鹤山那些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想取出龙菩提,算是各退一步,此事作罢。

在小院里,鲁观南忙着劈柴,而宗阳用树枝在地上画了棋谱,左右手各抓了一把颜色不同的雨花石互博,这些雨花石听说是鲁观南偷偷的从某个小观里抠来的。

“自从突破至入衍境,我还不知道在使用天地灵气后,力量和速度达到了什么程度。”宗阳说罢左手落子。

鲁观南说不上话只“嘿嘿”一笑。

“我打算去一趟剑冢。”宗阳沉吟之后右手落子,说道。

“唔……那里听说是禁地,应该不让进吧?”鲁观南问道。

“前辈说了,剑冢有两个入口,山内那个有人日夜严加把守,而另一个在悬崖一侧,专供地龙进出,无人把守。”宗阳左手走出了花残二月并白莲,胜局已定。

“小师叔,还是太危险了,俺们不要那个龙菩提了。”鲁观南停下手里的活劝道。

“没事,之前我与那只地龙交手过,凭我现在的实力,再不济逃跑便是。”宗阳已经笃定了主意,拍拍手起身去喂小鸡。

其实宗阳更担心的是悬崖上的紫色植物,如今身体没了死阴之气,那种剧毒就变得危险了。

喂完小鸡,宗阳抬头看了看天色,进屋取出剑背上,吩咐鲁观南晚上开两坛酒,等他回来一起喝。

他选了一条捷径,先穿过大片铁木林,越过一道山涧,再翻过一个小山头就是磕山背面的悬崖了。

悬崖上的藤蔓干枯,却依然繁杂结实,他往上攀爬,却见那些紫色植物早就枯萎凋零,而曾经到处都是的毒虫毒物也因寒冷消失不见踪影。

少了最大的麻烦,宗阳攀爬的速度如平地上狂奔的疾豹,一口气便爬上了崖顶,在上方果然发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天然洞穴。

这里已然是磕山的最高处,俯瞰大地一切渺小,仿佛脱离了世间,只剩他孤身一人。不作逗留,他跃上了洞口。

崖壁上的藤蔓延伸进洞穴内极深处,洞顶垂着一根根钟乳石,早已干涸风化。宗阳朝里面走了十几步,因为明暗交替,视力一时减弱,一息后才适应了里面的昏暗。

内部空间很大,宗阳还来不及细看,眼前的一幕诧人眼舌。

昏暗中四只蓝眼醒目,一只硕壮的巨型地龙伏在宗阳遇过的那只地龙身上,大螯钳住后者的小螯,不知道在干什么。

两只地龙见有人闯入,上面那只巨型地龙恼怒的爬下来,挥舞着黑须,张开大螯猛拍,嘴里发出“嗒嗒嗒”声,声响激烈。下面那只相比之下体型只有二分之一,它还认得宗阳,一见之下惧怕的往后缩了缩,发出一种怪声,似乎在警告前面的巨型地龙。

巨型地龙双螯狂暴的一锤地面,虽然不是地动山摇,也是地裂石飞,它完全不惧宗阳,杀气腾腾的冲到宗阳身前,在它身下长着的浓密黑色鬃毛威风凛凛,想必是一头正当壮年的雄性地龙。

在刹那间,宗阳展开神识并感受到了天地灵气的流动,它们正在朝巨型地龙的双螯汇聚。

呼——

一只大螯横扫而来,上面闪耀着一个个蓝色的光斑。

宗阳右脚猛力一踏,左手一把挡住巨大的鳌钳,令它戛然而止,自己身形纹丝不动,长发被大螯挟来的劲风吹的狂动。

巨型地龙竖起眼睛,两根黑须楞在那,显然被眼前人类的变态力量震惊了。下一刻,它挥动另一只大螯,同样横扫而来,想将宗阳砸为肉泥。

啪——

宗阳右臂依然挡住了大螯,他抬起头望向巨型地龙竖起的眼睛,微微一笑。

巨型地龙的十二只瞳孔急缩,身体猛吸天地灵气,两只大螯上的蓝色光斑更亮了,力量也大了几分。

宗阳依然保持笑意,在力量上不输分毫。

角力片刻,巨型地龙的大螯开始抖动起来,想来是快到极限了,如闸门的牙齿咬合之声令人听了牙根发酸。

宗阳还不曾动用半点天地灵气,见无趣了,双臂一收,身形往巨型地龙的头部射去。巨型地龙两只大螯一错,连退都来不及。

宗阳右手探后往剑鞘末端一拍,长剑受震出鞘,带着轻微剑吟飞在空中,他一把握住,心念一声“剑二”,长剑化为大黑剑,“不嗔”两字映入巨型地龙的十二只瞳孔中,他以入剑之势,猛然跃起,一剑拍向巨型地龙的头部。

不是斩击而是拍,是因为宗阳担心不嗔太过锋利,一失手杀了这只妖兽。

可怜巨型地龙不会吼叫,这一击拍的它身形一沉,明显受痛却只能闷声不响,七荤八素的往后退了退。

宗阳提着不嗔趁机跃上它的大螯,然后再跃上它的头顶,见刚才那一击,虽有成效,却只是拍掉了壳上厚厚的苔藓。

“无冤无仇不能杀你,但我真想试试不嗔的锋利,那就……”宗阳念动手起剑再落,将身前一根粗如大蛇的黑须齐根斩断。

巨型地龙剧痛之下躁动起来,似乎要摧毁这个洞穴,甲壳摩擦声不绝于耳,它挥舞着大螯却完全够不到宗阳,一股紫雾从它口中磅礴涌出。

看着快速弥漫开的紫雾,宗阳联想到了崖壁上的那种紫色植物,他赶忙转身逃离,在跃下巨型地龙后,看到前方有一个水池,水是浅蓝色的。

另一只地龙依然缩着不动,见宗阳如见阎王一般,而迫于紫雾大肆弥漫而来,宗阳继续后退,来到了蓝色水池边,定睛一看,却见池中有一颗橙红色的东西,似卵,半透明的内部,隐隐看见有只小地龙在游动。

龙菩提?!

不容多作喘息,紫雾猛的一胀,巨型地龙从中蹿出,两只大螯破空挥舞,而它凌空喷出一团团紫色粘液。

没了死阴之气,万毒不侵的宗阳不能再视毒如无物了,仓促闪避,终究还是有几团毒液实在避之不及,只好用不嗔格挡,最后一小滴落在了左肩,如被火烫般剧痛。

喀拉——

宗阳还没来得急担心毒液,后背又惊出一阵冷汗,因为他居然站在了某个边缘,刚才踩掉了些许碎石,听碎石的坠地时间应该有四五丈高,用眼角余光扫去只觉黑暗一片,而眼下根本没时间展开神识查探。

巨型地龙如一只发狂的犀牛撞来,它仗着一身“神甲”似乎完全不顾前方是深渊还是地狱。

哗啦——

巨型地龙与宗阳一并坠入黑暗中。

宗阳在空中稳住身形,然后双臂握紧剑柄,电光火石间展开神识,在漆黑中模糊感应到地面的距离,全力插下,而巨型地龙从他头顶如一座小山般飞过,肉痛的砸在分辨不出地形的地面上,因为惯性太大,还往前冲了一段距离,只听到一些铁器飞溅和铁链甩动的声音。

呼——

应该是触动了什么机关,一团团火在四周燃起,照亮了整个空间。

宗阳轻声落地,先用嘴吸出左肩的毒液,吐掉后只觉口腔溃烂如灼烧,但只消忍住一阵子,身体的变态恢复能力就开始运作,痛感渐消。

巨型地龙缓缓的站了起来,在它身后的三四十丈方圆内,是一个凹凸不平的石面,插着一把把形态各异的剑,凌乱不齐,然后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赤色符文大阵,覆盖整个地面,在最中央,插着一把巨大的石剑,就连巨型地龙在它面前也变得娇小了,上面刻满了赤色的符文,还贴着密密麻麻的黄纸符文,一根根铁链禁锢着这把石剑,延散向四周。

“这里应该就是剑冢了。”宗阳深吸一口气,感觉这里的空气已经被尘封了很久很久。

巨型地龙可不管什么剑冢,力量比不过,毒雾毒液又喷尽了,眼前这人甚至还摔不死,它怒火中烧,两只大螯砸开身前的一些剑后,上面的蓝色光斑迸发出比之前耀眼数倍的光芒,狂吸天地灵气,一阵蓄势后,双螯交错一挥,两道湛蓝剑气划过昏暗,带起尘封的灰尘,无可匹敌般袭来。

不嗔就横插在地上,宗阳身形侧到它的背后,一道剑气斩在不嗔的表面,斩得它嗡鸣,却不伤分豪。不过周围地面却被两道剑气斩得开裂,碎石飞溅,尘土飞扬。

这只巨型地龙原来修为到了入衍境!

工——

不等宗阳惊愕,一声古怪的声音响彻整个剑冢,随之一柄柄剑居然开始震颤起来。

地龙竖起两只被尘土蒙上的眼睛,正在莫名其妙之际,一道道剑气从插着的剑上凭空出现,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斩向它。

啪——啪——啪……

一道道剑气蜂拥而至,斩击在巨型地龙的甲壳上,竟然斩开了“神甲”,穿透入体内,一股股透明粘稠带腥味的液体从伤口喷涌而出。

宗阳大惊,生怕这只没脑子的妖兽再激发剑冢的大阵,到时候无数剑气乱斩就糟了。好在这只巨型地龙也领悟到使出剑气会遭来这里一把把剑的攻击,不再挥出剑气,无视身体的伤势,狂奔向宗阳。

“没新意了么?”宗阳无奈一笑,不打算拔不嗔,而全身肌肉随时准备暴起,该收场了。

巨型地龙稍纵即至,蛮力来袭,虽然双螯在天地灵气的加成下速度极快,但在宗阳的眼中还是太慢太慢,一时被耍的团团转。

宗阳一直在找强力一击的机会,这时终于等到了,因为他抓住了巨型地龙的黑须!

喝——

宗阳扎下马步,身体如黑洞般鲸吸天地灵气,通灵境下精悍的肌**壑鲜明,战血沸腾,他双臂暴筋一甩,将巨型地龙拉离了原地。

在巨型地龙还没完全生出危机感时,它巨大的身躯已经飞在了空中,就这样以宗阳为中心,不断加速的旋转了起来。

旋转了几圈,巨大的离心力让宗阳有些招架不住了,他压住最后一口气,将巨型地龙砸在了壁面上!

轰——

这一砸简直是天崩地裂,整个山洞剑冢都感觉颤了颤,壁面被砸出了一个龟裂的坑面,巨型地龙软着腿晃悠着原地站起,嘴里不断吐出透明的泡沫,原先的伤口又是狂涌透明的液体,撞击一侧的甲壳更是裂了一片。

“服不服?”宗阳双手抱胸,霸气慑人。

巨型地龙毕竟是一只灵智低等的妖兽,黔驴技穷之下还被当蟑螂般随意捏,哪管什么剑冢大阵,双螯再次汇聚天地灵气。

工——

符文大阵更不管你是谁,一道霸绝的剑气飙射既至。

宗阳有种感觉,这道剑气会不会是一剑断江的宗不凡留的。

巨型地龙愣在了原地,没力气闪避了,简单的脑子里终于有了一丝临死的回忆,一只小地龙如何的艰难成长。

有人放弃了,有人却没有,宗阳在符文大阵启动时就闪向了不嗔,双手钳住两边剑刃,一把从地面拔起,之后单臂提住不嗔,挥出一道剑气迎向三丈外的剑气。

当——

宗阳的剑气被压倒性击毁,他往后急退,腾空又是一剑。

当——

剑气又被击毁。

宗阳已经来不及出第三道剑气了,只好拿不嗔格挡。

当——

剑气斩在不嗔上,压着宗阳和不嗔一并后退,地面留下一道痕迹,转眼到了巨型地龙的双螯下。

“喝!”劲风中宗阳长发狂舞,他右腿猛踏,地面被踏陷开裂,而那道剑气终于消散。

“服不服?”宗阳撤去剑二,将长剑背在身后,转身平静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