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十阳

  • 灭神
  • 小奉先
  • 3597字
  • 2013-07-19 18:40:19

什么是气数。

不动则已,一动风云变。

青丘剑修的光辉历史早已被深藏在孤寂的藏剑殿中,近百年前的血腥一页也早已被翻过,剑修成了简单的一个词,代表着一无是处。当青丘第一号废物为这个词正名时,它重新有了存在的价值,如一颗被遗忘的星辰突放耀眼光芒,只是支撑整片星空的,如今还是气修。

离龙争比试过了一日。

在青霄殿内。

青丘最具话语权的十一位全数在座,不过是正襟而坐,气氛有些严肃。

“诸位师弟师妹,你们都反对我的决定么?”寒子牛沧桑的眉梢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流露着暖色扫视在座各位,面带无奈笑意。

身居左首的火焰眉鹤山决然道:“掌门师兄,若那宗阳真是宗家的后人,那就绝不能养虎为患。”

“我也赞成鹤山师兄的决定,那吴家小子的剑法已有吴家家主吴铁衣的六分火候,若宗阳不是宗家的后人,能一剑击溃吴家压箱的铁甲连城,天赋与实力不容小觑。试问这样的人物,为什么要参加入门考试,成为记名弟子?”一位师太附和道,手里的拂尘洁白飘然,她叫宁真英。

其他几位都是微微点头,或带着说服的目光望向寒子牛,唯有一位端起了桌上的茶,轻声啜了一口,想置身事外。

“景昊,你的意思呢?”寒子牛问向这位只有五十几岁的小师弟,此人没有太多经历当年的剑气修之乱,所以没有在座其他几位那么反感剑修。

随着寒子牛的一声问,其他人纷纷望向景昊,当事人努了努嘴,心念自己的态度已经不重要了,掌门师兄干嘛还要把自己推出来,不过他虽有幽怨,却不是偏颇的回道:“其实很简单,一切按规矩行事,宗阳没有报名,自然没有任何资格。”

一听小师弟的这番言论,以鹤山为首的几位颌首以示赞同。

“不过……”

景昊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宗阳的实力有目共睹,我们不能太过小气。”

寒子牛笑的明显爽朗了很多,抚着白须连连点头。

景昊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寒子牛,起身向诸位师兄师姐施礼后离开。

……

在小院里,鲁观南喂着一群小鸡,两只小鹅仰着头在嫉妒的瞎叫,有啄他的冲动。

一前一后来了两人,当先的用素帕掩鼻,桃花眼鄙夷的扫视眼前的鸡鹅,后面的抱着紫檀剑匣,背着大木箱,气定神闲。

鲁观南驱走小鸡,踢开小鹅,拿身前的围裙擦了擦手,笑脸相迎问道:“两位有事?”

“宗阳呢?”吴戢拖着鼻音问道。

“在那边山上,有事?”鲁观南认得这位吴家公子。

“麻烦你去喊一声。”吴戢身后的书童笑脸作揖,十分有礼。

“哎!”鲁观南难得受人尊敬,赶忙飘着蘑菇头一溜烟上了后山,没过多久又一溜烟的跑了回来。

“那个,他说没空,让俺招呼你们。”鲁观南对着书童说道,他比较不喜欢那公子哥的做派。

“你是?”书童询问道。

“俺是他师父,嘿嘿。”鲁观南缺些底气的回道,在外人面前,他可以做一回师父。

这一次,书童和吴戢同时皱眉诧异,被冷落的吴戢更是挑起一边秀眉,眼前这位会是宗阳的师父?!

“你们是不是来切磋的,是的话,那就开始吧,一会我还得做饭喂猪。”鲁观南解开了围裙,一脸自信,想必是受了宗阳的某些鼓舞。

师父总比弟子强,这是常识,可吴家公子和书童愣在那,常识有些被颠覆。有哪家师父干着跑腿的事,又任劳任怨的替弟子出面,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人,哪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搁哪都是个乡野村夫。

今日吴戢本该一早下山回城,虽没得到龙菩提,但一战入觉灵境,龙菩提当然再无用处,可昨日一剑之败如鲠在喉,相信会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身边的书童进言,在下山前,由他用吴家剑法再战宗阳。

若赢,日后由他为少爷喂剑,剪除心障。若败,也可安慰少爷,分担耻辱,一并苦修求进。

这位书童自小与吴戢长大,唤阿福,赐了吴姓,他在少爷的授意下偷学吴家剑法,实力反在少爷之上,私下与少爷对剑喂剑,修为已到了觉灵入衍境。吴家家主岂能不知,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只消他没有违逆之心。

一群小鸡从中间空地蹿过,鲁观南一脸关心,生怕哪只磕着绊着。

吴福不似少爷挑肥拣瘦,心忖只消败了这位有水分的师父,再上山见宗阳便是,他向前一步,丹凤眼一抬,说道:“少爷,借剑一用。”

“恩。”吴戢退开身子,眉头没有舒开。

鲁观南见要动手了,赶忙露出大板牙笑道:“等等,我去取剑。”

吴福放下沉重的大木箱,继而打开紫檀剑匣,取出玉头剑掂了掂。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把宝剑,一触之下,只觉不是自己平日那把大铁剑能比的。

鲁观南小跑着出来了,怀里抱着剑,手里抓着一个窝窝头往嘴里塞,鼓着腮帮子说道:“俺没吃早饭,吃了才有力气。”

吴福点头后握剑静候,待见鲁观南终于咽下最后一口,准备拔剑。

“等等!”鲁观南手压喉咙一脸难受,不等对方回应就奔进厨房,舀起一大勺清水猛喝。

终于等来鲁观南返回,吴福特地等了一会,见鲁观南准备拔剑了,他才拔剑。

场面平静,两方开始专注对战时,鲁观南又是一声“等等”。

“你!”一旁的吴戢怒了。

“嘿嘿。”鲁观南不好意思的赔笑,说道:“俺事先声明啊,切磋剑法,就不要用灵气了,不然我怕你吃亏。”

其实宗阳没有料到是吴戢身边的书童前来挑战,他以为是吴戢本人,所以特意教鲁观南这般说,省得只有武极境的鲁观南吃亏。

吴福不容鲁观南再出什么幺蛾子,提剑压上,惊得院子里的鸡鹅一阵慌乱。

……

在后山顶,宗阳盘坐在古柏下。如今隆冬已过,漫山雪化,寒空中的太阳有了些许春日的暖色。

古井中,老家伙正在阐述归纳天地灵气的概要。

“天地灵气存在于世间,有它自己的循环规律,荒古第一位发现其中奥妙的修炼者命其名曰周天。周天存在于世间各处,大至山川河流江海,小至一片树叶的脉络。修炼者需要归纳天地灵气,就要在自身创造一个小周天,恰如以经络为江河,穴位为山川湖海,其中小周天与周天的贯通点,就是双肩的阴阳轮脉。”

“小周天源自周天,任何一本功法,都是开创者窥探了周天后领悟的一个独特小周天,有狭隘,有至大,具体的修炼,我就不能指导一二了。”

宗阳之前对《剑脉参同契》中述说的经络运行线路一知半解,听老家伙这番阐述,终于有了本质上的理解。

他目前只有两套功法,分别是般若太阳精经的一千七百四十九字心法,以及《剑脉参同契》。两者相比较,前者被身为陆地神仙的慕天评为神级功法,自然与后者有天地之别。

古井内没了声音,山下却传来声声剑击声,宗阳并不担心鲁观南会败,他屏蔽周遭一切动静,合上双眼,调息静神,心中默念起般若太阳精经相关觉灵境的那段心法。

混沌初开,化昊天之阴乃宇宙世界,尘为星辰,大造星极,极生星海。……月占阴阳,历象星辰,阴生东海之外,阳蛰甘泉之间。……大藏之道,造阴生十阳。

十阳,便是太阳神羲和左手托的十个太阳,曾经差点毁灭了亿万凡界。

念完心法,对于已经成功观想太阳神羲和像的宗阳来说,能够瞬间透彻的明白般若太阳精经所蕴含的小周天,他右手照着太阳神羲和结寂灭印,左手五指托天,按这段心法的指引先将神识汇向周围的天地灵气,随后操控阴阳轮脉,吸纳天地灵气入体。

星辰月球东海甘泉皆是穴位,星极就是星辰间的引力,即经络,般若太阳精经的小周天便是宇宙。

天地灵气正源源不断的汇入宗阳身体,与此同时,挥洒凡间的太阳之光也在一并汇入。

……

在小院中,鲁观南提剑站立,嘴对着剑尖吹了吹,眉毛抖三抖,说道:“俺这一剑可是故意走偏的。”

吴福双腿夹着,一手握剑,一手抓紧裤腰,样子滑稽尴尬。

“走吧。”吴戢生怕这一幕被别人瞅见,拂袖要走。晋入觉灵境的优越感全然不在了,这一趟上青丘只剩屈辱。

“少爷,我……”吴福太阳穴上冒出三滴汗,只消手一松,裤子就掉了。

“我来!”吴戢羞叹一口气,拿过吴福手中的玉头剑入鞘后放入剑匣,然后背起大木箱,头也不回的遁走了。

吴戢依然夹着双腿,正准备跟上,身后的鲁观南追了上来,递上自己身上的裤腰带。

为了吴家的颜面不丢,吴戢只好道谢着接过裤腰带系上,施礼后急跟上早已远去的少爷。

鲁观南一手拉着裤子,一手挥着道别,口里喊着:“走好,下次再来。”

……

在青霄殿内,寒子牛依然执拗着不服众人的表决,而首席大弟子领着岳小凤突然入殿。

两人行礼后,由首席大弟子先迎上寒子牛的目光开口道:“师父,听说几位师叔反对将龙菩提赐予那剑修记名弟子宗阳?”

“小凤的意思是?”寒子牛一目了然两个弟子前来的目的,岳小凤不善言辞,知道是大弟子在代为说辞。

“小凤愿将龙菩提让与宗阳。”首席大弟子话音洪亮,语气坚决。

“哼!”鹤山立马不悦,沉声斥骂道:“你们这代小辈懂什么,有什么资格代气修送人情给剑修?!”

受青丘第二号人物斥骂,首席大弟子不卑不亢,高傲的昂着头,他依然望着寒子牛,只在意师父的意思。

“师父!”岳小凤也忍不住求道。

寒子牛笑态惬意,从两位弟子的身上,他看到了气修与剑修有朝一日合力发扬青丘的希冀。

正当新一轮的争执即将上演时,一名修正堂的执事火急火燎的冲进青霄殿,与鹤山对望了一眼,朝寒子牛禀告道:“掌门,出事了。”

“说吧。”寒子牛收敛神色,这位执事专门司职龙菩提事宜,莫非有什么突变?要知道从古至今,龙菩提从没出过差池。

这位执事明显赶的急,后感舌燥,他干咽一口,急道:“剑冢内竟然多了一只地龙!而且是觉灵境的地龙!它死死护着龙菩提,几位师兄弟本想强取,不料受了重伤。”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