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雪纹

  • 灭神
  • 小奉先
  • 3089字
  • 2013-07-15 22:52:59

这年的雪特别多,最近便连下了三日,据说山下的澜沧江竟窄了一半,江两畔都是浮冰积雪,整座磕山早已没了轮廓,居住在山顶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尤其是在深夜,因为有白雪的映照,天色如傍晚般明亮,不过天寒地冻人懒困,就连最刻苦的弟子也只能躲进被窝,安慰自己等过些时日再勤加修炼。

宗阳还在挑灯夜读,手里一本册子纸张有些发黄,这是鲁观南数年前的手抄本,名叫《剑脉参同契》。

古井里的老家伙告诉他,这本内练功法与三正剑同气连枝,缺一不可。而这本功法历代剑修都是口口相传,搜遍青丘上下,也唯有鲁观南这本手抄了,说来还是鲁观南记性实在太烂。

在常人眼中,剑法的一招一式都可以依样画葫芦,异曲同工,但在觉灵境的层面,却是大相径庭。

因为人体内有无数经络,与血脉运输血液一样,它们用于传输天地灵气。当修炼者晋入觉灵境,身体就可与周遭的天地灵气产生感应,可以吸纳天地灵气化为己用。一套内练功法,简而言之就是在体内形成一条复杂的经络线路,不同的线路,产生的效果是绝对不同的,这就是同样一剑,有人只能伤人皮肉,或者形成一道微弱的剑气,而有人却能一剑断江。

这本《剑脉参同契》同样是祖师爷朝阳子所著,内容字字玄妙,宗阳早已沉醉其中,有些失神。

嘭——

宗阳明显听到屋外有动静,提起桌上的剑,几大步冲到门边,将门拉开。

外面雪风呜呜,大片雪花随着寒风瞬间灌入,桌上的烛火被强势吹灭,宗阳定睛望去,发现在院中央厚厚的积雪中,趴着一人,蘑菇头分外眼熟。

不顾处境,宗阳第一时间跃入院中央,抱起鲁观南查看。

“不用担心,他只是被麻翻了,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宗阳背后响起。

一听之下,宗阳单臂如拎小鸡般拎起鲁观南,准确的将其扔进自己房内,而鲁观南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居然没半点醒转的样子,仍旧躺在地上打着呼。

宗阳这时才抬起头,迎着漫天飞雪望向屋顶。

在屋顶上,一身影正蹲着,歪头邪邪的盯着宗阳,样子令人毛骨悚然。因为除开银色短发,那张脸苍白如尸,瞳孔发青,鼻子处就是凹陷的两个孔洞,两颗虎牙如獠牙般外露,那根鲜红的舌头耷拉在外,长如蛇信,不知是人是鬼还是妖。

宗阳同时注意到这身影右手按着一个木箱,正是掌门那日送来的,里面装着所有剑修的剑谱。

“哎呦,大寒天的让本道人上一趟青丘还真不容易,还好知道青丘剑修收了个弟子,这会正好喝你的血暖暖胃。啧啧,这么一副好皮囊,血一定补一些。”怪人扭动长舌,舔了舔嘴唇。

既然自称是道人,想必是个人了,只是长的太过吓人。

宗阳定力已属超凡,毕竟见过巨大的鳍蛟,青丘悬崖上的大龙虾,也曾杀过人,经历过数次生死,但面对眼前之怪人,心中还是生出一丝恐惧。

恐惧更多源自不知,不知对方的深浅。

嘿嘿——

一声阴笑,怪人背后那柄剑开始颤鸣,似乎按耐不住要出鞘饮血,果不其然,一道红光乍现,带有血红纹路的黑剑从天而降。

御剑!

灵域境强者!

宗阳屏住了呼吸,在漫天飞雪中,只闻剑鸣,难追其踪,生死刹那间,他果决的出剑,“叮——”,一剑命中飞剑,随后急退数丈,希望能脱离对方控制天地灵气的范围。

“唔?”怪人狰狞的表情一僵,一双青眼眯起。他完全感知不到宗阳体内的灵气,表明宗阳还未踏入觉灵境,但一个涅身境的普通武者,怎能捕捉到飞剑的轨迹?!要知道灵域境强者可以随意操控飞剑的轨迹,而且飞剑速度快到肉眼难以辨清,可刚才那一剑是如此精准!再退一大步,就算飞剑被看清,那区区一个涅身境,怎能有如此快的出剑速度和如此强大的力量?!

怪人因为在思索,所以他的飞剑停在了空中,剑尖直指宗阳。而宗阳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神经高度紧绷,面对灵域境强者,任何一个微小错误都会导致丧命。

而就在这种状态下,宗阳身体中潜藏的一种感知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种感知在他去除了死阴之气后才渐渐出现,第一次发挥作用就是那晚感知到了古井里老家伙在排灵气,而刚才那一剑,也是仰仗了这种感知,那柄飞剑双眼虽然看不到,但他却能清清楚楚的锁定它,觉得它无比缓慢。

寒风静了,漫天白雪飘忽坠落,悄无声息,宗阳缓缓呼出刚才那口气,却能感知到周身每片雪花,以及能看到每片雪花各自独特的纹路,如一幅幅符文洒落凡间。

这种感知可以不断蔓延,院子,藏剑殿,后山古柏,还有更远的地方,可一切被猛的打断,因为怪人再次御剑。

飞剑来势更加凶猛,剑招更加眼花缭乱,宗阳激发了身体无与伦比的怪胎速度和力量,不断击飞那柄血纹黑剑,与此同时,频闪的身形在积雪上带出蓬蓬雪雾,连连后退,不断洒落滚烫的鲜血。

怪人的飞剑每被击中一次,脸色就难堪几分,他紧追不舍,嘴角淌出的几道鲜血被长舌尽数舔回,最后终于召回飞剑,深知单凭御剑是要不了眼前这小子的命了。

宗阳反手握剑,挺立在一块被雪覆盖的巨石上,棉袍被割裂,浸染了鲜血,露出数道口子,有轻有重。伤口边缘的血液被寒气凝固,而伤口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的血一定很补!”怪人叫嚣着再次扑杀而来,他有些抓狂了,几道剑气先一步呼啸而至。

这是宗阳第一次面对剑气,他有使出剑二的冲动,但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剑二太重,拖累身体不易闪避是其一,被人知道有这神兵,招来祸端是其二,因为他还没有自信能杀死眼前这怪人封口。

不过剑气反倒没有飞剑那么难以应付,宗阳一个大跳跃,轻松避过,但在落地时,眼角余光瞟到了怪人阴森笑意。

陷阱?!

果不其然,怪人趁机欺近宗阳五丈内,苍白的左手食指深入口中,尖牙猛力一咬,一道血箭飚入喉间,他双眼青光大盛,怒喝道:“鬼压!”

宗阳肌肉暴起,正欲撤离,却发觉周遭空气如被寒冷天地瞬间凝固冰封一样,身体难以动弹一分一毫!

怪人正是操控了这一片天地灵气,如御剑般禁锢了宗阳的行动。

眼下,宗阳不能动弹,可怪人却速度不受影响,他单臂提剑于胸前,看表情应该在蓄猛力,额头青筋几乎要爆裂,一息后他再次发出一声嘶叫,手中血纹黑剑直挺挺往前一刺,却无端幻化出三柄剑气凝成的粗糙剑身,撕裂前方的空气,稍纵即至宗阳身前。

宗阳眼见三道剑气恐怖袭来,身体在一只脚踏入鬼门关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右脚再次陷入雪泥中,身形动了一寸。

咯——

怪人猛的溢出一口血,面部表情如被腌过般扭曲,看来他一边要禁锢宗阳,一边要催动这三道剑气突破凝聚的天地灵气,已属十分不易,现在宗阳一有挣扎,他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反噬。

“啊!!!”宗阳全身肌肉强悍暴起,强心脏猛烈跳动,输送着狂战的沸腾鲜血,简直是力拔山河气盖世,虽然身体各处无数肌肉韧带已崩裂,但他以摧枯拉朽之资挣脱了怪人的禁锢。

噗——

怪人喷出了追杀以来第一口大血,眼前一黑,失去了对天地灵气的控制,但嘴角洋洋自得。

三道剑形剑气,宗阳在电光火石间躲过了其中两道,但第三道还是贯穿了他的右胸膛。

“哈哈!”怪人不再舔回嘴角的鲜血,因为他笃定可以喝到有史以来最补的鲜血,虽然他已是强弩之末。

宗阳仰天倒下,卡在他坚韧肌肉间的剑形剑气凭空消失,此时正艰难痛苦的呼吸着,每次呼吸都会带出大口鲜血,染红了一片积雪。

怪人拖着剑狞笑着步步逼近宗阳,但每一步都如灌铅般沉重,佝偻着身子,仿佛老了一百岁。这会只消青丘随便来个记名弟子,便可一剑削了他的首级。

“你这种人物,留在正道绝对会是个祸害,比起偷走那些剑谱,本道人立了一个更大的功劳,先让本道人吸饱血,再带你回去,嘿嘿。”怪人喘着粗气艰难说完后张开了嘴,露出两排犬牙,长舌如毒蛇般扭动。

就在怪人有所行动时,宗阳却如不死神将般猛的坐起,在前者傻眼注视下,潇洒站起,朝着前者颇有挑衅意味的说道:“我不能死。”

怪人如石化般,面部表情在惊恐与疑惑间转换,突然回过神来,如被打了鸡血般疾速遁走,骂声在雪地经久不息:“这他娘的什么怪东西!”

眼见敌人确实离开了,宗阳的身心还陷在刚才短暂的生死战中,这时气机一竭,再次轰然倒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