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血气躁动不知小寒至

  • 灭神
  • 小奉先
  • 5055字
  • 2013-07-12 22:00:46

自古有句话叫习惯成自然,至于鲁观南唐突的拜宗阳为师叔这件事也是这般,在鲁观南人前人后叫习惯了“小师叔”后,宗阳听着也就自然了。

其实鲁观南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宗阳授艺本可为师,让南哥这个称呼在青丘声名鹊起实有再造之恩,最关键的一点是,从十九代掌门那辈排起,宗阳还真比他高了一辈。

有道是枯山寒露惊鸿雁,幽阖大雪红炉暖。如今宗阳入青丘已有几月,秋去冬来,磕山青丘早早被苍茫白雪覆盖,偶有几只飞鸟掠过寒风呼啸的山顶,寂静萧瑟。

院子里的那片菜地终于歇下了,这会堆了一大排柴火,顶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几只老母鸡正躲在底下理着毛羽。

不用悉心照料菜地,鲁观南终于可以潜心练剑了,之前能逐个击败众师兄弟,全凭宗阳将对方招式拆解并针对性的排练剑招,纯粹是生搬硬套,眼下小师叔发话了,必须勤练剑,以达到融会贯通。

至于宗阳,如今很少去藏剑殿背后的山头了,不是因为掌门那日的话,而是他主动放弃了。

既然姜五熊在目睹慕天剑书二十字后领悟剑意,那么这种难如登天的境界,除了后天的修炼外,更注重先天的悟性。宗阳如此忘我的参悟剑痕数月都无果,那么他就只好接受这个失败的结局,这不是颓丧与不自信,而是强大自信的表现,若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继续,那便是无知,深知以自我之能现在悟不了,那么将来无论花费多少岁月,也将不会有所收获,这就是对自我的一种自信。

这里的姜五熊,便是炎龙帝国前武侯的遗孤,慕天美腿评榜上第八,红袖楼的沉鱼。或许是因为这个名字不似大家闺秀,所以她以秘密的方式只告诉了宗阳。

命珠的光芒越来越暗淡了,也不知姜五熊带着复仇之火漂泊到了江湖的哪个角落,更不知慕天还在不在天台山顶,有没有想明白扛在肩上的腿和道。

宗阳抬头望了眼灰蒙蒙的苍穹,料峭山风在顶上吹过,吹落了屋檐冰蜡烛上的一滴寒水,几片如屑的小雪花落在脸庞上,丝丝清凉让人清明,他低回头,继续翻看手中的一本《朝阳子论三正剑》,几近末尾。

一旁的撸管男正哈着热气在小雪中练剑,长剑带起阵阵雪风,他的剑法,与蘑菇头和憨实的身姿都不相符,飘逸而不失霸道。

“你已经踏入入剑的门槛了。”宗阳微微一笑。

“嘿嘿。”撸管男惊喜的露出板牙,也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情绪波动,随后又融入雪风中,认真练剑。

入剑,在常人眼中实属不易,可小师叔说了,入剑只是基础中的基础罢了。

看完最后几页《朝阳子论三正剑》,宗阳彻底把掌门送来的所有剑谱看完了,不忘点评一句:“原来朝阳子就是祖师爷,这三正剑汲取了所有青丘珍藏剑谱的精华,不可不谓博大精深。”

所谓青丘三正剑,便是三套各代表天下剑法领域的剑谱,分别是勇剑《归一剑诀》,智剑《阴阳两仪一式剑》和仁剑《大乾坤》。

三正剑中,勇剑宗阳早已修炼透了,另外的智剑和仁剑这几日只看了一遍招式和剑诀,也了然于心了。

鲁观南听宗阳喃喃自语,话里竟然提到了早已耳濡目染仰慕已久的剑修镇山剑法三正剑,不禁抹了一把蘑菇头下的热汗,问道:“小师叔,你看完所有剑谱了?”

“恩。”宗阳嗅了嗅清新冰爽的空气应道。

“嘛时候教俺几招,有几位师兄最近不服气,俺得学点压箱底的。”鲁观南揶揄道。

“我忘了。”宗阳无奈相告,他确实看完了所有剑谱,但也确实忘光了。

“啥?”鲁观南哈着热气惊疑道。

宗阳起身,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忘了所有看过的剑招,但忘了就是忘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若是被慕天听到了,才会有该有的效果,那位色剑仙定会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酸着脸大呼羡慕嫉妒恨。

“这些日子替我多备纸笔,我想创本剑谱。”宗阳望着藏剑殿,淡淡的说道。

“啥!”鲁观南依然哈着热气,这一次是震惊。

……

过了几日后的一个初晨。

“小师叔,俺们的米缸空了。”鲁观南有些扭捏的欲言又止。

“我去领。”宗阳知道鲁观南要说什么,在外人眼里他好歹还是师父,总不能弟子让师父去领米。

向鲁观南问清了领米的地方,宗阳把米袋子里残存的一些米抖给母鸡们,背起米袋子只身出发了。

其实宗阳很少出门,对于青丘的布置也十分陌生,迄今为止只知青霄殿怎么走,不过好在青丘但凡有点规模的大殿小观都有匾额楹联,只消鲁观南说一遍,他就记清楚路线了。

宗阳很喜欢冬季,整个人缩在棉袄里,然后走在寂静的雪道上,踩着雪听着周围雪花悉悉索索的飘落。这里的建筑错落有致,蕴含道家古韵,空气中弥漫的檀香和悠远的钟声,尤其应景美好。

宗阳没来由一阵微笑,因为他怀念起了那个冬日,骰子老道不知裤裆开了,在雪地里走了半天后,大呼蛋冻没了。

“小师弟,上哪去?”一个银铃般的女声打破了宁静,打断了宗阳的思绪。

“领米。”宗阳十分有礼貌的朝师姐笑了笑。

三位师姐裹着清一色素雅的棉衣,显然是直脉弟子,三人唯一的不同便是头上的发饰,和各有浓淡的妆容。

青丘对女弟子的仪容都有规定,记名女弟子还算听话,但那些个高了一等又爱美的直脉女弟子就另当别论了,总会花点小心思,不过这也算是大帮男弟子的福利,尤其是在衣薄的夏日。

“笑起来要不要这么帅,讨厌!”师姐别过头按捺着芳心小声嗔骂了一句,以最美的姿态转过脸来,眸中放光的问道:“知道食香殿怎么走么?要不要师姐给你带路?”

“谢师姐,我自己去便是。”宗阳说了声提步就撤,不知为何,看着眼前几位师姐的眼神,让他想起了红袖楼的那些莺莺燕燕。

在师姐们爱慕眼神的目送下,宗阳走入一段雨廊,本以为清静了,不知前方又是一声:“小师弟,上哪去?”

宗阳如一粒香饵,坠入了一片锦鲤游走的湖中,青丘第一俊弟子出来领米这个消息席卷了整个青丘,眨眼间满山的师姐都钻出来了,这让他无奈长叹,这寒冷雪天,为什么有这么多师姐?!

殊不知生在福中不知福,又有多少师兄缩在一边羡慕嫉妒恨。

气修对剑修的敌意,在年轻一辈中正在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好不容易领了米,又好不容易甩开了如虎如狼的师姐们,宗阳尴尬一笑,因为他迷路了。

本以为只要能看到青丘最高建筑青霄殿,那么就可以辨别方位,谁知东拐西拐绕过一个山头后,青霄殿那巍峨的檐角再也不见踪影。

“大师兄好剑法!”

在前方一座小观里,传来一片惊呼。

宗阳背着米袋子继续往前走,又好奇的往刚才发出惊呼的小观内望去,当先一块醒目的匾额,上书天行两字,有十来个衣衫单薄的身影正在院中练剑,当中一人赤着上身单臂提剑。

每个小观都有一个师尊,当然也会有一个大师兄,且不知这是哪位,但宗阳觉着有些眼熟。

他刚一驻足,忽见当中这人手腕转动,连带着手中长剑转动,一股气流如龙卷风般在剑尖开始酝酿,长剑所指前方的几位赶忙退开,眨眼间龙卷风已成气候,卷起空中的雪花。

“厉害!”围观的几位异口同声大赞道。

宗阳定睛凝视,深知这剑招依然超出了剑法的范畴,想必此人已经是绝灵境的高手。

龙卷风呼啸着如一条雪龙向远处的一株梅花树袭去,吞噬了一枝的梅花后,那些在龙卷风中疯狂旋动的花瓣神奇的向剑尖飞去,剑主转动着长剑转而使出一招鹤鸣长天,剑尖直指苍穹,那龙卷风也仰天长啸,这是仁剑里的一招。

在又一声的惊呼中,这人定住长剑,龙卷风嘎然消散,那些被卷在空中的雪花和花瓣如失了灵性般,纷纷坠落。这人深吸一口气,气机收敛,而手中长剑勃然舞动,瞬间剑光四溢,那些花瓣如一只只在暴风雨中艰难飞行的蝴蝶,飘摇不定,三息后化为比雪花还小的碎屑。

这人收剑,扬着嘴角等候众人的夸赞。

宗阳看完这一幕,微笑着摇摇头,眼中并无过多称赞之色。

“谁?!”

偷看,总归要被发现,何况是光明正大的偷看。

“哪个不长眼的记名弟子?!”一位年纪尚轻的弟子喝道。

再次对上中间那人的眼神,宗阳终于认出了对方,那个在祭剑大典上背剑高傲的家伙,他不是首席大弟子还能是谁,那么他身边这几位,也就清楚了。

所有上青丘的记名弟子,只有通过了各项考试,才有资格纳入各位年青一代师尊的名下,成为直脉弟子。而身为年青一代师尊师长的长老师尊,已不再收徒,唯独一人除外,那就是掌门。掌门会收一批关门弟子,他们的辈分跟年青一代师尊平辈,比普通的直脉弟子高一辈,是青丘的精英弟子,如今加上掌门在祭剑大典上新收的弟子,总共十位,人称青丘十杰。

宗阳不想惹什么麻烦,背着米袋子转身要走。

“休走!”

三个身影气势汹汹的追了出来,拦住了宗阳的去路。

“想偷学剑法?”当先一个胖子不问青红皂白想当然的质问道。

“不。”宗阳虽为记名弟子,但从没觉得眼前这三杰高高在上。

“也是,凭你的资质,能偷学到什么?”另一人鄙夷的扫了一眼宗阳,说道。

三杰认不出宗阳剑修的身份,只道是哪个领米的气修记名弟子误闯到了这里,既然已经喝了几句,也该放他走了,没必要跟最低等的记名弟子过不去。

见三人有意让出道,宗阳也就想离开,谁知院子里又走出一个师姐,微蹙眉头凝视着宗阳问道:“你刚才看了大师兄的剑法,为何摇头?”

她第一个发现宗阳,并目睹了宗阳的摇头,这份好奇心驱使她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剑招有些不到位。”宗阳淡淡的一句回答,却让眼前的十杰大为惊诧。

“哈哈!”那个胖子先捧腹大笑,随后如传染般,另外八位也不同程度的笑起来,那位大师兄却懒得再看宗阳一眼,径直去穿衣服。

“你是谁?”胖子笑的眼中带泪,有趣的问道。

“剑修记名弟子宗阳。”

胖子明显压着强烈的笑意,再调侃问道:“是化龙境了么?”

“不是。”

“武极?”

“不是。”

噗——

胖子终于把持不住,指着宗阳鼻尖狂笑。

“撸管男前阵子嚣张了,你就以为自己可以这般狐假虎威,得瑟的没边了?!”院子里一人嚷道。

或许是那个绰号不雅有伤风化,作为青丘精英弟子首重注意修养,师姐特意瞪了一眼刚才院子里的那位。

“你有什么资格评论大师兄的剑法?!”

胖子身边一人一边责问,一边推了一把宗阳的胸口,谁知没推动半分,宗阳回过头望向他,这人反被宗阳的眼神威慑的本能往后一缩。

“那种菜的废物,只是个跳梁小丑。”

言轻而波澜不惊的一句话,从青丘首席大弟子口中说出,无比的霸道。他紧了紧敞开的棉衣,线条分明的精悍肌肉显露着他的强大,他撩拨了一下额头的雪花,斜眼望向宗阳。

另外九杰一并自豪而傲气的望向宗阳。

“剑修,在青丘就是个笑话,有朝一日,青丘只会在我等手上光芒万丈!”首席大师兄背过身,丢下一句:“你跟你师父,我甚至不用半点灵气,就可以踩在脚下。”

其实他还是很在意宗阳的那句自大到恬不知耻的点评,连燕雀都不如的蚂蚁,怎么有资格评价高高在上的鸿鹄。

首席大弟子的这句狂妄言论,确实激起了宗阳的傲气,体内战血隐隐开始沸腾,但这只在一瞬,宗阳终究还是平静如水,坦然笑之。要么直接拔剑动手,动嘴真是娘么做的事,见识了首席大弟子,十杰之首的剑法,只消他们把实力压在通灵境,他有自信以一敌十。

不过宗阳的这个念头在场十人并不知道,不然试想一个连武极境都不是的剑修菜鸟,竟然要跨过两小境一大境挑战他们,如此荒诞的行径,势必惹来轰然狂笑!

宗阳默然转身,背着米袋子信步离开,今日不带剑,所以罢了。

“要不给你一个机会,先与我们小师弟比试一场,让我等见识下你不知高明几何的剑法,若你胜了,再赐教我的剑法,如何?”

骄傲的首席大弟子忽然停下脚步,没来由的抛出这句话,他不是无聊,只是对于剑修,他不想错过任何一次践踏的机会,何况前阵子鲁观南辱了一把气修,早就想找机会回敬了。

宗阳没有应答,因为赢一个最弱的,很无趣。

“动真格就没胆了么?”那个胖子终于呛声了,眼珠一转骂道:“什么时候剑修成哑修了?!”

对于这种辱骂,宗阳向来是当狗吠,继续前行。

“带我问候你那废物师父!”胖子很不喜欢骂了不回骂,只能趁势再羞辱一句。

宗阳挺住了脚步,杀气迸发。

谁都有逆鳞,他也有,虽然那位胖子指的是鲁观南,可他心中只有一位师父。

胖子见激住了宗阳,赶忙笑盈盈回头瞟了一眼大师兄,急道:“那就这么定了,气修岳小凤与剑修宗阳三日后讲武殿前一战,不应战者自认青丘第一号废物。”

宗阳听罢再次提步,慕天的话在耳际响起,人若犯我,那便昆仑剑出血汪洋,千里之追黄河黄。这一战,他算是应下了。

“我总觉他有些不同,眼神里透着杀过人的味道。”在场唯一那位出自将军府的师姐望着宗阳远去的背影说道,眉头又蹙了起来。她在府中见多了从沙场回来修养的将校老兵,这种眼神不会认错。

……

在山头古柏下,领米回来的宗阳盘膝而坐,耳畔回响着先前的那些问话,

“是化龙境了么?”

“武极?”

他缓缓闭上眼,周身金乌炽炎燃起。

“那万亿炎阳,就是你身体的组成,表示你得到了太阳神之力,助你去除死阴之气。至于那一个个战字,就与你右手的魔纹有关了,想必是以神鬼莫测之能直接淬炼你的身体!有朝一日你的冥想世界中只剩战字,那么就意味着你彻底拥有这副肉体的力量了,那将会是怎样的怪胎?”

半个时辰后,宗阳猛然睁开双眼,满目血红。

啊——

他的每一寸肌肉噼啪作响,全身滚烫发红,一股仿佛是无极限的力量从狂吼中喷薄而生。

这一刻,右手魔纹虽是黑色却耀眼夺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