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剑修气修

  • 灭神
  • 小奉先
  • 3378字
  • 2013-07-09 21:16:26

十月十乃是天下道门收弟子的黄道吉日,翌日却是青丘门的祭剑大典,大致便是青丘门师尊辈从年轻一代记名弟子中收直脉弟子的日子。

这一日,若从苍穹居高俯瞰,穿过稀薄栉比的浮云,在青丘门最大道殿青霄殿外的广场内,聚集了青丘门所有先辈弟子,场面恢弘。连隐居在磕山的仙鹤飞翔在广场上方,与钟鸣齐声,好一派祥瑞景象。

广场中央站着数百位记名弟子,灰色的道服与青灰的石面协调一色,他们的神情肃穆,眼神炽热,都抬首正视斜上方。

在记名弟子前方的雄伟石阶上,有序的站着近百名青衣弟子,身下的剑形前摆随风而动,每位皆抱剑傲气而立,威风八面,他们是青丘门的真正希望,直脉弟子。

在石阶的最高一级,孤身站着一位直脉弟子,长剑背于身后,乌黑剑穗如一缕云烟,俊秀的面庞饱受下方无数师妹的青睐与爱慕,他便是青丘门的首席大弟子。

在石阶之上,青霄殿大门前左侧,站着数十位身穿黑色道服的执事,在右侧,则是数十位青丘门最年轻一代的师尊,而在他们中央,显然站着青丘门现今明面上最强大的力量,十一位长老师尊,说他们是明面上最强大的力量,是因为门内还有一些老不死的长老,只是他们醉心修炼,早已不问诸事。

十一位师尊中为首的掌门俨然一副仙风道骨模样,两缕银白鬓发与修长白须让他看似仙人,身上素白的道家大氅朴实无华,他负着手,步不踏尘,微笑着走到最前方,开始主持祭剑大典。

……

在磕山顶一偏僻幽静处,宗阳手握笤帚,正在大殿前的空地上扫地,这是鲁观南交给他的唯一任务。

这会宗阳正专心看着大殿殿门边的两排字,入剑平八方,剑意斩天罡。

这想来便是剑修的至高剑道了,以求修得剑意,无敌于觉灵境。

此殿挂名藏剑殿,里面放的,便是历代剑修先辈的木牌灵位。青丘门自创派以来,剑修压了气修数百年,而近一百年,却如昙花般一夜凋零殆尽,只剩鲁观南一人告慰殿内的先辈。

鲁观南不知何时端着一碗水走了过来,递与宗阳后,径直坐到了大殿前的青苔石阶上。

“俺跟你说些咱们青丘的事?”鲁观南憨厚一笑,两颗板牙正好反射从枝叶缝隙中照下的斑驳阳光。

“好。”宗阳也走过来坐下。

鲁观南挠了挠蘑菇头,沉吟片刻整理思绪后,终于启口,脸上透着一股自豪感。

“说起咱青丘,立派已有五百多年,第一位掌门,也就是祖师爷,据说是位十方道君,你知道十方道君有多厉害么?反正很厉害,杠杠的!”

“我知道,觉灵境之后便是十方道君。”宗阳听慕天述说过,对世间修道的几大境界都清楚。

“啥呀,十方道君前面是九方道君,再前面是八方道君,这俺都一清二楚,以前你接触的少,肯定是道听途说,错了,错了。”鲁观南摇着头一本正经的反驳道,算是给宗阳授课了。

宗阳报之一笑,没啥好争的。

鲁观南以为宗阳悉听教诲了,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话说啊,咱们祖师爷就是一位剑修,他创下的秘籍也是以剑修为主,所以那会他便立下一条规矩,咱青丘弟子务必要以剑修为主,可惜呐,这话到一百年前就不作数了,据一位先辈留下的手札记载,那时魔教猖獗,咱青丘拿得出手的剑修残的残,死的死,而那些气修的趁机韬光养晦,居然躲起来修习外门的功法,最后还耍阴谋坐上了掌门之位,在抵御了魔教的入侵后,全力打压剑修,以捍卫青丘门千秋万代之名,将我们剑修彻底赶了出去,那会,因为窝里斗,真的死了好多人。”

鲁观南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唾沫星子四处飚射,宗阳原本听的情绪激昂,但被他的唾沫星子搞的有些分神。

经过片刻的沉默,鲁观南忽然如霜打的茄子嫣了,看着自己的双手叹道:“俺当年差点在街头饿死,是师父把俺捡回来,师父在死的时候跟俺说,不求我振兴剑修,也从没这么期待过,只要俺一辈子赖活在这里,保证香火不灭,就算对得起他的救命之恩了。可惜呐,俺真的无能的做了几十年末代剑修,只能在这里种种菜,养养鸡。”

宗阳不胜唏嘘,拍拍鲁观南的肩膀,说道:“还有我,何况,你资质不差。”

最后一句宗阳不是安慰,而是大实话,昨夜他舞剑后,鲁观南能快速照样画葫芦,已经很不错了,其实鲁观南是过多安于现状,加上青丘门的打压,这才默默无闻,受人欺凌。

听到称赞,鲁观南的心情当然好了几分,他起身拍拍屁股,拉着宗阳进殿。

大殿内香火不灭,道家摆设一应俱全,可鲁观南人力有限,那些人手够不到的地方,尤其是顶梁柱,已经积满了灰尘。

宗阳怔怔的看着中央盘坐的石像,一眼威视,一眼假寐,左手出剑指竖于身前,一柄长剑横放在左手上,平衡不差分毫,而右手掐剑诀放于膝上,动作古怪,不知应了道家什么真理,气势上十分霸气。

“这就是咱祖师爷!”鲁观南站着虔诚的拜了三拜。

宗阳默默的注视着祖师爷石像上那把长剑,万般眼熟,因为与自己那把一模一样。

鲁观南又拉着宗阳穿过大殿,原来大殿后面还有一阁,无名,一眼便能望见里面放着的一排排灵位,寂静庄严。

走进阁内,宗阳想找第十九代掌门宗不凡的灵位,却一时放弃了,一来在诸多灵位前扫视为大不敬,而来灵位实在太多。

“想找第十九代掌门?”鲁观南确实不笨。

宗阳还没应是,鲁观南就拉着他,指向上方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幅画像。

“数过去第十九幅就是了,历代掌门都有画像。”

宗阳依次望去,终见师父的太爷爷,与骰子老道没半分相像,虽是依暮年所画,身形佝偻,但英气不减,年轻时必是潇洒。

看着看着,宗阳忽念,是不是该把骰子老道的骨灰放于此,再立个灵位。

……

在青霄殿前,祭剑大典到了最重要的时刻,数位被选中的记名弟子将出列,由长老师尊授剑,算是正式成为直脉弟子。

在大部分没被选中的记名弟子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十几位准直脉弟子自豪的走上前,而石阶上的直脉弟子主动分出一条道,以掌门为首的长老师尊走下石阶,一排捧着青色道服和长剑的直脉弟子站到了十几位准直脉弟子身前。

这些准直脉弟子没有敬仰的注视身前的师兄师姐,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柄即将属于自己的长剑。

直脉弟子的长剑非凡,因为每一柄除了材质上品,锻造精美,剑刃锋利之外,最重要的是剑身上刻有一道玄奥符文。

修道分天道和禅道,道士修天道,再分术修和符修,两者中符修最难,最晦涩玄奥。符修还有三分,即道符,器符和丹符,青丘直脉弟子佩剑上的符文便是器符,有加持长剑助御剑和御气的妙用。

场内气氛庄重,但一阵喧哗在记名弟子中蔓延,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附近一处,眨眼间连石阶上的直脉弟子也扭头望去。

在众人边缘不远处,悄然站着一个穿记名弟子道服的修长身影,身边蹲着一个双手插袖的蘑菇头。

蘑菇头从没被这么多双眼睛看过,中年国字脸更潮红了,慌张的站起来,弓着背羞涩胆怯的往修长身影背后躲,但又猥琐的探出头张望几眼。

“撸管男怎么来了,边上那个是他新收的弟子?剑修也有胆来瞎参和了?!”

“咦,那小子穿记名弟子的道服怎么这般帅气!”

“怎么还有人不来参加祭剑大典?”

一个个声音如蚊叫般响起,不同的声音都来自男弟子,而女弟子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这个记名弟子好帅啊~!”

就连修了道心,看淡男欢女爱如御姐般的师姐,见这唯有画中有的美男,心花也顷刻间怒放,彷佛年轻了好几岁,浑不知羞。

宗阳安静的站着,面对青丘门所有气修投来的复杂目光,巍然不为所动。

在石阶最高一级,青丘门首席大弟子剑眉微动,一双星目带着傲气和挑衅意味望向宗阳,他并在乎底下的花痴,但在乎谁是整个青丘门年轻一辈的焦点,若有人争风,他也会在乎那些不在乎。

宗阳面对数百双眼睛,竟然也破天荒的对上了首席大弟子的视线。

“背长剑的,不是傻逼就是觉灵境巅峰以上的高手。”宗阳微笑着重复慕天的一句走江湖至理名言,双眸迸发战意。他不喜欢有人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他也知道这人绝不是傻逼。

祭剑大典被两个末代剑修无端耽搁,本以为无妨,可天地忽然一暗,原来不知何时半边天空涌现了黑云,这会被高空的狂风席卷过来,遮蔽了太阳,笼罩了磕山。

轰隆——

比乌云来的更突兀的雷声响起,震人心魄,如末世一般。

鲁观南的蘑菇头在狂风中不乱,宗阳任凭狂风吹拂,抬起头,映入眼眸的是漫天雨线,一大滴一大滴雨水从天而降。

“走吧,回去收衣服。”鲁观南不管人群中的掌门有没有看他,朝那边躬身一拜,拉着宗阳走人。

在青丘掌门身边,一位灰白头发的火焰眉老者凑过来,忧道:“掌门师兄,春雷为阳蛰,万物复苏,秋雷为阴蛰,阴物横生,是为大凶!这剑修师徒又恰巧出现,会不会生变数?”

掌门听罢豁然一笑,说道:“前者为虑,后者多虑。”

火焰眉老者本想再说几句,但还是咽下了话,深知场合不对,收敛愁容退了回去。

就这样,不管是不是两位末代剑修的原因,青丘门的祭剑大典自开创数百年来头一次中断,诸气修被淋得如落汤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