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破龙门
  • 灭神
  • 小奉先
  • 3665字
  • 2013-07-07 21:18:14

在磕山顶,坐落着几处道家气派的宏伟殿阁,一些瓦屋院落此起彼伏,它们覆盖的古老青瓦记载着岁月的更替。

在一处宽阔石坪上,并天下所有道门惯例,在中央放着一只青铜炉鼎,香烟袅袅。站于此,身在山顶不见山,唯有苍茫天穹,应了只修天道之说。

这会,两个着道袍的身影立于石坪边缘,一位年岁已有一甲子,另一位也已步入中年,两人目视山下的水天一色,老者开口道:“又是一年十月十,不知今年这些个考生中,有没有灵根超常的。”

“师兄,世间凡人虽多,但资质超凡的又有多少?那些百年才世出的天才,都被各方巨擎吸纳,怎会轮到我们青丘这等三流道门。”中年人不胜唏嘘,年年这个时候,是他们这些身为青丘顶梁柱的人最头疼失落的时候。

“唉……青丘已不复当年呐。”说这句话时,老者的背明显佝偻了一些,眼中尽是怀念之色。

“是啊,当年高高在上的龙门,而今已然是破龙门喽。”中年人悻悻的摇摇头,这等话,他也只能在师兄面前吐露。

老者眉头一皱,夹杂着苦色,但确实忌讳这句话,赶忙正色告诫师弟道:“这句话就当你打嗝放屁了,可千万别入了掌教的耳朵。”

“是是是。”中年人赶忙应道,转身说道:“师兄,你我现在就去主持测试吧,兴许老天开了眼,掉一个资质不错的弟子给我们。”

“恩。”老者抚须一笑,揶揄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破龙门,我青丘好歹还是个龙门。”

在磕山顶两青丘道士风轻云淡,而在悬崖上,宗阳早已与地龙厮杀了一番。

崖壁上的藤蔓虽然十分牢固,但宗阳还无法使用剑二,一旦出了剑二,他便会因藤蔓不堪重负而坠落。

这只地龙在这片区域生活已久,仗着身上的无数小钳几乎是如履平地,两只大螯掀翻了大片植被,满目狼藉,紫色的毒液洒满各处。

以宗阳如今入剑的全力一剑,绝对可以将荒泽中遇上的鳍蛟切豆腐般秒杀,可斩在地龙的甲壳上,却只能留下一道白印,防御力变态到极点,还被地龙逼的左逼右闪,几次命悬一线,后腰在一次躲闪不及下不幸被地龙大螯的尖端钳伤,血肉模糊。

屋漏偏逢连夜雨,或许是沾染了太多紫色毒液,宗阳感受到全身的麻痹感在加重,尤其是双手,有种冬日被冻久了不听使唤的感觉。

地龙不会发出嚎叫,只有牙齿咀嚼和甲壳摩擦的声音,但它的面相看着就给人高傲的感觉。随着崖壁上诸多藤蔓被摧毁,它的行动也缓慢了许多,它也怕一个不慎跌落悬崖,只剩一根黑须威武的摆动着,嘴里吐出的白沫更多了,想必拖着这么一副庞大厚重的甲壳追杀,也委实费力,这会嘴边的小钳正夹起墨绿的叶子进食。

宗阳不知这妖兽感知力和灵智低等,一直苦恼它怎么不惧怕死阴之气?!趁眼下喘息的空当他向四周张望,因为视线开阔了,徒见一块突起的岩石,这犹如在使不出全力的湖泊淤泥中找到了一片足以承载自身的浮萍。

“来啊!”宗阳的喝声响彻绝壁,他灵活的攀爬过去,最后跃上了那块岩石。双眼锁定地龙,弯曲的身子缓缓站直,迎着山风仗剑在手。

地龙在宗阳有所动作时便追杀而来,这会横着身子,两只大螯大幅张开。

剑二!

六尺黑色大剑顿现,迎着山风横斩向地龙,地龙无所畏惧,大螯如人手般灵活,以与力量型的身躯全然不符的迅雷之速钳住了大剑。

嘎嘎——

大剑与大螯的齿面发出沉闷的摩擦声,这是力量的较量,一时间不分伯仲。看似画面静止,却有细微的变化,宗阳脚下的岩石在龟裂,他因用力过猛,后腰的伤口崩开,鲜血狂涌,而地龙身下的小钳正扯断一根根藤蔓,两只大螯开始不自主的抖动。

两方的处境注定不会让僵持场面太过延续,但也不会在一时间瓦解,地龙虽全力以待,但嘴边那对小钳却夹着几片墨绿叶子,不断往嘴里送。

天下最弱智的妖兽,果然在生死时刻,也不忘做着最本能的事。

吃!

可就在下一刻,当地龙吃到一片沾染宗阳鲜血的叶子后,一对蓝色六瞳怪眼夸张的竖起,活灵活现的转动了一圈,而嘴边的小钳正慌乱的波弄掉这片叶子,大螯猛然松开,一溜烟遁走了。

大剑消失,宗阳喘着粗气,右臂握剑垂着,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无奈道了句:“真是后知后觉。”

……

青丘门今日招弟子没有想象的隆重,或许是因为近年来前来的考生良少莠多,让青丘无心以待。

确实如此,除了两位监考的执事,再无青丘长辈出席,只有那些个闲来无事的门内弟子前来观望。

考场设在大殿一侧的崖坪上,这里平时是门内弟子练剑的道场,古老的石面缝隙中长出了杂草,这里不知承载过多少青丘先辈,他们的舞剑之姿早已在斑驳岁月中逝去,但中央剑碑上的“剑道”二字昭示着生生不息的精神。两位监考执事站于一排木架子前,这些木架子总共五个,每个中央用铁链垂直挂着一截水桶粗细的树干。

周围翠意盎然,鸟语花香,两位监考执事目视一群考生到来。

这群考生身份不一,有青衣的书生,富家的公子,也有身穿劲装的武人,当然更多的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放眼望去足有二三十名,年岁都尚青,且不论他们资质究竟几何,至少在各自所在一方必定是出名的人物。正如那句话,破龙门好歹也是龙门,想入青丘,总归不能使平庸之辈。

宗阳就在其中,说来也巧,他一上磕山顶,就遇上一小撮考生,询问之后就跟随而来,反正这些考生也相互不认识,谁会怀疑他。

所有考生站定,中年执事望了一眼师兄,征得点头后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说道:“欢迎诸位来我青丘入考,十月十乃天道吉日,值此望诸位能顺利入道,振兴我青丘。”

对修道的向往,让这些懵懂的考生瞬间目光灼热,振兴青丘还是后话,有朝一日能踏剑而飞,做天地间最强大的陆地神仙,才是他们的源动力。

面对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中年执事神情肃然,他已经视觉疲劳了,每年都有那么几十双,而能让他目光灼热的,十年都未曾见一个。

可站在中年执事身后的老师兄,却一脸笑态,他的修为不见得比眼前的师弟高多少,但在某些道的造诣上,他却比师弟看的深,面对这些考生的表情与眼神,他看到的是希望,哪怕只有一星半点,只要香火不灭,就有振兴的一天。

没有好的声名,就得不到超凡之辈的垂青,没有超凡弟子的振兴,青丘就难振兴。这是一个死循环,又改如何打破?唯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厚德载物,便是广纳人才,怀揣希望。

中年执事的话语很精简,说了一通场面话,以及一些注意事项后,直接切入重点,说到了考试内容。

“本次考试只有一项,考的是出剑!”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考生没有太多的惊讶与意外,宗阳也并不感到陌生,在青丘攻略里,总共记录了五项考试内容,这出剑便是其一,想必这青丘攻略早已在山下泛滥,所有考生早就有所研读了。

如今考生稀缺,不复当年五项全考,还要以成绩取前几名了,更没了当年青丘门内一些长老师尊出门远游,带回一些资质灵根俱佳,无须考试的直脉弟子了。

“所谓出剑,便是用剑刺身后的铁木五剑,能全数刺入靶心区域的,算是合格。你们五人为一组,这就开始吧。”

中年执事话毕,协同老执事一并退到边上,示意候命的弟子去准备。

宗阳并不急着先上,他虽然穿着干净的外衣,身体却糟糕到了极点。浸染了太多崖壁上那些紫色的毒液,身体麻痹感越来越重,而后腰那伤口且不论伤势,流出的鲜血发黑,估计那地龙的钳子上也有剧毒。双毒作祟,哪怕是仙人之躯也要深受其害,虽然死阴之气还在顽强护主,但他恶战地龙,又攀了六百丈高的悬崖,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

“多呼吸一口气,也能多缓回一股力气。”宗阳只剩这个念头。

可惜五人一组,每人五剑,在欢呼与垂头叹气这两种氛围下悄然轮转,宗阳只觉双腿还如灌铅般沉重,已然轮到了最后一组。

在旁人异样的眼光中,宗阳自顾自以龟爬的速度来到了木架子前,当同组另外几人报毕后,他开口道:“宗阳,剑修。”

声音虚弱,却惹来全场哗然。

青丘虽有剑气双修,可剑修早已没落,随便在门内抓一个弟子,哪怕是一个师尊执事,绝对都是气修,就连在场的所有考生都选择气修,谁会去选剑修?!

中年执事苦笑着摇摇头,心念这考生必是来自远方,不知青丘底蕴,兴许连市面上不值钱的青丘攻略都不曾买来看过。

这次,就连着老执事也无奈摇头,门内空有剑修的遗籍,连半个教的师父也没了,虽然要厚德载物,怀揣希望,但这种希望,没有也罢。

宗阳艰难的拔出剑,木架子下一位青丘弟子推动了铁木,且冷眼观看这选剑修的考生,出剑有多出众?

耳畔响起了嘘声,原来另外几位考生不是自居实力出众选择最后隆重登场,而是最没自信的几位,他们仓促出剑,虽能剑剑刺中靶心,可铁木如铁,是青丘特有的奇树,力量不及最后也是被铁木弹开,伤了手腕。

几番嘘声之后,场地变得格外安静,大家都屏息观望这位选剑修的怪咖如何表现。

铁木已然在快速晃动,红色的靶心在宗阳眼中,在毒液的侵扰下,变得迷离模糊,原本是最简单的出剑,以入剑之势一剑破之,这时对于他来说,却漫长如过万年。

听着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宗阳迟迟没有出剑。这时的出剑,太过沉重,剑身上压着骰子老道的毕生希望,压着自己这些日子来的辛苦汗水,虽然结果会很惨淡,但只要还没出剑,那还不需要面对痛苦时刻。

我还要再蓄足一口气,我不能失败,绝对不能!

“算了,宗阳你通过了!”中年执事不耐烦的宣布道,击散了宗阳的内心世界。

“啊?!——”

场内所有人难以置信。

“你们若有谁改选剑修,照单全收。”中年执事大声道。

那些个原本没通过,心存不服的考生,听到这话,纷纷垂头大叹一口气,选剑修,那还不如下山。

宗阳默然回首,通过本在意料之内,可此时,却在意料之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