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崖关

  • 灭神
  • 小奉先
  • 2684字
  • 2014-03-21 16:22:43

一路上慕天喋喋不休不厌其烦的叮嘱,等到了青丘门附近的青城,却一下子不声不响玩深沉,临别给了宗阳一个熊抱之后,只是背着身挥挥手踏剑飞走,说这是剑客要潇洒,但谁都看得出,他那日只喝了一口酒,却一脸绯红。

宗阳进了青城留宿一夜,第二日一早便前往青丘门所在的山峦,这一带想必连日下了数场大雨,路面坑洼积水颇深,路边的小池河道水涨而混浊,飘满了风吹雨打后的树叶枝桠。

嗅着暴雨后的泥土清香,迎着升起的朝阳,宗阳背着剑和行囊,无比期待。以他如今的实力,按慕天的话说,就是杀鸡用了牛刀,哪怕是进天下最强的八大道门,也是杀鸭用了牛刀。

青丘门所在之山名磕山,轮廓在远眺之下如一尊打坐修炼的仙人,当初青丘门的创始人选址此山,一妙在此,二秒而是因为它正好横流截止了一条大江,逼着江水一分为二,绕山之后再汇流合二为一,应了修道的真理,言修道乃是逆天地而自强不息。

谓此,青丘门的山门上便刻有: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

宗阳就站在磕山前,在迷蒙雨雾中,依稀看得清高处青丘门的殿墙一角,而那石砌的巨大古老山门却近在眼前,无法穿行。

连日的大雨,让大河河水暴涨,已经淹没了本就是座断水的矮桥。没人告知他,那些个要跻身入门的考生,早在五日前就先行上山,目的就是防止十月十这日上不了山。

望着滚滚大水向东流,想泅水而过是绝无可能,宗阳向左右远望,一边是无人烟的芦苇荡,另一边是凶险山涧,不过两侧树木繁盛,有一株参天古松伸出气势一枝,离磕山的崖面想来只有两丈。

“绝无二途了。”

宗阳心中冒出常人无法觊觎的一条捷径,他要凭借那株古松越到磕山的崖面,再全力攀爬而上,登上这足有五六百丈高的山顶。

当宗阳冥想世界中战字多到一半的一半时,他便有攀爬千丈之高的天台山悬崖的冲动,以此来判定身体力量究竟几何,可那时慕天便一言阻止了他,理由是,小菜一碟,何须浪费时间。

远处有一放牛的老汉,坐在牛背上打趣的望着宗阳,抽了口大烟后咧嘴一笑,露出缺了门牙的黄牙,笑道:“瞅瞅这小子,想当神仙?嘿嘿!连河都过不了哩,傻蛋。”

老汉身下的牛拍着牛虻抬起了头,嚼动的嘴巴挂着白沫,忽然咧开了双唇,同样露出了黄黄的板牙,也笑了。

宗阳没注意到老汉和牛,当然也没听到他们的嘲笑,转过身,径直入了山林,直奔那株古松。

山中潮湿,宗阳脱去外衣,露出精瘦而筋肉线条分明的身躯,自从体内死阴之气去了大半,他已经不用终日裹着大袄了,而且肤色也不似曾经那般苍白。他如猿猴般在深山中穿梭,气不曾喘一口,不一会儿就攀上了古松,当亲临这根粗壮的树枝时,终于发现对面的悬崖不似先前所估算的只有两丈远。

脚下河水汹涌奔腾,磅礴之声震人耳膜,水雾缭绕中,宗阳锁定对面斜下方一株大树的粗壮树枝,系紧背上的行囊和剑,鲸吸一口气,全力跃出。

若不成功,便坠落大河,在暗礁中粉身碎骨,但这不是生死抉择,因为宗阳有强大的自信。

老汉还在抽着大烟,他不知道那身影为什么要进入山林,所以一直留意着,权当是打发枯燥乏味的时间。而身下的牛也时不时抬头远望,它也无聊。

当两小两大四只眼睛看到山涧中飞过一个身影时,时间如静止了一般,老汉忘了吐烟,牛忘了用尾巴拍牛虻,而这只牛虻却一个腾飞,落在了老汉的干瘦老脸上,吸一口不算美味的老血。

“娘哩……哎哟!”老汉猛给自己扇了一巴掌,牛虻却没打到。

牛又笑了。

宗阳依然不知道,远处发生了与自己有关,却又无关的一幕,他有惊无险的越过山涧,没入浓浓水雾中。进入林子,他惊奇的发现,有一条明显被什么巨物碾压摧毁出的林荫小道,像是悬崖上坠落了一块巨石,强力砸开了一条道路,最后巨石滚入了河水之中。可看着道边新旧不一的痕迹,明显是长年累月的产物,因为之前见过荒泽鳍蛟的缘故,他难免想到了什么妖兽。

管不了那么多,宗阳顺着林荫小道开始往上攀爬。一些巨大的藤蔓如虬须般蔓延在崖壁上,错综复杂,他借此一口气攀上百来丈,这会水雾消散,阳光直射崖面,他迎着山风向下一望,脚下水雾氤氲,大河只如一弯小溪,远处芦苇荡处水天一色,连绵群山也立地臣服。

阳光直射肌肤,晒干身上蒙着的水雾,宗阳抬头仰望,上方不是嶙峋的岩石,而是满眼的巨大植物,墨绿的长条叶子,结着一颗颗紫色的球形果实,就算有阳光照射,也让人有种阴湿幽暗的感觉。

当宗阳攀爬入这片植被时,光线阴暗,阴寒的感觉不知是来自肌肤,还是心理。他发现里面长着许多其它奇形怪状的植物,有些开着花,有些结着鲜艳的果实,其中一种植物,长着像芭蕉一样的大叶子,茎干却如藤蔓一般蜿蜒结实,参差在巨大植物间。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各型各色的爬虫蜥蛇,鸟叫声此起彼伏,简直是一方小世界。

骰子老道曾言,悬崖险地多珍宝,宗阳无法认出哪株是仙草,哪颗是仙果,但他已经体会到了此地的险恶,当然危险不是来自这些满眼可见色彩斑斓的毒物,因为有死阴之气护体,它们不是仓皇遁走便惨死在他身周,危险而是来自这种巨大植物上结的紫色果实!

只消触碰这种果实,它们便会轻易破裂,流出紫色的汁液。宗阳身上沾满了这种气味刺鼻的紫色汁液,兴许是身体的特殊,他只感到极微的麻醉感,但那些个躲得慢的毒物一粘到汁液,却比死在死阴之气下还痛苦迅速,有一只红蝎子就粘到了一小滴,立马痛苦的自断全脚,身体瞬间变成紫色,死透了。

慕天经红袖楼宗阳饮下那杯毒酒无碍而断言,这死阴之气天下妖物见了惧怕,又可保百毒不侵,宗阳为了修炼虽要取舍,但它如鸡肋般弃之确实有点可惜。

这一次,宗阳又凭着死阴之气躲过一劫。

若不是身在高处,有地面引力,宗阳深陷内里绝对会迷路,他强忍着刺鼻气味加速攀爬,忽听一侧飞鸟惊叫连连,似乎有什么巨物穿梭植被而来。

他握住剑柄,贴在崖面上,纹丝不动。

巨物穿梭发出的声响由远及近,最后戛然而止。

“是山风造成的怪响?”宗阳立马否决了这个念头。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连那些毒物爬虫也悠然的穿梭着,宗阳松开剑柄,继续攀爬,可上行了几仗,拨开繁茂的枝叶,眼前一幕令他全身一震。

一只庞大的紫红色怪物横在眼前,两只长满棘刺的大螯足以钳断一头牛的身躯,钳子上面长满了如钢针般的黑毛,两根甩动的粗壮黑须下是一对竖起的眼睛,眼里有六个蓝色的瞳孔,如闸门的牙齿一开一合,吐出腥臭的泡沫,嘴边一对小钳如手臂般晃动。

看它的甲壳外形,简直就是一只巨型的龙虾,而在记载志怪的妖兽图谱中,这种怪物叫作地龙,不过它是妖兽中灵智和感知力最低等的。

这只地龙的甲壳上长满了苔藓,看表面已经有些年份了,它的尾部直直的贴在崖面上,下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紫红色小钳,牢牢的钳住藤蔓,因而固定身体。

宗阳缓缓的拔出长剑,而地龙也警觉的用六只节肢撑起巨大的身躯,一动之下那些甲壳关节摩擦发出咔咔声,生死一战在所难免。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