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剑字别

  • 灭神
  • 小奉先
  • 3609字
  • 2015-10-08 21:40:29

当宗阳醒来,发觉已躺在天台山小殿内,一旁的太阳神像熟悉而安静,昨夜之事恍如一场梦,但总归挥之不去。他****着上身,缠满了绷带,两处伤口有血渗出,不过干了,那件黑袄被脱在一边,已经不能再穿了。

微风穿殿而过,闻着天台山祥和宁静的气息,宗阳缓缓起身,只见破院那道从不关的木门紧闭,慕天趴在屋顶上,往鹰嘴巨岩那边望着。

“大哥。”宗阳这一声叫唤因身子虚弱听起来虽轻,却吓的慕天慌张一颤。

在鹰嘴巨岩下,老柳树抽出的嫩芽愈发繁茂了,枝桠上挂了件青衣,素雅唯美。

沉鱼坐在小池边,芊芊柔荑握木梳打理着柔顺长发,她的思绪,还停留在昨夜宗阳为她挡下一剑的画面,那张侧脸深深烙印在心。

眉心朱红印记下,一双明眸遥望天际,那个长于武侯府无忧无虑的天真女孩已然逝去,留下的,是洗净铅华,出剑便要杀人的冷女子。

“哗啦——”

沉鱼带水抬脚,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脚指甲涂了红色甲油,脚踝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就在这当口,一直偷瞄的慕天被宗阳唤了一声。

沉鱼闻声往破院望去,因为这个声音,已经十分熟悉了。

慕天慌张的跃下屋顶,忙乱摆出个潇洒造型。

眼见宗阳走来,慕天干咳一声,桃花大氅一飘,人来到宗阳身边,打量后赏了宗阳小腹一肘,笑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就是个怪胎!,以我的大神通,本以为治好你也要个大半天,谁知道你这伤口愈合的速度,夸张到不是人。”

“桃花秀士的小弟,不该这样么?”宗阳强忍牵扯伤口的剧痛打趣道,一手撑在慕天肩上。

此时,三步并两步急急赶至的沉鱼推开木门,因为门栓被慕天当柴火烤玉米棒子了,所以并没关死,正好看到两人奇怪的并肩而立。

宗阳和慕天默默站立,前者在想她怎么在此。

沉鱼与两人擦肩而过,明显朝宗阳丢下一句:“跟我来。”

……

“为什么你们会出现?”

沉鱼领着宗阳坐在小殿内门的门槛上,这会初阳还照射不到此,又是通风口,最为清凉。

“这是大哥的意思。”

初次与女子近坐,何况是不似凡间女子的绝色,宗阳还是有些紧张,虽不至于面红耳赤,总是心跳有所加快。

“为什么要替我挡一剑?”

宗阳一时无话,他也想极力找回当时情急之下的思绪,最后说了句:“你不该死。”

“你就不怕被一剑毙命?!”沉鱼侧过脸,神情复杂的望向宗阳的侧脸。如此俊美帅气的脸本就有杀伤力,又是有救命之恩,最重要的,是他,在她崩溃绝望的世界中,伸出了希望之手,女子特有的那份情愫,在毫无心理准备下起了叠叠涟漪。

若要问这份情愫何时萌发,便是那日宗阳与慕天并肩下楼,初见之时。

面对沉鱼连珠炮般的发问,还有那投来的灼热眼神,宗阳不由思索的答道:“我不会死。”

这份自信,来自于,他还不能死,因为活着的人,总要为死去的人做些什么。

这一次换沉鱼无话了,她不觉得这个回答是盲目的自负,因为他能喝了毒酒而不死,能在觉灵入衍境的强者必杀一击下不死,更能一夜恢复伤势,身边还有一位如仙人的大叔。可是,在她内心深处,却更希望听到另一个她喜欢的回答,试问哪个女子不憧憬过轰轰烈烈的江湖儿女情。

“谢谢你。”沉鱼终于回过头,羞色旖旎,身边这个人,只怕要羁绊这一生了。

慕天已经悄悄绕过小殿,悄无声息的依靠在小殿前门边,以潇洒剑客之姿抱胸而站。他不是说要特意偷听两人的对话,只是在天台山上实在无聊,无聊之下做些无聊事罢了。

两人聊起了各自的往事与,话匣子一开,坐着的距离没变,可有种惺惺相惜的距离,在不断拉近。慕天听的实在索然无味,看着两个背影,只道要是他和夜无宁能这般坐着,多么惬意,转念想起了那个头疼的道,摇头一叹,下了山。

……

正午时分,慕天从山下城中最大的酒楼带回了一大食盒的佳肴美酒,这是宗阳自住天台山以来,吃的最丰盛的一餐,就连那晶莹剔透的米饭也极有讲究,叫荷叶莲子薄荷饭。

“大哥,你真好客。”宗阳从小跟着骰子老道穷惯了,见如此开销,难免要多说一句。

“放心,钱对于你大哥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慕天示意宗阳张罗好饭菜,其实就是在小殿内门口就地摆开,两人把门槛这个位置留给了沉鱼。

三人开祭五脏庙,慕天和宗阳各倒了满满一碗酒,沉鱼的酒只浅浅没过碗底,啜了一口便默默夹起菜肴吃食,动作文雅含蓄,体现了贵人家的教养,这让另外两位也只好默默撞碗饮酒,这一顿吃的极为安静无话。

“你们慢吃。”沉鱼的胃口极小,加上身体燥热,片刻后就放筷起身,走了几步侧过脸,余光望了望宗阳,说了句:“对了,今日我便下山。”

慕天和宗阳没有支声,待沉鱼远去,慕天才从紧绷中解脱,人一下子垮了,懒散之极,一脚还半脱开鞋子,用脚尖挂着晃荡起来,幸好没有脚臭。

宗阳从始至终按最舒服的姿势坐着,他可没有慕天那么多顾虑,什么要在女子面前保持潇洒形象。

“小子,这鱼肉味美,多吃点!”慕天夹起大块鱼肉往宗阳碗里塞,刚才不这么做,只是怕那姑娘家又误会了。

“小子,你摊上麻烦事了。”慕天一脸坏笑的说道。

宗阳意会得慕天所指,光看这张脸就知道不是什么正事,自顾自喝了口酒,等下文。

“那沉鱼看你的眼神,跟我看无宁有些一样哩。”慕天也兴致盎然的喝了口酒,还大声砸吧了下,自顾自念道:“青春年少的岁月就是好啊,暧昧不清的时候就是好啊。”

“大哥,你醉了。”宗阳出奇的淡定,言下之意是指慕天在说胡话。

“恩,醉了醉了。”慕天也不多言,两指揉着太阳穴,大有过来人懂你小子不懂之事的意味。

这会在鹰嘴巨岩下,沉鱼闭上了疲惫双眸,丝丝秀发飘动,在难得恬静中睡了。

“小子,挨了两剑,你不怪大哥吧?”

“干了这碗,就当你放了个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宗阳跟慕天相处久了,说话风格自然也豪放了许多。他其实懂慕天不出手的理由,但有些难以通透的是,为何慕天对沉鱼有这般苦心。

慕天很奇特,有时候千杯不醉,百坛不倒,一脸谈笑风生,有时候却小酌几口便脸颊泛红,他说这跟人的心情有关。眼下他干了一碗后脸颊微红,醉意阑珊的说道:“小子,我说一段往事与你听。”

“恩。”宗阳刚给骰子老道添了些酒,走回来坐下。

“在我师父那辈,当年有个骑青牛的,是门里某位老的不能再老的长老从一个山村里带回来的。巧的是这位长老一回山门就驾鹤西去了,而这骑牛的独自居住无人管教,每日阅读道藏,只与青牛说话,从不练剑修炼。十几年后的某日,有位女子上山朝他“呵呵”一笑,九日后青牛死,嘴里吐出一柄怪剑,他背剑下山,门内掌教任其离去。一年后他成了帝国文武双甲状元,此人便是你所知的武侯姜霸先。”

“其实以上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早年我在武侯府受过他的指点,也喝过一口酒。”

听到这里,宗阳终于通透了。

而鹰嘴巨岩下熟睡中的沉鱼,还不知这位怪大叔,却与她有这般渊源。

……

沉鱼醒来已是临近傍晚,不知她之前有多久没有睡了,嘴角还淌了一道口水,这是打小就有的习惯,她拭去口水,朝万里晴空伸了个腰,一转身,便见慕天站在远处,扛着把剑。

“当年你爹送我二十字,欠了一口酒的情,今日我便送还你,看好喽,小妮子!”慕天一旦认真,当然担得起潇洒二字,他举起葫芦猛灌三大口,洒脱出剑。

本无圣,我辈超凡便入圣。

剑非道,摧却终南我为道。

慕天豪气盖世,以剑为笔,以地为纸,再以剑意为墨,一气呵成写出二十字,落地示天,不泣鬼神惊天地!

睡眼惺忪的沉鱼震惊当场,嘴里默念这二十字,站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飘舞长发如一幅水墨山水,她完全进入了一种虚无缥缈的顿悟境界。

“接剑!”

有些东西,要推波助澜,一鼓作气!

沉鱼接剑,舞了个剑花掂剑的轻重,几个蝶步落到空处,挥剑复写。

宗阳依靠在门边,看着这两个身影不去打扰,心中不禁在问:“大哥,你来此是面壁思过,还是特意来救人的?”

慕天专注的望着沉鱼写字,形似更神似,嘴角笑意渐浓,无奈叹道:“来天台山遇到了一个怪胎一个奇葩。”

暮色起,晚霞红,天台山顶四十字依然在,剑意不散,人将散。

在下山的路口,沉鱼与宗阳站着,慕天却知趣的坐在小殿顶,自以为潇洒的灌着酒。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宗阳。”“你呢?”

沉鱼没有说,只让宗阳伸出手,在他掌心写下三个字,怕是被慕天听到。

宗阳望着沉鱼额头的那颗印记,涩道:“若不弃,我们可以是亲人。”

沉鱼抬起头,本想与宗阳对视,却矜持的低下头,眸中洋溢着欣喜,还有些失望,应道:“好。”

就在这当口,慕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身边,左手摊着,有两颗透明珠子。

色剑仙还是偷听了他们的话。

沉鱼还抓着宗阳的手,这会反应过来,匆匆收手,脸带羞色。

“一人伸一根手指。”慕天神秘的说道。

宗阳与沉鱼各自探出一根手指,都是小手指。

“你们以为是要拉钩上吊一百年啊!”慕天叹了口气,也不管哪根手指了,右手食指戳出,以指为剑,将两人小手指刺出一滴血。

两滴血如有灵性般飞在空中,最后各自落在透明珠子上,珠子立马有了动静,血珠被吸进内部,化为氤氲之气,珠子变得通体血红,最后红色凝聚,在珠子表面凝成古怪符文,闪着红光。

“这是命珠,你们留对方的,日后无论走到哪,都能凭着它找到对方。还有,符文在,人在。”慕天解释道。

两人收好命珠,沉鱼朝慕天点了下头,最后凝视宗阳三息,利落转身,不需要任何临别之言。

待人影不见,慕天先转身,宗阳还默默站着。

“她走,是怕留久了,会……”

慕天又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