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阳间地狱战字生

  • 灭神
  • 小奉先
  • 2379字
  • 2013-06-30 21:07:39

翌日拂晓,色剑仙的桃花大氅挂于柳树枝上,随风而动。

色剑仙若下山进城,定会披着桃花大氅招摇过市,唯有一种情形不披,那就是他又下山偷玉米棒子或地瓜去了。

宗阳醒来,已是半个时辰之后,这会天台山顶一缕炊烟袅袅,极有乡野情调的色剑仙正蹲在篝火边烤玉米,依然是拿剑插着烤,只不过没有把萼片撕去,避开明火,凑在红碳边烤,红碳堆里还有几个洗净的地瓜。

见宗阳走来,慕天伸手从炭火里捡出个地瓜,在手里来回滚了滚,扔给宗阳,说道:“你现在能在观想中扛住不倒了,所以那十全大补粥就免了,何况你这怪胎身子,也没必要补。”

宗阳接过地瓜,从中间将它掰开,而他却将目光落在了右手的魔纹上,不知从何时起,他竟然开始喜欢上它了,那种夹杂的感觉,如久违一般。

慕天也很喜欢这个魔纹,说与他胸口的纹身一样有个性,拉风至极。

宗阳手中金黄的地瓜肉饱满飘香,慕天眼见之下垂涎的咽了咽口水。堂堂色剑仙竟然垂涎一个地瓜,他意识到有些跌份,就扭过头聚精会神盯着玉米棒子,还假意哼起了小曲。

宗阳握着两截地瓜走过来坐下,将一半递与慕天,后者立马接过,讪讪的瞟了一眼宗阳,宗阳故意无视,问道:“大哥,你怎么流鼻血了?”

“哦!我忘记这茬了。”慕天咬了一口地瓜,整个人神采飞扬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抖着剑眉问道:“你知道我今次去收玉米棒子,看到了啥?”

宗阳望了一眼慕天,示意在听。

“那老汉!哈哈,那老汉!”慕天兴高采烈,似乎回味无穷,继续说道:“那玉米地的老汉居然跟隔壁种地瓜的胖女人打起来了,那场面,真是生龙活虎啊!老汉紧勒个裤腰带,呼天喊地,话说那胖女人真乃女中豪杰。”

“那你怎么流鼻血了?”宗阳没领悟这个段子的真谛。

“额……”慕天两眼一动,灵机一动解释道:“那是后来我被地里的土狗追了一里路,一时气血上涌,这才流了点。”

宗阳额头黑线摇摇头,若不是昨日见证了那一步,他决不愿相信,凡人眼中神一样存在的陆地神仙,会偷玉米棒子地瓜,会看乡野趣事,会坐牛车进城,会躲在这荒凉的天台山顶参他的心与道。

“大哥,我心底有句话。”宗阳细嚼了一口地瓜,不等慕天回应,郑重说道:“你我身份悬殊,做兄弟,亏了你。”

慕天原本嫌口中的地瓜烫嘴,急吸着凉气,听宗阳这番话,他一闭嘴,咕咚将地瓜咽下,嘴角如雕塑般坚毅,揶揄道:“那你替我扛我的道,这样我就不亏了。”

“那不行。”宗阳笑着反驳,若答应了,该小殿里睡着的骰子老道起来发飙了。

慕天也笑了笑,说道:“本色剑仙会拿圣人书去擦屁股,但兄弟两字与我的美酒评一样珍重。小子,别妄自菲薄了,若干年后,你的风头就要盖过我了。”

“美酒评?”宗阳似乎又听到了一个新鲜词。

慕天如数家珍般双眼放光道:“我踏遍世间各处,豪饮天下美酒,这美酒评就是我的心血呐,不过还没彻底完成此评。”

“为何?”宗阳认真问道。

“你肯定不知道,在我们这块大陆中央,有一个凡人不可涉足的小世界,叫中央云界。”慕天道出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对于白纸一张的宗阳来说,世间一切信息都值得吸收。

“中央云界由天羲人掌御,天羲人是人与神龙的混血后裔,相传几万年前,天羲人的九位祖先诞生,从魔神手中拯救了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权威。”

不知为何,宗阳心中突生一股傲气,本能的有种要挑战这世界最强天羲人的冲动。

“有生之年,必须去一次中央云界,尝尝那里的美酒,补齐我的美酒评。”慕天拿起酒葫芦饮了一口,只觉平日里的佳酿,乏味了些。

……

两个怪胎闲聊,这是天台上上唯一的乐趣,宗阳来到鹰嘴巨岩,即刻开始观想。

进入冥想世界,仍然是万亿炎阳,当宗阳的神识去窥视昨日那颗炎阳时,震惊的发现,它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个绽放耀眼白光的字,正是右手魔纹中的“战”字。

这是为何?!

不容宗阳沉浸震惊之中,黑色的死亡气息如影相随,他赶忙在“战”字边锁定一颗炎阳,催动万亿炎阳将太阳之力聚集。

死亡气息再次统治冥想世界,如无生地狱,可还有那么一丝联系牵拉着即将坠入黑暗深渊的宗阳,这一丝牵连来自地狱中仅存的一颗炎阳,以及那个发着不灭光芒的“战”字。

在现实中,宗阳右手魔纹正化为至微微粒,渗透入皮肤,随血液进入身体内部,最后一个黑色的“战”字在眉心顿现。黑色如一层黑沙,彷佛有一阵天地之风将其吹散,露出白光耀眼的“战”字,在身体上冒出的死阴黑气衬托下,愈发夺目。

在冥想世界中,在那颗炎阳周围,凭空出现了魔纹图,而炎阳的光芒渐渐消散,白光氤氲中,化为了一个正立的“战”字,在魔纹图中央嗡嗡旋转。

慕天啃着玉米棒子刚走过来,一见宗阳眉心的“战”字,如被一股热血沸腾的战意感染,站于原地,气势磅礴。

宗阳已冥想到了极限,世界顷刻间崩塌,地狱也随之消失,他虚弱的睁开了双眼,感受阳间的风光,目睹眼前非比寻常的一幕。

整个天台山顶,无论是泥沙,还是碎石,都从地面浮起,与灼热空气一同凝滞,就连破屋上的片片青瓦也蠢蠢欲动。

慕天进入了难以捉摸的意境,面无表情,宗阳缓缓站起,他并不知道,慕天成这样,全拜他的浩然战意所赐。

轰——

这一声闷雷作响,宗阳才有意识的抬起头,猛见头顶高空黑云骤聚,狂风呼啸,天有异象启。

若那位替宗阳画出观想图的老道还魂来见,就认得这异象。

慕天双眸如闭目神像般豁然睁开,不言不动,而小殿那边传来一声响,原来是他的剑冲破小殿顶部,如强弩射出的箭闪来。

慕天右臂一抬,握剑在手,没有任何剑招,也没有任何气势,只是简单的收剑在背后,随后朝头顶正上方斩出一剑。

宗阳不见有任何东西从剑上斩出,但眼睛看不到的,未必不存在,他还是依稀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如在云中乍见神龙的一鳞。

凝滞在空中的泥沙碎石瞬间落地,慕天提剑潇洒站着,狂风吹动衣衫,露出衣襟下的乌龟和字,而宗阳怔怔的仰望苍穹,眼见那高空骤聚的黑云一分为二!

良久,久到高空黑云消散不见踪迹,久到似乎一切不曾发生,宗阳才僵硬的低下头,问道:“大哥,刚才……”

慕天拿起玉米棒子,啃了一口,笑了笑,回道:“没事,小场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