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灭神
  • 小奉先
  • 3227字
  • 2013-06-18 20:17:31

婆娑本多苦,贪嗔痴横行。阿鼻无尽地,轮回也茫然。

在此一方昏暗世界,幽幽冥河浩瀚无边,一些死魂时不时哀嚎着涌出河面,又无奈痛苦的沉沦,经受冥河之水万世涤荡。

何谓冥河,即脱离三界,掌管世间众灵重回六道!

在这灰色世界,最鲜艳的莫过于紫色,似云似雾,亦真亦幻。一轮冥月如冥神的瞳孔,高高悬挂,森然可怕。彼岸的曼陀罗妖艳的绽放着,但就是无法辨清它们的轮廓,虚幻迷离。这里就是冥河的主域,此岸彼岸。

此岸之上,有一扇枯骨堆砌成的巨大死门,兀自耸立,无边无际,青灰色门面上印着一行行冥文。死门紧闭,只有亡魂到来,才会敞开。

前世渺渺,后世寥寥,普度众生,无休无止。

亡魂们会通过死门呆滞的出现在此岸,由无数鬼面罗刹鞭笞着走向冥河,若有违抗,当场吞吃。

到达冥河后,每一个亡魂会乘上自己的前世之船渡河,河中的死魂在嘲笑,在诱惑,在伸手拉扯船只,希望把他们拉进这苦难之地。

在幽幽冥河中深潜着冥河之神“谛听”,它会辨亡魂善恶,为恶者,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赎罪,罪大恶极者,直接沉入冥河,沦为死魂,备受煎熬,永世不得超生。

若亡魂凭前世功德顺利来到彼岸,将入阴曹地府,在阎罗殿面见判官,重回六道,即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三界分六道,天道为一界,即神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合为一界,即亿万凡界。饿鬼道,地狱道为最后一界,即冥域。

……

世间无数亡魂渡河,如此喧杂,此刻却寂静无声!

巨大死门开着一道缝,地狱挽歌响彻整个空间,所有亡魂跪地,所有罗刹肃静,连冥河上的所有死魂也惧怕的不敢哀嚎。

一叶扁舟正从冥河远处飘来,舟尾上倩影迷离,超凡脱俗。

而在此岸之上,竟然站着数以十万计的黑影,难辨体貌,唯有身影。他们透着一股杀气,一动不动如钉在地面上,这股杀气完全驱散了冥河弥漫的死气。

冥河突然开始波涛汹涌,原本乘船渡河的亡魂开始恐惧不安,但渺小的它们被巨浪吞噬只在刹那之间。冥河深处隐现两道红光,潜伏在冥河深渊的庞大身影准备冲出河面,在充满死气的冥河的渲染下显得十分可怕。

那一叶扁舟也同样在巨浪中飘摇,但绝不会被淹没,舟上之人朱唇亲启,淡淡的说道:“谛听,由我来做主。”

冥河下的庞大黑影闻声后,红光渐渐远去,潜进了深渊。

冥河重归平静,舟上之人负手望向此岸,唏嘘一笑,说道:“想不到以你们的身份,居然可以重回六道。”

此岸上的阵营没有任何回应,彷佛已心死,唯有那杀气昭示着死后的夙愿。

死门上的纹路突然红光大盛,大门咯吱咯吱的缓慢敞开,似乎刚才的缝隙无法让将要来临的大人物通过,跪地的亡魂心生惊恐,连那些罗刹也朝死门后退了几步。

悠远的地狱挽歌震耳欲聋,一道身影在耀眼的白光中渐渐变得清晰,脚步无声,一步百丈,但这身影的每一步,扣人心弦,顷刻间死门轰然关闭,地狱挽歌嘎然而止。

这一刻,那些毫无声息的黑影居然破天荒的收敛了杀气,尊敬之意显而易见。

“你来了。”舟上之人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韵,纵然她堪破生死,是掌管冥河的神,此刻也动了凡心,看来两人之间必有不浅的交情。

来者无话,修长的身影走到此岸边上,只是安静的坐下,右手背托着下巴,双眼紧闭。

“结束了?”舟上之人声音显得落寞。

话音一落,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忽然来者张开双眼,黑色的瞳孔迸射出杀气,注视着彼岸的曼陀罗,渐渐的,双眼变得血红。

虽一言不发,虽脸庞冰封,但静的有些可怕的冥河世界,可以依稀听到来者咬牙的“咯咯”声,随即,他的嘴角溢出一道鲜血。

杀——

来者身后数万黑影,瞬间睁开血红双眼,让彼岸之花黯然失色,声势几乎要崩裂整个冥河世界!

“算了!”舟上之人的声音如无字梵音般镇住了冥河世界,毕竟她是冥河之主,不容对方放肆。又是短暂的死寂,随后她嫣然一笑,朝来者安慰道:“真不敢相信你能来这,不过,这是一种失望,也是一种庆幸。失望的是你陨落了,庆幸的是,因为你的特殊身份,竟然没有湮灭。不管怎样,我们百年未见,今日可以一醉了。”

“我绝不能重回六道!”来者终于开口了。

重回六道,前世记忆将被抹去,一切重新开始。这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恩赐,而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愿接受的,因为他们在前世,还有放不下的东西!

舟上之人身子微微一颤,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常态,淡淡的说道:“算了,前世已了,一切已经与你无关了。”

亡魂到此,渡冥河而重回六道,这是须弥之戒,万古不变的法则。

来者再次闭上双眼,不再说任何话语。

“纵然你比肩神道最强,纵然你自弃天格,但一切终是过眼云烟,你只能选择放下。”扁舟已经快要靠近此岸了,其实舟上之人也有所担忧,眼前这数万黑影的身份非同小可,随便一个都能震慑神道一方,若有异动,冥河世界将有一劫。

“你真的要渡我过去么?”来者质问道。

“这是须弥之初就存在的法则,没人能违背。”舟上之人略失底气的劝道。因为在来者眼中,不可亵渎的须弥法则绝对是无足轻重。

“如果我说不呢?!”来者虽然没有直视舟上之人,但庞大的威压已经扩散出。果然,没有他不敢违逆的!

“呜……”

冥河再次涌动,一阵低沉的兽吼从冥河深渊传来,河水翻滚,众多亡灵惊恐的涌出河面。如大山般的黑影涌现,巨大的瞳孔如日当空,传说中的八尾冥皇兽张开了如黑色旋涡般的巨嘴,河面上百万死魂被吞吸了进去,它们哀怨的挣扎着,但摆脱不了那庞大的引力,紧接着就湮灭的无影无踪。

“滚!”来者俾睨天下般的血红双眼注视着谛听,身下十丈内出现一个血红而巨大的神文大阵,那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谛听咆哮一声,跪地的无数亡魂被无辜震灭,它巨嘴合拢,但也没有走的意思。在这冥河世界的此岸彼岸,它就是主宰,一切亡灵的生死由它掌控,还没有谁敢挑衅它。

舟上之人微微叹息,轻声说道:“谛听,就算他已陨落为亡魂,灭你也在弹指之间,退下!”

谛听有些质疑这句话,但它极为敬畏舟上之人,马上再次沉入冥河,掀起的巨浪好久才平息下来。

舟上之人也见到了来者身下的神文大阵,大为震惊,心生敬畏,也不禁有些怀疑眼前,如此强大的存在也会陨落么?!他究竟是怎样陨落的?!

心中无法平静,舟上之人凝视来者,肃穆的质问道:“你知道回死门的代价么?”

“真要这么做么?”来者收起神文大阵,果决起身。他没有回应舟上之人,而是在问身后的数万黑影。

舟上之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有些发怔的注视着眼前一幕的发生。

来者一步步走向死门,而所有黑影开始化为一道道纯白光团飞入他的身躯,义无反顾!

“这是要……”舟上之人呢喃道,“是要神魂俱灭,融合本源么?!”

她看到的是一位位神道至强化为本源,以最强之力助来者逆转死门,看到的是一位位神道至强宁愿神魂俱灭,也不要轮回六道,但她却不曾看到的,是来者脸庞的两道清泪,还未落地便消散在空中。

“神无道……”

“天无道……”

“由我灭道!”

来者痛苦的走向死门,步履沉重,每一道本源入体,意味着一位昔日兄弟湮灭,在这三界六道再也找不回了!

“兄弟们,走好!所有的仇,由我孤身一人来背负!”来者站在了死门之前,双臂推出,全身迸发的本源之光耀眼的盖过了空中的冥月。

咔——

死门居然被推开了!

“唉……就算如此本源之力,死门终究是死门!”舟上之人踏上了此岸,死门是怎样的存在她比谁都清楚。

“死门的代价,就是灵魂湮灭,但我是谁?!我是离天!”来者嘴角一扬,一脚踏入死门。

什么也无法左右离天,这是神道的常识,舟上之人瞬间有了决定,急道:“记住,由我助你过死门,重塑肉身,但我出自冥域,所以!”

来者已被死门内的黑暗虚空吞噬,这里空间不停的破碎又修复,他就定在原地。忽然,极远处出现紫色光团,隐隐闪现着一只魔眼,正如黑洞般发出强大的吞噬之力。

“哈哈——”来者狂笑,飞舞长发下的脸庞有了湮灭的觉悟,他的身体周围再次出现血红神文大阵,紧接着自身融入本源光团,而神文大阵一缩,封印住了本源光团,冲向魔眼。

封印的光团在魔眼面前渺小无比,一股股本源之力在消散,此时,一道紫光出现在死门空间,射向光团。

……

冥河上一叶扁舟远去,舟上之人孤单站立,只看得见其背影,而右边衣袖却是空空。

在此岸,一只巨大的手掌印在了死门之上。

“不管成败,算是还你的恩情了!”

一个声音,只在心间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