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爷孙晨练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2048字
  • 2013-07-24 23:36:53

程晨这一夜睡的极不安稳,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可是一切都变了样,当初的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不见了,就连院长妈妈程晨也找不到,只剩一个偌大的孤儿院。

梦里,程晨看着空荡荡的孤儿院,内心没来由的恐慌,四处奔跑,想要找寻这里的人,却什么都没有。就这样程晨在一刻不停奔跑,终于在一个湖边,看见一个穿着黑衣西装的男子背影。

程晨赶紧跑上前:“请问……”话语没有说完,男子微笑着转身,“萧然……”程晨不知道何种滋味,居然是他,这一次他还能看见自己吗?

“你终于出现了,快回来吧,快回来,快回来……”萧然就这样一直微笑重复说着快回来,程晨靠近他一步他的身体便向后退一步。

“别走啊,萧然,院长妈妈他们呢?你……”程晨紧追着后退的萧然,全然忘记了眼前的湖泊,一脚踏空,跌落湖中,扑面而来的水淹没了她。

“啊!”程晨从梦中一惊而起,紧拽着被角,胸脯起伏不定,被谁淹没的那种窒息感太过真实,梦中的一切,萧然的话是有什么潜在意义吗?程晨有些头痛的轻抚了下太阳穴。

看了下时间,已经清晨6点多钟,此刻程晨也被梦惊得毫无睡意,随即便转身起床了。

洗漱完毕下来来到客厅了,有些意外的看见日奈森慎悟已经起床了,程晨有些不禁想到,原来不是她一个人浪费了周六早上大好睡懒觉光景啊。

此时日奈森慎悟正坐在沙发上理着球运动服,程晨暗自猜测,她这个爷爷是要晨练吗?

“爷爷早~”程晨主动上前打招呼,联姻的事情这边还是要突破的啊,那些意气之话,日奈森慎悟的态度很重要。

日奈森慎悟听见程晨的招呼,抬头看向她,轻点了下头,“晨练,你也来吧。”不夹杂任何询问语气,直接是陈述句,由不得程晨拒绝,当然程晨也是没打算拒绝的,这可是“谈心”好时机。

“好的,爷爷,我去换衣服,您稍等会。”说着程晨转身朝楼上走去,在楼梯口看见刚起床准备做早餐的日奈森美纱,“妈,早上好~”

日奈森美纱一夜都没睡好,一直想到程晨联姻的事,天快亮了时从小眯了会。有关程晨联姻的事,日奈森美纱昨晚询问自家丈夫,却始终得不到正面回答,模糊不清,惹得她心理焦急。

“匆匆忙忙的这要去哪?小心点!”看见程晨疾奔上楼,日奈森美纱急忙问道,然而程晨跑的太快已经进房间关门换衣服了,完全没听见日奈森美纱的话。

不过,客厅的日奈森慎悟给了回答,“这孩子是要和我一起去晨练呢”日奈森美纱这才看见原来爸爸也在客厅,恭敬的道了声早安,想要去厨房准备今天的早餐。

“正一起来后,让他今天不要去公司了,等我和迷迭回来,有重要事情和他说,让他安排下。”日奈森慎悟见自家儿子还未起床,估计昨晚肯定研究项目书很晚,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好的,爸爸。”说完便走进厨房,不再管客厅之事。而此时程晨也换好衣服下楼来了,“爷爷好了,我们走吧。”

爷孙两人走出日奈森宅,早晨清新的空气让原本还是有点困顿的程晨一下子清醒过来,深嗅一口,淡淡的樱花花香扑面而来。

爷孙两沿着街道慢跑,周六的早晨,此时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偶尔一个行人从身边走过,静悄悄的清晨。

程晨和日奈森慎悟两人一前一后慢跑着,两人都没有交谈,只是安静的奔跑。程晨看着面前奔跑中的老人家,有点感叹,身体素质真好啊,她跑到现在腿感觉已经有点疲软了。

老人家身体真心不错,程晨有些气虚不稳的喘着,又跑了一段,程晨见日奈森慎悟依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顿时面色哀凄凄,她想休息啊。

渐渐的程晨与日奈森慎悟的距离有点拉开,几分钟后,日奈森慎悟发觉自己孙女好像不再自己身后了,掉头一看。只见程晨在几步开外,双手撑腿弯着腰急喘不已。

日奈森慎悟皱着眉头摇摇头,慢步跑到程晨跟前,“年轻人啊,身体可不行啊,这才跑了多久。”

日奈森慎悟的话让程晨尴尬不已,尴尬的笑笑,“很久,没运动了,呵呵,呵呵……”

日奈森慎悟没有答话,转头看下了下四周,他们已经跑到街道处的一个小公园,在前方不远处有公共长椅,于是对程晨说道:“去前面那边,我们休息下。”

“好!”此话犹如大赦,程晨立即起身跟着日奈森慎悟跑向休息之地。

一接触到长椅,程晨也也顾不得什么淑女气质,立刻摊软在上面,“活过来了……”

日奈森慎悟看着好笑的摇着头,“坐坐好,女孩子家注意点。”

”是,是,呵呵。”程晨立刻倚着椅背坐好,仰头看着路边的樱花,粉红一片,微风一过,散落一地。眼前的美景让程晨心情顺畅无比,连带着联姻事件带来的不好心情也去了一大半。

“你们这些孩子就是缺乏运动,等这次事情过去我让正一给你安排些锻炼,这样的身体素质可不行。”日奈森慎悟的话让程晨悲喜交加,喜的是听他这么说联姻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悲的是为啥会多出一个锻炼项目?

“爷爷……联姻的事?”当务之急还是联姻这边的进展,只要这个搞定锻炼就锻炼吧,反正也不是坏事,“昨晚孙女说话冲了点,爷爷您别介意。”

“唉,没事,你的心情我也能明白,确实是有些不太好接受,不过,爷爷也不是你们所想的不近情理之人”日奈森慎悟轻抚了下程晨的头顶,“爷爷之所以会这样也是不得已,我已经和你父亲在想办法了,希望明天能够彻底解决这事,唉。”

一瞬间两人又陷入沉寂,程晨看着旁边的老人家,觉得此刻和蔼无比,他没有想象中的严厉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