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柳悦的道歉(下)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2925字
  • 2013-07-09 00:10:48

一瞬间众人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双眼放光的在程晨和丸井两人身上穿梭。感觉到众人视线的强烈X光,程晨这才想起她和小红毛还有绯闻缠身呢!什么脑子啊,居然忘了这个,程晨恨不得拍死自己。

不过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了,程晨现在只希望小红毛听见她的呼喊,能快点出来。周围人的眼神有点让她亚历山大。

“副部长我能出去下吗?”丸井一脸希冀地看着幸村,刚刚真田要求他挥拍200下啊,可是刚打完一局球,他能说他有点体力不行么?日奈森的话有如天籁啊!

幸村看了眼场外不甚自在的日奈森,笑着对丸井说:”呵呵,去吧~”丸井像是拿到特赦令一改之前的愁眉苦脸,蹦跶的向程晨那跑去,这一举动让真田瞬间黑脸:“太松懈了!”

幸村笑呵呵地看着丸井走向程晨那边,忽然想到什么,放下手上球拍,“玄一郎,我也去下那边,场上先交给你了。”说着走向了程晨几人,真田看了眼幸村,随即对剩下的时不时张望丸井去处八卦的网球部员吼道:“训练!”

黑面神发令,众人也不敢懈怠,随即认真训练起来,当然这其中页游例外的,比如眼前这个白毛狐狸。

“搭档,你说丸井这小子是真的恋爱了?”仁王现在是很好奇啊,这小子艳福不浅啊,不会是他们中第一个恋爱的吧。柳生推推眼镜,拍了下仁王的肩膀,继而离开去训练了,也没搭理他。

看见自己搭档如此冷淡,仁王刚要抗议,却被一个铁砂掌挥头,“仁王偷懒,加挥拍200下!”仁王欲哭无泪,自家搭档实在太不够意思了,真田来了居然不提醒他,他的玻璃心碎了,哀怨的看了眼柳生,泪奔着去训练了。

仁王的小动作惹得网球场外的女生一片尖叫。

“啊啊,受不了,仁王大人和柳生君的互动好有爱……”

“就是,就是,你看刚刚那个眼神,暗送秋波啊!”

……

腐女们的议论仁王和柳生两人自然是听到了,内心抽搐不已。暗送秋波?有爱互动?老天他们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啊!

话说另一头,丸井看见自家腹黑副部长跟出来,一脸幽怨,为啥他也出来,日奈森不是叫的是他吗?不过他咳不敢问出口的。

程晨看见跟着丸井走出来的幸村,挑挑眉,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找了个僻静地点,准备道明她的来意。

从一开始,幸村就注意柳悦站在程晨这边,他记得今天柳悦是和他请假说有事的,难道是和日奈森之间的事?

丸井现在是一头雾水,日奈森自己出来,可是到现在一句话未说,这是何意?

“录音女,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啊?”丸井睁着大大的眼睛询问着,程晨看见丸井的神态,萌太自然生,难怪会迷得柳悦如此着迷,好吧,她用词似乎也不是那么准确,不过,也就是那个意思了。

“其实,真正找你的是柳悦。”程晨也不想多绕圈子,直接逼柳悦开口,总要开始的不是吗?

幸村皱起了眉头,这个日奈森在搞什么鬼,和柳悦有什么关系。其实,幸村不会说,他也在怀疑自家部员是不是恋爱了,所以今天才会跟来,自家部员生活情况也是要随时关心的不是吗?

“咦,有什么事吗?”丸井是个很单纯的人,所以听见程晨这么说,直接眨巴着大眼睛问柳悦。

“我……我……”柳悦觉得此刻像有什么梗在自己的喉咙,说不出口。看着眼睛纯澈的丸井,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不说啊,是不是没事,录音女你别耍我哦!”丸井见柳悦什么也没说,有些不满的看着程晨。

柳悦的反应,程晨一切都在看在眼里,还是说不出口吗?程晨也不知道此刻是怎么想的,其实让她在丸井面前道歉,只是想给她一个说出的机会,有些话如果永远憋在心里,对方是永远不会知道的,默默的追随会伤到自己,这样宁愿给自己一个痛快。

“说吧,总要说的,我们说好的,或者你想反悔用另一种方式?”程晨看柳悦仍是不吭声,没法子,只好再次做恶人,说出了对于柳悦来说,算是威胁的话语。

程晨的话一下子触到了柳悦的某个神经,只见她轻咬嘴唇,闭了闭眼,对着程晨深鞠一躬:“对不起,日奈森同学,之前对你做的那些事,真的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柳悦此刻心里不知何总滋味,她有点不敢抬头看身边丸井。

柳悦的话,程晨是有些不满的,啧啧,还是要她助攻吗?她承认现在的自己腹黑了。“其实,我觉得除了和我道歉,你更该和丸井道歉哦,以爱之名的做法不太好哦~”

程晨的话,让柳悦瞬间抬起头,苍白着脸看着程晨,说不出一句话。

丸井彻底糊涂了,“你们在说什么?柳悦和你道歉什么事啊?”丸井有点莫名其妙啊,她们俩的事为何会牵扯到他?

不得不说单纯的人看事情不是很深,一直在旁边做背景的幸村,听见她们之间的对话,大概也就了解了具体情况。幸村颇有深意的看了眼程晨,转头看着自家一脸纠结的部员,这孩子,还没明白啊。

程晨也不想多浪费时间了,等会还要去社团那边有点事呢,“柳悦喜欢你,因为我和你的之间的那个绯闻,所以她对我做了点事,今日是道歉的,至于为什么会叫上你,这是我对她的一点惩罚。”

程晨是一点也没隐瞒的都说了出来,不过至于什么事情她是没打算说了。这个就没必要了,“啊!你喜欢我?!”丸井惊讶了,他从来没看出来啊,其实,众人都想吐槽,只有你自己没看出来罢了,单细胞男生!

柳悦惨白着脸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她没有勇气与丸井对视了。原以网球社暂代经理可以让她和他更加靠近点,却不料现在她正在为自己做的事情买单。

幸村倒是想起了,之前委托柳悦做的事,不过,现在他觉得她不是太适合,之前觉得她喜欢丸井却没有打扰到,是没有关系的,现实情况却不是这样,为了可能出现的麻烦情况,幸村不打算再委托了。

“柳悦桑,之前委托你的事情,我觉得可能你并不是和,所以,抱歉了。”幸村的话,柳悦早就猜到的,肯定不会让自己暂代网球部经理之职的。

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轻点了头。她没有反驳的余地不是吗?

至此,程晨不再说什么,尽管丸井单纯也发现此刻不是他该说话的,气氛一时尴尬的紧。而幸村一直盯着程晨笑,那种笑容程晨是觉得有点承受不起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最难消受美人恩。她觉得用在幸村身上再合适不过。

这种诡异的气氛,程晨也不远多呆,随即,说道:“呐,既然没事了,就散场吧!”说完不等其他三人反应,大步向前,离她们而去。

事情既然结束了,幸村和丸井两人自然是要回网球场继续训练了,不过在离开时,丸井像是突然,开窍般对柳悦说道:“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希望你能明白”说完便飞奔到球场内,他怕去晚了,会被虐啊!

其他三人离去,柳悦仍是久久呆在原地,脑中一直回响着丸井刚刚说的话,他不喜欢自己,其实早就知道不是吗?只是一直欺骗自己,不去问,不去告白,就像一切事情都没有,可以想象他是喜欢自己的,属于自己的。不过,从这一刻起,不再是了,这也许是好的吧,断了自己念想,重新开始。

解决掉道歉事件的程晨来到绘画社这边,有段时间没来,今天是要下定决心去解决下这边了,她想离开绘画社,自己真的不适合这边,加之和柳悦发生的事情,肯定要有个人离开的,不然铁定尴尬无比。

程晨见绘画社门扉半遮掩,轻敲了下,便走了进去。只见其他三人正在低头绘画,很是认真,根本没注意到程晨的到来。程晨也很识相的没去打扰,只是静静站在门边,等待他们绘画完成,虽然她不会画画,不过这种时刻不去打扰别的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不过,长谷川他们本就是快要画好的,所以,程晨没等几分钟,相原便从绘画世界恢复过来,看见呆在门边的程晨,一把跑过去,兴奋的拽着程晨:“你身体好了呀!”

“恩。”相原的笑容,让程晨觉得很温暖。

掠过相原,程晨看着正在抬头看向她的长谷川崎,“长谷川社长,我是来退社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