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柳悦的道歉(上)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2008字
  • 2013-07-07 22:04:53

程晨和丸井他们的蛋糕屋时光很快便过去了,与他们道了别,在附近转了一圈,悠闲的踱步回去。因正值周末,路上的来来往往的人也比往常多。互相依偎的情侣,牵着宠物溜达的少年,买菜而回的家庭主妇……都在这春日下刻下明媚的身影。

周末很快便过去了,程晨有点期待周一的到来。她在猜测柳悦经过这个两天的思考,究竟会如何做呢?

周一来到学校,柳悦中午前来的寻找,让程晨无声地笑了,看来她还是算明智的,知道来主动谈判了。

柳悦来找其实是因为今早上学的时候看见了岩崎聆,当时心就沉下去了。打听了下,原来那个女生是日奈森班里新来的转学生。日奈森没有骗自己,自己赌输了,可是日奈森一开始要求的道歉,她还是接受不来,所以,现在她要找程晨谈一下。

教学顶楼的天台上,正午的阳光照射在上面,明亮无比。远目跳去整个立海大尽收眼底,葱葱郁郁的树木,鳞次栉比的建筑互相交映。

程晨和柳悦两人此时正站在天台上,程晨背靠着一面背阳的墙,好笑地看着一脸严肃的柳悦,:“找我什么事呢?柳大美女~”柳悦此时站在程晨的对面。

看见程晨如此慵懒,柳悦心底有股火气,却无处发,“道歉,我接受……”柳悦刚要往下说,却被程晨打断,“那行啊,找个时间,咱们就去解决下这事儿。”程晨自然知道,她找自己肯定是要谈拢某些条件,此刻她不过是想逗逗柳悦这个病西施。

“你!……”柳悦被程晨一时堵得不知如何说,待平静下才继续说道:“我不想在所有人面前,我希望能缩小点。”程晨感到好笑了,就这商量?还以为会是什么大的交易呢,唉。

“为什么呢?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听从你要求?”程晨走到柳悦的面前,盯着柳悦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我,我……”柳悦焦急了,她真的找不到理由。可是她不想当着全校的面道歉,她知道这是自己自找的,不过她并不想,这样肯定会被学校开除吧?即使不开除,也会找到她的家人来的,她不想,那个家已经没有她什么位置了,如果在这样,也许就会彻底放逐吧……

“我不想给我的家人添麻烦……”柳悦低着头,低声说道,随即消散在风中。

柳悦的话让程晨眯起了眼,是啊,当着全校的面,回去肯定会有一堆问题的,她也算是领教过的,不过那关她什么事?不过程晨看见低头不语的柳悦,此时她全身散发的悲伤,她居然有点不忍。和以前的日奈森有点像。

程晨蹙起了眉头,算了,也不能太咄咄逼人,给别人留条后路,也是给自己多条出路。

就在柳悦绝望的认为程晨不会在改变的时候,毕竟自己有什么资格和她谈呢,今天自己过来,也许是变相的自取其辱吧。

“好,但是请在丸井面前和我道歉。”程晨不是圣母,那天的伤害那么痛,她是不可能轻易就饶过她的,在孤儿院长大的她知晓,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虽然不能逼人太紧但也绝不可过于仁慈。

柳悦听见程晨的要求,顿时抬起头,错愕的看着程晨,柔弱的小脸煞白。程晨也任其盯着看,但也不再说一言,转而抬头看向天空,居然有乌云遮住了太阳,整个校园显得有点暗沉。看来会下雨啊!

最终,柳悦咬了咬嘴唇,垂放在校服裙摆两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有些颤抖地说道:“好……”

听见柳悦的决定,程晨低头看眼面前的女生,爱情果然在甜蜜的同时也是个利器,常常伤人于无情。

“那好,我也不想多浪费时间,今天放学后一起去找丸井吧。过了今天,咱们两清,我不会去招惹你所以也请你别再来烦我。”说着程晨想到什么,“你的爱情应该从你看中的那人去下手,敢走他身边的人真的不明智,就算没有了我,那其其他人呢?见一个敢走一个?你难道就不会累吗?”

说完程晨转身离开天台,下楼走向教室。追求爱情不是以伤害其他对手来进行的,而是要打动那个让你心心念念的人。她们都走错了路。程晨有些无奈,少女们不要步入死局啊!

程晨的话让柳悦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程晨离去的方向。明知得不到的,只能用些特别手段,即使有天会伤到自己,让自己万劫不复。

下午的课,程晨已然没有兴趣在听,来着不过几天,然而这段时间说经历的事,却好似过了好久好久。爱情,爱情,让柴崎,柳悦着魔的东西。程晨有些自嘲的笑了,它也曾让自己着魔过,不是吗?

萧然……当局者迷,永远如此。

程晨突然一下子觉得特别累,就这样趴在了桌上闭眼,想要休息下,不过显然她忘了此刻她正在课堂呢。而且是班主任矮老头宫城的数学课,向来是以严苛出了名的。

“日奈森同学,日奈森同学!”宫城柚木最近一肚子火,新来的转学生岩崎聆他得罪不起,所以岩崎上课的缺席打盹他都得忍着,可是现在居然连之前看着唯唯诺诺,对他恭敬万分,上课绝对认真听讲的日奈森迷迭,也在他的课上睡觉!实在忍不下去了。

听见宫城柚木的叫唤,程晨有些迷糊的站起来:“在,老师!”程晨自然是看见宫城柚木黑透了的脸,赶紧应着,她可不想以后都成为他的“重点”关照对象。

宫城柚木暂时忍着不发飙,严肃的对程晨说道:“日奈森同学请上来演示下有关我刚刚说的这道数列题的另一种解法。”宫城是料定程晨不会的,因为刚刚她什么都没听,而这个是今天刚上的新课题!

“额,是。”程晨无奈的皱了下鼻子,从容的走上讲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